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四十四章 惜,和平相处

第四十四章 惜,和平相处

3122 2017-11-02 07:42:01
可能是昨天吹了风,清早醒来头有些痛。一阵阵的。何子衿按了按额角,给自己灌了一杯姜糖水,浑身发了汗,终于觉得好了些。看了看天气,发现今天的雾霾格外严重。何子衿放弃了驾车去上班的决定,改乘地铁。车上的人很多,每个人的脸都是困倦且面无表情的。在这个城市中,有着无数为了生活而打拼的年轻人。周茜,就是其中的一个。何子衿在这些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找到了相同的神情。疲惫的,无助的,被压迫的喘息不了的……像周茜,也像她。这就是京城的生活,紧张而又繁忙。何子衿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人的神情,就在今天,她忽然发觉在这些人中的某一个,就是下一个周茜。她忽然觉得眼前的画面是一潭死水,没有丝毫的活力,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直到听到提示到站的声音,车门打开,她挤在人流之中,匆匆上了电梯。穿过人行横道时,钟声响起。九点。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因为雾霾的原因,上班的时间已经到了,还是只有寥寥无几的人。何子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按着忽然疼起来的头,研读着相关的案件信息,并寻找着相应的法律条文。律师不是万能的,每个律师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何子衿也不例外。第一次处理这样的官司,说不上苦手,只是有些无从下手。已经拿到了星亿的监控视频,以及周茜和同事沟通工作,联系客户的微信记录,这些信息都揭示了一个事实,她是星亿的员工,并且一直都在频繁的加班,日常生活极其的不规律。从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出,她每天的午饭不是外卖,就是各种各样的泡面。何子衿看着周茜忙碌而又无聊的生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已经传来了交谈声,还有许铮一惊一乍的声音,鲜活的不可思议。就在这个城市中的另一角,就在大家开着玩笑,在茶水间说着八卦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就这样悄然无息的凋零了。除了她的家人,没人在乎她的存在……何子衿有些口渴,她站了起来,忽然感到头晕目眩。在一阵头重脚轻的感觉中,她眼前一黑。醒来后,医院中特有的消毒水味道提醒着她,她人在哪里。“老板,你醒啦。”许铮凑了过来,大大的眼睛里全是水润。“你忽然就昏倒了,把大家吓死了。”何子衿眨了眨眼睛,看着许铮今天穿了一件洛丽塔的裙子,一截白生生的大腿就暴露在空气中。“你不冷吗?”“冷?我不冷啊。”许铮纳闷道:“老板,你自己一个人也太不小心了,发烧了都不知道。还好烧的不是很严重,就是最近睡眠不太好,再加上有些虚火。”“我知道了。几点了?”“十一点了,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吃东西?”“我不饿。”何子衿看着手背上的针头,皱眉:“把我的手机拿来。医生说了,还要输多长时间?”“还有一小瓶,大概一个小时吧。”许铮将手机递来顺口说。何子衿打开网页,浏览着新闻。出乎她意料的,那条新闻依旧挂在页面上,下面还多了一条推送的最新新闻。“女律师威胁报道新闻记者?”“啊,你也看到了。这个吴文真够臭不要脸的,一点事实真相都不顾,就知道瞎写。法院那边应该已经把传票给他送过去了,他蹦达不了几天了。”何子衿看着下面的评论几乎都是一边倒,口口声声都在讨伐她这个为了谋取自己利益,不顾他人的自私自利的律师。在快节奏的生活下,所有人似乎都变得很浮躁,甚至是缺乏思考的。没有在得到真相,只凭主观意识去评论辱骂一个人,不过是人云亦云的应声虫。她利索的关了网页,开始给林芳编辑短信,告诉她自己今天发烧生病了,说好的谈话推到明天去。发送了信息,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欲言又止的双眼。“有话要说?”“老板。”许铮踟躇了下,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才病倒的。”“哪件事?”