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二十五章 访,赔礼道歉

第二十五章 访,赔礼道歉

3212 2017-10-12 14:37:31
沈氏建筑宏伟,从外观上看,就足以令人生畏。在京城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这样一家宏伟的办公楼,可不仅仅只是有钱。窗明几净的大楼内,温度适中。何子衿的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老板看着这样一座大楼,也有些望而生畏。看看身边一脸懊恼,垂头丧气的王明,再看面无表情,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何子衿,更加后悔当初的决定。怎么就派了王明来,直接就把沈氏得罪了。和前台说明来意,就被带到了楼上的会议室。何子衿的目光看向窗外。天不若刚刚的晴朗,阴沉沉的。老板捧着一次性杯子,似乎正欣赏着杯面的广告。王明等了半天,有些不耐烦了,焦躁的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何子衿神色如常的看着窗外,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事不关己一样。等了好久,门被打开,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BOSS还在开会,请几位稍等一下。”男人对三人友好的笑了下,表明身份:“我是Kevin,有什么需要可以对我说。”“沈总什么时候才过来,他不知道我们也很……”“王明!”老板低斥一声,不悦的看着他。王明抿着唇,狠狠捏了捏手指,一脸不快的坐下。Kevin的目光在王明身上停留了片刻,淡淡的回答:“如果几位赶时间的话,可以改日再来。”老板瞪了王明一样,忙道:“不忙不忙,我们一点也不忙。”望着Kevin离去的背影,王明啐了声,不屑道:“不就是个助理,嚣张什么。”“沈氏,沈牧尧身边的特助,当然有嚣张的本钱。”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噎的王明一梗。“何子衿,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处处和我做对!这次来沈氏,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不就是看着沈氏的总裁还……”“王明!”老板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腾地一下站起来,几步就走到王明面前。“这次的事是你惹出来的。我和子衿来,是陪着你一起道歉的。你要是不愿意就回去,今后别再来事务所了。我这座小庙,可装不下您这尊大佛。”“老板,我不是……”王明一慌,连忙解释。“得了,我懒得听你那些话,心烦。有什么火憋着,这里谁也不欠你的!子衿陪着来,是我让她帮忙的,可不是为了你!少把自己那点儿歪门邪道往别人身上扯,把人想的那么龌龊……”老板这边还教训着王明,连什么时候门被推开了都不知道。“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老板的声音一滞。王明也转过头去,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年轻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十分的年轻。肤色白皙,如同西方人一样轮廓深刻的脸,嘴角轻轻勾着,笑意却不达眼底。穿了一件三件套的西装,外套解开了口子,露出了里面的马甲,和白色的衬衫。他缓缓走来,包裹在长裤中的腿线条优美。“长河事务所。”他的声音好听,清冽中带着淡淡的温柔。一双浅茶色的眼睛盯着几个人,眼睫微垂,把三个人都打量了一遍,又平平静静的收回目光,坐在了椅子上。这一眼实在微妙,老板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无意得罪他了,急的是脑门冒汗。“坐。”沈牧尧轻轻颔首,笑道:“别怕,我不吃人。”一句玩笑似的话,却让老板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这位是不吃人,可他比吃人还要可怕。他有些颤抖的在椅子上坐下,头一次觉得运营一家律师事务所是这么艰难。“沈总。”“嗯。”男人点头,视线轻轻移动,落在了一直没吭声,连眼神都没有变化的女人身上。“这位是?”“子衿,何子衿。我们事务所的金牌律师,本事了得。”老板忙不迭把何子衿从椅子拽起来,“子衿,快问好。”何子衿有些干燥的唇轻轻动了动:“沈总,您好。”