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二十七章 露,枉为文人

第二十七章 露,枉为文人

3210 2017-10-15 17:51:41
夜间,十点。这么晚了啊。她摇了摇头,裹好浴袍,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笔记本。蓝幽幽的光,将她的脸笼罩在温暖的灯光中。她认真的浏览着下午没有看过的新闻,逐条逐句,只要觉得有用处的,不放过丝毫。从爆出偷窃门后,赵文彬的支持率一落千丈。过去他的粉丝激进,但凡有人敢说一句赵文彬的不好,分分钟跳起来和你撕逼。而现在,一个个安静的像鹌鹑似的,生怕被人发现自己是赵文彬的粉。现在,除了少数人还继续支持赵文彬,风向已经转向了慕家这边。随着节目的继续播出,全国人民都对战争年代苦痛悲愤。如果他们的国家再强大一些,末落的政府再强势一些,就不会白白死去这么多的无辜百姓。在战场上牺牲的每一位军人,都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努力。如果没有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现代的子孙后代们将没有一个和平的国家和幸福的生活。你去诋毁一位失去左手,为了抗日胜利几乎付出一切的老红军战士于心何忍!你去污蔑一位儿女死在上战场,仍旧为了这个国家付出自己一份努力的老人,你还配做一个人吗?!网络上,都是声讨声。曾经风光无限的赵文彬,现在也只能夹起尾巴做人。那是英雄,活着的英雄。而赵文彬这些人的行为,就是在他们祖国,在英雄的脸上抹黑。何子衿已经预见到,赵文彬最近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精(xi)彩(da )绝(pu)伦(ben)。有人顺着赵文彬这条线索,摸到了那位老教授的微博下面,旁敲侧击问他对赵文彬的看法。老教授只回了一句:枉为文人。四个字,已经道明了他的想法。激进粉有不少跑到了老教授的微博下,让他给赵文彬道歉。为人师表,他怎么能说出这么过分的话来。老教授不仅拒绝道歉,而且还言明今后有赵文彬在的教室,他拒绝上课。这可不得了,一石激起千层浪。老教授教授的是现代文学史,在国内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学者。这样一个人公开表示厌恶一个人,是不是代表赵文彬本身就存在着极大的个人问题。还有在他微博下曾说,他深得自己教授的点拨,言语之中颇有几分得意,俨然是教授的得意门生。而这位不具名的教授,很有可能是这位老教授。而事实是,老教授连一眼都不想多看,怎么会点拨他,并对他喜爱有加。有好事者发现,赵文彬的这条微博随即就被删除。已经有眼疾手快的网友截图,他就是想假装没发生过,也不行了。要说这背后没有推手的话,何子衿是不相信的。她没想到,那位老教授真的成为了关键性人物。寥寥几个字,就将赵文彬一直竖立在广大网友中如白玉般无暇的经历,彻底的推翻。瑕疵?不,那可是一个极大的污点。移动鼠标的手指停下,何子衿看着最新的新闻标题,唇角舒展。刚刚她还不相信,现在确定了,这背后一定有慕家的手段。隐藏这么深,差点就瞒过了她的眼睛。慕微凉可是慕家唯一的女孩儿,天之娇女也不为过,这样一个人,慕家怎么可能忍着她被人污蔑。赵文彬这次的如意算盘是彻底被打乱,也小看慕家了。慕家可不单单只是一个军政世家。赵文彬只看到表面,认定慕微凉家世惊人,就在仗势欺人这儿大做文章。没想到,慕家不简单,这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舒展身体,何子衿敲了敲有些酸疼的肩膀,决定去睡了。刚刚躺在床上,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何子衿看到上面没有显示名字的号码,微微皱了皱眉,没有接听。铃声响了很久,自动挂断。几分钟后,一条短信出现在她的眼帘中,令她双目大睁,一脸惊讶。西山的雪下了很大。摧朽拉枯般,仿佛将整个世界都吞没了。白色的建筑物,在白雪的掩盖下,几乎要消失在茫茫的天地间了。夜里,除了黑色的天,几点星辰,只剩下耀目的白色。女孩的手指划过冰冷的玻璃窗,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痕迹。她画了一个笑脸,一个又一个。“何律师,没想过我会打这通电话吧。”慕微凉微眯着双眸,甜甜的笑着。何子衿握紧手机,她虽看不到电话那边的情景,也大概能猜到,慕微凉一定是笑着,用一双洞悉一切的双眸看着。“慕女士。”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你不休息吗?”“不,我不困,所以想和你聊聊天。”慕微凉是自己的委托人,何子衿就算被打扰休息心有不满,也不会多说。“关于这场官司,您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掌握了许多决定性的证据,决不会让赵文彬胜诉。”“我啊,可是特别的相信着何律师你,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感激您的信任。”