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三十五章 谁,循循善诱

第三十五章 谁,循循善诱

3044 2017-10-25 14:19:58
西山疗养院慕微凉拿着画笔,一笔一划的认真在画布上涂抹。何子衿被邀请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画了几笔,她似乎是有些不满意,干脆就停了下来。“何律师,你来啦。”语气温柔,表情温婉,和那天见到的慕微凉真的很不同。何子衿只是稍怔了下,便回答:“慕女士的邀请不敢不来。”“请坐。”慕微凉敛起裙摆,在椅子上坐下。“关于庭审时候的事我都听说了。很感激何律师的大力帮忙,才能将赵文彬这样的人绳之以法。”“这都是我该做的。”何子衿微笑。“何律师能这么想,我很欣慰。我替她道歉,给你添麻烦,让你受委屈了。抱歉,她也不是坏心的人,只是对我的保护意识太强。”何子衿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更觉得匪夷所思。“慕女士客气了,我不觉得委屈。”慕微凉摇头,“不,你应该感到委屈的。这不是一个错误,是我们的疏忽,请不要放在心上。”如果说微微是一个任性的小姑娘,那么微凉就是一个懂事乖巧又优雅的成年女性。“不,你说错了。我不会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也不会委屈的。”何子衿轻笑着,目光真诚:“那天的事我已经都忘记了。我只知道,能够帮到你们,这让我很开心。”慕微凉怔了下,捂着嘴轻轻笑了下来。“和我想的一样,你果然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何律师,期待和你的下一次见面,你是一个好人。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请尽管提出来,你对我,对微微,对慕家,都是一个大恩人。”何子衿走出西山疗养院,心想她不会再来都这里了。就让属于慕微凉的秘密彻底的被尘封,再也不要被提起了。无论是微微还是微凉,她们的生活都不应该被窥探。而她一个外人,不该深入她们的生活中,妄想得知她们的一切,这是不对的。而慕家……何子衿沉吟了下,摇头。她想依靠慕家的力量,却不是现在。何子衿踩过积雪,脚下的嘎吱声让她总算感觉到自己不是这茫茫白色天地中唯一的一个。“她走了。”慕微凉回眸,对着男人轻轻一笑,一脸娇俏的回答:“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喜欢的话,就去追啊。偷偷躲在这看,可什么都得不到哦。”男人眸色深沉,唇角弯起,“对待一个心思敏感的女人,贸然出手不是正确的决定。步步诱导她走进陷阱,才是我所期望的。”“陷阱吗?”慕微凉眸色发亮:“要让她再也走不出来,真狠呐。我真是期待,你在她面前吃瘪的那一天。”“哈哈哈……我是不会让你见到的。”“小气。”她轻嗔:“无论如何,请一定要幸福的。我的愿望就是大家,所有人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下个月的那场画展,要延期举行吗?”“不。”她拒绝:“当然不。伦敦那里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会克制着自己,不会让我,不会让微微再惹出麻烦的。哥,我们都是大人了,你不要再担心了好不好。”慕一廷抬手轻轻敲了敲她的小脑门。“不管你长到什么年纪,始终是我心目中的小妹妹。”……夜里,九点。何子衿打算今天早一些上床睡觉,好好养足精神。可刚上床,就听到门被砸的咣咣响。她皱眉拿好最近添置的电击棍,悄悄走到了门口。楼道里的感应灯已经被声音吵醒,在黑暗中闪动着明亮的光。“子衿啊子衿啊,快开门啊~再不开门,老娘就要冷死了。”听到这个声音,何子衿精神一松,扭开防盗锁。“徐梦梦,你大半夜的不在家里待着,跑这儿鬼哭狼嚎的干什么!”徐梦梦看到她开门,傻兮兮的咧开嘴。“子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看着大冷天还穿着小礼服,连件外套都没加的小妮子,何子衿就头疼:“快进来,外面冷。”徐梦梦哒哒跑进客厅里,把手里拎着的手提袋丢到沙发上,一件件往外掏。何子衿看着摆在自家茶几上的一罐罐啤酒,各种酒,挑眉:“你是打算来我家喝酒的?”“你不知道,宝宝心里苦。”砰——拉开拉环,给自己灌了几口,徐梦梦一抹嘴角,眼泪汪汪看着她:“子衿,我被逼婚了。真的,这次是真的真的被逼婚了!”“你被逼婚了?”何子衿在沙发上坐下,有些好奇:“你家里怎么忽然就想着要让你结婚了。