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四十章 友,久别重逢

第四十章 友,久别重逢

3073 2017-10-29 11:39:00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范辰珂听到沈牧尧的话,脸都要绿了。“麻烦您不要提我的黑历史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当年他脑抽去开化肥厂的事儿,可没少被这群小伙们嘲笑。沈牧尧把手中的香槟酒杯当作玩具一样摇晃着,看着金色的酒液在杯壁回旋,漩涡一样,笑了。“化肥厂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你这么在意干什么?还是说……”茶色的双眸波光潋滟,一个清浅的笑浮现:“忘不了那个小村姑。”范辰珂的脸倏地一红,他手忙脚乱的捂着脸,哀嚎:“麻烦你别笑了,你一笑我这心里就害怕。你说今个儿你就冷着一张脸多好,摆在那儿跟门神似的。笑什么,笑的别人心里发虚。”他四下瞅瞅,见周围没人注意到这儿,总算是舒了口气。只是一张脸仍旧臊红,像只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老牛。“这辈子认识你我就栽了。你可别对别人提起啊,跌份儿。”范辰珂觉得自己这辈子是没救了,从小时候错认这家伙是女孩子后,他今后的几十年人生,只能用人生惨淡来形容了。“咱们说好啊,以后千万别对着我笑了。记住,务必记住啊。”沈牧尧挑了挑眉稍,毫不留情拒绝:“不。”人生这样无聊,有一个有趣的小伙伴逗一下,实乃幸事。范辰珂捂脸,默默离他远一些,嘴里叨念:“你看不见我,别理我,让我一个人静静。别问静静是谁,因为我也不知道。”沈牧尧觉得,自从范辰珂从化肥厂改做农场生意后,人似乎更……傻了。今天的主角是范辰珂。但他像个无所事事的人,在人群中闲逛。在场的许多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位L.K的新任执行总裁,抱着这个目的来的,没想到连正主都没机会见到。范辰珂觉得这一幕很有趣,虽然如小山一样的体形在人群中如焦点一样存在。沈牧尧拒绝了几个前来搭讪的小明星,走到了露台。一月初的京城已经很冷了。位于山谷中的酒店,因有山壁阻隔寒风,夜里也没有特别寒冷。墙壁上有几只欧式的火盆,在夜里散发着暖意的光。“沈总真的好清闲。”沈牧尧回眸,看着朝他走来的男人,不咸不淡道:“郁总也是。”郁嘉与人谈话时,就注意着沈牧尧,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男人。也是,那个夜里接走子衿的男人。这两个人早就认识,关系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亲密。他握了握拳头,脸上浮起一丝浅浅的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沈总,真是巧。”“我也是需要应酬的。”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香槟酒杯,指甲的弧度圆润,透着健康的粉。“听说郁总最近也上了几次娱乐新闻的头条。”郁嘉诧异的抬眼看他,就看到一双茶色的双眸,不含几分情绪。他的心忽然有些烦躁起来,捏紧酒杯:“不劳沈总费心,这是在下的私事。”“哦。”沈牧尧看着面前这个躁动不安的大男孩儿,尾音上扬:“总觉得,会发生很有趣的事。”像猫逗老鼠似的。郁嘉的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心中震荡了下,酒液撒到他的手背上。深红色的酒液,宛如流淌的红宝石。手指抖了下,郁嘉将酒杯移到左手,淡淡道:“沈总觉得很有趣?”“大概,也许是觉得无聊的事情特别多,想找点儿乐子。”沈牧尧的眸色清冷,淡漠的看着他。“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再来打扰她吧。”直到沈牧尧离开,郁嘉才把藏起来的手指举到眼前。酒液已经干掉,在手背上留下了浅浅的紫红。指缝间有些粘腻感,让人想到流淌到手上的冰激凌,不再是甜美的滋味,只有狼狈和恶心。郁嘉皱眉,拿起手帕怎么也擦不掉手背上的酒,直到擦到手指通红,仍然可以感受到那样粘腻的感觉。“逗一个孩子,什么毛病。”沈牧尧回眸看向倚着墙壁的范辰珂,神色淡淡:“孩子?那可不是一个孩子。”和他抢女人的,又怎么会是一个孩子。“长得倒是温文儒雅,就是太生嫩了。一看就是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温室里养的花朵。”范辰珂判定,收回眼里的好奇,硬是将沈牧尧朝人多的地方拉。“我一个人也挺怕的,咱们可是发小,你总不能不帮着我吧。”……越是不想见到,就要出现在你的面前。何子衿看着头条推送的消息,咬了咬红艳的唇瓣。要说,还真有些无聊。