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四十六章 到,同一个地方

第四十六章 到,同一个地方

3035 2017-11-06 16:14:02
沈国文话音一落,客厅里将近是个人全部看向沈牧尧。许卿表情沉静,一双幽深的眸子饱含恶意。她紧紧捏着儿子的手臂,连小家伙的痛呼都没有听到。沈牧尧身上的气质忽然变得疏远冷漠,眼角眉梢都笼着一层冷意。“你阿姨知道你要回来,特意买了菜,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韩菲忙轻轻搂着他的手臂,温柔道:“牧尧工作一向忙,你又说孩子干什么呀。这么严肃,怪吓人的。”娇妻在耳边娇嗔,沈文国脸上总算是勉强恢复了一丝暖色。“今天晚上就留在家里。”沈牧尧已经走上了楼梯,他的视线淡淡瞥了众人一眼,声音淡淡:“我还有工作。”说完,转身上楼。Kevin顶着大家饱含各种情绪的目光,顿时感到头皮有些发麻。朝众人无奈笑了笑,他现在只期待BOSS快些下楼。沈国文被这一句话气到了,脸色涨的通红,手指哆嗦。“逆子,逆子!”他这话一处,众人都沉默了。许泽文在心里冷嗤,移开视线。Kevin也当没看到。给沈牧尧当贴身助理的这几年,对沈家的事儿也有些了解。当年这位一手将沈老爷子建立的沈氏发扬光大的男人,可是在迎娶娇妻后,仍然不改花天酒地。他风流倜傥,家世不凡,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趋之若鹜。与生俱来的儒雅矜贵,让这些女人倒贴都甘愿。结果当年的林大小姐气不过,在沈氏办公楼落成当日,就跳楼自杀了。这丑闻还没有停歇,沈国文就又迎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进门。那时候的沈牧尧已经十岁,是懂事的年纪了,对这个父亲的所作所为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可以说沈家的两姐弟,对这个生养他们的父亲,并没有任何感情。Kevin看着拍着沈国文胸口,柔声劝着他的韩菲,不知怎么就觉得有些讽刺。沈牧尧从楼上很快就下来,他的脚步不停,马上就要离开。“牧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是这么冷漠啊。”许卿松开手指,笑意盈盈:“听说你找了个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回家来看看。”她说这话的时候,其他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沈牧尧有女朋友了,这可是天大的事儿。连沈国文也不记得生气了,焦急道:“哪家的女孩儿,什么时候带回来?”他慌忙起身,拨开韩菲的手臂就要走过来。韩菲捂着自己的手指,表情一凝。旋即,她的脸上挂着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感到失礼的笑容,放在一旁的手指隐隐发抖。沈牧尧在沈国文走过来前,就已经迈开了脚步,朝门口走去。“没有女朋友,不要打听我的私事。”沈国文的脸瞬间就冷了,还没等他说什么,回应给他的是响亮的关门声。“老公,现在的孩子们都是这样的。把隐私看的特别重要,牧尧有了女朋友,总会带回家的,别担心。”“现在的孩子?”许卿懒洋洋的说:“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多大年纪呢。你和牧尧不也就差了几岁,别把大家说的好像不是平辈儿。”“老婆。”沈国武碰了碰她的手臂,“时候不早了,你不是说要去SPA,走了。”沈国武走后,这房间里哗啦啦就走了大半的人。韩菲脸色苍白,可怜道:“老公……”沈国文这个时候可没心思去关心她,他的全部心神都在许卿刚刚那番话上。牧尧有了女朋友,沈家终于要有后啦!他匆忙走上楼,根本没注意韩菲眼中一闪而过的哀怨。沈牧尧从沈家离开,上车后一路都没有吭声。Kevin已经习惯了,还是为自家BOSS心疼。唉~何小姐喂,您就行行好,给他们BOSS一点爱。……“阿嚏!”何子衿揉了揉鼻子,暗想身体还没有好,明天上庭时,也不要出糗。“喂?现在?好,我马上过来。”接完电话,何子衿收拾好公文包,知会了许铮一声,就下了楼。京城大学的后门,何子衿停下车,就看到了巴在墙头上的男人。“小蚊子,你这是要干什么。有大门不走,偏要翻墙。”贺文钧撇嘴:“我还不是为了让你第一眼看到我。”对于那个在电话里求助的自己,早就抛在脑后。何子衿拉开车门,无奈道:“走不走。”“走!走走走!”麻利的从墙头跳起来,手里还抱着一个盒子。