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二十章 信,诗人or画家

第二十章 信,诗人or画家

2114 2017-10-09 14:29:41
“老板,你真聪明。”抱着小纸条,许铮快步离开。她一定要快点儿抓到那个渣男的把柄,免得这种渣渣继续逍遥法外。看着听风就是雨的小助理,何子衿摇头,拿着报纸走进办公室。她看了网页,如许铮所说,网络上的风向的确是彻底的变了。虽然不少人还持有怀疑的态度,但对于一开始慕微凉这位仗势欺人大小姐的身份已经改观很多。一位出自红色世家的大小姐,会和一个小人物斤斤计较?这句话是不少网友的心声。赵文彬是一位新派诗人不假,但他的主要身份也只是京城大学的学生,家世也十分普通,也不是本地人。而慕微凉是红色世家的大小姐,还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名画家。这两个人,你会信任谁?民众无意识就将信任的天平偏向了慕微凉,局势彻底反转。如何子衿预想中的一样,甚至事件的发展比她想的还还要更加顺利。什么?你说赵文彬是才子,不可能做出强奸未遂这种事?拜托,你看看慕微凉的履历。人家可是画家,还是特别有名气的那种。这样的身份,去污蔑一个学生,有必要吗?什么?赵文彬被权势所逼,日子过得辛苦。麻烦睁开眼睛看看,从慕微凉起诉赵文彬后,慕家没有任何动作。关于网络上的那些污蔑,也从来没有献身解释。反而是赵文彬的那些‘真爱粉’在网上活蹦乱跳,不是说慕微凉主动勾引,就是说慕家仗势欺人,再来则是慕家找的律师只认钱。细细品味,慕微凉为什么没有出来解释?她是心虚吗?不一定,人家没准儿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呢!像她这种艺术家,想法肯定是和普通人不同的。何子衿看了一上午的评论留言,不时被几句话逗乐了。这其中还多次提到她的名字。两年的时间对于律师这个行业来说,实在是太短了。而何子衿从未有过败绩的名气,却也在圈子里渐渐传播开来。仔细看她接下的案子,没有一个是站在邪恶的那一方。最近的一起杀夫案中,所有人都在谴责妻子。结果庭审当日来了一个大反转,妻子不仅没有杀害妻子,反而是最大的受害者。这样看,这位何律师的三观还是很正的嘛!就在热热闹闹,网友们陷入全民大竞猜的时刻,精彩的来了。赵文彬曾经在高中生时期,偷盗过同宿舍一名同学的手机,并且被抓获。因他态度良好,且时候赔偿了那名同学的损失,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只是在毕业后,被偷的那个同学被人套了麻袋痛揍了一顿。据打人者说,这是让他乱说话的代价。于是,好好的才子之名,就染上了污点。那些曾经站在赵文彬一方的人,纷纷倒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乘坐在友谊之船的两个好朋友,突然发现一个人是小偷——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你是赵文彬?是我啊,我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偷,我现在是才子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我是赵文彬,我为无耻代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网友的脑洞是层出不穷的,何子衿被这些段子逗得笑得肚子都痛了。这件事后,赵文彬肯定不敢再像之前那么嚣张。“老板。”许铮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来:“我发现了很重要的东西哦~”何子衿挑眉,这么荡漾。“进来。”小跑到何子衿面前,把手里打印的资料往她眼前一拍。“我,我那位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赵文彬的一些小尾巴!老板,这个人真的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我觉得,你应该准备眼药水。我看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强奸了,痛苦的不要不要的。”“……”何子衿沉默了下,挥手:“许铮,出去吧。你的口水喷到我了。”许铮:QAQ老板,求不黑。地面上的积雪终于被清理干净,脚下的花砖也露出了本来的颜色。何子衿的高跟鞋踏上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男人在看到她那一刻,眼睛一亮,像见到主人的大狗,快步跑过来。他的脚步还没有靠近,一只手臂伸了过来,轻轻拉住女人。郁嘉皱眉,脚步缓慢走过去。“子衿,他是谁?”何子衿看着突然出现的沈牧尧,皱了皱眉。“一个朋友。”沈牧尧礼貌又矜贵的朝郁嘉轻轻颔首。“你是来找子衿的?不巧,我和子衿有个约会,你的事情只能改天了。”说着,也不给何子衿反应的时间,将人塞进了那辆全黑的轿车内。何子衿一坐下,男人已经为她系好安全带,眉眼温柔:“子衿,你想去哪里?去吃饭好不好,我有些饿了。”“子衿!”外面传来男人可怜兮兮,宛若被主人抛弃的‘犬吠’。何子衿沉默了下,半晌才回答:“去吃饭。”说好了不和郁嘉有牵扯,这是让他死心的最好办法。沈牧尧轻笑了下,似乎在嘲笑,又似乎在可怜着什么。何子衿没有在意,将视线扭向窗外。黑色的轿车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郁嘉握了握拳头,咬紧牙关。那个男人,这是他第二次见到他了。第一次是在那次的饭局。难怪他总觉得那天男人有意针对他,原来他早就认识子衿!子衿是他的,哪怕豁出这条命,他也不会拱手相让。“怎么?舍不得。”“你说什么?”何子衿皱眉看着他,“什么舍不得。”“喏。你的那只金毛,刚刚看他,眼泪都要下来了。啧啧,被主人抛弃了,真可怜。”“别瞎说。”何子衿下意识反驳:“什么主人,什么金毛,乱七八糟的。”“不是就不是吧。就算是,你也不会认的。”基于对何子衿的了解,沈牧尧说出了这番话。何子衿看向窗外,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郁嘉他会哭吗?回忆起两人分开的那一天,他的苦苦哀求。那通红的双眼,是要哭了吧。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是四年后了。今天就是看到郁嘉的眼泪,她也只会比四年前更加冷漠。“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找了家店。”何子衿没料到和一个人吃饭,变成了饭局。她不喜欢这种性质的饭局,有些踟躇。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