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玄门医圣  >  第二十二章 局长的儿子

第二十二章 局长的儿子

3501 2017-10-09 15:58:37
徐局长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到少年的发挥,直至弹完最后一个音符,意味深长的长呼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徐局长:“啊……啊爸,阿爸。” 原来是徐局长的儿子,徐毅。 徐毅转过头来,依然歪着头,缩着脖子,身形稍有佝偻。 “小毅,到爸爸这来。”徐局长张开双臂,一改往日的严肃,眼神中满是心疼与慈爱,徐毅一眼用不太流利的话语一直叫着爸爸,一边慢慢朝徐局长走来,徐局长霎时间就红了眼眶,从眼角流出了几滴眼泪。 “啊爸……”徐毅看到徐局长哭了,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走到在门口张开双臂迎接他的爸爸。走到徐局长面前用手帮徐局长擦干了眼泪。 “爸……爸,不,不要哭,小毅,小毅听话。”徐毅帮自己的爸爸擦干眼泪,紧紧的抱着徐局长。 “小毅啊,爸爸没哭,爸爸是喜极而泣,太高兴了,知道爸爸为什么这么高兴吗?”徐局长抱着徐毅轻轻地拍着徐毅的后背。 “啊……阿爸找到,妈妈了。”徐毅激动地放开跟自己紧紧抱着的徐局长,双眼如获至宝的瞪大,看着徐局长。 “不对,小毅再猜。”徐局长双手抱着小毅的胳膊,又抬起手来轻轻的从前往后的摸了摸徐毅的头。 “阿爸,发财了?”因为小时候的一场高烧导致了徐毅长达十二年的脑瘫,面部很难做出表情,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是在跟徐局长开玩笑。 “哈哈,咱们小毅还知道调侃爸爸了。你猜的都不对,爸爸啊,给你找到了一位神医,说不定能治好小毅呢。”徐局长破涕而笑。 “好,好……”徐毅听到徐局长这么说开心的拍了拍手。 简单的吃过夜宵,徐局长抱着徐毅在徐毅的房间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徐局长梦到唐浩来给徐毅治病,病没治好,徐毅像疯了一样拿着厨房的菜刀像徐局长砍去。徐局长满头冷汗一下子惊醒,看了看旁边的徐毅,一张俊秀的脸,静静的睡在徐局长的旁边。 “原来是做梦,唉!”天已经蒙蒙亮,徐局长轻轻的抽出徐毅枕着的胳膊,轻手轻脚的走出徐毅的房间来到厨房给徐毅准备早饭。 …… 做好早饭徐局长洗漱完,穿好便装,在镜子面前审视着自己,稍作整理。徐局长出门拨通唐浩的电话:“喂,是唐浩吗?我是徐得志,榕城公安局的局长。怎么样中午有空出来吃饭吗?有点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 “是您啊,中午有时间,下班我跟您联系。”唐浩思考了片刻,现在找他的肯定是治病救人的事,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徐局长说完挂断电话。 …… 天空中高高挂着的太阳时不时的被调皮的云彩遮住,时至正午。 唐浩跟李香心讲清情况开着李香心的车,刚上车准备给徐局长打电话,唐浩的手机先响了,是徐局长。 “喂,唐浩,方便的话,直接来我家吧!朝阳国际小区,到了打电话。”徐局长语气中好像多了一丝急不可待的心情。 “徐局长有什么要紧的事吗?我马上过去。”唐浩疑问道。 “你到了以后我跟您详说。”徐局长说完挂了电话。 唐浩感觉到徐局长语气中有一些着急,还隐隐感受到了一丝担心。唐浩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按照导航的指引来到了朝阳国际小区。 来到28号楼二楼,按响了门铃。 徐局长眼中的红血丝告诉唐浩,徐局长昨晚定是没睡好。 来到屋内,唐浩发现徐局长家中意外的冷清,甚至除了徐局长跟一个被绑在椅子上浑身抽搐的少年没有其他的人。 唐浩看到被绑在椅子上抽搐哭泣的少年,二话没说直接走过去解开徐毅身上的绳子,徐毅没了绳子绑着,唐浩还没来得及扶他,徐毅一边剧烈的抽搐着,满脸泪水,鼻涕,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唐浩立马把徐毅抱起,放在沙发上束缚着他的双手,紧紧抱着他,直到徐毅停止抽搐。 “你怎么能把他绑起来,这样对孩子的心理伤害多大,难道徐局长您不知道?”此时唐浩顾不得对方是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语气中满是气氛,不理解。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病,开始的时候我跟你一样,后来越来越频繁,有一次发病他紧紧的咬住我的胳膊,不得已他在发病的时候我就想出了这个办法。”徐局长撸起袖子指着还发黑的牙印无奈又心疼的说。 唐浩看着停止抽搐的徐毅问:“他的妈妈呢?” “徐毅三岁的时候,感冒发起了高烧,那天我正好有一个棘手的案子在办,他的妈妈,也在外面喝酒应酬,等我们回到家以后,小毅已经晕倒在客厅,那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刚刚过完生日我送她的玩具汽车。”