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二十六章 今,物是人非

第二十六章 今,物是人非

3063 2017-10-15 17:51:32
几分钟后,司机在路边停下,语重心长道:“大妹子啊,这和男朋友生气呢,也别挑这种天气。看看这刮风下雪的,多吓人啊!”何子衿一脸菜色坐进沈牧尧的车里,没好气道:“现在你满意了。”沈牧尧笑眯眯的点头:“是啊。特别特别的满意。”“闭嘴。”何子衿恼羞成怒,干脆扭过头去。车继续行驶,大约十分钟左右,忽然停下了。何子衿看着陌生的地方,抓紧手机。“我要回家,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吃饭。”沈牧尧下车,拉开车门。“刚刚在会议室的时候,我就听到你肚子叫了。”何子衿脸色微微一红,她早上起的晚了,没吃早饭,午饭时间去见了杨紫芸,早就饿了。“走吧。”沈牧尧轻轻一拉,就将她从车上带出来。“你胃不好,不能饿着。”何子衿措不及防,被他拉的踉跄了些。沈牧尧忙站好,轻轻扶着她的手臂。“中午也没吃饭,你饿得都站不稳了。”“……如果不是你拉我。”何子衿看着自己鞋跟,“我会走的很稳。”沈牧尧挑的是一家古色古香的养生菜馆,主打药膳。提到药膳,当然是满满的中药味。何子衿一向不喜欢,她对气味特别重的东西都没有好感。“我不要吃。”她看了就想掉头走。“尝尝看。”沈牧尧体贴的将她带入雅间,拉开椅子。“不好吃咱们再走。”何子衿的确是饿了,也没有多说,捧着茶杯小口喝着白开水。“空腹喝茶不好。”一句话,就剥夺了她喝茶的权利。菜上的很快。何子衿看着明显需要炖很久的鸽子汤,沉默了下。“知道你来的时候,我就让Kevin订了。”沈牧尧盛好汤,递到她面前,关切道:“尝尝看。”何子衿尝试性的喝了一口,味道不错,没有特别难闻的味道,汤水清澈且清甜。“你答应事务所……”她不自觉咬着下唇,问道:“对公司没有影响吧。”“不会有影响。长河事务所虽然是一家新兴的律师事务所,和业界的其他律师公司完全没有可比性,拿出的成绩喜人。而且,价格也是其他公司的一半。”听他这么说,何子衿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些。沈牧尧挑眉,“你不会以为,我是为了你才签的合同?”何子衿忙低头去剥虾壳:“我自觉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你和谁签合同,和我没关系。”“真的?”“你烦不烦。”她皱眉,不悦道:“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好好好,你吃。”沈牧尧忙投降。从菜馆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呼啸的北风卷着大片的雪花,能见度极低。在这样的天气下,行走在路上已经是不可能的,对于司机们来说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刚刚过了一个红绿灯,前方就发生了一起车祸。犹豫道路湿滑,加上能见度低,两辆汽车发生了碰撞,致使交通拥堵。“不然……今天就不要回去了。路上不安全,我不放心。”何子衿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世界,轻轻点了点头。丽晶酒店的总统套房,温暖如春。何子衿一进门就脱了大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白色的世界。沈牧尧将人送到,有些恋恋不舍,出门时左顾右盼,寻找着机会。何子衿蹙眉:“你怎么还不走?等着收房费?”沈牧尧脚步微顿:“一楼有几家精品店,你可以去逛一逛。”男人终于离开了,何子衿才松了口气。看着身上的衣服,她拿起钱包房卡,去了一楼。丽晶酒店她来过几次,并没有仔细看。一楼的确有几家熟悉的精品店,其中还有一家……内衣店。何子衿忽然明白了沈牧尧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外衣可以不换,可是衣服却不能不换。她无奈的摇头,走进了店内。等她走后,绿植后走出一个人影。“芸芸?”杨紫芸回过头来,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助理。“我出来逛逛,一会儿就回去。”说着,她握紧手机,朝电梯走去。已经是夜里九点,郁嘉还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盯着早已经黑掉的屏幕,眸色深沉。他的嘴角紧紧抿着,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日里温柔带笑的表情,余下的只有暗沉和心痛。四年……四年的时间究竟能够改变什么?改变一个人?还是改变一个世界?不检点吗?可笑了。这是二十一世纪,男女平等的时代。她有权交男朋友,认识不同的男人。而他只是一个过去式,有什么权利去管她。虽然那个男人看不清脸,那回护的姿态,两个人的感情应该很好。会是那天他见到的那个沈牧尧吗?整整几个小时,郁嘉的脑海中一直在回荡着这些事。