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颤了下,沈牧尧从善如流道:“没想到您的事务所也有女律师,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位女士。”“您过誉了。”老板眼睛都亮了,好像沈牧尧夸奖的是他一样。何子衿几不可见皱眉,手指按着会议桌,发紧。沈牧尧的瞳孔微缩了下,看向一旁。“别站着,都坐。”老板这才松了口气,缓缓道明自己的来意。何子衿无意识看向窗外。天空黑压压一片,鹅毛般的雪花飘落,瞬间就席卷了整个世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不期而遇正袭击着京城。“今天你们来……”男人的手指轻敲桌面,发出有规律的哚哚声。“是为了沈氏的法律专务?”“不不不……”老板一头冷汗:“我们是来道歉的。之前给您添了麻烦,实在是抱歉。”“哦?”沈牧尧挑眉,将视线放在了从他进门后就一直垂着头的男人身上。“这位又是?”老板在桌子下踢了王明一脚,示意他快点儿开口。王明抬头,飞快的看了沈牧尧一眼后,表情犹豫了下,才断断续续的说:“对,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我下次不会了。”沈牧尧轻笑了下:“别害怕。”王明怎么能不怕。刚刚被这个男人扫到的那一年眼,他几乎以为自己会死掉。明明是笑着的眼睛,却犹如漩涡一样,将他整个人都吸进去,不留一点余地。“说起来……这位何律师?”何子衿从窗外的飞雪上收回视线,眸色淡淡。“我谨代表长河事务所向您表达歉意。因为事务所内的律师出口不逊,希望您能原谅。”“这个嘛……好说。”沈牧尧忽而看向窗外,好像才发现外面下雪了一样,惊讶道:“雪竟下的这么大,一会儿要去回去,肯定很麻烦。长河事务所离沈氏,不近呐。”“这个就不劳费心了。”何子衿垂下眼睫。“其实,长河事务所这几年在业界也有小名气。关于法律专务代理这一块,也是有希望的。”不轻不重抛下一句话,在老板和王明身边炸开。两个人惊讶的瞪大眼睛,似乎没明白过来沈牧尧这句话的意思。“只不过……各位也知道,我是一个商人,商人重利。这商场上,尽量避免冲突。这位?”沈牧尧摇头:“可不太适合。”长河事务所能够拿得出手的律师也就两位,一位疯狗似的王明,能在法庭上咬死对手不放手。另一位,则是最近才开始崭露头角的律师新秀。老板眼珠子一转,忙应承:“我们子衿啊,那性格可是一等一的好,别不得说,咱就说……”沈牧尧和颜悦色,看似认真听着老板讲话,一双眼睛却始终放在坐在他斜对角的女人身上。何子衿蹙了蹙眉,移开视线。男人莞尔一笑,暗道有趣。王明看到这一幕,眼中燃烧着汹涌的怒火。他垂着头,捏紧拳头,心里暗骂:臭婊子,难怪今天在沈氏这顺利,原来是早就勾搭上了!三十分钟的谈话,最终敲定了彼此的合作关系。“我看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各位回去的时候务必小心。”沈牧尧站起来,目光关切:“何小姐家住的远吗?外面的风雪这么大,一个人回去很危险。”“子衿啊。”老板推了推她的胳膊,“你一个人回去,是不太安全。”“不用了,我打车回去。”“既然何小姐有了安排,我就不多说了,路上小心。”何子衿看沈牧尧转身走进大楼,没有跟出来的意思,总算松了口气。“何子衿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今天你赢了我,就能在我头上耀武扬威了!我知道你爬到这个位置都是用了什么手段,真让我恶心!”王明气愤离去,走入风雪中。老板的脸色变了变,焦急的看着何子衿:“子衿,你看……”“没事。”何子衿摆了摆手,无奈道:“他的话我不会放在心里的。”“唉……看来咱们事务所里,真的要吸纳一些新人了。沈总说的不错,王明这样的人留着,的确不太恰当。”老板看了她一眼,又忍不住道:“我说的一些话,你别往心里去啊。我听说你刚来事务所的时候,王明曾经追求过你?如果因为这件事他针对你,你可别怕,有我给你撑腰呢!”“谢谢老板。”何子衿忍俊不禁:“您快些回去吧。今天是您生日,我忘记给您准备礼物了,改天补给您。在这里,我祝您生日快乐。”“什么礼物不礼物的。”老板钻进车里,挥挥手:“今天不好打车,要不我送你一程。”何子衿摇了摇手机,“我刚刚用打车软件叫了车,正等着呢。”“那好,我先走了。”外面的风雪渐渐大了。何子衿站在玻璃幕窗后,终于等来了出租车。打开车门,她钻进去,还是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麻烦,去汇牌楼金世纪。”车走了有十几分钟,司机忽然小心翼翼的问:“大妹子,你是什么身份啊?”何子衿正低头看手机,听他的话,讶异道:“我是律师。”司机迟疑了下,还是告诉了她:“从刚刚就有一辆蓝色轿车跟在咱们后面了。我看了一下,那车……啧啧,可不便宜。”何子衿微愣了下,猛然回头。视线中,一辆熟悉的宝蓝色轿车不近不远的缀在这辆车后面。嗡嗡……一条短信闪入她的视线,何子衿握紧手机,拨通了那人的电话。“沈牧尧你到底什么意思!”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