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四章 蛮象真文经

第四章 蛮象真文经

3821 2017-09-28 11:50:09
远古突破了淬灵秘境四重,让几人惊讶和错楞,但也就没追根刨底。不过,他们离开前留下了两本灵技和淬灵液圌体和玉佩,告诉元古既然突破粹灵四重了,也应该学习灵技和功圌法,用来防身,让元古自行领悟。  这让元古高兴不已,自己刚突破,刚好缺灵技,就用人送上圌门来。  看着包裹里边的崩山诀、蛮象真文功圌法、可以抵挡转阳高手致命一击的二阶玉佩、还有十瓶二品的粹灵药液,这让元古笑的合不拢嘴。•••送走几人后,元古坐在育禽坊后山一颗大树上,思索着接下来怎么修圌炼的问题,尤其是战灵祭坛洗礼的问题。张震天和司马山伯离开前,神情严肃提醒元古,三个月后是大元皇朝皇族一年一度祭坛伴生灵洗礼,让自己祭坛洗礼前,勿再融合战灵修圌炼,这两天融合战灵修圌炼已受创。大圌陆修灵者常识,修圌炼者刚觉圌醒的伴生灵,必须得经过祭坛洗礼,才能收到天地法则的庇护,才能真正修行。由于记忆的融合疏忽,没并知道这一点,差点酿成大错,早上战灵的的萎靡不振,原来是这原因,让元古吓了一跳,还好没伤到战灵根本。  伴生灵祭坛洗礼是大元皇朝一大盛事,和一年一度的战灵赛盛事齐名。一前一后,一个是前半年,一个是后半年举行,乃大元皇朝以及周围王朝宗圌派势力,修圌炼者的神圣日子。必须得等待三个月后的一年一度的祭坛洗礼,这失误给元古出了难题,第一次体验到了自身伴生灵的恐怖之处,还有修圌炼上的速度提升,突然让他停滞不前,这是接受不了的。母亲身圌体龙蝎之毒愈越加重,朝圌廷以及九千岁一系、天宗的势力潮涌,让元古有种紧迫感,这让元古压力增加了许多。记忆中,小王爷元伦,也突破了淬灵秘境六重,元古响起,前天站在宫墙下,冷漠看着自己被揍的年轻人,他就暴怒无比。“白白被揍一顿,这仇不能不报” 元古虽然自己心机没对方毒狠,可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他还是懂的。  对方淬灵六重,而自己四重,相差两重差距,突破修为变得更加强,能有自保能力,才是自己目前重中之重,元古觉得争分夺秒壮圌大自己修为。•••  元古一沉思起来习惯性的,就不由自主摸圌着胸口前的三环圈玉佩,这小玉佩是跟随他一起穿越过来的,他当年旅行一处古迹之地,在街上淘来的。思考解决问题时候,摸擦着它玉佩想问题,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前世的时候,玉佩上的图案模糊不清,可是现在变得清晰可见,这让元古有了少许的兴趣。这个玉佩是个三环玉佩,一种没见过的玉器形状,三连环,巧妙的结构,造型特殊,分里中外三环,三环可展开,三者合成一个变形球体,又类似浑天仪般分为上中下三仪。此玉佩玄妙、无字赤字,有的只有图案,外环的纹样看起来像太阳、星辰与云气,中环纹样是古人,远古飞禽走兽、神灵,看似神秘无比,内环纹样类似四方山岳与海涛,有包罗大地乾坤的感觉。元古抚圌摸圌着玉佩,感受着玉佩上的纹样,摸圌着下颚思索着,感觉挺神秘,就不知什么用途,这也是自己前世唯一陪伴过自己的东西了。穿越到这大荒灵大圌陆,也许和手上这神秘的玉佩有关系,作为一个无圌神圌论者,元古也开始保持着敬畏的态度。