徐局长突然老泪纵横,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跑了好多家医院,小毅他终于有了意识,退了烧,可从那以后,小毅……小毅他就变得无感反应迟钝,也不叫爸爸妈妈了,经常会躺在婴儿车里轻微的抽搐,我们又去了医院才发现原来小毅那场高烧因为没有及时的治疗,小毅,小……小毅他患上了脑瘫。”徐局长说完擦了擦脸上满脸的泪水继续说:“小毅的妈妈得知小毅患上脑瘫后的第二天就不见了踪影,就连我多年的积蓄也带走了一大半。” 徐局长说完,徐毅步履艰难的走到他面前,给徐局长擦着眼泪:“对,对不起,爸爸,我错了,你不要哭,哭了。” 眼前的这一幕让唐浩也湿了眼眶酸了鼻子,既然是这样的情况那徐毅从小的治疗,康复训练一定没有跟上,怪不得会越来越严重,唐浩想到这轻轻的叹了口气。 脑瘫本来就不好治愈,又加上徐毅又是这样一种情况,唐浩双眼走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医宗金鉴》记载,五迟之症,齿不生候,数岁不能生候、头发不生候、四五岁不能语候,指的就是脑瘫之症,这种病的起因,是父母气血虚弱,先天有亏,生下的孩儿筋骨软弱、行步艰难、齿不速长,坐不能稳,要皆肝肾气不足之故……但徐毅却是有所不同,像他这种幼年脑瘫的孩子,除了智力发育迟缓之外,通常伴随着身体发育不良,萎缩等症状。 这种病通常是很难治的,毕竟年龄越大,肾气禀赋稳固,就算补益肾气,先天之缺却无法补足。可徐毅的病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一场高烧导致,除了大脑有点问题,说话不利索之外,身体的发育倒是一切正常,也就是说,他的先天并不亏虚,只是外邪侵神,使得神气紊乱……这样的话,只要让徐毅的大脑恢复正常就可以了,虽然难度也很大,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唐浩记起了自己曾经看到的一本古医术,上面有一种丹药对神气紊乱,灵识不明有神效,但这丹药的药方十分珍贵,里面有几种药材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徐局长,我知道一个法子可能会对小毅的病症有效,只是里面的药材十分稀缺难寻,凭我个人的能力,可能不太好配制,如果你能找到我需要的药材的话,我倒是可以试试。” 徐局长大喜过望,十分激动的说道:“唐浩!你说的是真的?你放心,只要真的有办法,就算寻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那些药。” 唐浩点点头,道:“那这样吧,我把药材方子写下来给你,里面有些药物虽然珍贵,但靠金钱还是能买的,至于特别稀缺的那几种,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吧。” “还有,徐毅这种情况,徐局长您最好请一个私人医生,进行一些综合康复治疗,像语言,运动方面方面,平衡能力与协调性这些,平常多余他沟通,多带他出去散步等都有利于徐毅的病情,这样在寻找药材的这段时间对徐毅的病情也是有所帮助的。” “对了,徐毅平常的饮食要清淡,不要随便吃一些快餐应付了事,最好能每天保持少糖,低脂,低色素,尽量吃一些富含蛋白质、亚油酸及维生素的清淡食物。如果徐局长您平常没时间,我建议您请一个保姆。就这样,我回去研究一下药方发给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徐局长!”天色已晚,唐浩叮嘱完徐局长准备回程。 “小毅跟叔叔再见,你唐叔叔会常来看你的。”徐局长见唐浩要走,让小毅跟唐浩告别。 刚刚唐浩帮徐毅解开绳子,又紧紧的抱着他,徐毅知道唐浩不是坏叔叔,是昨天徐局长跟让他说的神医,徐毅蹒跚着到了唐浩面前用唐浩刚刚抱他的方式紧紧抱住唐浩跟唐浩告别。 唐浩回到家,开始研究药材,其中有一味比较重要的药材之一就是白花蛇。 白花蛇是蝮蛇科动物尖吻蝮也就是五步蛇的干燥全体,市面上许多店面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用小白花蛇滥竽充数的,小白花蛇与正统的白花蛇作用差不多可药效确差着十万八千里。 一连几日的大晴天,现已是十月底,天气渐渐变凉,街上的人们纷纷换上了秋装,街边树上绿油油的树叶被秋风吹成了金黄,随着秋风远去。 一直待在后勤的实习科长曾小林一刻也没清闲下来,每天谋算着陷害唐浩,上次揍唐浩失手,让曾小林落选的气憋到了现在,看着唐浩每天意气风发的在自己面前,曾小林没有一天是过得高兴的。 曾小林的中医科主任被抢,唐浩每天不仅工作顺心,就连李香心这个大美女也每天围着唐浩转,每每看到同事们见到唐浩都嘘寒问暖而见到他曾小林就只是简单的打个招呼,有的甚至连招呼都不打,曾小林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走到医院大门口,曾小林看到在医院门口的乞丐心想:唐浩每天都去给那个乞丐送吃的送喝的,是不是那个乞丐有什么秘密法宝,上次请那几个小混混去揍唐浩,那几个小混混说唐浩有能迅速愈合的能力,难道说那个乞丐为了感激唐浩送给他的什么神奇的东西? 曾小林一边想着,一遍像乞丐走去。 乞丐看到曾小林朝他走过去,本来盯着医院看的眼睛微微闭起。 “喂,老头。”曾小林扔给乞丐一大袋子面包。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