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八章 初显身手

第八章 初显身手

3697 2017-09-28 15:13:00
“呼”的一声。  一道狂风刮过,体内灵气如同堤坝,自体内滂湃而出,与自己想象中有着天壤之别,元古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看着吱吱作响的窗户,元古心中有点错楞,一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施展出来的第一式,与脑海烙印影像施展的,差距如此之大元古讪讪摸了一下鼻子,尴尬无比,摇头晃了晃周围,还有房间就是自己一个人。施展一重山就让元古体内灵气消耗差不多,他盘底而坐运转着皇极吸纳经文,恢复体内的灵气。烙印灵玉只不过是一种精神力支撑的残影,观摩片刻后,也就消失无影,能不能记住烙印灵玉里边的经文要义,全凭个人天赋以及精神力观察。“再观摩一次”元古再次捏碎一块烙印灵玉,正是在引灵台衍生而出的烙印灵玉,再次化成一团光影没入脑海。光影影像再次呈现,它在施展的一重山,似乎行云流水,看着影像施展的效果,再看看自己施展的出来效果,元古都觉得脸红。•••立谈之间!“原来如此”仔细观摩者光影施展时候,那灵气流动、分流和融合,元古渐渐有了明悟。原本自己上次,过多铭记经脉和穴位,忽略其中灵气的运转经脉之间的分流和融合,刚才的施展只不过是无脑般排出灵力,并没有领悟到其中精髓,有点懊恼浪费了一块烙印灵玉。一盏茶时间过后。“一重山”房间内在响起少年的声音,丹田灵气喷薄,快速运转到手臂,分流到各个经脉,控制着灵气的融合,随后经过十二个穴位中府、云门、天府、侠白、尺泽、孔最•••。“轰”汹涌而出的灵压,显化成一个巨大的象牙白色,琉璃灵山,发出可怕的音爆声。“砰!”的响起一声巨大碰撞声,那灵压大山呼啸轰击在大院子的墙面,一时间砖头迸射墙体龟裂,整个育禽坊墙体都在微微颤动。元古目瞪口呆看着墙面上的凹行,那磨盘一般大的山体印,又看着手掌上缠绕的剩余灵气波动能量,头顶几片瓦砸在头上也不为所动。此时此刻,他知道,一夜的苦修,他成功了。•••  大元皇朝,巍峨的围墙,一排排古老的建筑物,记载着过完漫长的岁月。宏大的皇城,宫墙殿座都是以黄色为主,在朝阳的照耀下,流动着璀璨的金色光耀,神圣无比。形式各异的建筑就达到几十种,走在过道,时不时看到雕刻的远古战灵,远古古兽雕像,栩栩如生,如同在守护着这个古老的皇宫、恢宏而壮阔。路过皇城两边红墙,内延长的过道,有东路有西路,也有南北之分,每一条都有尊等,皇城有内十五外十二皇城六的说法,指的是内城有十五个门,外城有十二个门,皇城内部有六个宫门,每一座门口,内延长的过道都有好几公里长。元古行运转灵气行走,觉得脚步轻盈无比,走在过道上,一夜的修炼没让他有意思困意,反而精神抖抖。时不时看到经过一队队守卫,牵着灵兽巡查,他们看向元古的神情各异,皆是好奇眼前的名虚实力虚的太子,竟然罕见的出现在皇宫过道。以前都是如同过街老鼠,躲着九千岁一系、还有宗人府宗族弟子,今天好像和往常不一样了,卫兵匆匆而过也并没有行礼叩见,完全把这个太子当成空气,尤其是无数赶着上早朝的文官武馆,看到元古着名义上的太子,如同遇到瘟疫一般远远躲避。•••走在皇城内,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断浮现脑海,自从父皇元皇,外出寻灵药七年间,内阁几阁老,除了司马山伯,其他阁老和九千岁一系就开始有意控制架空皇权,八岁过后,元皇没在就没有再上过一次早朝。从那时候起,满朝官僚子弟就知道这个大元皇朝,有一半已经开始成为王爷九千岁一系了,也可以说成了天宗的了。“这些年来,皇宫国库,一些修炼灵材珍宝灵器,不少流进王爷九千岁一系,也是开始收利息了。”元古看着浩大的皇城,本来属于自己的皇权还有资源,落入外人手中,还受尽母子还凌辱,记忆中,不少一次看到母亲悄悄抹泪的一幕,让他心中也是如同刀绞。幼小的记忆中,他那便宜老爹,元古也是并没有什么感情记忆,脑海中记忆更多的是这些年来的宗族血脉的欺凌。  “既然我继承了你身体和记忆,欠你一份恩情,那我就帮你了一个心愿”“在我足够强大之时,会帮你夺回失去的一切!”“当做还你一个人情”元古神情坚毅说道,穿越前死过一回的人,并也没啥好恐惧。话语过后,元古身体灵魂轰鸣,没人知道他莫名其妙进入了一种空明,身体仿佛有种被解放,有一种解脱又有一种融合之感,一种穿越过来后,身体从未有过融合的感受。“第一次感觉这身体对自己的融合感”元古知道刚才话语过后,身体内,原主最后的一缕执念也消失了。•••皇宫内并不适合他修炼,毕竟人眼过多,加上他想到了一个合适自己修炼的地方,他要出皇宫,他需要大量的灵液提供修炼。“那就先从你那里收回点利息,”元古嘴角一翘起,露出邪意,打算出皇宫,收点利息。“哎呦~!”“看看,这是谁来的,咋家眼拙,这不是太子殿下吗?”