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四十一章 案,十分棘手

第四十一章 案,十分棘手

3072 2017-10-30 11:36:00
何子衿放下电话的同时,许铮也完成了记录。“老板,又有新案子了。怎么你看起来不像是……高兴的样子?”“是熟人介绍来的。案子有些……棘手。”“棘手?”许铮看着记事本上的内容,“也没看出来哪儿棘手啊?”“先去见当事人,见到后就都清楚了。许铮,你和我一起。”钦点一起出门,把许铮高兴坏了,不忘给何子衿分享了她的那个酷到没朋友的防霾口罩。何子衿看了一眼,淡淡拒绝:“谢谢,我更喜欢普通款。”QAQ老板,再爱我一次。再这样,你将失去你的宝宝。两个人来到的是一家不大的宾馆,就在前门附近,交通便利,价格不算高。但相应的,环境也不太好。许铮看着从自己脚底下跑过的蟑螂,皱了皱眉头。“这环境也太差了吧。”何子衿看着门牌104,就是这儿了。“叩叩。”“谁啊?”从房间内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一个憔悴的中年女性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站着两个年轻女人,微微一愣。“你们是?”“你好,我是何子衿,受人所托,为了您女儿的案子。”女人一怔,旋即惊慌道:“我女儿都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星亿推卸责任,现在还想倒打一耙!”“您误会了。”许铮忙道:“何律师是您的代理律师。您之前向律师协会求助,这位是协会委派的律师。”“真的!”女人上下打量着何子衿,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你真的是来帮我的?”“是的。胡主任已经在电话里说了事情的经过,关于详细的细节,还需要您来告诉我。”女人这才放了心,苦笑道:“我最近是被吓怕了。我一个女人,没读过什么书,遇着大事儿,人就慌了。快进来,我给你们倒口水去。”等何子衿进门时,女人的声音又响起:“瞧瞧我这屋里乱的。我拾掇下,你们先坐。”房间里没有椅子,只有一张大床。女人也看出了这种状况,尴尬的站在一边,搓着双手,脸上一红。“我们不渴。”何子衿好像没看见满屋的杂乱,在床角坐下,拿出了笔记本。“请您说一下事情的经过,这很重要。”女人的名字叫林芳,女儿叫周茜。家住在海津市,女儿是从去年来到这家叫星亿的3D制作公司。平常的工作很忙碌,清明节的时候因为需要加班,甚至没办法回家给父亲扫墓。就在上个星期,林芳忽然接到了女儿的电话,电话说她很难受,快救她。林芳被吓了一跳,当即通过种种办法,联系周茜在公司内的同时。同时赶到车站,搭乘最近的大巴车赶赴京城。等到了京城白告知,女儿已经被送往了医院,情况十分紧急。在加护病房观察了一周,周茜还是没能脱离危险离开了人世。受不了这个打击,林芳向星亿公司讨还一个公道却遭到了拒绝。提到此事,林芳声泪俱下:“他们说,我女儿根本就不是他们公司的正式员工,对这件事不负有任何责任。我女儿经常加班,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他们还说,这些加班都是出自她的个人意愿,和公司无关。我这儿有和女儿微信的记录,都给你们。这些可以证明,他们说的都是假话。”“事情的经过我已经清楚了。有一个问题,我希望您能够了解。在国内,像类似的案件从未有过,进行诉讼的过程很艰难,希望您能过做好心理准备。”“我懂,我都懂。我二十岁嫁给我丈夫,茜茜三岁的时候他就出车祸死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希望她一直好好的。茜茜就是我的全部,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也看过新闻,这样的案子除非有确切的证据,不然的话败诉的几率很大。”林芳抹了把眼泪,感激道:“你们能够来帮我,我就满足了。我不图有多少抚恤金,只想讨还一个公道,我不能让茜茜不明不白的死去。”从宾馆出来,何子衿的心有些沉重。“老板,这个案子……”许铮观察着何子衿的神色,小心翼翼道:“真的特别难吗?”“根据林芳的迅速,这个案子的出发点一定是在过劳死这个问题上做文章。但过劳死这项,在法律条文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处理起来需要很多繁琐的手续。