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二十二章 强势归来

第二十二章 强势归来

3566 2017-10-16 23:30:10
    东方露出鱼肚白,金灿灿的晨光普照的皇城大门,东南门三个大字出现在元古眼帘。    皇都古老的城墙,一股岁月斑驳和沧桑,往如一钢铁之墙,恢宏无比,连绵不断环绕着大元皇朝的皇权,此时过往的贾商、历练者都赶着看一年一度的祭坛洗礼,也是修炼者盛事。    “衣冠不整,不能进皇城”一道声音喝住了元古。    东南门城墙下,门口一年轻将领,名叫瞿敬,乃九千岁府一系,门客之子。    淬体五重的修为,在大元皇朝皇朝御林军中,也算的上是中上的修为,他混迹了御林军多年,可是一直处于不中不下,负责守护者皇朝南城门。  几天前,九千岁府魏总管承诺过,谁要是发现画像中的人,把他拿下,只要关进天牢拖延到天地祭坛洗礼过后,便保他皇城御林军副本统御职位。据说对方只有淬体境界五重的修为,这让他决定搏一次,可眼前的少年的修为他确实看不透。    瞿敬神情掠过一抹诡光,散发着煞气,长枪临空指着元古,长枪金属铸成,散发着冷冽的光泽,他后边还站着一队人马,二十来人,个个神情冷峻,皆身穿乌金甲胄,抱着铁矛,盔甲光亮,煞气冲霄。    “我乃大元皇朝皇族,能不能进去”元古语气凛人,拿出一块金铸的龙佩,以往进入皇朝的过往之人,可没有这条规矩,在他之前,他可是看到了有比他穿着更破烂的进去。    “皇族人,有你穿着如此破烂的吗”瞿敬看到元古拿出金铸龙佩后,掠过一抹迟疑,随后眼中决然,眼中精光大山盛,大吼:“此人冒充皇族,把他拿下”    年轻将领身后二十来人,看到元古那金铸的龙佩,都神情迟疑。    瞿敬作为皇朝东南门将领,看着自己手下迟疑,整个脸都绿了,一时间骑虎难下,神情决然,杀气更是森森,冷意摄人心魄。  “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们都畏惧,看我的!”长枪呼啸,瞿敬舞起长枪,宛如化成一道盘旋的虬龙袭想元古。“我就好奇谁让你来阻挡我进城”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来你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元古嘴角掠起一抹冷意,  “你这速度太慢了,不知道你为何如此轻狂”元古给瞿敬的回应。直接用拳头包裹着一抹奇异,打破空气,把对方盘旋呼啸而来虬龙长枪震开,另外一只手一探,脚步一挪,出现在那将领面前。“凭你还是奈何不了我”猛然抓向瞿敬的诺子  “!”动作利索,两招连贯,快如闪电,瞿敬眼神中难以置信。“恐惧来不及了”咔嚓的一声脆响,元古直接扭断了对方脖子。“啊!”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将领,直接毙命。瞿敬瞳孔扩散,还带着恐惧,所有的多做不到几个呼吸,周围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简单而粗暴,一把将对方脖子扭断下来,鲜血喷射四溅,这让人毛骨悚然,谁都没有想到,一个淬体秘境五重的将领强者,竟然活生生被扭断颈项。要知道,这只是一瞬间而已,接下来可能会更血腥,周围围观,看到如此血腥一幕,都纷纷后退,远离这是非之地。“这年轻人竟然在皇城城门杀人,胆大如厮”“皇族的道就是霸道,就不知道是哪家的子弟”“我看有不了多久,宗人府或者皇城御林军就来了” “今天是祭坛洗礼,竟敢杀人”•••元古站在东南门下,并不理会那些吃瓜围观群众,旋即对着剩余的二十穿着盔甲将领,站在他们面前。元古一脸的冷意,完全没把眼前一群人当成一回事,以一夫挡万将的气势怼撼着这群人,而周围的人群人轰然闪开,都被眼前的年轻人那煞气给惊退。  元古面色冷峻,道:“有谁认得这龙鳞玉佩” “末将知道,九千岁府的子弟玉佩”元古桀骜不羁看着对方,语气嚣张无比,冷哼道:“你还算醒目”看着眼前年轻人,拿出的龙鳞,二十多个将领心中大概也知道了什么,但此刻全龙无首,谁都不惹事上身,不过还得一个人站出来,要不然这事情无法完结。“刚才那将领貌视皇权者已被我杀,此将领勾还结外党试图,谋害皇族子弟,你们该知道怎么做么吗”元古声音冷峻,反而反问了其话来。他的话语中蕴含着杀气,让周围的将领心胆皆寒,又看着手上沾满了血迹的金铸的龙鳞佩,一时半会不知道真假,心中也犹豫不决,朝廷子弟杀人,如同家常便饭,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但也不能不管。看着这群护卫将领,元古一脸轻蔑,随后把金铸的龙佩丢给靠近一位将领。    “我乃大元皇朝的王族嫡系,九千岁府的小世子元伦,你们把皇族的龙佩洗干净后送到九千岁府给我”元古说道,口气霸道无比,把小世子语气模仿道了极致。  