何子衿抓紧被角,感觉着房间内的温暖,不由想到了金世纪的那间小小的公寓。“何律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吗?”清晨,何子衿是被手机闹钟吵醒的。她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灼白的光,几乎要刺瞎的双眼。白茫茫的一片,阳光灿烂,这世界也闪闪发光。丽晶酒店距离事务所不远,她才没有像平常那样,着急起床,匆匆开着,或者钻入汹涌的人潮中去赶地铁。慢条斯理的用完早餐,何子衿拿好昨夜换下来的衣物,去了前台。“那间房间是直接订了一整年的,您无需再缴付房费。”何子衿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不意外,也不觉得吃惊。这像是沈牧尧做的事,无聊至极。她谢过前台小姐,拿起东西离开。迎面而来的刺目的光,让她不适的眨了眨眼睛。天,晴了。昨日的一场大雪,让道路上的车辆都尽量减速慢行。即使这样,还是发生了几场车祸。在等待红灯的时机,何子衿看向车窗上,那张不甚分明的影子。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慕微凉昨夜的话,不期然闯入了她的耳朵:“因为何律师我是知道的,在京城里,乃至全国最漂亮的女律师了。我想,这样一个女人,要如何赢得这场本就艰难的案子,还被害者一个公道。”纤弱的外表只是伪装,坚强果决才是她的骨骼。作为慕家的人,怎么会是一个软弱可欺的女孩。何子衿坚定自己的猜测,而慕微凉的话也证实了她的想法。慕微凉,的确是一个有趣的的人。因为下雪,不少人都迟到了。老板看到何子衿,还特意问过她昨天回家的路安全吗。何子衿没有多言,只说一切都好。进办公室前,遇到王明。对她是冷嘲热讽,才决然离去。好像一个胜利者似的姿态,衬着他趾高气昂的表情,像个小丑。“真让人恶心。”一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许铮抱着京城的各家早报,撅着小嘴。“我从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因为老板拒绝了他的追求,就处处针对你。老板,你千万别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我没有生气。”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犯不着。何子衿接过报纸,扫了几眼。“你还有事要说?”许铮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激动道:“老板老板,你真是神机妙算,怎么能这么聪明!不愧是我家老板,智商爆表,颜值爆表,就让王明那种渣渣跪舔,反正……”“打住。”何子衿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将人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不想被王明针对的话,在这里说。”许铮吐了吐小舌,脸色微红。“我这不是激动的不小心就忘记了嘛!”“说罢。”许铮沉默了下,目光饱含深情:“老板,我就喜欢这种霸道冷漠的样儿,喜欢的不要不要的。”何子衿无语:“……”“网上有一个帖子火了!就叫‘八一八我那极品的男同学’写得特别好!”早已经准备好的平板,伸到何子衿面前。何子衿一目十行,迅速的扫过,挑眉:“说赵文彬的。”“对!他现在可是墙倒众人推,友谊的小船已经翻的不能再翻了。”“哦。”何子衿轻轻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还有一件事。”许铮悄悄的说。“非常的重要。”何子衿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下。“许铮,这间办公室里,除了你和我,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别搞得像谍战剧中的地下党接头一样。“嘿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许铮这才走入正题。“那天寄来包裹的人找到了。”“是谁?”何子衿看了她一眼,微笑:“赵文彬派来的?”“是!虽然他隐藏的特别深,不过被我抓到了!老板,我已经和警察局的师兄打过招呼了,这个案子压下再说,您看什么时候合适曝光,咱们再拿出来。”“庭审那天。”“真的!”许铮眼睛亮亮的:“到时候把这份证据拿出来,太棒了!到时候还看他怎么继续衣冠禽兽下去,个不要脸的渣渣!”“调查结果有吗?”“有。”“给我。还有……”许铮眼巴巴等着。“你可以出去了。”许铮:“……”QAQ老板,你拔X无情。热恋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转身就叫人家出去,好过分哦~不过,她喜欢!何子衿一点都不想知道许铮又在脑补什么。她看过了调查报告,脸上是最近从未有过的笑容。“赵文彬啊赵文彬,连老天都不帮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