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七十五章 练武场风波

第七十五章 练武场风波

4089 2017-12-15 09:52:27
简单整理一番后,元古跟随在老太监身后往藏书库走,一路上老太监可是心惊胆跳,他发现这元太子,仿佛是个武痴,一路上动作不对,手中兵器不停地舞动中。    元古还从大长老派送过来的乾坤戒子内,发现了给他打造的金桐柱,他交代的三杆金桐柱,而大长老让人送过来却是四杆灵器。    “这老头有点意思”元古笑道。    看着手中的金桐柱,竟然用罕见的惜灵金属打造,而持有中,施展武技的时候,身体内的灵气灌入,能以最小的消耗发挥最大的作用,这种惜灵金属,更是千金难求。    让元古感觉到舒心,就是那金桐柱上镜让铭刻着他的名字‘元古’,看这两字利用黄金雕文,而那金桐柱上的花纹他模仿如意金箍棒造型打造,上面有祥云五彩条纹,还有字符名字,唯一不同的是就是这金桐柱上面,铭刻是元古两字,而不是金箍棒三字,另外还有一点不同就是,上面还铭刻加持了持重符文。    “这大元皇朝皇宫也有战灵师,可是达到只是劫战灵师,一二介的境界”小胖蛇看着元古手中的金桐柱缓缓说道。    小胖蛇看到那金桐柱上的造型,让他感觉到一种新颖还有视觉上的冲击,且后又道:“这灵器,只能勉强达到下乘三品的品质,不过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是能用,要是你入门了战灵师,也许到时候可以自己收集灵材,自己炼铸自己的灵器”    “锻造自己的灵器,这肯定要”    听闻小胖蛇的话语后,元古微微点了头很认同他的想法,心中对战灵师俞越向往,作为一个修炼者,谁都想亲手打造属于自己的灵器,可是这种奢侈的想法并不是每个人能达到的。    一路上,元古手中持着一杆金桐柱灵器,其他三杆丢尽了引灵玉空间内,他一边走路,一边研究者金桐柱上的持加符文,发现是一种二介的持重符文,他一时兴起研究了起来。    可能是继承了万灵策记忆碎片原因,他自己手中的金桐柱不完美,发现其中的符文勾画,像似缺少了什么,一边走这一边手指凭空画画点点,仿佛进入了一种游走状态。    ···    跟着太监走,路过一处宫殿,看着宫殿外的一对对早朝的朝廷官员,而那些此刻见到元古后竟然不再像以往躲瘟疫一般,他们见到元古,反而止步做辑。    “还有多远”元古看着,这群朝廷官僚,他懒得理会,继续跟随者老太监带着左拐右拐。    经过一处的时候,一阵喧嚣打乱了元古的思绪,发现来到一个巨大的练武广场,巨大的广场有几万平方大小,广场上几万人正在操练着。    “你们这群废物,别以为靠着元太子进入御林军,就以为自己是御林军中的一员了”一道声音喝道,这声音嘹亮无比,语气中带着一股浓浓的轻蔑之意。    “元太子?”    元古本来好奇看着练武场上的上万人马,可是听闻有人说到自己,这样他一时间疑惑不解,暗道,难道大元皇朝还有第二个元太子,怎么感觉到在说自己。    “靠我关系进入御林军,谁啊?”元古疑惑遥看黑压压的练武场。    自从进入转阳秘境后,他的视线可以很清晰看到几百丈外的物品,哪怕那物品的或者的皮肤纹理,他能可见。    可是看到操场上,那被训说的二十来个御林军,他眼中有了一抹熟悉感,就是参见祭坛洗礼的时候,在南门拦截住他的二十人,随后护送进入祭坛广场。    眼前的人马虽然并不像,那被自己斩杀的将领瞿敬,也不是九千岁府人马,只是普通的门卫,看在祭坛当天,他们一路护送自己到祭坛广场,自己祭坛洗礼后,也就大长老说了几句,谁知道这二十人竟然被安排到了御林军内。    “别以为依靠元太子进入我们御林军就厉害了,”    “虽然你们不是九千岁府的人,但九千岁府也对你们不薄,每个月兵粮,也没少给你们发。