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十章 留一手

第十章 留一手

4768 2017-09-30 17:43:00
供灵场,黄品重力房。光线清曦,灵气氤氲,重力房内宛如小洞天,重力房的重力,通过阵眼投放特殊的封力石块,解封后达到加重功能。元古刚往阵眼添加了封力石块,突破蛮象真力经的第一层后,全身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万斤牛力,在一万斤牛力的基础上,添加了三千斤牛的重力,达到了到了一万三千斤牛力,是他承受能力内。投放封力石后,重力房内的重力力道汹涌而出,如同处于能量浪涛之中,哪怕抬起脚步迈动一步,都吃力无比,尤其是后背,觉得背着一座小山岳。重力房灵气虽然充裕浓郁,可目前对元古来说无关紧要,他要淬体而不是淬灵。蛮象真力经文,力求以力淬提破灵,而并不是以灵淬体,在重力镇压下,只有到达身体的极限才能突破了。承受着巨大的力道,身体运转着蛮象真力经文,还时不时对抗着吸纳灵恢复体能的想法,对元古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和煎熬。要是吸纳灵气淬灵突破,那样就完全与蛮象真力经文背道而驰,可是不吸纳灵气恢复的话,对元古来说也承受着巨大风险。一万三千公斤重力,重力镇压下,万一突然承受不住,摔倒在地,骨骼也会粉身碎骨。“起!”元古佝偻着身躯,颤颤巍巍挺直,体内的脖骨、胸骨、臂骨、腰骨、腿骨,咯嘣咯嘣作响!“咔”怃然,清楚是小腿哪一条胫骨断裂,在腿部响起。元古脸色发僵,简直是想什么发生什么,。“失力!”,一个词语冒出脑海,骨头的断裂加上剧痛,顿时身体失力,不足以支撑重力。“糟糕!”元古脸色当即就变,全身的元力,被抽空似的,来不及做出反应化解,全身力量大部分突然内敛,消失无影。“砰!”一声闷响,后背宛若被小山丘轰中,元古上半身压塌在膝盖上,成以膝盖为垫撑石。“咳~!”胸膛定在膝盖上,略显塌陷,五脏六腑受到重力的碾压,嘴上不断磕着鲜血,眼前的突变让他措手不及。真力卷第一重的是一万公斤力气,现在冲刺二重,增加了三分之一重力,是可以承受掌控范围内,可不知道为什么失力后,力量会内敛,这不符合常理。“怎么回事?蛮象真力经文还是正常运转,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元古一连几个问号。“难道蛮象真力经修炼第二层后,就会经常性出现失力。”远古被这个猜想吓住了,觉得还是回到几丈外的阵眼处,把封力石移除再说,搞不好,弄出个全身残废那就玩大了。“轰”“轰”•••一炷香里边,一连几次后自残,发现还真如自己想的一样,胸口伤口俞越严重,让元古忍不住想抽这功法悟造者。“自己离阵眼越来越靠近了” 远古不断地给自己打气,阵眼一两丈,宛如隔着几十丈。元古神色沉稳,一迈动脚步移动,五脏六腑就像在磨碾,不过他也发现体内力量增加了许多,元古脸孔扭曲,一小步的移动,都剧烈疼痛,让他五脏六腑,肠胃像宛如被撕扯,他忍受着巨大疼痛移动向阵眼迈去。此时此刻,剧烈的痛楚让元古忽略了身上的变化,透过衣襟他身体毛孔排出一丝丝血雾,如同在淬血,排放血液污浊物质,整个人如同血人,腥臭扑鼻。•••一炷香后。“嗯?”在移动的过程中,元古不知道是是不是痛的麻木了,还是怎么的,发现身体没有了感觉,越来越轻,迈向几米外的阵眼,速度提升了许多。“怎么变轻了!”元古神情错楞。身上变化,让元古停住了脚步,看着被身体染红的衣襟,又内视了体内变化,化成了喜悦,振奋无比,体内多了一股莫名的能量。“真力?”元古吃惊,而后狂喜无比。蛮力真经上还记载,一层到三层之间,万分之一的几率会出现真力,所谓的真力,是修炼者先天之气和后天之气结合,所得之气,也是维持修炼者生命的特殊能量,炼化而出的几率很小。元古发现体内运转的蛮象真力经文运转中,产生了如同发丝大小汝白色能量,只见那发丝大小真力,游过的身体部位,以肉眼可见快速修复内创,身体的变化让元古激动的颤抖起来,觉得如同梦幻一般。