一声刻薄声音响起,来自身后的围墙拐角处。处于空灵的元古,神情很享受这种融合的安静,想着走出皇宫,看看着神奇的的世界,心中难免激动,此情此景,他差点想吟诗一首,可是却是被打断了。“您这要是去哪,小废柴”“这是谁,声音这么欠揍”感觉被打断了情趣一般,元古剑眉一皱,斜眼回首回望后方,身体不动只回头,他很是疑惑,这刻薄的声音好是熟悉,随后想起来了,嘴角不由潮搐了一下。熟悉的太监服,熟悉的贼眉鼠眼,熟悉的长白眉毛,熟悉的让人想踹一脚的鞋拔脸。看着这老太监,元古眼角又不由潮搐,仿佛有点疼痛,一穿越就被这老家伙,还有几个小太监揍了一顿。  “魏晨,魏公公是吗,我对你的记忆犹新!”元古眉毛微皱,淡淡说道。“原来这老太监也是修炼者,淬灵秘境三重。”老太监脚步轻盈,身上有阵阵灵气波动,看着对方迫不及待追过来,远古嘴角露出了邪笑。魏公公身上的灵压波动,并没有自己强,随后元古脑海中有了想法,嘴角掠过一抹弧度。“看来熬夜通宵修炼的成功,终于有一展身手的机会了”“咋家问你,你这是去哪?”魏老太监,嘴唇很薄,话语居高临下看着元古。元古十七岁身高也将近一米七八,可是魏老太监仰视着自己,带有中居高临下的身份优势,这元古受不了了,不行得教训他。“咋家问话你呢,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老太监话语之中,有一股倨傲,有一种阴鸷。“哦!你意思是说,本王身为太子,本王去哪里,还得经过你允许了” 元古听后,觉得荒唐笑道,不知道这算不算'恶奴欺主'。“那当•••!”魏公公本来像脱口而出,又想到了什么,松了一口气,对着对着皇宫外墙王爷府的方向,拱了拱手。“那倒不是,不过小世子叮嘱过,没有他的允许,你不能出宫门一步”魏公公语言上充满、冷漠,半眯着贼眉鼠眼。“哦~!原来是这样”元古仿若恍然大悟,话语深刻有力,话意深长。“啥!”魏公公一楞,难道上次把他打傻了,可是当他看到元古发冷的眸光时候,有股心悸。  “?”魏公公以为是错觉,仿佛眼前的太子,换了一个人,前几天还被咋家揍晕过去,现在仿佛有种让自己发寒的错觉。“要是我执意要出宫呢”元古笑容温和,人畜无害笑道。“执意要出宫?”“那咋家,会遵循世子的叮嘱,让你觉悟觉悟自己的处境!”魏公公话语过后,眸子如鹰隼般,犀利若冷电,果断出手,毫无留情。“咋家让你尝尝拳头的滋味!”拳头淡淡灵气,形成模糊的虎爪,快速素击向元古腹部。“恶奴,竟敢对本王下重手”元古叱道,脸色剧变,上次被这老太监揍,老太监并没没有动用灵力,只是单纯的拳打脚踢,可是这次竟然动了灵气。远古慌忙运转蛮象真力经一次,全身力量倍增,左手涌现出浓郁灵压, “找死!”“轰~!”元古拳头如同爆破,完全没有招式可言,轰向魏公公手腕。“砰!”拳掌交织,一声闷响过后。“痛,痛死咱家了~!”魏公公大叫,以为错觉,可是感觉到右手拳头虎口都被震裂,血液滴滴留下,神情一脸难以置信,慌忙一击而退,退出一丈,。“为何你力气变得如此大,你突破了,不可能!!”魏公公脸色惨败,惊恐。一击过后,元古心中也是估量,握了握大掌,长了不少力气,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心中也有所明悟。刚才一击对撞,眼前魏公公修为估计有淬灵三重后期,自己淬灵五重修为虽然碾压一筹,加上运转蛮力卷第一层,看似稳胜,可是不保证对方有觉醒的战灵。“速战速决!“趁你病重要你命!以免夜长梦多”一个念头闪烁过后,元古身上引灵玉快速运转着,吸纳着恢复,恢复刚才消耗的元力。元古全身灵气汹涌而出,化成山体,在魏公公错楞惊恐中,由远而近,瞬间而至。“一重山!”元古手臂肌肉在灵气灌注下,肌肉膨胀如同虬龙一般,施展出自己唯一会的,一招武技,为了预防和老太监引来皇宫守卫,他也是豁出去了。“你~你!”魏公公缓过神来,神情无比惊恐。“轰!”宫墙过道一处,传出巨大闷响,墙体摇动,出现一个巨大山体撞击形状,砖头隆隆掉落,只见魏公公整个人嵌入大墙上,随后砸在地上。看似魏公公晕死过去了,元古不由松口气,灵气的的匮乏,让身体却是一阵摇晃,险些跌倒在地。自己修为勉强全力施展一次,还以为体内灵气足够施展两次,元古脸色苍白苦笑道,此时体内灵气干枯,虚弱不堪,像快散架了一般,可是心里却是兴奋不已。“我要变强!”元古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渴望,仿佛全身的好斗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  元古离开不久,魏公公昏迷不醒,被赶来的宫卫发现,全身被扒光,剩下一条白色拦裆裤,此时,作为的元古,身上多了一个钱袋,已经逍遥宫外。元古有一点是高估了魏公公,魏公公只是淬灵境界三重修为,自身只适合武道修炼,并没有具备武灵双修炼,魏晨施展的灵气化虎,只不过是一种武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