•••一会儿过去,元古又观摩起了手上的蛮象真文卷,这是张震天将军一次偶尔获得,一个淬灵秘境残篇,对于他转灵秘境强者来说作用不大,便留下了。一声咔嚓声响起,元古直接捏碎了手中的烙印灵玉,神华闪耀,灵玉化成粉末,闪出一团光团没入元古脑海。蛮象真文分三经圌文,蛮象真力经、荒古象体经和荒古象灵经,蛮象真力讲究的是真力,目前所获取的只是蛮象真力卷中的残篇'真力卷’真力卷分十层,一到十层,对应粹灵秘境十层,每修一层,修圌炼者全身力气会整体增幅会增加一万公斤的力量,修圌炼圆圌满第十层时候能达到恐怖的十万公斤力量。以力归圌真,以力征灵,真力卷的宗旨是以力粹体达到肉圌身极限,再以灵气充裕突破修灵境界,普通的修圌炼者以吸纳天地灵气碎炼突破境界,可是真力卷要求以力入门筑基淬体。“正是我需要的”元古嘴角不由掠起弧度,自身伴生灵在体圌内神灵臧池府蕴养着,而这本蛮象真力经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以力归圌真,突破修圌炼境界。“淬体功圌法极其罕见,虽然是淬灵秘境残篇,可元古觉得此功圌法并不限于淬灵秘境的,看来张震天看走眼让自己捡了大圌便宜”元古喃喃道,觉得此真文了不得,以后有机会一定找齐全部。•••十天缓缓过去。育禽坊后山,便是皇家猎兽山。皇家猎兽山有着蜿蜒山经,耸立的高山,茂圌密的密林,奇峰和怪石,猎兽场外围有士兵站岗,只要不进入深山,倒不怕深山深处野兽闯进来,山径一处,陡峭的坡度上,元古肩膀扛着巨大的磐石,感觉整个人要散架了一般,不过身圌体不敢有一丝的摇晃。“为了三个月后的祭灵洗礼”抹去额头的汗水,眼神有点玄晕,神情还是坚毅无比。“继续,争取突破蛮力真圌经第一层的入门”在山经路上,运转蛮力真文停留一会,干枯的丹圌田吸纳这天地间的灵气,恢复了一会,虽然灵气的吸收微乎及微,但也是一种微弱的支撑。一炷香过后,元古有继续往猎兽场继续举起巨大的岩石,往上坡上走,山坡高就上千米,陡峭无比,为了三个月后的祭坛洗礼,必须竭尽全力去修圌炼。青筋暴跳,巨大的承重重量,还有陡峭的坡度,加上丹圌田灵气将尽干枯,元古眼神逾越摇晃,这让他感觉到了已经快达到身圌体的极限。这是十天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以力归圌真,以力征灵,这就是蛮力真文的真义,脑海浮现出蛮力卷内容,愈是疲倦,他愈是坚持,甚至不惜咬着舌圌头让自己保持清圌醒。两炷香后,困意的袭圌击,眼皮像粘住似的张不开,就在他以为承受不住的时候,体圌内传来一股清凉,元古精神微微一震,随后充满了惊喜。  “蛮象真力经第一层”“终于突破了第一层”元古感受着体圌内连续爆发喷薄出的一股股清凉,感受到那股心神疲惫后,又宛如夏热后种凛冽的清爽,突破后,肉圌身得到洗礼,让全身疲惫慢慢舒缓消除,肩膀上的重力变得减轻一半。运转经圌文,发现本来如常的深麦色的皮肤,流淌着闪耀着微弱的光泽,肌肉如同一条条丝虬龙般盘绕,变得充满了爆圌炸性,,肌肉间的充裕的力量,让元古充满了兴圌奋不已。  第一次感觉到以力突破肉躯极限,比修灵突破肉圌体境界来的纯粹。十七岁体格,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整个人显得有另外一份少年成熟之感。“不错,果真不亏是元皇之圌子,元皇后续有人了”“看来皇族嫡系的天,一时半会是换不了人”几里外皇城一隅高塔阁楼上,张震天和司马山伯喝着小酒,下这棋,眼神深邃看着元古一举一动,远处少年的刻苦修圌炼,他尽收眼底,眼中掠过一抹赏识。