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九章 案,错综复杂

第九章 案,错综复杂

2382 2017-09-26 10:42:18
给何美伊使了个眼色,希望她适可而止。显然,多年的夫妻,让何美伊立即就明白了他暗示,不着痕迹的悄悄看了沈牧尧几眼,暗自摇头。沈牧尧看起来是不错,气质也好,就是太沉默寡言了。一顿饭时,连话都没说过一次。而且这张脸实在是长的太好看,太招人了。子衿也不是顶好看的那种,现在漂亮的小姑娘那么多。长得太帅,不安全!况且,听说他还是沈氏的总裁,家世也不错,身份太高了,不好对付。“子衿,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啊?我这手里可是握着不少好资源,一定得给你找个好的!这几年啊,你这始终单着,一直都是我的心病!”何美伊拍着胸口,一副特别难过的样子。何子衿看着何美伊唱作俱佳的表演,嘴角一僵。“美美姐,你今年年纪也不大。”别总学电视里的那些老太太啊。“我这还是不为了你好!”被看破,何美伊脸也不红,甚至煞有架势的批评。“我知道你每天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虽说这工作是为了赚钱,能有饭吃。你这摆明把工作当全部,绝对不行!女人这一辈子,就是希望能够有个知冷知热的,体贴你爱护你的。就算长得不行,只要能够对你好,比什么都足够。”沈牧尧嚼着米粒,视线下意识落在何子衿身上。见她只是无奈,却并未露出任何厌恶和不快的神情,心里不由有些涩然。他机械性的吃着饭,目光也越来越冷。刘讯一脸尴尬,他这个老婆怎么偏偏看不懂别人的脸色啊!没见子衿都要把头埋到桌子下面去了,还有那个姓沈的年轻人,眼神冷的都能杀人了。再这样下去,他们这饭是别吃了。“美伊!”他不由得出声去警告。“干什么!”何美伊有些不满。打断她为好妹子解决个人问题,是最大的犯罪。“快吃饭,菜都要凉了。”“我这是担心子衿,你这老头子老是管我干什么。又不是在法庭上,冷着一张脸给谁看。”嘟囔了句,何美伊始终没明白。刘讯在心里叹了口气,老婆哪儿都好,就是不太会看别人的脸色。“我听说你最近接了一个新案子?”何子衿摇头道:“我还在考虑中。师父您知道,这个案子有些棘手。”饭桌上终于不再继续相亲的话题,沈牧尧的表情也温柔下来,甚至还在她没注意的时候,给她夹了一筷子虾仁。刘讯乐见其成,脸上带笑,对于这两个人无声的互动,真是越看越喜欢。至于何美伊的想法?抱歉,他从来没打算去听。整天就知道客串红娘,通过详情介绍的那些,和恋爱结婚能一样吗?!“这个案子你要接,就一定要赢的漂亮。不然,就千万不要动。”权利和公正的判断,自古就是让人热血沸腾的话题。到了如今,更是无数人的诉求。网络上常常会有公正和权利的对碰,而权利一方,大多都会遭致骂名。此次案子里,被告人乃是在全国都小有名气的新派诗人中的佼佼者。而原告,则是京城有名的豪门。两者一对上,这后果可想而知。无论是哪一方胜诉,对律师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挑战。“正是因为想到这些后果,我才不敢迟迟答应。”赵文彬一案,必定会牵扯到数不清的麻烦。而一旦败诉,她将面对的一定是慕家的责难。以慕家在京城的能力,让她一个小律师从此消失在律师界,并不是多难的事。“你又要惹麻烦?”一直都在沉默的沈牧尧,此刻终于开口了。“并不是麻烦。”她认真道:“是一个很重要的案子。”这个案子的特殊性象征了诉讼的艰难。她其实很佩服那位素未谋面的慕小姐,能够舍下脸面,只为讨还一个公道,状告一位身家清白的年轻人强奸未遂,需要的不仅只是勇气。更是对法律及正义的维护,还有对自身的负责。当今社会,对于女性的批判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何子衿作为一名女律师,有着很深的感受。也正因为如此,她欣赏慕小姐,想要接下这个案子。可是豪门权贵,对一位评价极佳的‘穷学子’,受到的社会关注度,也是她赢得官司的最大阻碍。刘讯看了两个人一眼,才说:“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师父都支持你!法律是支持正义的一面,你既然选择相信那位慕小姐,就要坚信到底。”师父这是劝她要接下案子?何子衿抿着唇想了半天,都觉得胜诉的可能性并不大。“我也就说这么多,接下来还需要你自己来考量。这场官司你要是赢了,今后在京城的律师界,绝对是可以占有一席之地,别人不敢小瞧。然而,你要是败诉,面临的极有可能是从此放弃律师这一行。这些,你都要想清楚。”饭后,刘讯和何美伊离开了。而沈牧尧,则是随便找了个理由留了下来。“说了请我吃饭,却还请了那些无关的人。”何子衿正在厨房洗碗,听到他的话,头也不回的回答:“他们不是无关的人,是我的师父和师母,都是对我很好的人。”“是嘛……”他倚着门框,目光幽深,脸上的郁闷和不快始终没能落下。“你真的打算接了慕家的那个案子?子衿,慕家的水很深,你就不要搀和进去了。”“我只说在考虑。”她强调。你分明就是已经决定了。沈牧尧将这句话压在心里,尽量不动声色:“子衿,慕家不简单,招惹到他们,没有任何好处。”来我身边,我会保护你的!他在心里默默说。“这些和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她蹙眉,对于沈牧尧干涉她的行为有些不满。沈牧尧心里叹息,“你一定要这么冷淡?”“只要你不干涉我的行为,也许我们能够成为一个偶尔联系的朋友。”只是朋友吗?他的眼神中有些落寞。每次当他想要靠近的时候,她就躲得远远的,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他。“子衿,真的不要和慕家有瓜葛。”他伸手,想要碰碰她。何子衿下意识躲开,也因此没有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受伤。“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沈牧尧盯着那双倔强又冷淡的双眼,叹了口气,扭身出了门。咣的一声——室内恢复了一片安静。何子衿垂下眼睫,拿起碗筷,放到水池中清洗。安静的有些过分的房间里,除了哗哗的水声,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沈牧尧从公寓里冲出来就后悔了。这个时候,再回去是不可能了。他只能一步一步,沉重的走下楼,坐在车里,呆呆的看着楼上。厨房里温暖的灯光下,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忙碌着。他静静看着,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专注。哪怕经手上亿元的案子,他也没有这样专注认真过。直到那灯熄灭,而她卧室的灯也没有亮起。沈牧尧遗憾的叹了口气,发动汽车,临行前,仍旧用目光留恋的望着那个窗口的方向,一次又一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