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十章 任,法律专务

第十章 任,法律专务

2492 2017-09-26 10:42:29
收拾好一切,何子衿就去洗澡了。走进浴室,被热水浸染的感觉令她全身都放松了。不枉她租下房子后,就给添置了一个浴缸。最普通的,最便宜的款式,用来泡澡已经足够了。家里开足了暖气,可湿着的头发,还是觉得有些凉意。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何子衿接起。“子衿,我打了几次你在接,是不在手机旁吗?”“我刚刚在洗澡。”“我今天办了一件错事,真是蠢死了,我觉得特别的丢人。子衿,你有在听吗?”“嗯。”何子衿对郁嘉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只是偶尔符合一个无任何异议的“嗯”,“啊”。郁嘉也不觉无聊,仍旧说的很起劲儿。看了眼手机上时间,她打开电脑,准备浏览和案件相关的信息。她应该要工作了,而不是听一个无聊人的喋喋不休。“子衿,我知道你很忙,就听我说完嘛!”隔着电话,她也能感受到他刻意撒娇的表情。要是挂了电话,他肯定要一直打,直到她的手机没电,哪怕关机也不行。她只有一个号码,用来联系客户的也是这一个,留给事务所的还是这一个。要是手机没电,大家联系不到她,肯定会出问题的。无奈按了免提,她迅速浏览新闻,偶尔应付一两声,期待这一夜快点儿过去而电话那边,郁嘉却喜滋滋的,认定了何子衿对他余情未了,不然怎么会对他这么温柔。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这件事的影响远比何子衿想象的要更加严重。她随手一搜,就发现了几百条相关的信息。甚至有人还在百度开辟了专门的贴吧,对事件进行分析,供人阅读讨论。而在微博上,不少艺人都转发了相关的热门消息。真是糟糕……她按着额角,苦笑了下。舆论正朝着一边倒向。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是慕家仗势欺人,污蔑无辜的学子。无数人痛斥慕家的行为,质问慕微凉的可耻行径。而无论外界如何讨论的热火朝天,除了可见到赵文彬的隐晦回应,慕家没有任何的动静。记者们守望了好久,都没有得到人有用的信息,最后干脆在慕微凉身上打上了高傲,藐视法律的标签。她并没有见过这位慕大小姐,只通过一次电话。是一个高傲的的人,形势已经很不利于他们了,却对谣言视而不见一般,不屑去解释。她问过,慕家为什么不做公关。而这位大小姐的回答则是:“不是有你吗?只要赢了这场官司,那些施加在我身上的污蔑都会通通消失的。”何子衿真想赞叹对方一句心大,就这样信任她。外界是如何谣传的,她难道真的不知道?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不能当庭将赵文彬及其律师彻底的扳倒,今后还会有人认定这是慕家施加压力,是来源于权势作用下的黑幕。她叹了口气,合上电脑,看着窗外黯淡的星辰,心里一阵无力。“子衿,我和你说……子衿?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睡着了。既然你睡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我明天再找你。对了,我母亲……算了,下次再说吧。”电话那边一阵嘟嘟的急促音,屏幕闪动了下,很快就暗了下去。郁嘉看着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号码,手指轻轻划过,退出了页面。直到此时,他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黯然。他知道子衿不会原谅他的。他就是个傻瓜,蠢的无可救药。狠狠伤害了自己爱的人,不配得到幸福。这辈子,他只想求得她的原谅。复合吗?他惨笑了下,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小嘉。”女人犹犹豫豫的,对上儿子阴沉的表情后,硬是将想要说的话噎了回去。“你吃过饭了吗?我煮了你喜欢的甜汤,喝一点吧?”虽然在北方定居多年,家里还是改不了煮甜汤的习惯。女人希冀的看着郁嘉,渴望着能够看到他的一个笑脸。“不用了。”郁嘉不冷不热的回道:“我最近胃口不太好。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你知道我不喜欢。”女人的脸色微微一白,缓缓走出了儿子的卧室,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希望儿子能够叫她一声。然而,她注定要失望了,从那件事后,儿子对他们就厌恶起来。虽然不会说,却用冷漠的行动和表情解释了一切。“唉——”她长叹一声,悔不当初。冬日的清晨,总是黑暗的。五六点钟的时间,天黑的像午夜,浓稠似墨汁。何子衿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接到电话后,她就再也睡不着了。九点居然有场会议……这么早烦躁的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最终还是无奈爬起来。她住在四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到达市中心的律师事务,需要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如果赶上堵车,两个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收拾妥当,带好一切需要的物品,她匆匆出了门。天还黑着,但路上已经有了上班的人群。她庆幸自己住在四环,不用像那些住在郊区的,每天上下班就需要四五个小时。事务所内,她不是第一个到的,但也不是最晚的那个。九点,会议准时开始。“沈氏可是一块大肥肉,这个行业里,不知道多少家事务所想要拿下沈氏的法律专务权。我们事务所在京城里也算有点儿小名气,要是能够拿下沈氏……”何子衿听着老板在上面滔滔不绝,心无杂念,闭塞双耳,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沈氏?沈牧尧的沈氏……不由皱眉,她也不想再和沈牧尧扯上任何的关系。“王明!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我看好你。一定拿下沈氏,我等你的好消息。子衿,你来一下我办公室。”散会后,王明从何子衿身边经过,嗤了声,扭身就走。“瞧那德行,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去了!”许铮就看不惯王明这幅小人得意的样子。在法庭上像个疯狗似的乱咬人,总BOSS怎么把他派到沈氏去,绝对是眼睛有问题,脑袋也有坑!“我去老板那儿,我桌上有些资料,你去整理一下。”“子衿啊,最近工作的怎么样,会不会感到累啊?”老板和蔼问。“一切都还好,没什么累的。”“那就好。我听说你最近正在处理慕家和那个什么大学生的案子,有把握吗?”“说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不敢说。您既然问起这个案子,肯定也稍稍了解过。因为案件当事人的身份特殊性,已经没有有力证据这一项,才令案件处理起来一直极为棘手。我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的委托人胜诉。除此之外,我不想别的。”老板赞许的点头:“你这么想就很对了。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和你没什么关系,可千万不要介意,影响了心情。做律师这一行的,最重要的是冷静了。在法庭上不冷静,就容易被对方带着走。你也不是新人了,这一点我相信你很清楚。”“谢谢老板关心,我会努力的。”“对了沈氏那儿……你偶尔也盯一下。王明不错,就是性子急躁了点儿。”何子衿感觉到握在手心的手机震动了下,跳出了一条信息。她看了一眼,立即回复:抱歉,我还有工作,不能赴约。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一条短信或是电话进来,让何子衿稍稍放心了下,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