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玄门圣手  >  第十九章 无比神奇

第十九章 无比神奇

3106 2017-10-09 14:52:55
原麝跳在了唐浩身边,围着唐浩转了一圈,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叫声,试探的撩起前蹄准备攻击。唐浩胸口的伤被原麝装的炸裂开,突然感觉到额头的梅花印记微微发烫,唐浩胸口流出的血慢慢变干,伤口迅速愈合的感觉让唐浩胸口一阵发痒,随着唐浩额头的梅花印记越来越烫,伤口愈合,并且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内力,从丹田冲到头顶。唐浩突然抓住原麝踏过来的前蹄,一下子把原麝扔到了五米开外的雪地。原麝迅速爬起,眼神充满杀气,身体前倾做防御状,原麝一下子感觉到了唐浩的内力,身体竟然慢慢发出了闪闪发亮的橙色光芒。唐浩想失去控制一样,把一颗百年雪松连根拔起,好像体内的力量不发泄出来就会自爆而亡。原麝见状身体发出的橙色光芒愈发的刺眼浓烈。唐浩跟原麝距离十米左右,两人几乎同时的朝着对方的方向暴走,快要接近的时候原麝几乎用尽全力要把唐浩撞回到榕城,唐浩也伸出左腿想要踏平这个座无名树林。唐浩用尽全力向暴走过来的原麝狠狠踏下,谁知原麝加快速度从唐浩的右腿边跑到了唐浩的身后,戏剧性的一幕唐浩飞快转身踩住了原麝的尾巴,原麝漏出了与普通原麝与众不同的獠牙,向唐浩的腿咬去,与此同时李香心拖着发虚的身子,去车里找出了一盒麻醉针。“唐浩,接住!”李香心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麻醉针稳稳的扔在了唐浩脚边,唐浩迅速拿起散落在地上的两支麻醉针。原麝几番试探的咬向唐浩的左腿,终于一口下去死死的咬住唐浩的左腿,这是唐浩把两支麻醉针同时的插在了原麝的脖子里,针管都插进了原麝的肉里几厘米。原麝的嘴慢慢松开,原本水灵灵的大眼睛也慢慢的没有了光泽,紧紧地闭上眼睛,软绵绵的躺在唐浩的脚边。可原麝身上的橙色光芒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唐浩拿起盒子里的另外一枝麻醉针用针头豁开了原麝的肚脐。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大片的雪地,唐浩取出肚脐以下藏着的香囊,香囊发着跟原麝身上一样的橙色光芒。奇怪的是随着香囊慢慢取出原麝的伤口也在慢慢愈合,而且原麝身上那种奇异的光芒不见了。唐浩好奇的剥开香囊,发现里面有一颗橙光耀眼的玉佩,用玉佩靠近原麝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竟然神奇的愈合了,原麝立马恢复了生命,见到唐浩想见到天敌一样飞快的跑进了树林。唐浩把玉佩放到手心仔细揣摩着,突然发现玉佩发出的光与自己额头的梅花印记互相吸引着,玉佩在唐浩手中慢慢飘起,好像是被梅花印记吸进唐浩的额头一样,消失不见。顿时,唐浩浑身发烫与刚才用不完的力量相比,瞬间轻松了下来,然后体温慢慢恢复正常。唐浩又惊又喜,原来世上不只有自己这样神奇的神医,还有龙8官网中才有的秘密法宝。唐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用盒子装好刚取得麝香,用密封袋密封起来,四处打量,走向李香心。此时李香心蜷缩的躺在雪地里,瑟瑟发抖,意识模糊,唐浩用手摸了摸李香心的额头:“怎么会这么烫?香心,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李香心微微睁开双眼:“唐……唐浩,你没事吧,麝香拿到手了?”李香心微弱的声音让唐浩不自觉的凑近李香心的脸,这时李香心突然慢慢靠近唐浩的嘴,轻轻的吻了一下深情的看着唐浩,好像要用最后一点柔情把唐浩融化掉。唐浩呆呆的愣在哪里,放在李香心额头的手慢慢感觉到体温在下降。“难道是刚刚治好了已经死掉的原麝的那块玉佩?”唐浩一边想着这件事,一边被李香心突如其来的吻勾起了兴致。唐浩反过来给了李香心一个大大的法式热吻,隐隐能感觉到李香心体内正充满了能量。过了一分钟左右,李香心高烧退去,眼睛也炯炯有神。“啊……”唐浩大叫一声,嘴角有一丝血迹,原来李香心咬了唐浩一口。唐浩,看着李香心好了起来,一脸满意的表情:“你干嘛,我救你你还咬我,不是你先亲的我吗?”