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十二章 初次交手

第十二章 初次交手

3153 2017-10-09 14:53:20
元古正高兴数着淬灵玉币的时候,天宗供灵场大厅,昏迷几天的魏公公终于醒来了,便装出行跟随在一个男子身后,来到供灵场大厅。“世子,咋家打听到是这里”魏公公此时也是情绪也很高涨,扶着拐杖,如同元古的情绪一般,他拿着元古的画像,查了两天打听到。“就这里等吧”年轻男子,眼掠过寒芒。“人就怕没有想法,有想法就好,就应该磨练磨练他,要不然成不了气候”年轻男子语气冷冷,目光阴沉。  “世子说道有道理!”“小世子,话语让咋家受益匪浅!”魏公公阿谀奉承,虽然脚缠绕绑带、扶着拐杖,并没有阻挡他当一个合格狗腿子,要讨好表现想法。“我不喜欢听到小世子这话语”男子冷冷看着魏公公,很是不高兴,一脚踹出,碰的一声,魏公公飞了出去。“废物,我们九千岁府叫你看管个废物都看不住,还有脸告诉我”“要是再叫本世子为小世子,本世子先把你废了”年轻男子越说越不悦。“世子!咋家疏忽,咋家该死”魏公公赔笑道,脸色惨白站起来,他淬灵三重的修为,并没在能力化解眼前男子一脚之力,供灵场大厅这么多人在,丢脸比疼痛还难受。小世子这称呼对元伦这世子来说是禁忌,九千岁府的待女,也就叫声小世子,结果活活打死。“咋家语多,该掌嘴”随后啪啪的掴脸声在大厅响彻,自掌嘴几次后,魏公公阴晴不定,心里暗想“要不是那废物太子,他自己才挨了一脚,还得忍受如此般耻辱。”“都怪那废物太子,等他一会出来,咋家非得弄断你几条骨头不可”魏公公脸色阴冷森森,宛如毒蛇,这是这几天来第二次被揍了,他脸色铁青,把以前的怨气都归结于元古,觉得都是他害的。元古简直是躺着中枪,要是知道魏公公专门找上门来了,他会不会坚决走大门,会不会再给他施展,第一式一重山。“魏晨,本世子问你,你说我哪兄长为何一直压能我一筹”男子扭了扭脖子,像是在询问魏公公,又像是在语气自言自语。魏晨听闻话语后,整个人愣了一下,头脑快速思索着应答题。“这他吗怎么回答,你兄长修为将要迈进入转阳秘境一转,你才不过是淬灵五重,加上嫡庶之分,你只不过是庶子,修炼资源没他多”“人家还是天宗乘龙快婿,你整天还逛青楼,这能比吗”当然这话语,在魏晨心理转过,也不敢脱口而出,大元皇朝皇帝不知道跑哪了,出来抱九千岁府的大腿,作为一个小太监,他觉得自己不容易。本来是投奔大世子,人家冷清高傲,投奔小世子,这小世子精神又出了点问题,还时常性情多变,他感到了生命的无奈。年轻男子话语过后并没有急着等魏晨回答问题,也在想着和魏晨相似的问题,一直未能超越自己兄长修为,这一直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嫡庶之分,我少了一些修炼资源,可是我天赋只是比他差一点点,为何父王如此器重他。”“•••”魏晨心理暗中鄙视:“你确定你天赋是和大世子差一点点,一丢丢吗” “这是哪家公子,在打家奴”“围观看看!”“怎么没打了?”一时间看热闹的在周围指指点点。看着大厅周围人群的指指点点,而魏公公脸色更加难看,对元古的恨又加深了一层••••”什么情况这是?”元古作为一个穿越者,喜欢围观,热衷于参与的坏毛病,一直没变过,尤其是刚顺手帮两个小屁孩整理下衣服,大获丰硕。“恶主打奴?”元古询问着旁边修炼者,心中充满好奇,刚修炼出关就这么热闹,心里可欢喜了,这几天闭关修炼可憋死他了。“不知道”围观群众路人甲回答了元古的话语。“怎么这么眼熟”元古心中有疑惑,总感觉有点眼熟,究竟是谁,元古看着年轻男子,随后脑海浮现穿越前面,将近二十来天前,刚穿越被魏公公揍的时候,眼前男子就是在远处,宛如看猴戏一般看着他被揍”“小世子元伦”“九千岁府,自己那王叔之子,小世子元伦”元古心中生怒,还没去找你,你还再次找上门来了,一穿越就被揍,就是这小王八蛋从中搞事。“出来了,那废材出来了”魏公公本来思索着元天抛出来的命题,结果发现元古身影,兴奋不已,可以不用回答小世子的问题了,马上就可以把那个废物太子抽筋拔骨。“?”元古神情疑惑,自己前几天不是刚把他揍了一顿骂,这狗腿子怎么看到自己这么兴奋。