“子衿,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救苦救难的天使。”“作为天使,我只想说把你手中的东西离我远一点。”贺文钧一上车,何子衿就闻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好像掉进了夏天臭气熏天的垃圾堆,让人不堪忍受。“这个啊,可是好东西呢。”贺文钧打开盒子,迫不及待展示着。“这是鲱鱼罐头,我托了人才海运才得到的。不过只有四罐,不够吃啊。”看着已经打开吃了一半的罐头,他拿起汤匙,陶醉的吃了起来。吱——刺耳的刹车声在路边响起。何子衿目光如电:“把东西丢下去,还是把你从车上丢下去,选一个。”“子衿,我这还没吃完呢。”他抱着盒子不撒手。“选!”“好……我选把打开的这罐丢下去。”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的罐头掉进了垃圾桶,贺文钧感觉自己像是彻底失恋了。“你说在学校里发生危险,就是因为这个鲱鱼罐头。”何子衿不得不在大冬天打开车窗,只为让车厢里那股难以忍受的味道迅速的散开。“我是在校园里吃的。”回忆起那美妙的滋味,贺文钧一脸甜蜜。“结果他们非要把我赶出来。我可是教授唉,太不尊师重道了。”“相信我,你要是在我面前吃这个,我可能会直接杀掉你。”“……子衿,暴力不好,真的。”空气中的恶臭始终散不掉,何子衿此刻格外后悔答应贺文钧的请求,来学校里接他。她不敢想象,她的衣服会臭到什么地步,她把车子送到洗车行会遭到怎样的白眼。“你让我觉得自己的车里刚刚塞满了腐烂的尸体。”何子衿的话,让贺文钧成功的闭上了嘴巴。不过,他只消停了一会儿,就又蠢蠢欲动起来。“子衿……”“拜托你闭嘴。我是在怀疑,你在英国这几年是一直没有说过话吗?”贺文钧睁大了眼睛:“子衿,你好聪明,你怎么知道我没说过话。”何子衿用自己沉默的回答表示了自己的不屑。在国外求学多年的小伙伴,在回国之后,忽然发现他的脸皮已经厚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心潮澎湃,苦苦压抑想要打死他的冲动。“子衿,我们去吃饭吧!”何子衿看着腕表的时间,“三点钟你要吃饭?”“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馆子,就是等菜的时候长了点,咱们刚好去!”“小蚊子,有时候我真很难忍住想要掐死你。”“子衿,身为一个成年人,克制自己的想法是应当有的规则。你不能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这是不对的。”何子衿淡淡看了他一眼,说:“不,我只是在假设。因为我觉得,你需要去补一下情商。”贺文钧听完耸肩,“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当然不需要再补智慧了。情商有什么关系,只要我聪明就够了。”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和嚣张,脸皮也是一等一的厚。何子衿不由回到了少年时期,“小蚊子,我真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贺文钧将自己的盒子牢牢抱在怀里,发丝被寒风吹得凌乱。他警惕的看着何子衿,“你在讽刺我没有长进?”“不,你想多了。我只是说,你的脸皮一如既往。”“谢谢夸奖。毕竟每个人脸皮的脂肪层,是根据你摄入的脂肪含量来确定的。我觉得,我的脸皮不算厚。我的体脂率在百分之十一左右,是一个很恰当的量。子衿,你真的不用担心我脂肪超标。”何子衿无奈的摇头。对于学霸的想法,他们这种普通人还是不要想着去琢磨了,因为你实在是猜不透。抵达贺文钧说的那间很不错的小馆,竟意外的熟悉。就在上个月,沈牧尧曾带她来过一次。“子衿,快来。”哪怕是下车,贺文钧也牢牢抱着他仅剩的那几罐鲱鱼罐头,生怕有人将它们从他身边夺走。熟悉的四合院儿,还有熟悉的青砖。何子衿晃了下神,贺文钧已经走进去了。“这家是需要预约的。我和老板认识,已经约好了,今天特意带你来吃。子衿,你说我对你好不好?”贺文钧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回答,回头一看她正在发呆。他挑眉,心里有些了然。这个地方一定勾起了子衿的某些回忆,她曾经来过这里吗?和那位叫小牧,比他还高的男人。这个想法让贺文钧有些不快,他不由扁嘴,像个孩子似的。“子衿,你好慢!快点过来,晚了就吃不到东西了!”何子衿连忙跟过去,将之前脑海中的回忆一并清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