这金铸的龙鳞佩,以前在供灵场和小世子元伦打斗的时候,顺手捡来的,本来像在皇城西区黑市典当掉,可是没人敢收,也就作罢。自己作为皇族的嫡系太子,自己也一块,佩戴在腰间,不过已经被他收回衣襟内,他的是一块金丝铸的五爪龙爪。“你们去叫一个人去宗人府,禀报这件事情,说是九千府元伦,所为便是了”在颤颤发抖的一群人马面前,元古又没忘了再给元伦补刀。  九千岁小世子元伦,此刻正在莫名其妙打着打喷嚏。  •••  今天是皇朝祖地盛事,一年一度的战灵祭坛洗礼。皇城外城中央区,大元皇朝皇族汇聚,还有一些各路世家、修炼者聚集在几万平方的广场上。  皇城此刻可以用万人空港形容。无数人都汇集于中央区的祭坛广场,都来观看皇朝世代传承下来的天地祭坛洗礼,仰视皇权,膜拜天地祭坛异象。    祭坛广场上,人流洛泽不绝,高朋满座,而在广场巨大祭坛前排位子,皇族和大小官僚或氏族子弟接踵而至,皇后濮阳娇萱神情有点着急,自己儿子说出门历练,说好在祭坛洗礼之前回来,可是还没见到人。    “皇后,要不微臣出去找找”护国府张震天说道,濮阳娇萱身后还跟随着护国府张震天,司徒山伯,濮阳府人马,一些人蹙眉,为他担忧。这太子觉醒战灵后,这三大世家已经摆明了态度支撑皇族嫡系,可是这个关键时刻,没看到太子出现,他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关系三大家族的颜面。  “古儿哥哥怎么改没回来”张滢真倾城之脸,看是平静,但其实很紧张,十分担忧。张滢真一个蹙眉,都让周围年轻一辈,神魂颠倒,尤其是不远处走来的元伦,眼神掠过一抹惊艳,心中也是那传闻中的废物太子充满嫉妒。  “哈哈,皇后娘娘,你们是在等小太子吗”在中央区祭坛出入口,一队人马走了进来,刚好看到门口等候的濮阳娇萱、张震天一群人说道。    话语者,便是带头的一高大肥胖中年男子,身穿四爪黄袍,整个人透发出一种常年居高者气势,眼神咄咄逼人,他身后跟随着大世子元天,小世子元伦,此人便是大元皇朝的九千岁九王爷,元王。    这些人中,还有有天宗宗主傲无天,并肩走了进来,此人行走之间,身后隐约浮现狮虎之相,浑身冷幽幽,气势若虎,长发披散,有种摄人心魄的威压。    傲瑗蓉和一个神情阴煞的男子,竟然也跟随在那中年男子身后,人们马上猜测出了,那中年男大元皇朝第一道宗,天宗的宗主傲无天。      “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皇后贵体还如此娇健,都怪老夫当年失误,没错借手把你打死”傲无天屹立濮阳娇萱面前,气势磅礴,如山似岳般。    “别等了,这么重要的祭坛,他来了也白来,我已经和宗人府十大长老讨论过,既然元皇失踪这么多年,也是该废除皇位了,今天借祭坛禅位,顺便把你们一家清除出皇族”    “等你成为大元皇朝新皇再说吧”    “还没有有的话,就给本后滚开,看着你们两个老娘吃不下饭”濮阳娇萱声音原本有一种婉转悠扬,可此刻却是冷如冰霜,辽阔在辽阔的祭坛广场,声音婉转带着灵气扩散,一刹那,寂静一片。    傲无天,听闻濮阳娇萱话语后,杀意汹涌,冷却周空。    “傲无天,这些年来,你我以为你长进了,结果还是徘徊在轮灵秘境”张震天气势磅礴,堪比一堵大山,轮灵纳灵期修为显现而出,站在皇后濮阳娇萱面前,帮她化解了那杀气波动。    “那可不好说”听闻张震天话语后,傲无天全身境界自转灵秘境轮灵期,攀升到轮灵秘境纳灵期,最后停留在轮灵秘境融灵后期,隐约间还有领悟逆息秘境生死生机的气息。    当天宗宗主傲无天,节节攀升的时候,巨大祭坛广场,地面仿佛被震动了一本,无视人感觉到了,生命被眼前男子主宰一般,生不出一丝的抵抗之力。    而祭坛前方,那十大长老,此刻个个身穿黄袍,披着遮篷,带着面具,也察觉了傲无天的波动,本来坐在长老座位上,刚才山川气势,浑然不动,可此刻也动容了。    修炼者的修为大境界划分,淬体秘境,到转阳秘境,随后是轮灵秘境,再后是逆息秘境,眼前傲无天已经触碰道了逆息秘境的桎梏,在场无数人震撼不已。    一小境界相隔,就如同隔着一座大山,傲无天和张震天,两人就相差一小境界,可是也知道其中相差悬殊,如同一道深渊鸿沟。  “哈哈,本千岁坐等小太子,想看看我那侄儿的表现”九千岁元王肆无忌惮大笑。在场的大小世子元天、元伦,还有傲宗主之子傲天骄、女儿傲瑗蓉等一系世家子弟听闻九千岁的话语后,有人冷笑,也肆无忌惮大笑。“我等世家弟子也期待太子的出现” “听闻太子,很厉害,供灵场嘚瑟以后就不敢出来嘚瑟,也知道我们这些世家弟子的修为太高,怕不小心打残他”一年轻人,说道,听闻九千岁话语后,笑容很是嘚瑟说道,他的修为达到了淬灵六重。“以为淬灵五重的修为,同境界也能一手拍死他”站在中央广场入口的一少年,说道。    “皇叔,你那笑容笑的都被脸上的肥肉遮盖住了,太难看了”一道声音从祭坛广场门口传来,一少年长发披肩,脚步轻盈,身后身后跟随者二十多为卫兵将领,为他挤开人群开路。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