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玄门医圣  >  第十六章 醒来

第十六章 醒来

3007 2017-09-30 23:10:01
老中医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见过的各种病比吃的饭都多,他之所以只做了紧急措施,没有进行下一步是因为他知道有一种办法能够救活韩市长,这个办法只有一个早已消失的老头会,但是今天唐浩用的就是那个办法。 “莫非……”老中医缕着花白的胡子欲言又止,瞬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唐浩擦着不断从韩市长胸部渗出的黑色的血,房间内无比安静。 砰砰……砰砰…… 房间里死气沉沉,房间里七八个人紧张的心跳好像谱成了贝多芬的《悲伤》。 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的渗血,唐浩也擦了半个多小时。 韩市长双眼紧闭,手臂努力的向外伸,好像在要什么东西。 “水……”一个沙哑无力的声音,像种子要奋力冲破土壤一般用力发声。 “醒了。”唐浩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终于在韩市长的声音中掉回肚子里去。 “老公,你睁开眼看看我。”韩太太拿着水坐在韩市长身边。 “爸,爸你怎么样了?!”韩店走到另一边轻轻地扶着韩市长。 韩市长脉搏平稳,呼吸还不太顺畅,还是紧紧闭着双眼,胸部渗的血也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唐浩,我爸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只恢复了心跳,呼吸还是这么弱,而且我爸为什么还不睁开眼睛,不会……” 韩店急不及待,局促不安的看着唐浩。 “放心,接下来的一周我每天都会来给韩市长针灸,而且他的胸部会一直处于出血的状态,准备一些医用纱布,最好能有个人及时的给韩市长清理出血的地方,以免结痂。而且之前吃的药就不要再吃了。我回去给你们把药配好,需要调膏方让韩市长长期服用”唐浩边说边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 韩市长一家,看到韩市长还没醒,其实是不想让唐浩走的,只是唐浩说要回去准备药材,不得不让他回去。只有韩店拖着沉重的心情把唐浩送到门口,看到唐浩驾车走远才回到了韩市长的身边,凝重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 此时已是晴空万里,地上的树叶,积水,以及随狂风乱舞的衣服,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预示着刚才的闹剧已经结束,狂风暴雨后的空气格外的干净、清新。 简单的长方形书桌,摆满了医书和满地的纸团。 “到底是哪一味药?!”唐浩眉头紧锁,思虑着在脑海里把所有药材都过了一遍。 “冰片、地西泮、牛黄,苏合香。”就差一味药,到底是什么唐浩想破了脑子也没想出来。 一旁的李香心帮不上什么忙,就在一旁吃着木瓜,斜躺在沙发上看某某宫斗剧。 “太医,快宣太医。”剧中娘娘喜得龙子不到两个月,就被皇后下了黑手 。“启禀皇上,臣想知道这娘娘宫中,是否有含有麝香的物件儿……”剧中的太医九十度鞠躬说着。 啪…… 李香心看的正起劲,唐浩突然一拍桌子自言自语道:“对,麝香,就是他,不过韩市长这种情况必须要用刚取的麝香才行。”自顾说完,唐浩打开了他的电脑打开搜索引擎在搜索框中输入“麝香”二字点击搜索,各种关于麝香的词条。 唐浩点开麝香产地:“麝香系生活于中国西南,西北部高原和北印度,尼泊尔,西伯利亚寒冷地带的雄麝鹿的生殖腺分泌物。”唐浩没多想起身去卧室收拾衣物,李香心看到唐浩去了卧室也随之跟了过来。 “唐浩,你要干嘛啊?要去哪,准备药材需要去很远的地方吗?”李香心一脸疑惑的看着唐浩收拾衣服,关切的询问着。 唐浩回头看了一眼李香心,又继续收拾了起来。一边收拾一边对李香心说:“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你就在家呆着,哪里也不要去,乖乖等我回来,一会儿我要去一趟韩市长家。” “你要去哪里,去干吗,韩市长家不是明天才要去的吗?”李香心听到唐浩让他呆在家,自己出去,心中更是郁闷。 唐浩收拾完衣物,不顾天色已晚,立马出发去韩市长家,李香心放下手中还没吃完的木瓜,穿好鞋子小跑跟上了唐浩,唐浩看见李香心小跑过来,耐人寻味的看了看李香心。 “上车。”唐浩温柔中带点沉重的对李香心说。 …… 嗡…… 随着一声轰鸣和因为发动机一下子变热排出的尾气,飞速的行驶在还没来得及打扫满地树叶的柏油路上。 车内的李香心从上车就一直若有所思的盯着唐浩看,像是这一秒不看着她下一秒就要消失了一样。 到了韩市长家,停下车唐浩和李香心径直走到别墅门口,按下了门铃,这次来开门的是韩太太。 “来了,老韩还是老样子,胸口不断往外渗血,昏迷不醒。”还没等进门韩太太就开始对唐浩诉苦。 接着把唐浩跟李香心请进屋里。 “韩太太,请问上次在这里的那个六十出头的老中医在吗?”刚进客厅唐浩也着急的找哪位老中医。 “哦,他在老韩卧室,我带你去找他。”韩太太带着两人进了卧室,老中医正在给韩市长擦拭胸部渗出的发黑的血。 唐浩走到老中医身边,对他说;“这几天先麻烦你替我照顾韩市长,我准备的膏方里面还缺一味非常重要的药材……” “是麝香?”唐浩还没说完就被老中医的话打断。 “对,是麝香,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唐浩知道他这种治疗方法已经不多见,没想到这个老中医竟然知道?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这种治疗方法,速度慢风险又大,不过一旦成功会完全治愈患者,具体的膏方我不是很清楚但却知道,这膏方要是少了麝香就像炒菜不放菜只放了调味品一样,毫无用处。”老中医见唐浩一脸疑惑,慢慢解释道。 “麝香药店都有卖,你既然要远行肯定是知道要用刚取出来的麝香才行,那你知道要找多大年龄的雄麝鹿取吗?”老中医神秘而又担忧的表情让唐浩一头雾水。 “还需要年龄?”唐浩不解的问道。 “韩市长的情况你应该是很清楚的,一般年龄的雄麝鹿药性对老市长的病情根本起不到作用。”老中医一本正经的说。 “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我很着急。”唐浩丝毫不想耽误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正值壮年,精力最充沛的时候,这时候的雄麝鹿生殖腺是最活跃,分泌的麝香也是质量最高的时候。”看见唐浩不耐烦的表情,老中医也不敢说废话。 “运气好再过几个小时雾霾散尽就可以走,运气好恐怕要等到下午了。”李香心对唐浩说。 没办法,天气又不是人说变就能变回来的,唐浩只能跟李香心坐在候机大厅等着,着急也没用,只能祈求老天赶紧雾霾散尽。 此时唐浩又分别看到了那个“时尚”阿姨跟那个女孩,两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像是松了一口气。一前一后想唐浩走来,坐在了唐浩和李香心的旁边。 唐浩坐在座位上喝着咖啡,用手机搜索着关于麝香的事情,李香心正在用手机定到西伯利亚需要住的酒店,旁边的“时尚阿姨”跟女孩不撞不相识正在谈论着西伯利亚的动物,环境,好玩的地方跟地方特色美食。 几个小时过后等候的几人已经有了睡意。 咕……咕…… 李香心尴尬的看了唐浩一眼,早上到现在没吃一口饭,李香心已经饥饿难忍。 唐浩听到声音看向李香心:“饿了,看来害的有一会儿才能走,先带你吃饭。”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走向了机场的用餐区,途中李香心不自觉的挎着唐浩的胳膊,看起来好像一对情侣。 到了用餐区两人走向一家快餐店,要了一个双人套餐。 “尊敬的旅客朋友您好,从榕城飞往西伯利亚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各位旅客朋友到二号登机口准备登机……” 听到广播后唐浩跟李香心带着刚刚点好的餐快步走向登机口,快要到登机口的时候墙角边的一个乞丐吸引了唐浩和李香心的视线,两人默契的向墙角走了走,把手中的食物都给了那个风餐露宿的乞丐。然后继续向登记口走去。 “先生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登机口的工作人员,面带微笑。 …… 唐浩和李香心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过道旁边坐的竟然是那个“时尚阿姨”跟那个女孩。 …… …… 飞机的机身和机翼与气流摩擦的声音在每个飞机上的乘客耳边轰隆作响,每个人的耳朵都感受到了成度不同的不适,有的张大嘴巴缓解声音压迫耳膜的感觉,有的嚼着口香糖来缓解……李香心也跟着张大了嘴巴,热的唐浩一阵坏笑。 下了飞机就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冷,唐浩跟李香心拿出准备好的大大的黑色羽绒服,穿在了身上。好像依然寒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