“你我本来不打算参与皇族嫡系与旁系王族权圌利之争,以我们修为轮灵秘境中期的修为,在这王朝国度,可视皇权为土粪”司马山伯淡淡说道。“可我们背后却是有着几千血脉子嫡”无奈叹了口气,有种领悟红尘,却是摆脱不了红尘的的感觉。张震天略有所思道,听到司马山伯话语后难免惊讶,司马家世代是儒士世家,儒家推崇治圌国,平天下,齐家,而这司马山伯这老家伙能说出视皇权如粪土,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难得新鲜。“元皇明面上是寻药,何不是一种借口,他是去寻找机缘,寻求突破逆袭秘境。”“也许这就是我们未能突破逆息秘境,也许心中有所束缚,心有枷锁,有桎梏,做不到元皇那般洒脱”张震天缓缓说道“天宗的傲无天,这么多年来,未能突破逆息秘境,只是暂时踏入歧路,贪婪这盛世王王朝皇权,追寻享受万圌人之上的感觉,喜欢主圌宰生死大圌权,要是他有一天领悟了,便是晋级逆息秘境时候,这大元皇朝就要翻天了”“默契还在太子身上,他要是能把这大元皇朝和天宗、九千岁、宗人府的浑水搅一搅更好,加速这皇朝的泯圌灭,对皇权的觑见者,对我们都是有利” 张震天喝了口灵酿酒缓缓说道。“到时候也是你我能不能突破的关键了,看能不能挣断心中的杂念,看破红尘,领悟逆袭秘境”  “也许吧”司马山伯微微点了头,眼神中带着一抹期待。•••傍晚时刻来临之时,突破蛮象真文经第一层后,元古并没有停止修圌炼,抬着巨大的磐石负重力回到育禽大院子,放下巨大的磐石,就跳进泉水御池淋浴。“真舒服”元古神情享受,淋浴泉水御池中,仿佛一天的修圌炼疲倦就如烟消逝,这几天母后濮阳娇萱回到了濮阳家族,压圌制体圌内的龙蝎剧毒,他本想陪伴左右,可是被母亲轰回来了,以修圌炼要紧为由。御池享受其中,元古又拍了拍自己额头,像是回忆起什么,神情可惜说道:”差点忘了,修圌炼后洗浴,加入淬灵液,能让疲倦的丹圌田最大限度恢复”  自责后,从御池边上脏衣服上,拿出半瓶淬灵灵液,往二十来平方御池里边倒。翠绿色的液圌体,落在清澈的泉水里边,顿时间绿色流转,泉水碧绿,整个御池荡漾着淡薄的灵气,散发着柔和的灵光。元古枕在御池边,运转的皇极吸纳经圌文,缓缓吸收的,这也许是他十来天,每天最舒服的时候,尤其是他脖子上悬挂着的玉佩,每天的滋圌润,在烛圌光下更是显得翠绿无比,散发着微微柔光。随后,连忙闭上眼睛运转,运转皇极吐纳功圌法,吸纳泉水中淬灵灵液圌体。•••一小会儿过去。在皇极吐纳经圌文导引中,元古全身汗毛孔,如伐毛洗髓般,体圌内排圌出丝丝浊黑液圌体,体圌内骨骼更是噼啪作响,宛如炒豆子似的。元古闭着眼睛内视,发现体圌内的灵气浓郁了许多,比以前更加精纯,越发的专注于其中的修圌炼。而他胸前的小玉佩,淡淡的端气缭绕,浮华流转,而御池内的本来浅薄的灵气,正以肉圌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流淌变得清澈无比。“!”当最后一缕灵液,被玉佩吸纳后,元古眼眸蓦地睁开了,元古一脸诧异,眼眸若星辰,一脸难以置信。这十几天来,他并没有刻意淬灵凝灵,可是体圌内灵气一天比一天纯粹,纯厚,再次莫名其妙晋级,修为迈入淬灵秘境五重。“怎么回事会来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