“跟我回一趟宗人府吧” 元伦看到元古,打断了元古的思索,元伦连招呼都懒得说,直接呼唤,眼中完全没有把这废材太子当一回事。“回宗人府?”元古神情凛人然,冷笑说道,不无所动,涅槃液的事情难道还想来第二次吗。“涅槃液之事,宗人府还没有交代”元伦声音很冷,连目光都掠着寒意,发现,这小废材竟然敢顶话,心生怒火。“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跑过来要交代”元古眼眸闪烁寒芒,神情凛然。“陷害我,涅槃液当做弥补,没兴趣跟你走”元古看着元伦,语气铿锵,他真没心气和一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说话,简直浪费口舌。  “这恐怕由不得你”元伦,声音越发阴森。•••“我靠,又开始打了,看戏!”吃瓜群众,修炼者,一时间兴奋了起来。“别挤,我先前在前面”“奇怪,怎么供灵场的守卫,也不出来管管”“九千岁府办事,闲人离开”这个时候魏公公,眸子如鹰隼般,拿着金色九千岁令牌。一刹那,人群如潮水般后退,你看我我看你,知道是王族人马,也寂静了下来,当并没有减少他们围观的好奇心。“竟然是王族的人马,怪不得天宗睁只眼闭只眼”“对了这几天怎么没见李管事”“那年轻人是谁,竟然惹了王族的人”“你在威胁我吗”元古觉得可笑,这小世子元伦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元古吗,淡淡说道,扫了自己名义上的王族族弟,并没有理会周围围观群众。“可以这么说”元伦语气傲然无比,带着不然反抗的挑衅。“你不足以为惧,趁着我没动怒之前,我可以当没听见刚才的话”元伦的神情冷漠着,这习性使然,还真没有几个人敢驳他的意思,更不用说在宗人府已经失势的废材太子。“那你动怒给我看见”元古听闻后气笑了。“•••”魏公公和元伦错楞,眼前的废物族表和往常变了一个人似的,以为听错了,顿时大厅仿佛陷入了短暂的寂静。“这年轻人性格好,不甩九千岁的人,好大胆子”围观小声议论分。“他要遭殃了”“听小世子骄横跋扈,行事无所忌惮,很少有人敢反驳他话,这年轻人是谁”一时间有对元古毫无畏惧,露出欣赏“•••”“找死,你个废柴”元伦背后灵气汇聚,肌肉膨胀,宛若莽豹,右手整条手臂,宛若钢炮,猛地挥出一拳,直向元古头部,直接要置元古于死地。“砰~!”出拳速度,快如莽豹,元伦对自己的灵技,天宗拳法•莽豹拳还是很有自信,拳头的速度,在灵气运转下,打破空气阻碍。“我废柴么,你自信了!”看着对方一话不说就动手,元古眼神生怒,眸光冷淡,神情嘲讽,要是半个月一个月前,也许自己原宿主可能连躲避的勇气都没有,可是此时并非往日。“砰”响声打破音障,元古出拳,伴随蛮象真力,平方无奇,也并没有取巧,而是硬撼,对他来说,单纯的出拳就是他武技。“不自量力”小世子元伦冷笑,看着元古平淡无奇的对轰过来,仿佛看到对方头部被自己打爆了似的。“这年轻人疯了吗,竟然没有灵力对撞”一时间大厅上的人都冒出这个想法,可是他们并没有想到元古体运转的是真气。“这年轻人,一拳都承受不住”有人看着元天施展出来的拳技,都为元古默哀。“这小伙子全身没有灵气,看来是普通人”供灵场大厅,几百号修炼者围观围观者,对元古并没有抱着什么期望,就在一拳人,没有期待,也不看好。砰!“啊!”尖叫声,有些女修炼者,更是忍不住闭上尖叫,闭上眼睛,血淋漓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而小世子元伦一拳被轰退了,砸向人群。“啊~!”人群尖叫,快速躲避。“这就是你说的不自量力”一拳过后,元古拳头缓缓收回。“找死,你个废物”元伦怒火攻心,觉得是自己毕生耻辱,竟然在一个看不起的蝼蚁上身吃亏,拳头火辣辣的疼痛让他觉着这废物太子,比狠狠地掴了他一巴掌还难堪。元伦在地面一跺脚,轰的一声,地板片片龟裂,跳跃而起,借力直掠元古而来。“来的正好”元古神情真力收放自如,体内真文经运转到第二层,体内的真文气,直接流动到手臂、拳头,这次加上灵气的快速转换成真力汇聚,全身力气倍增将近三倍。在重力房演练了几天的招式,终于派上用场了。“崩山诀,二重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