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七章 悔,再不复还

第七章 悔,再不复还

2330 2017-09-25 10:44:41
周末,风和日丽。高尔夫球场上空气宜人。明老板揪着自己儿子,训斥:“我今天给你介绍的人十分重要,你给我好好表现,别整天和你那些狐朋狗友们混在一起!”明飞辩解了下,立马被明老板揪着耳朵,疼得直叫唤。“小沈过来了,你别给添乱子。”明飞有些委屈,什么沈牧尧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明老板发现沈牧尧居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名漂亮的女伴。“是你!”明飞瞪大眼睛,“你怎么在这儿?”沈牧尧眉头轻皱。明老板立即呵斥:“明飞,怎么这么没礼貌!”何子衿淡然一笑:“我曾和明先生有过一面之缘,他见到我难免惊讶。”装!你再装!明飞讽刺的看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榜上的大腿,想必这些年的金牌律师名气,也都是陪睡来的。“子衿,这里的太阳有点晒,你要不要坐到那里去。”这一路上,明飞看到沈牧尧对何子衿关怀备至,只觉得奇怪。这沈牧尧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喜欢何子衿?为了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明飞看着沈牧尧那张殷勤的脸,猛地打了个冷颤。“我去取饮料。”何子衿是真的不会打高尔夫球,也对这种运动没有任何兴趣。明飞见状,悄悄跟了上去,等到何子衿一个人时,才跳了出来。“你是不是以为借了沈牧尧的势,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何子衿反唇相讥:“是又怎么样?我就是借了他的势,你能奈我何?你有这个耍嘴皮的时间,倒不如想一想在赡养费方面,打算出一个什么样的价格。”球场上,沈牧尧道:“我今天带子衿来,是想解除一个和明飞的误会。子衿的职业是律师,刚好接到了一个离婚的案子。”离婚两个字,令明老板表情一僵,脸色不太好看。自己这个儿子他是管教不好了,那么好的儿媳妇放在家里,还要出去花天酒地的。要说不喜欢人家也就算了,明明是喜欢的,也不知道他脑袋里整天想什么。“小沈啊,这件事……”“明叔叔不用多说什么,我都懂。只是明飞似乎不太喜欢子衿的职业,我听说他正打算给子衿一个教训。”明老板一听冷汗都下来了。这个叫何子衿的摆明就是被沈牧尧护着的,他家那个小兔崽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你放心,我回去后一定好好管管他。这小子年纪也不小了,整天还吊儿郎当的,也是时候该懂事了。”回程的路上,周围的景色被一一抛在身后。“今后明飞不会再来打扰你了。”何子衿睨了他一眼:“你做了什么?”她就说怎么会见到明飞,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算不上,只是稍稍提点了一下。”沈牧尧的目光直视前方,操纵着方向盘,脸色没有半分变化。可何子衿偏偏就觉得,男人语气中飞扬,邀功一样。“据我说知,明飞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和若心的离婚案,还需要一番功夫。”她说道:“让明飞怕我,并没有什么用。”“你这个……”沈牧尧气的要发火,最后只能无奈叹道:“算了,随便你。反正你一向这么狠心,让人生气。”“这气是你愿意生的,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别把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扯,这锅我不背。”“就当我太无聊了!”他气得大吼。“别和我说话!”何子衿看了他一眼,只想说:你真是想多了,她并没有想要和她说话的意愿。回到公寓后,何子衿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若心的电话。“何律师,你真是太厉害了!明飞回来后,居然老实多了。这件事,我就全权委托给你了!”若心在电话那头兴高采烈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激动和放松。这些日子,看来这些日子,她实在是被明飞折腾的够呛。“胜诉的可能性我虽然不能保证是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八十。你不要轻举妄动,尽量不要和他起任何冲突。你送来的证据十分有用,如果明飞不同意离婚,我会当庭出示证据。根据他多次出轨的事实,法官一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若心在何子衿的一番安抚下,总算是放了心。几天后,到了正式开庭的日子。一场离婚案,不需要耗费太大的功夫。没有等何子衿出示证据,明飞就答应了调解离婚的请求。他只问了若心为什么要离婚,而她的答案也很肯定。她再也受不了这些年他频频出轨偷吃,而她却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日子了。从法庭离开,若心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喜悦。“何律师,太感激你了。”她的眼角有些泛红,“这些年我一直都忍耐着。终于下定了决心,却没有一个律师敢接下这个案子。”家里人只会劝她说,男人嘛,这种事只要忍耐一下,日子还是要过的。她无法欺骗自己再这样下去,继续过这样的日子,她总有一天会彻底崩溃的。“证据充分,况且他出轨在先,赢得官司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何子衿笑道。若心点头:“你说得很对。呀,这雪下了这么大了。”清晨时,京城就开始飘雪。仿佛时间,温度就下降了七八度。加上冷风吹着,北方的寒冷让人感受良多。若心穿了一件驼绒大衣,脸颊瞬间就冻的通红。“阿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抱歉,她连忙去拿纸巾。“没关系的。”何子衿含着笑说。这样好的女人,却被明飞这样的男人给毁了,希望她以后会放下这段往事,好好过日子,去寻找属于她自己真正的幸福。“给!”这时,一件带着体温的衣服披到了若心的肩膀上,明飞那张像别人欠了他八百万的脸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明知道天气这么冷,为了漂亮穿的这么少,冻死活该!”话虽如此,他的动作却极其小心温柔,像呵护幼苗一样,将大衣裹在了若心的肩膀上。“我不要。”若心皱眉,语带嫌恶:“你的衣服不知道被多少人穿过了,我嫌恶心。”明飞表情一僵,脸色阴沉如水,紧咬牙关的瞪着她。若心才不怕他,梗着脖子大声道:“怎么?你还打算打我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何子衿摇头叹道。“用你管!”恶狠狠的骂着,明飞看向若心,忽然泄气了一样。“衣服我是给你了。不想要就丢掉!”他说完,转身朝停车场走去。没等他走远,若心就将衣服丢到地上,不屑道:“他的衣服,我才不会穿。恶心,他的人,他的一切我都觉得恶心。”前方的身影忽然踉跄了下,明飞的脚步沉重起来,一步一步,在雪地上留下了清晰的印子。何子衿觉得他行走的背影格外的寂寞痛心,是说不出的落寞和难过。是后悔了吧?但后悔,又有什么用。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