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玄门医圣  >  第四章:什么叫神医

第四章:什么叫神医

2551 2017-09-25 11:18:04
许康茂也变了脸色,这真的假的?把脉连我父亲出去旅游过都知道? 许老头再也坐不住了,惊恐的看着唐浩,呐呐的不敢说话。背后汗毛都立起来了。 在场所有人看见两父子这幅表情,也都是心里大惊失色,什么?把个脉竟然连人家出去旅游过都能诊断出来?这是什么手段? 曾庆林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种手段他都没有听说过啊,简直是神奇的有些不可思议了。 唐浩继续问道:“在外地得了感冒,治不好。回来之后,感冒自己就好了,但是过了两天,你就得了这个怪病?” 许老头眼中神光一闪:“对,你说的全对,你怎么知道的?” 曾庆林插嘴道:“你这招摇撞骗的骗子,一定是之前跟踪过许老先生的。你刻意调查他的行踪,现在跑来装神棍。说不定许老先生的疼痛,就是你下的毒手呢。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其心可诛啊。” 曾庆林想不通把脉为什么连别人什么时候出去过都能知道,他自己也会把脉,但他想都没想过能通过把脉得出这些信息来。所以就断定了唐浩一定是在自导自演,今天被唐浩抢了风头,专家组的威严也被扫地,他自然是要站出来揭穿唐浩的。 “你不要胡说,唐小哥一直都在榕城,根本没有去调查许老先生的踪迹。”李定胜急忙出声。心里暗悚,这下玩笑可开大咯,小唐可是自己引荐过来的啊,要是他有什么问题,自己也难逃其咎。 哎呀,这小唐也真是的,你干嘛要去调查许老爷子的行踪啊。连李定胜这会儿都开始认为,唐浩真的调查了许老头的行踪了。 “谁胡说谁心里有数,要不是专门调查过,他怎么会知道许老爷子的行踪呢?他是否怀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关于这点,许先生一定要明察啊,千万不要被奸人所害。”曾庆林严词厉色的说。 许家两父子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唐浩,想要听听他的解释。 唐浩笑了笑:“许老爷子,从你的脉象来看,你是北方人的干燥火旺体质,证明你就是在北方土生土养的人。但你的体内却有一股非常重的湿寒,这湿寒并不是陈年老寒。而南方潮湿,所以我断定你是前不久去过南方的。” “这段时间正值夏季,但你却感染了湿寒。这便是水土不服,然后导致你的身体免疫力急剧下降,被寒邪所侵。寒邪侵入之后,你便有了感冒,这感冒在南方是治不好的,只有回到家乡自己就好了。可是你年龄大了,这股湿寒就淤积在了你的体内。” “你回到了家乡,表症是好了,但那湿寒却走进了气血。这便是你得上这怪病的原因和根基所在。”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众人都是一愣,原来是这样啊。接着便倒吸一口冷气,同样是把脉,那曾庆林只得出个癔症的结论,而唐浩却将把脉运用的出神入化,竟然连这些东西都知道! 曾庆林闻言,顿时憋红了脸,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跳梁小丑一般。闷闷的退到一边去,不敢说话了。 李定胜也松了一口气,这小唐,简直是的,看个病还要一波三折。不过这简直神了,光从脉象,竟然能分析出这么多的事情。 难怪诊断了这么久都诊断不出来病因呢,感情是这老头得病的经历实在太过曲折啊。不过这也说明唐浩的不一般,普通的医生哪能有这么厉害的功夫,哪能分析的出这种病因呢? 先是水土不服,破开了他的免疫系统,然后寒邪入侵让他感冒,进一步消弱了他的免疫系统。回来之后感冒好了,但是却因为上了年纪,那湿寒之气越走越深,进了气血之中。原来病因是这样,可是……他为什么会全身疼痛呢? 李定胜疑惑的想到。 “那我这到底是什么病啊?”许老先生费力的说出这番话来。 顿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唐浩,那曾庆林更是紧张的看着他。 唐浩淡然道:“你这病叫做‘周痹’,周痹者极于全身,为风寒湿邪乘虚侵入血脉、肌肉所致。因气虚,风寒湿三邪所侵,故周身至痛麻木。我给你开了一副‘蠲痹汤’,专门是治周痹的,喝下去之后应该当场便能见效了。” “周痹?” 疑惑声此起彼伏,显然大家都没有听说过这个病名。 曾庆林也满是疑惑,根本就对这个病名没有任何印象,刚想说唐浩是不是胡乱编了个病名呢,却听张远望呢喃自语道: “原来是周痹,对嘛,难怪谁都检查不出病因呢,原来这是周痹啊。” 闻听张远望这话,曾庆林顿时又把话憋了回去,暗道幸亏自己没有说怀疑的话,不然就丢人了。 许康茂走到唐浩跟前,抱了抱拳:“还请唐先生给个药方。” “羌活一钱、独活一钱……” 接着,唐浩便念出了几味药材,自然有人录,然后飞快的跑到楼下药方去抓药煎药。 这时,专家组的另一个白头发大夫却冷笑出声:“既然你说的病情这么复杂,可你开的这个药方也太草率了吧?才五味药?” 唐浩眉头大皱,有些不耐烦的说: “药不在多,能治病就成,我的宗旨是治病,并不是卖药,和你的工作性质恐怕不一样。遇到病人,你首先可能想的是把你脑海中能想到的,只要和这病挂点勾的药全开出去,但我想到的只是治病。” 那白发专家面色一变:“哼,胡言乱语。我倒要看看你这吹出去的牛怎么收回来?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一副药就能见效,我当了二十多年大夫,我都不敢这样说。” 唐浩依旧微笑着回道:“然而你算哪根葱?” “你……”白发专家大怒,看了看张远望和曾庆林都没说话,都哑了火,自己孤立无援,顿时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唐浩笑了笑:“趁着药还未煎好,你老这疼痛恐怕难以忍耐片刻吧?上衣脱了,我先给你扎个针灸舒缓一下。” “那敢情好。”许老头笑着连忙脱掉上衣趴在床上。 唐浩从兜里掏出一个布袋,抖了开来,却见其中全是形状各异的银针。右手一抹,两根针便出现在指尖,看也不看的就分别扎进了许老头的两个穴位之中。竟然是一次扎两针。 曾庆林倒吸一口凉气,颤抖着声音说:“这……这是两段手。” 唐浩一挑眉:“看来你挂在嘴边的爷爷,想来也是个人物。你倒是还有点见识。” 曾庆林哼了一声,假意表现出一副不屑的神色,可心中却开始忌惮了起来。这小子连两段手都会,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没听说哪位国手有这么年轻的弟子啊,竟然会两段手? 片刻,已经施针完毕,而那原本疼痛的浑身出冷汗的许老头,竟然面色舒缓的呻吟了一声。这声音虽小,但在众人耳中无异于炸雷。 “这,见效了?” 众人情不自禁的惊呼了一声。 “舒坦啊!” 许老头砸吧着嘴说:“康茂,这小哥如此神乎其技,你怎么没早点找到嘛。都是你这不孝子,活该让老子受一个多礼拜的罪呀。” “我……这,爸。” 许康茂无言以对。 没一会儿,一个小护士端着一碗药汤便走了进来:“药煎好了。” 许老头已经取了针灸,端起药碗,想也不想的就喝了下去。 众人看着许老头喝药,顿时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了。唐浩的方案对不对,这一碗药下去,就得见真章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