何子衿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就是……网上那些。”“许铮,你可太好玩了。”许铮颔首:“我也觉得自己挺好玩的。不过老板你还是没说清楚,和网上那些人有关吗?”“没有。”何子衿断然摇头:“你觉得我会因为这几个。唔,你说的渣渣病倒?”许铮抓着头皮想了想,的确不太可能。自家老板就是女人中的女王,战士中的战神啊!“老板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搞定的!我这就去找我的好基友!”许铮说风就是雨,一会儿就消失的不见人影了。何子衿摇头,到底还是年轻,满身的活力。没一会儿林芳来电话了,告诉她这场官司劳她费心了,让她一定要好好养病。何子衿听完后,觉得有些累了,很快就睡了过去。耳边听着有人来来回回,大概是隔壁几个床位的家属,她并没有太在意。……郁嘉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沈牧尧。他的车坏在路边,出租车没有一辆停下。他迫切的需要赶到机场,去江城谈一场很重要的合作案。“郁总?”男人那张俊美的脸从随着车窗的缓落出现在的视线中。雾霾眼中,空气中的能见度极低。男人的那张脸竟好像会发光一样,令郁嘉再一次感觉到在这个男人面前,那种无力感。“沈总,好巧。”“是好巧。”沈牧尧点了点头,看向他的车:“坏了?”郁嘉有些尴尬。男人已经开口:“去哪儿,我送你。”郁嘉拿着文件夹,坐上了沈牧尧的车。“机场。”“出差?”“嗯。”之后的三十分钟里,两人再也没有任何交流。郁嘉下车时,虽然不愿意,还是说了声谢谢。看着匆匆离去的人影,沈牧尧收回视线,淡淡道:“回去。”Kevin的手机响了下,他迅速的扫了一眼,对沈牧尧道:“BOSS,何小姐在医院里。”沈牧尧抿了抿唇,神情克制又焦躁。最后,他挫败一样的叹气:“去医院。”医院里人来人往,空气中漂浮着大颗的灰尘。沈牧尧迈开长腿行走在人群中,如一个孤独的行者。Kevin紧紧跟在他身后,像缀着的小尾巴。房间里有一张张的病床,彼此之间用淡蓝色的帘子隔开。沈牧尧坚定的走到一张床位旁,忽然停住脚步,没有再向前。Kevin忙偷偷跑过去后,回来小声说:“何小姐睡着了。”沈牧尧的心里一松,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病床上,何子衿整个人躺的笔直,双手规矩的放在腹部。他看过她很多睡觉中的样子,对这样可以被写进教科书内的标准睡姿格外怀念。Kevin自觉后退,将空间留给了沈牧尧。手指动了动,沈牧尧想要将她额前的一绺碎发整理一下。手指在即将碰到她发丝的时候,颤抖了下,悄然无息的收回。沈牧尧目光温煦的看着她,嘴角轻勾,带着淡淡的满足。能静静的看着她,不再针锋相对,不再冷嘲热讽的感觉真的是不容易。伟大的何律师,总是在清醒的时候满身骄傲,一身尖刺,让人无法靠近一步。睡着的时候,却乖巧可爱。让人对她有再大的火气,也无法发出。他的视线划过她英气的眉,挺直的鼻梁,稍显干燥的唇。一如记忆中的鲜活,格外的讨人喜欢。Kevin等在门口,他觉得BOSS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里面的何小姐相处。但只是五分钟,男人就走了出来,脸上柔情尽散,又是平时疏冷高傲的模样。他淡淡的睨了一眼,“走了。”他忙小跑跟上,视线不时回头看向病房内。“BOSS不再多待一会儿。”好不容易能和何小姐相处一下,就这样走了,不觉得可惜吗?“不了。”沈牧尧的话中没有半点情绪,似乎只能从的话中来窥得一两分他的想法。“我留在那儿,她会不舒服。”Kevin不知道BOSS和何小姐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只是以一个旁观者来说,觉得可惜。“BOSS,关于网络上的那些言论,需要出面干预吗?”沈牧尧抿了抿唇,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迟疑。“随她。”她不喜欢他干扰到她的生活和工作,他就不出手。这样看看,她还能走多远。总有一天,她会需要他的帮助。出了医院,天空中的阴霾仍旧没有散尽,一如沈牧尧的内心。何子衿醒来时,许铮正坐在椅子上戳着手机。“老板,你醒啦。我的小伙伴特别靠谱,现在她发表的那条新闻可热闹了。她还感谢我了,说要请我吃饭,因为我给了她一个这么好的素材。”何子衿接过手机一看,不由笑了。这条新闻不是传统意义上,严肃的口吻,反而诙谐有趣,带着时下年轻人的语气,还有一些大热的网络词语。随便一看,就是一个朗朗上口的段子。行文流畅,有趣之余,也让人记住了事情的发展。“不错。”“那当然!”许铮尾巴都要翘起来了。“为老板服务,是我毕生的追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