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玄门医圣  >  第七十一章 主动出击

第七十一章 主动出击

3018 2017-11-03 10:06:03
不知道被张白知道,自己的儿子跟自己兄弟们的儿子,竟然在背后商量着如何杀掉自己谋权篡位,会作何感想,恐怕会感慨一句,虎毒不食子,子却食父? 酒吧的吧台上,一位性感的调酒师扭动着性感的腰肢,为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精壮的男人,调制了一杯血腥玛丽,娇柔妖娆地递给男人笑道:“来,咱们干了。” 男人已经喝得有点儿多了,醉眼朦胧地看着女酒保,嘿嘿笑着,伸手抓了一下女酒保的胸,女酒吧娇嗔一声,拍开男人的狗爪子,笑眯眯道:“想摸呀?这位爷,摸一摸三百多哟!您光是摸不给点儿好处怎么行?” 男人哈哈大笑,一副喝醉发酒疯的样子,从腰包里洒出一整踏令人双眼发光的红钞票,重重地放在吧台,女人直勾勾地看着这些钞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再看向男人的眼神里,饱含了春光。 女酒保立即笑道:“这位帅哥~你想怎么弄人家呀?人家今天晚上可以跟你一起回家哟!” “哈哈哈哈哈!”男人疯狂地哈哈大笑,神色潮红,一下子干掉了杯中的血腥玛丽,再次一把将狗爪子放在了女酒保的胸口,神色邪恶地做出不可描述的事情,然后将桌上的红钞票全部塞了进去。 感受着那比自己胸部还要沉甸甸几分的重量,女酒保的脸上简直要乐开了花,妩媚笑着跟男人缠/绵在一起,男人爽快完了之后,摇晃着沉重身躯,踏入舞池,如同一只撞入羊群的恶狼,四处浪。 男人的五官非常俊朗,所以说虽然爪子不老实,倒是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大多数女人都会笑着迎合一下男人,所以男人在舞池里面,那是玩儿得非常爽。 女酒保笑眯眯地看着男人,身后忽然有一个男人抱住女酒保,一身的酒气,笑道:“宝贝儿,今晚赚了多少,嗯?” 女酒保一脸嫌弃地说道:“你放心,绝对够你出去花天酒地玩一玩上等货色,哼,你自己看。” 女酒保掀开自己的衣服,男人立马把那一大把钞票给掏了出来,满脸红光笑着说道:“宝贝儿乖,真能干,么么哒!” 男人在女酒保脸上亲了一口,女酒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能依靠自己身体挣钱给男人花,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而且这笑容里面全是最纯洁的笑意,很难想象一个在夜场混了这么久的女人,能够对一个男人露出如此纯洁的笑容,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姑娘非常喜欢这个男人,甚至不介意为了这个男人出卖自己的身体。 男人立马打开那捆钞票,刚才还笑眯眯的神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我草!” 男人势大力沉,一巴掌扇在女人脸上,扇得女人流出了惊恐的泪水,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男人,男人咒骂道:“草拟吗的!你看看这是什么!你他妈白白给人占便宜了!傻逼!!” 只见男人手中,是一大捆冥币! 冥币!! 就是那种做成软妹币模样的冥币,这些冥币摆放在酒吧台上,男人咒骂着女人,一边骂一边踢打,怒不可遏。 “我,我也不知道啊,老公,老公你不要打我了好不好!”女人抱头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说道:“老公,求求你不要打我了,我下次会多注意的,我绝对不会再收到冥币了,求求你,求求你!” “老子的女人就这么白白地让人给占便宜了?!”男人最后一巴掌扇在女人脸上,恶狠狠地怒视着在场的男人,刚才那个占便宜的醉鬼他还认得一点儿,想从舞池当中看到究竟是谁。 “老公你消消气,消消气。”女人嘴角都被男人给打得肿了起来,还是跑到男人身边,不停地安慰着男人,甚至用自己的那个部位去蹭男人,争取能够取/悦他。 男人哼了一声,指着那群舞池里的人,脸色难看地说道:“你快他妈给我把刚才那个傻逼给我找出来,否则今晚我让小金跟你……哈哈!!!” 男人脸上露出一个疯狂的笑容,女人神色巨变,小金是他们养的一条狗,女人连忙冲出吧台,去寻找舞池里的男人。 没想到,男人却是主动来到了吧台,笑眯眯地对那个打老婆的刀疤脸说道:“嘿,兄弟,给,给我,来一杯鸡尾酒。” “鸡尾酒你麻痹!!”刀疤脸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刚才那个吃自己老婆豆腐的家伙,一巴掌扇在了男人脸上,怒道:“你他妈今天要是给老子掏不出一万块钱,老子把你的手留在这个地方!!” 刀疤脸说着,举起一把砍刀,狠狠地砍在桌上,周围的人仿佛对这件事情视若无睹,这事儿太稀疏平常了,他们早就见怪不怪,没人会去在意一个醉鬼的死活,除非脑子被驴踢了? 