你才24岁,着急什么。“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忽然开窍了,觉得我就要剩下了呗。我一会去就发现我妈给我安排了相亲,都要愁死了。我不想去,也一点儿也不想结婚,更不想谈恋爱。然后她就说我有病,让我去看心理医生,说我心理不正常。”说到这儿,徐梦梦轻嘲:“难道不想结婚不想谈恋爱的人就是有病吗?那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去看医生,住医院呢。”“你没和阿姨好好谈一下。”在何子衿眼里,徐梦梦就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丫头。一个天真的丫头,就算生理年龄大了,心理年龄也在那儿摆着。让她结婚,根本就是逼良为娼嘛!“你只是没有接触到感情,也许哪一天你就想结婚了。”“谈了。”徐梦梦叹了口气,开始掉眼泪。“你不知道她说的什么话,说什么女人这辈子一定要嫁人,不嫁人怎么行呢。又说我不孝顺不听话,她就想看着我有一个好归宿,这样她也好放心。从爸爸过世后,我一直都乖乖的。我知道她很辛苦,体谅她。可是,她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在我身上附加我不想要的婚姻啊!还说什么啊,不能这么挑着,将来就剩下了。我哪里挑了,我是根本不想要!”“阿姨是一个懂理的人,你和她好好说一说,一定能够说清楚的。喏,纸巾给你。”何子衿一叹,对徐梦梦实在头疼。她是支持不婚族,然而这个想法却和当今的社会理念相悖,注定不会被接受的。她要是用这种心态开导徐梦梦,明天她家里人就得找上门。徐梦梦哭哭啼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根本就不懂。我一点也不想结婚,一个人多好啊。我不愁吃不愁穿的,干嘛一定要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那个相亲对象你见到了吗?”何子衿这个时候,实在不敢对她说自己最近一直在相亲。“没。”徐梦梦摇着头,撇嘴。“见了面又怎么样?难道我见面后,就会喜欢上他。既然不会喜欢,还不如不见。”何子衿对徐梦梦幼稚又任性的话习以为常,这时候倒是有些心疼阿姨了。“梦梦,阿姨是好意。有一天她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留你一个人要怎么办。你一个人被人欺负了,连给你出头的人都没有。梦梦,别怪阿姨。”“可她也不能这么着急,就不能给我一个缓冲的时间,等我想要结婚的时候再说这些吗!”徐梦梦不是第一次和自己的母亲抗争了。每次都以母亲暂时的妥协而告终,她深深觉得生活在家里实在是太累了。“子衿,我要搬过来和你一起住。不然的话,你帮我找房子。”何子衿失笑:“你这也是要离家出走啊。”“什么呀,我是不想再待在家里了。她不就是想让我结婚吗?结婚没有,要是继续逼我,就别看见我了。”她嘟囔着,一罐啤酒已经喝完。“反正,在她心里我就是个不省事的。既然这样,我就走的远远的,让她少操点儿心。”“你哟。”何子衿伸手按住她继续开啤酒的手,不赞同的摇头。“梦梦,别喝了。你酒量不好,喝醉了又该难受了。我明天还想好好休息一天,可没功夫照顾你。”“子衿。”她委屈的喊着两泡眼泪:“连你也不要我了。”得,这就醉了。何子衿对徐梦梦的酒量深有感触,连稍含酒精的果汁都能喝醉的人,还有什么是她身上不会发生的。“子衿。我就觉得好累,好累啊。妈妈总是想着为我好,为我好,她不知道那些都是我不需要的。我想要自由,我想要有自己的想法……”这一夜,徐梦梦胡言乱语,说了许多自己的心声。末了,也就渐渐睡去。她是睡着了,何子衿看着她倒在沙发上,实在搬不动,只能退而求次给她拿了条毯子。“真是,这一个两个的醉鬼怎么都喜欢我家沙发。”摇了摇头,何子衿把茶几上的各种酒水收拾干净,免得这家伙半夜醒来再误喝了。回到房间里,何子衿已经没有了多少睡意。像徐梦梦这样的天之娇女都不能忘乎所以去生活,她一个普通人要想过得自在更难。何子衿眨了眨眼睛,看着天花板子宁弄的夜光贴纸,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不管明天如何,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她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不继续自己的人生,让在过得更幸福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