真力竟然能汲取着体内灵气转换成真气,跟随真蛮象力经文运转路径,游荡在身体。喜悦之后,元古也发现一个问题,发现体内的灵气急速干枯,仿佛无底洞,而真气能量汲取丹田的灵气,如同没有尽头,这可元古吓坏了,连忙运转引灵玉。引灵玉的中环人形生灵的纹样,缓缓转动,汲取着修炼房内灵气,而其他外环内环,寂静如常,重力房内,灵气虽然腐浊之气,但对引灵玉来说,如同虚无。重力房内的灵气,本来缠绵蕴藉,可在元古运转引灵玉吸纳下,灌体而入,头顶灵气旋涡再次出现,丹田内的灵气不断转换成真力,疯狂地修复着身体内的创伤,让元古目瞪口呆不已。•••一个时辰后,在蛮象真力和引灵玉运转下,身体内奇迹般恢复,恐怖如斯。握了握拳头,感受着身体增强的力气,一万三千斤牛力,感觉到力气和体质脱胎换骨般变化,元古对未来蛮象真文充满了期待,蛮象真力经能让修炼者,如同远古蛮象力大无穷,还具备恐怖的恢复能力。体验到了这功法的变态恢复能力,宛如远古蛮象力大无穷,尤其是力气增幅让他激奋不已,对那未知,剩余的荒古象体卷、荒古象灵卷,更是充满了好奇。“寻找大量淬灵液、寻找剩余的蛮象分卷”元古发现自己又多了两个修炼的目标。突破蛮象真力经第一层的一万三千公斤牛力。元古突破后,又增加了难度,往阵眼中多增加几块封力石块加重淬体,重力房内的重力达到恐怖的一万七千公斤。重力房,元古修炼的时候不在吸纳一丝一缕的灵气,承受着万顷重力,一边演习着崩山诀的第二式二重山,当身体失力重创后,身体极限有所突破后,才运转真力恢复,如此反复。崩山诀的烙印灵玉,就剩下最后一块,他不能浪费最后,只有足够的灵液,他可以通过'引灵台'不断衍生,提供自己足够烙印玉块领悟完整的五式崩山诀,寻找剩余的蛮象真文,可以先放一边,不过灵液是目前最为急缺的。他捏碎了崩山诀的最后一块烙印灵玉,他要领悟,同时也幸庆引灵台的衍生能力,要不然,自己也许领悟完崩山诀五式。也明白,样子修炼路上,只有足够的灵液,他可以通过'引灵台'不断衍生其他灵技烙印,提供自己足够烙印玉块领悟。寻找剩余的蛮象真文,可以先放一边,不过灵液是目前引灵台最为急缺的。白驹过隙,时间快速流逝。修炼房内,少年脸色肃穆,咬牙支撑这身体,承受巨大重力,身体缓缓施展着崩山诀的二重山,承着万顷重力的压身,动作缓慢无比,一炷香的时间也施展不完一招式。•••夕阳西下。修炼房内,元古已经忘了时间流逝,他身上的碎灵玉币开始减少,支撑着修炼房的费用。第一天他突破了,蛮象真力经第二重,当天骨头断开了数根,地上更是血迹斑斑,其中还掺杂呈黑红色污浊物质。而他的崩山诀,也可以施展着崩山诀的二重山,从缓慢的一炷香,到后来的轻车熟路。•••作为天宗供灵场的李管事,当天还是很诧异,明显察觉到了抽灵阵灵气少了许多,乏竭干枯了许多。第二天,元古的突破缓慢了许多,蛮象真力经徘徊在第二层与第三层中间,身上断骨又增加数根,有着蛮象真力经和引灵玉的优势,大大缩短了他身体创伤的恢复时间,正常的修炼者骨骼断裂,也许得修养一两个月,可是他缩短到了几个时辰。修炼期间,元古还默默感谢供灵场的灵气提供,他觉得缴纳的碎灵玉币和汲取的灵气,已经远远不成比例。第二天可谓是双喜临门,元古对崩山诀的领悟又加深了许多,能熟练打出崩山诀第三式三重山,简直是虎虎生威,有模有样,也一度为自己的辛勤欣慰不已。供灵场的管事,李大福,这两天他可谓是兢兢战战,抖抖颤颤的度过,让宗门在皇城的阵师过来查看,并没有查出灵气大量流失的原因。第三天元古又突破了,突破蛮象真文经的第三层,而他也是打破了修炼以来,胸骨断裂,加脚骨骨折的修炼记录。疯狂的修炼中,他又是痛苦,又是快乐着,痛苦就痛苦在重力的碾压,快乐就快乐在,突破后的晋级感。而李管事,第三天已经不想说话了,急冲冲回天宗禀告事态,他怕第四天的来临,那样自己真的要玩完了。第四天,还在持续修炼中。第五天,元古再次突破了,开始出关了,可能他已经等待不了李管事回来了,他的蛮象真文经的第四层,全身力量达到了四万斤牛力。淬体秘境修为,在几天的重力锤炼,也莫名奇妙突破淬灵境界五重后期,幸福来得有点突然,让元古觉得少许荒唐。第七天清晨,崩山诀达到五重山,崩山诀五五重山,施展过七次,只有两次成功。