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八十九章 子篇鲲鱼

第八十九章 子篇鲲鱼

3208 2017-12-29 15:38:07
学士府,东苑。    一个堂皇敞亮的走廊大院。    大院周围的都勾画着源文,铭刻着战灵,散发着俯视万物的气息,一种万灵气势,周围的一间间房间,各种装饰简陋,但很讲究,一个个学生在院子书桌边,翻看这铭文经文。    “周公子”张滢真做辑说道    “以笔蘸灵墨,勾墨引纹,笔纸墨砚,这四者是战灵师必备,必不可方的东西”    “另外你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一支合适自己的笔,战灵师手中的笔,就如同修行者手中的灵器,其的品质关乎着战灵师勾画铭文的成效还有失败。    “而作为战灵师,除了必备的四样外,但是还得了解这战灵师的境界知识”男子声音儒雅,散发一股禅意,一举一动,时而优雅,时如同静水。    “战灵师境界分为、介、战、胄、源、涅境,等等起目前所知道的七个大境界,每个境界有大大小小的等阶,而上古时期远不止如此,考虑到你们现在连入门的介境一介都没有踏入,所以今天就是给你讲解如何踏入这入门”    “现在先一步一步来,我先说战灵师的铭文” “铭文是除了可以用于铭牌炼制,还可以铭刻于修行者的灵器之中,其中起着加持等等作用” “另外就是说说什么事铭文纸张,而你们书桌上,现在练习的只是普通的兽皮纸,只能勾画,但并不能封存其中铭文以用,只有特殊的铭文纸张,才可铭文封印保存。”   ···  “接下来给你们讲解一下铭文,所谓的铭文指的是一精神上力,以神寓意,利用灵墨,勾画铭文,引动天地灵气,从而形成铭文。”    “你们桌子上各自有一篇经文,名为‘北冥鲲鹏,子篇鲲鱼’”    “你们第一阶段要做的就是,临摹铭文经文,领悟其中的铭文文意还有作用”男子话语后,大笔蘸灵墨在空气中舞动。    “现在我给你演示一下,本师最近习练的介境三介铭文,北冥鲲鹏,子篇鲲鱼,这是本师最拿手的铭文,同时也是介境铭文中,难求的速度铭文”男子说道,脸上的露出了笑意,意气风发。    他手臂在空中舞动,空气就成了他的纸张成他的画纸,灵墨如同光雨,在空气中挥洒勾画,灵气如同浪花波动起伏,犹如神笔,那铭文,一道道灵气,后化成了,上百道繁杂的铭纹,一笔笔中蕴含这灵气,且后奇妙的在空中勾画相连。    “勾画?”元古盘在在蒲团上,眉头微皱。    眼前的男子,所说的他和理解的有差距,万灵策中,那引源诀差距相差很大,随后想到,他那引源诀是引导万灵根源之气铭刻,而现在的战灵师是靠勾画灵气而成。    “也许就这就是照本画葫芦的意思,纯碎的临摹”元古眉头凝了凝,虽然自己初入此门,可是继承了万灵策这一些记忆碎片传承,本能觉得对方所说的,其中的错误很多。    虽然这种想法,会让人觉得他狂妄,不知所谓,因为几千年的一代代所学相传,这就是正统的战灵师勾画铭文,可是对元古来说,万灵策的记忆传承,让他潜意识的反驳周薄的说法。 一时间两种想法充斥在脑海,且后他理顺了自己想法,心中自言道:“既然自身有灵源之气,又有‘引源诀’他还是考虑选择修炼最原始的铭文,以后出现什么问题,再做考虑”    旋即,元古的神识,进入引灵玉空间内,他想利用这课堂时间来习练那万灵策中,被解封出来的引源诀。    引源诀讲解的是战灵师最基础的‘引’,引源的功法,而并不讲述技巧或者是铭刻,元古站在引灵玉空间祭坛上,翻看着引源诀,领悟‘引’和‘勾画’的区别。    所谓‘引’就是沟通天万灵根源之气,领悟其生灵天赋意志,从而引灵而现,借助其战灵的神通天赋而铭刻。    而‘勾画’只不过是临摹寓意,并不是的真正意义上精髓,直接被他抛之脑外。    领悟了其中的‘引源诀’要义,元古在引灵空间内,手中持着毛笔,引导着上古神猿身上散发而出的源气符文,那灵源之气。    而他铭述的,正是周薄发的介境三介铭文‘北冥鲲鹏,子篇鲲鱼’。    •••    “北冥有鱼,起名为鲲鹏,所谓鲲,其亦为鹏,可化鸟,其速瞬之几千里,其体有遮天之庞,其翼能垂天之云。”    元古回忆中着北冥鲲鹏•子篇鲲鱼中的经文,脑海中突兀出现,那庞然大物的记忆,只让他心神震撼,仿佛这生灵能穿梭万古而现,让人震撼不已,尤其是那俯视众生目光,透过岁月凝视着他,直摄人心魄,那毁灭的气息盘旋在他脑海,如梦似幻,又真实。    