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十六章 会,慕家小姐

第十六章 会,慕家小姐

2404 2017-10-09 10:49:23
郁嘉的手指颤了下,很快又目光坚定的看着她。“子衿,给我一个机会。”再次见面后,在她面前的郁嘉就像一个无可救药的二货,何子衿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认真又严肃的样子。和记忆中那个大咧咧的男孩儿真的不同了呀。她心中感叹,微微用力就从他的手指里挣脱开。“郁嘉,你知道没有这个可能了。谢谢你,我要走了。”郁嘉下意识伸出手,只抓到几片漂浮的雪花。女人快步走进地铁站,消失在了汹涌的人潮中。郁嘉苦笑了下,捂着胸口,在没人可以看到的地方,悄悄红了眼眶。“子衿啊……这天真的好冷。”走进地铁,何子衿勉强找到了一个座位。坐下后,从包里取出消毒湿巾,细致又认真的擦着被郁嘉拉过的那只手。她擦了一次又一次,换了几张消毒湿巾才终于觉得干净了。郁嘉,我们早就回不去了。回到那间小小的公寓,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何子衿找来电水壶,给自己少了一壶热水,泡着温暖的姜糖茶,才觉得暖和起来。真冷,京城也这么冷吗?她小时候一直都住在平城,后来爸爸买了一座煤矿赚了些小钱。98年的时候,私有煤矿已经没那么景气,全家人就搬到了海津市,一住就是许多年。海津市是一个自治的小地方,和京城挨得近,开车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天气也是近似的。她永远记得小时候住在平城的时候,天气是那样的冷。气温常常能达到零下二十几度,出门的时候穿着厚厚的连腿都迈不开的棉裤,还是觉得冷。她那时候就在想,平城都这么冷了,住在东北的人该怎么活。平城还有一座房子,这些年也一直都在老地方,抽空也该处理了。而新年的时候,带着子宁去看看奶奶吧。她一个人守着海津的老房子,一直不愿意搬到京城,就依着她。人老了,就不愿意离开故土,她理解。手机乍然响起,惊的她手指一哆嗦,杯子里的水也洒了出来。幸好水已经温凉。她甩了甩手指,走到桌子旁,接起:“子宁,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弟弟子宁在一所封闭式学校,平常管理很严格,学生是禁止使用手机的。不过子宁那家伙早就带了手机进去,这三年来居然也没被发现过。“姐!”透过电话,子宁的声音就一股子热乎劲儿。何子衿的嘴角不由柔软下来,眸光温和。“是不是钱不够花了?”“才不是。”半大的小子,对于姐姐这番话有些脸红。“我们元旦要放三天假,一起去看奶奶吧!”“我刚想着新年一起去看奶奶,你就来电话了。”“这算不是心有灵犀啊!”何子宁在电话那头洋洋得意。“算。”“姐,我和你说啊。最近天气又冷了,你一个人,把衣服多穿点儿。别整天就穿个裙子,我看着都冷死了。还有啊……”一通电话没有多长时间,只有五分钟,何子衿静静听着弟弟的关怀,心脏暖暖的。“……好了不说了。一会儿就要查宿了,姐我挂了。”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何子衿脸上挂着笑,拿着手机走进了卧室。慕微凉的案子开庭在即,她需要收集更多有利的证据,绝不能让自己败于一个小人之手。长夜漫漫,卧室有地暖,也没有特别暖和,依旧觉得手指有些凉。她不时搓搓手,再重新滑动鼠标。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的天也越来越暗沉。咚——一个细小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不大不小,却刚刚惊到沉思中的何子衿。她抽出吸尘器上的手柄,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黑暗中,一个影子正在客厅里来回走动。何子衿脸色苍白,大喝:“谁!”“老板?”清晨许铮推门而入,看着何子衿苍白的脸上,担心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这几天天气忽然冷了,别是感冒了。要不要去医院,这身体啊……”“许铮!”何子衿看她一个人自说自话,无奈的按了按额角。“我没事。”“那怎么?”“只是没睡好。”昨夜家里遭贼,闹腾了一晚上,整栋楼的人都起来,发现有几家都被盗了。派出所的人来了后,又是询问,又是让大家检查好自己的物品。她住七楼,居然也有小偷爬进来,一晚上担惊受怕的,怎么能睡好。“老板,加油。”老板为了案子夜以继日的忙碌,作为老板的助理,她也要加油再加油。老板生日的时候送什么礼物好呢?既然老板休息不好,那就送个助眠的枕头吧!对,就这么定了。何子衿看着显然又走神的小助理,心里无奈叹气。当初她是看中了许铮的年轻和拼劲儿,谁会想到这丫头居然是个这种性格。等许铮回过神来,发现自家老板已经坐在电脑前忙碌了,她吐了吐小舌,忙凑过去。“我联系了事件发生的那家酒店,对方果然没有回复。老板,你说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啊?”“抽空。不……去订房间,今天就在那儿住下。知道订哪间房吗?”“那还用说。老板,我出去忙了。”看着蹦蹦跳跳离开的小姑娘,何子衿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年轻真好,又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工作上。上午十点,何子衿接到了一个电话,而后就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中。十五分钟后,她拿好笔记本,驾车前往西山疗养院。西山疗养院座落在一片群山中,风景秀美。从外观上看,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家专门为精神疾病患者开辟的疗养院,而那位素未谋面的慕女士,便居住在这里。何子衿登记了来访信息,就在楼前的花圃,见到了一身水墨画旗袍的管家。零下十一度的天气里,她仍旧穿着真丝旗袍,外搭黑色皮草。如画一样,不惧寒冷。“何小姐。”管家朝她颔首,语气有礼:“请随我来。小姐的心情最近不太好,可能有让何小姐不快的地方,还请您见谅。”何子衿的表情微变,在管家看来时,却从善如流道:“慕女士是我的委托人。”管家嘴角勾起,眸色极淡:“但愿何小姐之后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叩叩。“何小姐已经来了。”“进来。”传来的是一个微冷的声音,淡淡的,和电话中听到的那个高傲的声音相差无几。“何小姐,请。”何子衿定了定神,推开门。“我就在门外,有需要可以叫我。”门在身后合拢那一瞬,何子衿终于看清了那个坐在阳光下的女孩儿。那是一个像精灵一样的女孩儿,阳光在她脸上投下了浅浅的影子,仿佛只能看到一双幽深的眸子。她的身材纤细,似初生嫩芽的新柳,轻轻用力就能折断。她的手里拿着一只画面,面前是支起的画板。出乎意料的,那上面什么都没有。“慕女士,我是何子衿。”“我知道啊。”女孩儿似乎是笑了下,声音依旧是清冷的。“坐吧。”和资料中完全不同,看起来更像十八九岁的……女孩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