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玄门医圣  >  第三章:狗屁专家

第三章:狗屁专家

4570 2017-09-25 11:17:58
康茂集团的董事长许康茂就在病房之中,众人进入病房之后,便是跟着许康茂开始寒暄了起来。 别看专家组的派头在中心医院的医生面前挺大的,但是放在许康茂面前那就不够看了,尤其是张远望,更是不断的阿谀奉承。 而唐浩却始终将注意力放在了病床上的患者之上,病床上的老头骨瘦如柴,整个人蜷缩在了一起,身子不断的抽出。蜷缩,是剧痛的表现。而这一痛就是连续一个礼拜,唐浩不用想就知道,老头现在恐怕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想受这种痛苦。 许康茂看着曾庆林说:“你就是曾国清老先生的孙子?” 曾庆林面有得色的点点头:“正是。” 许康茂顿时变得热切了起来:“既然是曾老先生的孙子,那医术自然不凡,还请你给家父看看,解救家父脱离水火之中,来日必有重谢。” 曾庆林眉头一跳,知道许康茂的重谢那肯定就是真正的重谢了,连忙道:“好说好说。” 此时,蜷缩在病床上的许老先生听见有专家来为自己诊断了,眼中顿时焕发出了一种让人见之动容的希望之色,颤抖着声音说:“救我,请你救我啊。” 唐浩眼中看着这骨瘦如柴的老头说出这番话来,心下一颤,起了恻隐之心。但同时的,心中又得到了一个信息,老头虽然说话颤抖,但却中气十足,从这便可以看得出,他内府之中没有受到伤害。 许康茂闻听父亲的呼救之声,眼睛都红了:“爸,救你来了,有专家来救你了。专家出手,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疼了。” 被说成是专家,曾庆林面色更骄傲了,丝毫不在乎老者痛的死去活来的,脱掉外衣,背着手走到病床前,面无表情的问了老者几个问题。直到摆足了架子,这才说:“我给你把个脉。来,手伸出来。” 老者费力的将手腕伸到床前,然后曾庆林便也不再多说话,扣住老者的脉搏开始诊断了起来。 气氛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曾庆林,而曾庆林的眉头却越皱越深,满眼尽是疑惑之色。 这时,换了一身护士装的李香心溜进了病房,满脸热切的看着唐浩,轻声道:“唐浩,专家组的人太不是东西了,你一定要在医术上战胜他们,让他们挣开狗眼看清楚,你才是真正的神医。今天整个中心医院都受了这些鸟人的欺辱,大家都指望你为我们找回场子呢。” 唐浩转过头去低声道:“没有什么神医不神医的,我只是个大夫罢了。” 这回答如此朦胧,李香心怎肯罢休,气哼哼的说:“我不管,我就是要你治好患者,狠狠的把这些狗屁专家踩在脚下。我不管嘛,谁让他们目中无人,狗眼看人低的,你必须治好患者,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额……” 唐浩摸了摸鼻子,对李香心这苍白无力的威胁有些无可奈何,但还是说道:“先看看吧,如果他们有好的方案,我就不凑热闹了。” 这时,曾庆林收回了手,眉头舒展了开来。 许康茂连忙问道:“曾小先生,家父到底如何了?” 床上的老头也紧张的看着曾庆林,满眼渴求之色。 曾庆林并不急着说话,而是走到衣架旁拿回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了起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曾庆林穿衣服,而许康茂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心道这什么专家啊?简直荒谬至极。 要不是看在曾国清老先生的面子上,有人敢在这里给许康茂摆谱,他早就暴怒了。 病床上的老头也非常痛苦的看着曾庆林穿衣服,又急又紧张,但却不敢说话,不敢催促。 曾庆林穿好衣服后,这才淡淡的说:“没有什么问题,许老先生,你这是癔症。把脉之后,许老先生你身上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受了点风寒,但这是正常的。而你的疼痛,其实是你的幻觉……” 幻觉?癔症? 许康茂都要气笑了,你摆足了架子,耽误这么久的时间,竟然给出这么个蒙骗人的说法?父亲被疼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一个礼拜的时间,瘦了好几十斤,你却说这是幻觉? 病床上的许老先生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叹了口气,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唐浩也有点气愤了,什么狗屁曾国清的孙子?