不过第五重生山的恐怖,让元古也惊恐不已,修炼房内,为金刚磐石所建造,被施展的第五式五重山轰出了一个磨盘大小的山体窟窿。施展一次第五重山,直接就是抽干了元古体内的灵气,两次手掌都是虎口震裂,流血不止,虽然现在修为施展,成功率低,不过也是保命技能。以现在自己的修为,修炼蛮象真力经后,突破蛮象真力四层,力量达到了四万将近五万,体格受到极大淬炼,以自己淬灵五重修为,也许能和一个淬灵七重的有一拼。另外一件让元古高兴的事情,蛮象真文经也出现要突破的迹象,他已经卡在真力经第四层和第五层之间两天了,期间身体骨折更是达到了十几次恢复。•••“要突破了,马上要突破了”元古的神情充满惊喜,他感觉身体要达到极限的时候,那种久违的感觉已经开始要来临,他已经感受到了好几次,这是突破前兆,他亢奋不已,继续运转着蛮象真文经。“轰!”门外传来一阵脚踹门的巨响,元古本来喜悦的神情,顿时凝固,因为门外一声巨响,扰乱了他心神扰乱,那本来只要几呼吸的时间便可再次突破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崩塌。“捌号重力房,重力房占用了七天,你以为是你家,快给老娘滚出来”门外传的一声娇喝,一个小女孩,白衣飘拽,虽说不上倾城倾国,但也是相差不远,眼睛发光,睫毛很长,晶莹可爱,十四五岁,旁边还跟着一个长相俊俏小男生,年龄相仿。“对,快出来,快开门,你不能总占着修炼房不让别人修炼”小男孩,也随后狠狠踹了重力房的大门。“噗~!”重力房内,陈古被这么一吓,突破中断,尤其是体内真力运转作乱,内火攻心,直喷出了一口鲜血,瞬间脸色惨白无比。他本想对着门外破口大骂,可来不及大骂出口,让他心悸预感,冒出脑海。“失力再次来袭!”“心神失控,蛮象真力经副作用又要出现了”“失力”“%•@…&••”元古眼瞳急速收缩,神情剧变,心中充满,愤懑无比。 “砰”心神被扰乱和控制,元古再次全身失力,力道真力迅速内敛,承重达到四万九千斤牛力的重力,直接把他碾压在地。元古满头大汗,骨折的声音响彻,骨头连环崩断,全身断肋骨断了数截,嘴巴子直接磕在地上,骨折错位砸躺在地上,他气打不一处来,痛的连哀嚎都哀嚎不出来。“外边两个小屁孩,你等着我出去” 元古神心里发狠道,情苦逼不已,很不都出去吊打两个小屁孩。“咯嘣~!”重力房内传出骨折闷响声,仿佛外边也听到似的。“莫言言,我好像听到里边传来骨折的声音”小男孩脸色变得苍白,头贴着石门,从小到大,他听这种声音的次数不止一次了,很确定是骨折声,忍不住抹擦了额头的虚汗。“胡说,那••那是东西掉地的声音”小女孩吐了吐舌头,扮了鬼脸,又往下一个修炼房踹门。“•••”元古想告诉外边小屁孩,等会你就知道是什么声音了,让她们等着,保证吊打他们,他感觉到全身骨折达到全所未有的重创,运转真力经,以及引灵玉疯狂汲取灵气,恨不得马上恢复接上身上断骨。“壹拾壹号重力房,你老婆跟别人跑了,赶紧回家去咧”“咔嚓~!”有一阵清脆声音响彻。“言言,壹拾壹号重力房,好像也传来同样的咔嚓的骨折声”小男孩苦笑着,他真的怕了,一连几个修炼房听到同一种声音,这声音真的没听错。“刘一手,你再给我踹门,要不然你下次别跟着我!”莫言言很生气,跺脚说道,纤纤玉指指着小男孩。“好好,我去踹,我从新踹捌号的门”刘一手,果然人如其名留一手,他留了一手,他觉得反正捌号刚才已经听到骨折咔嚓咔嚓嘎嘣嘎嘣的声音了,再踹门应该不会再出现骨折声音了。“砰”怀着侥幸的心理,小男孩刘一手再次去踹了一脚元古重力房的门。“不!”“@¥%R&^*$”元古本来再次运转蛮象真力经快速修复断骨古,再此被干扰打断了,心中泪流满面诅咒起来。“我踹,我踹,我再踹”刘一手不停的踹捌号重力房的大门。“留一手,你死开,我说了不能只踹一个门”小女孩气的指着叫刘一手的小男孩,忍不住踹了几脚,元古的捌号重力房发泄。  “你两个小兔崽子等着我出去”元古一脸苦'逼',自己这是招谁惹谁,突然来两个小屁孩干扰修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