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二十三章 狂,压力迫人

第二十三章 狂,压力迫人

3267 2017-10-11 10:17:37
丽晶酒店“好了。”郁嘉看了眼一直瞪着自己的小助理,皱眉道:“今后没事,不要再联系我了。”“嘉嘉哥哥。”杨紫芸从沙发上跳下来,穿着拖鞋踩着长毛地毯一步步朝他走来。“四年没见了,不给我一个拥抱吗?”“杨……”“哥哥。”她眸光微动,双眼闪动着泪光。“一个拥抱也不可以吗?”郁嘉咬了咬牙,忍耐道:“好,只是一个拥抱,多了不可以!”一个简短的拥抱,连给她留恋回忆的时间都没有。男人已经将她轻轻推开,不容拒绝的。“好了。”他转身走向门口。“嘉嘉哥哥!”她急道。“还有什么?”他扭身,皱眉,满脸的不耐烦。杨紫芸屏住呼吸,将眼中的泪意压下,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嘉嘉哥哥,开车要小心哦。”郁嘉迟疑了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他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只回了一个:“嗯。”杨紫芸痴痴望着男人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眼里落下一串串的泪滴。小助理在一旁急的头疼上火,“芸芸,可不能哭啊,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这京城有什么好的你偏来,这下伤心了吧。”“不来的话要怎么才能见到他呢。”杨紫芸眼底的眸光闪了闪,“我有些渴了,去给我倒杯水来。”看着小助理有些放心不下,又不得不去的表情,杨紫芸笑了。当初她选这个小助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够蠢。果然,这样的蠢东西用起来才顺手啊。她从沙发人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冬日里萧瑟的京城。手指划过玻璃,留下淡淡的印子。京城,四年了我终于回来了。那些亲手把我送走的人,我心里还想着你们啊。……何子衿赶在何子宁开学前,离开了海津市。好久没见着这些老邻居了,连续几天的时间里,她都忙着招呼来家里串门的邻居们。至于何子宁,一回来人就没影儿了,准是泡在网吧里。离别在即,刘晔百般不舍,又不愿意离开老房子。她只能看着姐弟俩坐上车,离她越来越远。冬日的北河结了厚厚的冰,河面上吹来的冷风萧瑟。刘晔抹了抹眼角,在邻居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回家中。“姐。”何子宁收回视线,眼角发红。“奶奶为什么不和咱们一块儿回去。京城多好啊,留在海津,又冷,也只有她一个。”“奶奶是舍不得。”何子衿微叹了口气,看着身边还是毛头小子一个的小弟弟。“以后抽空多来看看奶奶。她年纪大了,一个人在家里,实在让人放心不下。”何子宁眼珠子动了动,逃避似的躲开何子衿的视线,小声说:“我知道了,以后会经常给奶奶打电话的。”“有这份心就好。你好好学习,将来能上一个好学校,有出息了,我就放心了。”何子衿不愿意用一张文凭来衡量一个人的未来。这里是华夏,能力反倒是其次了。只有一张有力的文凭,才有人允许你去发挥自己的能力。她的视线落在正在玩手机的弟弟身上。十八岁了,还像个孩子似的。“你还啰嗦,我有好好学习。”何子宁有些不服气,怎么在姐姐眼里,他就像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似的。“真的?”她笑了下,眉峰轻挑:“我听晚晴说,你前几天差点和邻班的同学打起来。”何子宁脸色一变,像被踩到了尾巴似的,几乎要跳起来了。“她和你告状了!我就说,她肯定要告状的。当时答应我好好的,过后就忘了。太可恶了,亏我这么相信她。”他说完,自己又嘟囔着,又快又急的,让人实在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那可是你的班主任,你以为是那些混在一起的小伙伴。”何子衿毫不客气的给自家弟弟打枪。“也幸亏有晚晴,不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混着。现在,像她这么负责人的班主任可少了。”何况,那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听她这么一说,何子宁顿时不吭声了,抿着唇生着闷气。何子衿也没有搭理他,稳稳的开着车。即将进入京城路段的时候,何子宁才别别扭扭的开口。