没诊脉之前说是癔症,可以认为他草率了。但把脉之后竟然还说这是癔症,那这就不是草率,而是根本就不懂医。 李定胜显然对这老头也很同情,听闻癔症这个说法,怎能服气?有心要让唐浩出手,让专家组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医术,也想借着唐浩让中心医院扬眉吐气一番,李定胜说: “小唐,你有没有什么看法啊?要不你也给许老先生摸个脉吧。” 此言一出,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唐浩的身上,许康茂疑惑的道:“李院长,这位是?” 李定胜还没来得及介绍唐浩呢,曾庆林就抢先说道:“许董,这就是个无关人等罢了。一个被井底之蛙吹捧起来的所谓神医,呵呵。” 李香心顿时炸了毛,她爷爷被比喻为井底之蛙,她这火爆脾气哪能容忍? 当即跳出来说道:“你这目中无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专家呢?狗屁,治不好的病往癔症上扯,和庸医有什么区别?先不说医术如何,你连医德都没有,谈何医术?” 曾庆林眼前一亮,暗道好漂亮的护士。但现在事关面子,曾庆林却暂且将李香心的容貌抛在一边,冷声说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护士,竟然还怀疑我的职业素养?滚出去,我们在讨论病情,谁允许你进来的?” “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借着祖辈名头出来招摇撞骗的二世祖罢了,还敢在这里撒野?该滚出去的是你吧?” 唐浩脸色一冷,挡在李香心面前说。 李香心心里一暖,看见唐浩挡在自己身前,心里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了,还是头次被这木头保护呢。 曾庆林面色一变:“放肆,我忍你很久了,之前我们专家组讨论开会的时候,你就赖着不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不就是想偷师学艺么?现在竟然还敢跳出来公然指责我的水准?” 张远望也面色不快的对李定胜说:“李院长,我希望立刻有保安进来,将这不知所谓的人驱逐出去。小曾判断的不错,这就是癔症,难道他还能给出不同的说法不成?哗众取宠罢了,你连识人都不会,有点老眼昏花了啊。” 李定胜忍着怒气说:“小唐的医术整个医院都知道,具体情况如何,我们还是等小唐把个脉再说吧。治病这种事情,不能仅靠个人猜测就妄下结论,多一个诊断方案,患者就能多一份机会。” “哈哈哈哈,狂妄!” 曾庆林猖狂的大笑一声,指着唐浩说:“你意思是,他还能给出不同的结论?笑话,我爷爷是曾国清,家传的把脉之术,只是个诊断难道还会走眼不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张主任,你这话有点不对了吧,小唐还没诊脉,你却已经先下了结论。中医的理念便是‘有容乃大’,独断专行可不是医者作风啊。” 张远望大怒,指着李定胜的鼻子说:“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不是医者么?你好大的胆子,怀疑小曾的职业素养不说,竟然连我的医德也开始怀疑了。李定胜,我回去之后立马向上级建议,取消你的中心医院院长资格。” 李定胜先是一惊,然后便索性豁出去了,咬牙切齿的看着张远望正要说什么,却被唐浩拦了下来。 唐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些专家组的人屁本事没有,但打压别人却很有一套。之前的所作所为自己可以忍,但李定胜只是为自己辩驳了一句,这狗屁张主任竟然狠心的要给他穿小鞋? 若是唐浩再忍下去,岂不是成了王八? 当即冷眼看着张远望说:“你很有医德么?” “我……”张远望刚说一个字,唐浩立即又打断道: “你要是很有医德,你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大夏天的却穿高领衬衣,带着一双手套,是在遮掩什么?害怕别人看到你的病情,从而真正的认识到你的人品么?在场的人谁都可以说自己有点品德,至少有点良心。可是唯独你不能这样说,因为那会让我感觉你真的不要脸。” 唐浩语速极快的说道,根本不给张远望任何一点反驳的机会。 而这番话说完,在场人等,包括曾庆林都惊住了。一个个愕然的看着满眼惊惧之色的张远望,心中实在疑惑,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之前大家见他穿高领衬衣,带着双手套,还以为是他出席这种场合,对穿着有点考究呢。