杨紫芸的这些手段,看起来都太小儿科了。这么多年还是同样的手段,她自己不腻,她这个外人也腻了。外人……何子衿的心弦一颤,忽的就笑了。四年,她真的已经彻底放开了。关掉网页,拉好被子,在心里告诉自己:好梦。清晨醒来,无雪。进入一月份,雪就下的少了。看了眼天气预报,最低气温零下五度,有霾。何子衿拉开窗帘,果然看到天空有些灰。吃过早餐,拆开一包口罩,何子衿就走入了地铁大军中。每个人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戴着大大的口罩,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除了天气冷,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京城的雾霾。走进事务所,许铮正在向大家推荐一款她在买来,价格合适,款式好看的雾霾口罩。“市面上的那些都太丑了。像3M和N95的,防霾效果不错,就是款式单一,基本都是灰色和白色的。这款口罩做的好啊,有可爱的,有炫酷的,带出去保证你酷到没朋友。”来自于四次元少女的推荐,让一群女孩子都有些心动。哪个年轻女孩儿不爱美,可是丑丑的口罩带上去,瞬间拉低颜值。“许铮,这个口罩的防霾效果好吗?”“当然好啊。我这个是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这个牌子还和一些国际一线大牌合作过。是不是觉得特别眼熟?去年的纽约时装周上,K牌秀场上,模特们戴着走秀的就是我手上这一款。你们可别以为我是来推销的,我只是奔着关爱小小伙伴们的心态。这个在网上也买得到,淘宝……唉!老板你来啦!”刚刚还一脸保险推销员口吻的女孩儿,立即露出一脸端庄的表情。“今天这么早,吃过早饭了吗?”何子衿朝她轻轻颔首,走进了办公室。“许铮,你平常在你家老板面前,也是这个画风?”“怎么了?”许铮眨着眼睛,“是不是觉得我家老板美的就要没朋友了?”“不是……”那人小声说:“就是觉得何律师话少,又不常笑,看起来不好相处。”“废话!都美成这样,要是经常笑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暗搓搓的等着求暖床呢。不说了,我要去给我家老板准备爱心咖啡了。”一路飘着,周边似乎飘散着小花的女孩儿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你们说的没错,许铮对何律师的爱果然太深沉了。”这种蜜汁敬爱,他们这些凡人实在无法理解。何子衿进入办公室脱去大衣,坐在椅子上不久,许铮就进来了。“老板,一天活力的来源,一份醇香咖啡,你值得拥有。”何子衿尝了一口,颇感意外的挑眉:“许铮,你最近的手艺渐长。”“哪里。”许铮谦虚道:“为了煮好这杯咖啡,我特意去基友开的店里学艺呢!她店里的那台咖啡机超好用,于是我也买了一台。现在就放在茶水间了,一般人不让他们用!”“许铮。”何子衿被噎了下,“买咖啡机多少钱,我给你。”“不用不用。”许铮吓得连连摆手:“给老板煮咖啡是我的荣幸。一想到老板喝的咖啡是由我亲手煮的,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何子衿发现,她面对许铮无语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多,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兆头。“老板,你和那位M先生怎么样了?”“M先生?”“就是这几天一直给你送饭的那个黑衣服的帅哥啊!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那个!”“他是慕微凉的哥哥。”“慕微凉的哥哥!”(⊙0⊙)听起来身份就很酷的样子。“还有他送饭过来只是为了感谢,你别想那些有的没得。”“人家就是有那么一眯眯的……好奇。”“不准好奇。”何子衿严肃道:“身为一名专业的律师助理,不要总关注那些无聊的八卦。”“老板!”许铮忽然叫道:“你居然说我是一名专业的律师助理!我觉得,特别的激动!”何子衿:“……”这孩子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构成的?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累,何子衿挥了挥手,叹气:“算了,你出去吧。”“老板,有事儿就叫我,时刻准备着!”\(^o^)/为老板服务是她毕生的光荣。“……”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案子来解救自己于水火。“老板,我走了,千万不要想我哟~么么哒~”铃——何子衿拿起电话,问:“你好,这里是长河律师事务所,我是何子衿。这个……”她忽然皱起眉头,招手叫来还没有离开的许铮,示意她提笔记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