直到手机再次响起,他看了看号码,接起来却只是一个无聊的骚扰电话。郁嘉的手指在屏幕上划过,再次看到一前一后走进酒店的身影,眼角微眯。一个陌生的号码恰巧拍到子衿和一个陌生男人走进酒店的画面,又恰好知道他的手机号。前前后后的巧合,让郁嘉不得不注意。忽然,他的目光定在门口的一点,眉头紧皱。叮咚——门铃响起的时候,杨紫芸正准备睡一个美容觉。“去看看,是谁。”小助理小跑出去,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不由皱眉。“芸芸,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杨紫芸挑眉,从床上慢慢爬起。“请他进来。”郁嘉进门看到这间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已经焕然一新,处处都充满杨紫芸品味的房间,几不可见蹙紧眉头。“嘉嘉哥哥。”杨紫芸热情的端来水果。“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幸好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不然你开车太危险了。”“这个。”郁嘉将手机摆在她面前,指着上面的画面:“这是什么?”杨紫芸看到图片时,瞳孔微缩:“这是……子衿姐?四年时间,嘉嘉哥哥和她没在一起吗?这个男人是谁,是子衿姐的男朋友?”郁嘉仔仔细细观察着杨紫芸的表情,竟看不出有任何一点作伪。“这不是你拍的?”“嘉嘉哥哥!”杨紫芸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我刚刚回来,怎么会跑到一家酒店去跟踪子衿姐!我连她人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么久都没有联系了,你让我……”说到这儿,她有些无法忍耐,眼角通红,几欲落泪。“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家芸芸!”小助理义愤填膺瞪着她:“我不管你们说的那个子衿是谁,芸芸是最善良的女孩儿,你别把什么事情都推到她头上!”“这样也好。”郁嘉深深的看了杨紫芸一眼,当着两人的面拨通了发来照片的那个号码。一阵动感的音乐响起,小助理拿出手机,纳闷道:“谁啊?”她接起,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郁嘉挂断电话,眸色微冷:“杨紫芸,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杨紫芸怔怔看着小助理,嘴唇翕动,手指发抖:“你……你怎么能够做这种事!我和你说过子衿姐的事,你怎么能把这种照片发给嘉嘉哥哥!你不知道嘉嘉哥哥和子衿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我一只小老鼠,只配在一旁傻兮兮的看着。就算没有子衿姐,我也不可能和嘉嘉哥哥在一起的!你知道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懂不懂!”她气得大吼,小脸涨得通红。小助理愣了下,旋即握紧手机,瞪向郁嘉。“芸芸是世上最好的女孩儿,你看看你喜欢上的那个女人,随随便便就和其他男人开房,有什么好的!这件事和芸芸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我做的!你不准说芸芸一句不好,一句也不准!”郁嘉看着面前这场闹剧,抿了抿唇:“姑且当作是她做的。杨紫芸,我承诺会照顾你,但从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你心中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以放下了。”“嘉嘉哥哥……”杨紫芸怔然伸出手,想挽留,却连一片衣角都没有抓到。小助理担忧道:“芸芸。”“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杨紫芸眼含热泪:“虽然不知道这张照片是怎么从你手机发出去的。我相信你,你不是这样的女孩儿。你不认识子衿姐,一定是有人陷害我和你。”小助理感动道:“芸芸,谢谢你相信我。我先出去了,有什么要求,你记得叫我。”轻手轻脚的离开,小助理临走前,感动又感激的看了眼,这才坚定的离去。杨紫芸擦了擦眼角,拿起手机,语气冷漠:“飞姐,帮我再找个助理。让肖丽回去,我用不到她了。”蠢蛋的用处到此为止,没有留下的必要。因为太蠢的人实在是……碍眼。窗外的风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安静的似乎之前的狂怒暴躁,以及呼啸的风声,都只是一个可怕的梦。何子衿买好衣服,倒在床上小睡了片刻,外面已经一片黑暗。而白色的雪,是天地间唯一的亮色。灯光的影子投射在白皑皑的雪上,竟让世界发出了光亮。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