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是在遮掩自己身上的疾病啊。 那到底是什么病啊?他为何如此遮遮掩掩?为什么遮的都这么严实了,却还是被唐浩一眼就看了出来? “你……胡说,放肆,你无知。”张远望后退几步,喘着粗气,脸红脖子粗的喝道。 然而他现在这番举动,放在众人的眼里,却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模样了。 许康茂有些骇然的看着之前一直没注意到的唐浩,若有所思了起来。 唐浩哈哈大笑:“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张主任是吧?看来你连最后一点面子都不想要了,是不是等我把你的病症全都说出来,说给大家听你才甘心啊?呵呵,大言不惭还想给李院长穿小鞋?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病说出来,你等不到回省人院,就能接到免职书?” 张远望大惊失色,又惊又怒,浑身发抖,但是却狠狠的哼了一声,再也没敢说话了。 他的惊骇,远比在场之中的任何人还要深。心中已经了然,这唐浩恐怕真的是个神医。自己这病被遮掩的相当严密,省上多少名医都看不出来,却被唐浩一眼就给看穿了。这分明是懂得望气之术啊。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第一望,是比把脉还要难得多的学问啊。 就连曾国清,都只是给自己把了脉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病症,曾国清都一眼看不出来啊。 心中一悚,难道这唐浩的医术比曾国清还要高明? 全场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嚣张不可一世的曾庆林也哑火了。从小接触中医的他,比大多数专家更明白,一眼看穿别人的病情,连诊脉都不需要,这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病房里的争吵声,吸引了很多中心医院的患者,还有医护人员。大家围在门口,一个个眼睛亮闪闪的往屋里看去,心中越发的佩服唐浩了。 许康茂看着唐浩,急忙问道:“李院长,这位是?” 李定胜当即便将唐浩介绍了一番,并且说出了唐浩曾经的功绩。 许康茂一挑眉,心道自己还真是看走眼了,真正的神医在这里啊。 “唐先生,真是冒昧了,敢问你对家父的病症有什么看法呢?” 唐浩淡淡的道:“看法已经有了一点了,但若要确诊,我需要把个脉确定一下。” 许康茂眼前一亮:“唐先生快请。” “不用了吧。” 曾庆林忽然出声:“我都已经把过脉了,许老先生没什么问题,就不需要别人再把脉了吧?我对自己的诊脉手段还是很有自信的。” 许康茂笑道:“无妨无妨,还是请唐先生再试试吧,稳妥一些。” 曾庆林气的冷哼一声,心道:好,你要让他把脉,那就让他弄吧。我倒不信他还能看出一朵花来? 虽然曾庆林已经承认了唐浩绝对有两把刷子,但是却并不认为他能对许老先生的病情,说出不一样的看法。因为他身体根本什么毛病都没有,除了癔症,基本不做第二假想。 许老先生虽然痛苦不堪,可却是个年老成精的人物。唐浩一口说穿张远望的情况,让张远望这会儿还脸色煞白的靠在墙角惊魂未定呢,显然比在场这些专家高出不止一个层次。 相当配合的伸出手来:“这位小哥,劳驾了。” 唐浩温和的笑了笑,抓住许老头的脉搏:“无妨,我是一个大夫,治病救人本就是职责所在。” 许老头见他这般说话,心里顿时生出了无限好感。同样是大夫,一个傲慢无礼,仗着自己有点传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而另一个一身真本事,却不显山不露水,谦逊有加,颇有医德。不说医术了,光着品德就高出专家组这些人不止一层两层。 众人都静静的看着唐浩,而唐浩初时皱起的眉头,这会儿也舒展了开来,眼里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收回了手。 许康茂急声问道:“唐先生,如何了?” 这时,曾庆林不屑的插嘴道:“还能如何?我都说了是癔症,你还不信了……” 唐浩没有理会他,摇摇头轻声道:“不是癔症。” “哈哈哈哈,笑话,不是癔症是什么?你不就是想说出不同的看法,来显示自己比我厉害点么?至于这样哗众取宠么?若这真不是癔症,我当场拜你为师。简直是可笑。” 曾庆林不屑的嗤笑一声。 唐浩淡淡的道:“我不收徒弟。” “你……”曾庆林大怒。 唐浩却再也没搭理他,转而问道:“许老先生,一个礼拜前是不是去南方旅游过啊?” 蜷缩着身子的许老头闻言,当即一个猛子坐了起来,一脸见鬼的神色看着唐浩:“你……你怎么知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