很显然,这不合常理,为什么自己脑海中会有鲲鹏的形象,这种生灵自己从未见过,他心中猜想,唯一可能的是万灵策中的记忆碎片随着他的触发关键,而解封。    随着时间的推移,元古在引灵玉空间内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就在他引导那微薄的灵源之气,一阵喧哗让他不由疑惑。    •••    “元太子,醒醒!”一道喝怒,那声音带着严厉的怒喝,将元古从引灵玉空间内拉回。    声音正是来自周薄!    “!”    “你身为太子,不以身作则,本师在讲解你竟然在睡觉,简直是本师多年教导修行中的一败笔!”周薄神色发冷,拿着勾画的灵笔,指着元古气急败坏说道。    元古从领悟中苏醒,剑眸微凝,看着眼前的男子,自知理亏,讪讪的摸了鼻子,站了起来做辑:“周公子息怒!”    元古有点尴尬道歉道,心中也是郁闷至极,发现自己真的不合适这里习练。    “要不是看我张姑娘面子上,我过来暂时授课,你以为你们大元皇朝,真的请的起我们”周薄话语中带着刻薄,果然名如其人:“以你天赋,教导你铭刻铭文,绝对不是我本意,你竟然还不懂得珍惜。”    男子眼神如猛兽,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儒雅,现在变得倨傲无比。 他完全没有把元古身份放眼中,又道:“在边荒不知道多少世家想聘我,我都懒得理会,你以为一个战灵师是谁都能聘请过来讲课的吗”    “以你的天赋,完全如不了你的眼,教导也并非我本意”元古神情一凝,有错在先,可是这周薄话语中的确实难听。    “我勾画的北冥鲲鹏,子篇鲲鱼,你以为谁都能有机会观摩的吗,你们种群大元皇朝废材,自以为有天赋有点精神力,都进来这学士府,我讲述的东西,你们能听得懂,你以为你们真的能勾画出来吗”    周薄带着一脸傲气,这是他作为战灵师的傲气,在边荒哪怕是一些世家,听说自己的是战灵师,也会把他被奉为上座,要不是张姑娘回到这南域,他也不会来到这南蛮之地。    “•••”    “•••”    “哄!”    一时间听闻这周薄的话语,一群人简直炸了锅似的。    一群东苑的修炼者年轻人,所愤怒无比,可是明显不敢表现出来,毕竟随都想踏入这战灵师这修行,虽然有些人精神力,远远达不到修行的要求,可是进来观摩学习,也是一种很难得机会。    “你们不服气吗,谁要是能把我刚才所讲的北冥鲲鹏,子篇鲲鱼的铭文,勾画出来,我马上滚蛋”周薄的脸上露出嗤笑,看着众人。    而一群人被周公子的辱骂,情绪反而上来了,觉得都是这元太子的错,要不是他,也不会引起这事情周公子愤怒。    “!”    元古,眉头不由皱了皱,他直摇头,淡淡说道:“你们这些人被骂,竟然敢怒不敢言,修行之人,连基本的不畏之心都没有,求道求行,求得心通气通,难道你们连这个都不懂吗。”    “•••”    元古的话语,又让一群人,沉默一片。    看着这群人,仿佛这一切都怪罪自己,那眼神带着怨气很重,让他直接无语,且后走道了一处有笔纸墨砚的书桌前,拿起灵笔开始蘸着灵墨。    “你干嘛,有没有听我说道”周薄喝道,看着对方并不理会他,他怒斥道。    他看着元古的举动,且后反嗤笑道:“难道你想把它铭写出来吗,不自量力” “听说你当年是个废物,后来不知道是的到了什么奇遇修为突飞猛进,难道你战灵师方面也有所隐藏天赋,那你试试给我看看,真是不知好歹”    “周公子,你这话语有点过了”张滢真,本来对着周公子有点好感,可是发现他话语中对自己古哥哥的羞辱,不由叱喝道。    “他这是干嘛,他以为他能勾画的出周公子的北冥鲲鹏,子篇鲲鱼吗”一群学士府的弟子,也被他的举动疑惑,且后,冷哧笑道。    “这太子又在干什么”这时候,在东苑门口的两长老,也被你里边的喧嚣引来,在门口看着里边的情况。    “以铭文述意,以意引灵,以灵现世!”元古手持重毛笔,恣肆回忆中记忆中而鲲鹏,快速描写着着铭文。    那挥舞之间,仿佛触动了规则意志。    课堂内那灵气如同汪洋般涌现,那繁杂的铭文奥义也快速,随着他的铭文将近尾笔的时候,那书桌纸面上方,凭空一神鸟的形象呼出,宛如扶摇直上的鲲鹏,一展翅能上九万里,只让周围的弟子,心怀惊叹,一脸不置信。    “以铭文述意,以意引灵!!!”周薄的脸色惊骇,看着眼前的少年,以铭述意的那一刹那,纸面的上的意,竟然能引动灵现。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