男人打了个酒嗝,哈哈大笑道:“老,老哥,你,你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哈哈!老哥你好幽默!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幽默的人!” 刀疤脸愤怒道:“老子幽默你麻痹!!” “看来你他妈是不想要你的手了!” 刀疤脸说干就干,这一点倒是比很多人都来得雷厉风行,说要砍你手,那就绝对不会砍到脚,刀疤脸举起砍刀,对准男人的右手,狠狠地砍了下去。 “老子让你吃我老婆豆腐!” “老子让你占她便宜!她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算什么东西!” 刀疤脸疯狂地挥舞着砍刀,在男人手上剁了起来,闭上眼睛,似乎是不想让鲜血溅到自己眼睛里来。 男人发出凄厉的惨叫,连连求饶道:“大,大哥,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砍了,要死了,啊!要死了!!” “怕了吧?哈哈哈哈!”刀疤脸睁开眼睛,笑着望向男人的手,原本以为早就血肉模糊,却是看到男人的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被砍的痕迹!! 刀疤脸瞪大了眼睛,难道自己拿反了砍刀不成?再低头一看砍刀,刀疤脸吓得肝胆欲裂,瞪大了眼睛,颤声道:“这,这不可能……” 只见砍刀已经裂开了很多个口子,这能够砍断一颗大树的砍刀,砍在眼前这死醉鬼手上,却仿佛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男人嘿嘿一笑,伸手抓住砍刀,好奇地把玩着,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我占你老婆便宜,就是占了,怎么着!!” 男人举起已经裂开许多口子却仍旧锋利无比的砍刀,一把将刀疤脸给按在了桌上,怒吼了一声,在众人的震惊视线之下,一刀就将刀疤脸的脑袋,给剁了下来! 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死不瞑目。 鲜血飙射了足足三四米,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疯狂地大声尖叫了起来,甚至声音隐隐压过了现场的音乐,人们疯狂地四下逃窜着,张才看到慌乱人群,皱着眉道:“发生了什么?” 张才立马拿出随身携带的对讲机怒道:“保安?保安去哪儿了!给老子控制好人群!别他妈没付账就跑了!少了一个子儿都算你们头上!” 当人群被整顿好之后,张才发现酒吧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连忙带着兄弟们走到吧台处,看到一个男人,手里拿着带血的砍刀,一颗头颅滚落在地,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抱着头颅嚎啕大哭。 这女人也真是有够爱自己的混蛋丈夫了。 “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场子里闹事儿?”张才完全就没有把男人手里的砍刀放在眼里,一脸阴沉来到男人旁边,掏出手枪重重地放在吧台上。 现场的所有人早就被吓得一个字都不敢说出来了,虽然平时场子里也会有大大小小的斗殴打群架的事儿,但也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如此鲜血淋漓的一幕,直接就杀人了! 男人转过头,瞥了一眼张才,咧了咧嘴,笑道:“你是张才?” 张才冷漠地点头道:“你既然知道我,那肯定知道这是我和我爸的场子,你还敢这样做,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不得不说,张才区区十九岁的年纪,面对这件事情就已经有如此定性,还是让人蛮佩服的,男人冲他笑了一下,懒散地伸了个懒腰,道:“你爸呢?” 张才眯起眼睛,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让张才感到对方对自己的蔑视,仿佛只有自己父亲才有资格跟他说话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才拿起放在吧台上的手枪,面若寒霜问道。 男人终于正眼看着张才,淡淡地说道:“我杀了你哥,你说我是什么人?” 来人正是唐浩!! 唐浩的伤好之后,由于担心敌对势力会对自己的女人造成威胁,所以立马联系了刘浩然等人,毕竟唐浩对于榕城,要比刘浩然等人熟悉得多,立马就来到了这个酒吧! 但是唐浩没有关于张白的资料,所以并不知道一直在卡座哭的那些男人里面,张白就在其中。 只好引起骚乱,刚好,杀了个该杀的混账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