李香心一脸坏笑:“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谁知你竟然……”说到这李香心小脸通红,用手捂着发烫的脸。唐浩把李香心从雪地里扶起来,往车里走。从那块神奇的玉佩进入到唐浩的身体以后,唐浩身上的所有病痛就全部好了感觉身体异常的轻松有力,没有休息两人驾车出发回到酒店,准备启程回国。…………榕城国际机场。国内炎热的天气让唐浩和李香心还有点怀念西伯利亚的寒冷天气。唐浩要在一天的时间内把膏方做好,赶到韩市长家里,所以一回到家顾不上休息,马上配好药开始熬制。李香心无时无刻不在回想唐浩在雪地里回应她的那个大“法式”,时不时的都会不自觉的傻笑,每当唐浩看到他傻笑都会一个“大巴掌”拍在李香心的脑袋上。膏方,又叫膏剂,以其剂型为名,属于中医里,丸,散,膏,丹,酒,露,汤,锭八种剂型之一,次药具有针对性,所以只能一人一方。唐浩取出历经千险才得到的最重要的以为药,麝香。打开密封的袋子,还没等盒子打开一阵香气扑面而来,久久不肯散去。叮……叮……唐浩手机上的闹钟响了起来,唐浩赶忙起身,走到装满了中药的砂锅,打开盖子闻了一下确定已经熬好,放到阴凉处放凉又加入了两大勺蜂蜜。去到卧室看了看熟睡的李香心,拿了车钥匙满意的走出来。嗒嗒……嗒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小时以后唐浩把熬好的膏方装到盒子里,带上了留出来的一小部分麝香,轻轻走出门。开着李香心的Z4向着韩市长的家的方向开去,还是首席的郊区大别墅,唐浩把车停下,走到门口按了几声门铃,开门的是韩店,比起一周之前韩店明显的消瘦,憔悴了不少。“唐浩,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事情进行得顺利吗?”韩店见到唐浩欣喜若狂,低头看了一眼唐浩手里的东西就知道药肯定在这,韩店如获大赦的仰天笑了起来。眼角陆续的掉下几滴眼泪。“韩市长有什么变化吗?”唐浩跟着韩店走向韩市长的卧室。“没有一直是那个样子,胸口的黑血一直在往外渗,为了防止针眼结痂,我跟我妈还有家里的几个阿姨护士,每天守在我爸的身边清理渗出来的淤血。”韩店长叹一口气,稍有轻松的回答道。唐浩听到韩店这么说才放心的,拿出那一小部分的麝香,可能是因为那块发着橙光的玉佩常年的滋养,香气更加的浓郁,药力也变强了。满屋子麝香的香味,渐渐蔓延到客厅,厨房甚至在外面修剪花草的师傅都一下子心旷神怡了起来。唐浩把麝香放在韩市长的鼻子下面,过了几十秒,韩市长渗血的针眼慢慢愈合,微微睁开了双眼,恢复意识以后韩市长第一反应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有吃的吗?水呢,我要喝水。”韩市长连续昏迷七天,不吃不喝刚回复意识竟然就要吃的。这好的也太快了。“韩市长先别着急,您还需要服一剂膏方两个小时之后才可以慢慢吃一些清淡容易消化的食物。”唐浩看着韩市长知道这种表现是对的,很是高兴。“欸,你是谁?”韩市长以为唐浩不知又是哪个小官为了一己之利派来的儿子。满脸嫌弃的说到,瞅了一眼唐浩马上闭上眼睛表示不欢迎。“爸,你误会了,这可是治好你病的大恩人啊!”韩店看到父亲误解赶忙解释。“治好了我的病的大恩人?”韩市长很是质疑的表情,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唐浩:“那你说我为什么不能马上吃饭?”“韩市长,您已经昏迷了七天,现在刚刚恢复意识,还需要我这个膏方的配合治疗,而且您的胃也因为空了七天需要喝完药休息一会儿,不然就算马上吗满足你吃饱喝足的要求您也会马上感到不适的。” 唐浩说完拿出了膏方,取了一勺准备给韩市长吃下去:“这个膏方您要每天饭前两个小时含服一汤匙,过后可以和一杯温开水,两个小时以后才可以吃东西。”韩市长看到唐浩额头的梅花印记,觉得这个人器宇不凡,一点都不像一个平凡的医生,正在思考着,竟然不自觉的张开了嘴吃下了唐浩喂给他的膏方。吃下膏方以后,韩市长瞬间感觉呼吸顺畅,精神抖擞。更加肯定了唐浩的医术。旁边的韩太太喜极而泣,抱着儿子哭了起来。唐浩见到此情此景,也不好再打扰,就叮嘱了韩店监督韩市长每天按时服用膏方,出现不适及时与他联系,跟韩店一家简单告别准备回家。韩店把唐浩送到门口,韩太太匆匆跑过来:“唐浩,一点心意,收下吧。”韩太太把手中的银行卡递给唐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