从星亿的态度上来看,对方不打算给抚恤金是其次,而是直接否定了周茜在星亿是正式员工的存在,以及拒绝承认周茜的死亡原因与长时间的加班有关系。”“啊——”许铮大失所望:“那就没办法替林芳和周茜讨还一个公道吗?林芳失去了丈夫和女儿,也没有收入来源,只靠着一点点的低保,今后生活起来可不容易。而且周茜就要白死了?公司连一句悼念都没有,甚至拒绝承认她是公司的员工。这实在太过分了吧!”“这就是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考虑。”何子衿看了下时间,“先去法院递交申请,然后去星亿看看。”“可是林芳不是说,从周茜过世后,她几次登门,星亿都是大门紧锁吗?”“总要去看一下。”何子衿听到林芳的叙述,心里说不愤怒的是假的。怎么能够说出那么过分的话来。当周茜在医院接受治疗时,以公司没有钱为理由,拒绝支付手术费。周茜去世后,林芳搬离追悼会,星亿则表示了不会出席,也不会承认周茜是因为星亿的原因死亡的。无论哪一种说辞,都令人厌恶。到底是怎么样的铁石心肠,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老板,这场官司一定要赢!”出租车上,许铮翻阅着打印好的聊天记录,义愤填膺:“周茜实在是太辛苦了。她每天凌晨两三点才睡觉,有时候要工作到更晚。可这些人,这些人明明知道周茜的处境,还一个劲儿的压迫她!”在京城讨生活有多难,这是每一个生活在京城的人都会感受到的。何子衿是,许铮也是。还有周茜,她已经将自己的生命留在了这片接纳了无数外来人的土地,却不曾从这里带走过什么。星亿3D公司的位置有些偏僻,只是在临街的一家商铺中,从外观看起来……“像个打印店一样。”许铮看了半天,得出结论。“虽然不知道他们当时说的拿不出钱来是不是真的。但事后,好歹来慰问一下,居然灰溜溜的跑了。也难怪林芳会在这么生气了,实在是星亿的态度太气人了。”“门锁着。”从林芳报警处理后,星亿就一直锁着门。“他们不开门的话,咱们怎么进去。”何子衿的眸色微眯,忽然将许铮拉到一旁的便利店:“有人来了。”果然,有人走了过来,将挂在门外的铁链松开,推门走了进去。“隔壁那家公司,这几天都没人上班吗?”许铮拿了瓶饮料结账的时候随口问。“有人啊。”收银员纳闷道:“好像是因为什么事儿,惹着什么人了,这几天才不敢开门的。我们这些铺子,都有个后门的。”难怪不见人影,因为有个后门啊。太坏了!许铮扯了扯何子衿的袖子,委屈的扁嘴。“稍安勿躁。”何子衿给林芳打了电话,提示她赶紧报警,并迅速的赶来星亿。“走吧。”“去哪儿?”许铮一头雾水。“当然是星亿了。”走进星亿公司,如许铮说的,看起来只是一家稍大些打印店的规模。这样的小型公司,在京城是极为常见的。京城的房价寸土寸金,能够租下这样的一处位于二环的位置办公,已经很难了。“你们找谁?”忽然看到两个陌生人走了进来,坐着门口的人一脸奇怪。“我是长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来星亿了解一下情况。关于周茜的案子,你们谁是负责人。”何子衿这话出口,办公室的几个人都愣了。大概是没想到,林芳竟然会把他们告上法庭。在他们看来,周茜这件事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只是一个老女人要钱,拉着他们不放。说话那人怔了下,很快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叫经理。”很快,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你们是律师?”“情况我们已经了解过了,警察也在来的路上。关于星亿否定周茜是该公司员工的,我方需要一个明确的证据。”“还有什么证据,她就是一个兼职人员。”经理摆手,不耐烦的说:“有什么话快点问,我们还忙着呢。”“听说星亿上班不是用打卡机,而是用监控视频。根据相关法律,我和我的当事人有权调阅案发几日的监控记录。”“没了,早就删光了。”“那只能对你们说一声抱歉了。介于林芳之前曾经报警,并要求警方进行协调。关于本案的一切相关证据,星亿必须无条件提供。擅自删除主要证据,已经触犯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我是否可以怀疑,星亿在周茜死亡一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说,周茜的死,另有蹊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