你们竟然敢私自放过元太子进入祭坛广场,这一条违令,就足够把你们逐出兵籍,你们竟然还有脸进入御林军”    “这倒是尤其,朝廷每年的没月的兵粮,虽然说经过九千岁府的手,发出去,怎么就成了九千岁府的了,听他这意思,这大元皇朝养的兵将,也是九千岁府的了”元古心中暗笑,站在不远处冷看着。    “元太子要不是太子的身份,以他的修为我能一人打残他十个”    仿佛是神识感应到了元古等人的到来,那群人中,带头的一中年将领,男子神情狰狞,一脸煞气说道,他的修为竟然也达到转阳秘境,全身的精气外放,灵压气场很强大。    “看来也是久经沙场的修炼者,这是找茬来了”    元古扭了扭颈项,看来得活动活动筋骨了,且后走了过去,道:“倒是有趣,那你说说怎么个打残法,你确定以你一个人的能暴打元太子吗”    元古这时候走了过去,看着那是二十个将领也认出了他,一脸激动,就要喊出名字的时候,被元古眼神阻住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来练武场干什么,没感到我们再操练吗”中年男子掠过一抹诡异,像似计谋得逞,且后一副正经说道。    这中南男子叫柏彪,乃御林军中副统旗护,虽说不是统领,可是在御林军中也是万户,手中的权威也挺大,以前是九千岁府的提拔上来的,随着九千岁府九千岁被囚禁于宗人府,他一切升迁的后台都被切断,他把一切怨气都规则与如今元太子身上。    柏彪以前一些官僚弟子,从这里经过进去皇朝藏书库查阅秘笈,过来练武场修炼的时候,不管什么人都得放下身份,哪怕眼前的元太子也要,听到元古直接的话语,让他感觉到很不爽,露出了煞气,想给这元太子一点教训。    “柏统旗的意思就是打残你的双腿,再挑断筋骨”一名年轻,可能并没有见过元古,他穿着御林军服饰,语气奉承看着柏彪,又指着元古说道。    “这家伙在作死,难道他不知道眼前年轻人的身份吗”二十名将领中,幸灾乐祸看着那年轻将领。    “我们可不会管你是哪管世家或者是官僚氏族子弟,我们御林军有自己的规则,趁着我们还没有生气的时候赶紧滚!”年轻男子叫长孙冠涛。    长孙冠涛修为达到了淬灵八重后期,在御林军中修为也算是中上,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中想到也许的那个官僚子弟,跟随父亲上朝,跑过来逛,也不足以为奇,但是眼前的年轻男子给他感觉到了一股桀骜,他感觉到很不爽。    “滚,那怎么个滚法!”元古听闻后,冷笑道,不停地询问道,一脸无百害的神情。    “找死!”长孙冠涛像是被激怒了,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不知好歹,他心中大怒大手一探,向着元古的脖子抓去,想给这年轻人一点教训。    长孙冠涛打手探出的一刹那,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周围的灵气作乱,向着元古扑去。    见状,元古身影也不多比,在原地一个腰侧,而那年轻人的直接扑空,不过空气中留下浓郁的灵气抓痕轨迹。    长孙冠涛诧异眼前年轻人不简单。    这时候元古有所动作了,远古后脚扎地,如同扎根一般,眼神中露出笑意,缓缓太抬起拳头,一道灵气能量突兀轰鸣,袭向长孙冠涛,瞬息出现在出现在长孙冠涛面前。    砰!长孙冠涛眼瞳急速收缩,惊骇不易,完全来不及反应,瞬间给轰飞,而身体在地面拖着一道长长的沟壑。    除了那个叫柏彪的副统旗外,在场所有人,不由吸了一口气。    “长孙冠涛不是淬灵秘境八重后期吗,竟然被眼前年轻人轻易击退”惊讶的声音在练武场响起。    “这元太子修为竟然再次突破了”二十名城南门护卫将领,看到像个十几天后,着元太子修为竟然再次突破了,而且那股劲道,让他们惊讶不已。    一拳过后,元古脚一跺地,身影消失在原地,并不追袭,反而是出现在上空,一脚抡起,向着旁边的叫柏彪的副统旗砸去。    “大胆,你想找死吗”柏彪神情怒震。    他这么多年来,身为御林军的高层,第一次竟然有人挑衅自己,心中的大怒的时候,也想到给自己手下立个威,慌忙之中背后一道能量浮现,一巨大的盾牌出现,盾灵上面出现一尊虎兽头像争鸣,发出嘶吼,与元古格挡碰撞。    “千万别出事”不远处费青看到这情况,脸色不由大变,本来是简单的带路,结果经过这里竟然出现出现这么一闹,本来想提醒那副统旗,可是那柏彪已经动怒了,这人在御林军中也是突破转阳秘境的高手,出名的心狠手辣。    轰!    脚盾相交,练武场石块碎片迸射,荡然其一阵能量波动烟雾,元古还有柏彪,都各自震退了十几步。    “好坚硬的盾甲战灵···”元古惊诧,第一次感觉腿部发麻。    他一腿的力道达到了淬灵秘境九重后期的力度,将近十万牛斤力道,可是眼前的御林军副统旗,竟然也只是后退了十几步和自己相差不大,看来自己小看了小觑了别人,对自己也过于膨胀,心中也不由警惕了起来。    “这元太子修为明显是淬灵秘境九重,为何力道如此霸道”,柏彪心中暗道,神情也是剧震。    “再来!”    被轰退,对柏彪来说,简直是启齿羞辱,而且在这么多人面前,尤其是被一个修为低于自己的年轻人,他身影也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元古上头,巨大而厚实的盾灵,上面那头虎兽,如同活了过来,自那战灵盾中脱离而出,巨大的大抓,扑向元古胸痛。    元古警惕,刚才那副统旗柏彪消失的一刹那,他就做好了准备,待看到那灵盾中脱颖而出的虎兽,虎啸四方的时候,大爪扑抓而来那一霎。    元古他动了,脚步一绕,一侧身,抱着那巨大虎爪,然后来了一个背摔,把他摔翻在地,且后强猛的拳头,一连几拳轰在那虎兽战灵胸膛。    嘭嘭嘭!    轰响在练武场传荡,仿佛轰在一群围观的御林军心脏中。    柏彪那虎兽战灵随即瓦解,慌神间柏彪也被元古抱起着腰部举起,且后来了个狠摔,被摔砸在地,一连咳血。    被摔砸在地的柏彪,连忙不顾身体的剧痛,翻身暴退。    “你··”副统旗柏彪,一脸震撼。    “你什么你,还没结束呢”元古说道,两人分开后,都不敢怠慢,元古看着那副统旗未起身,又掠了过去。    不过在半途中,那副统旗柏彪,速度和反应也不慢,对着元古轰砸出战灵盾。    “砰!”    元古被阻挡,拳头再次和盾灵相碰,且后都止步    元古心中叹道,姜还是老的辣,看来这副统旗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次大一过后,谨慎了起来。    元古冷笑,看来的对方不上当了,得动真格了,他随即把全身的灵气都释放了出来,手中的金桐柱呼啸而出,一脸三杆,而灵气缠绕,其中混杂这汝白色的能量,典型进入转阳秘境灵气特征。    “什么,这年轻人竟然是转阳秘境”    上万人,无不惊叹,有人知道元太子的身份,也有人不知道。    “不可能,年轻人一辈中,除了护国府的张滢真是转阳秘境,为什么有多处了一个人”    “这元太子,迈进转阳秘境”那二十名南城门护卫,眼神中震撼的同时感觉到这元太子的妖孽。    “转阳秘境!”老太监费青也呆若木柱。    “崩山诀”    “贯穿拳”    “封天三式”    “苍茫一束”    “方寸量重”    “···”    半时辰后    在御林军将领惊骇中,他们看到自己副统旗柏彪,身体如同同离弦箭支般被来回抡飞,且后轰然倒地,最终的鲜血溃散而来,地面也是染红了一片。    且后晕死过去。  他们神情颤动,眼前的年轻人,仿佛就在那这副统旗当磨炼石,在磨砺武技,更让他们震撼的是,这元太子就竟然突破了转阳秘境。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