“没有要打架,就是吵架来着。”“那为什么吵架?”何子衿换了个问题。“还不是因为……”何子宁脸胀得通红,半晌沉默了下,说:“总之,你别管了。那是我们男人的事儿,你别掺合。”何子衿摇头,偶尔流向何子宁的目光是慈爱和无奈,还有心酸。她又怎么能不知道他和别人吵架的原因。舒晚晴已经在电话里说了,那几个男同学出言不逊,说她都是靠出卖身体才能当上律师的。子宁和他们起了冲突,一言不合差点儿打起来,多亏有舒晚晴在一旁拦着。外面那些谣言她无法制止,却没想到这些流言会在学校里,还让子宁因为这件事而难过,甚至和同学之间发生冲突。对于这一点,她很感激舒晚晴,又感到给舒晚晴添麻烦了。自从子宁去了这家学校,可没少给她惹麻烦啊。何子衿在心里一叹,不知道当初让子宁去这家学校,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呢?把人放到学校门口,何子衿依依不舍:“在学校里别惹事,不要让姐姐担心。”“姐,你真啰嗦。”何子宁拎着袋子,朝她挥了挥手。他走了几步,又一脸别扭的转了过来,小跑过来。“姐,我以后一定会变得很厉害,不让人欺负你的!姐,你也别太累了。我知道你当律师肯定不容易,家里不需要那么多的钱。等我毕业了,我就去赚钱。”“傻样儿!你高中毕业,还要读大学呢!快进去,外面冷。”何子宁这才小跑离开,脚步轻快。回到公寓,三天没有人居住的房间,因缺了人气,显得有些冷清。何子衿给自己烧了一壶开水,总算在沙发上可以歇一会儿了。二十六岁的年纪,却像个老人似的。她摇头,拿过手机,重新开机。在海津市这几天,她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刚开机,短信就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都是一些新年祝福,一行话猝不及防映入眼帘。何子衿看着上面显示的信息,抿了抿唇。这是何子衿再一次走进西山疗养院。冬日的阳光正好,温暖不刺眼。山顶的风有些冷。这几天她已经穿上了长款的羽绒服用来御寒,在风袭来的那一刻,她戴上帽子。年轻貌美的管家依旧一件旗袍,开衩没有很高,隐约也可以看到她修长笔直的大腿。“何小姐。”她有礼的点头,“外面很冷吧,进去就暖和了。”疗养院内的暖气很足够,还有中央空调,她一会儿就热了起来。乘坐电梯来到慕微凉所在的楼层,管家脚步微顿,看向她:“小姐的心情从早上起就不太好。要是有什么地方让何律师不快了,还请见谅。小姐是个好孩子,这一切都不是出自她的本意。”何子衿已经知道慕微凉的一些情况,对她只有同情而没有其他。管家的话给她打了预防针,可是等她进门看到满地的狼藉,还是有些吃惊。画架被推倒,颜料到处都是,涮笔筒被打翻,污水将质量上佳的长毛地毯渲染成了斑点狗。还有放在窗台上的绿植,也被砸烂,黑色的泥土撒满了窗台下的一小块地方。慕微凉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沾满了颜料,显得乱七八糟。何子衿看到,她的手指有干涸的血迹,伤口并不严重。“慕女士。”“啊,你来啦。”慕微凉抬起头来,受伤的手指拨了一下头发,让她瑟缩了下,眉头皱紧,眼里闪过一丝愤怒。“我来,还是为了这个案子。”慕微凉不耐烦道:“我以为之前已经谈过了。”“仅凭只言片语,还是不够的。我希望能够再了解一些,这样才有助于在庭审时获得全胜。慕女士要清楚,现在外界对慕家的印象正在逐渐改观。而赵文彬那儿的支持,也在下降。类似的案件处理起来很麻烦,没有完全的证据很难定罪。关于这一点,慕女士还有什么想到的?比如说,赵文彬曾经有过什么过激的言行,还有……”“让我想想。”慕微凉按着额角,神情痛苦。她的记忆力不是十分的好,很多事情都会迅速忘记。小事她只当作没有发生过,不会在意。而赵文彬这件事,却让她无法忍受。大概是因为,她不允许有任何一人往她身上泼脏水,踩着慕家的名声向上爬。慕家的名声是建立爷爷和她父亲的牺牲上,绝不是那些人说的仗势欺人!何子衿忙道:“慢慢想没关系。”两个人格,记忆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共享的。慕微凉努力回想,得到的结果也是有限的。“慕女士,您在……”“烦死了!”慕微凉抓着长发,神情狂乱。“你是律师,这是你的问题,不要再来烦我了!滚出去,马上给我滚出去!”“慕女士。”何子衿一愣,“这场官司对你对我都很重要,麻烦您再认真回忆一下。”“滚开!”慕微凉抓起一个花瓶,就朝她砸了过去。何子衿一惊,躲开后,看着砸在墙面碎裂的花瓶,抿了抿唇角。“慕女士,你这样不配合,对胜诉没有任何帮助。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赵文彬逍遥法外,让您蒙受不白之冤?”“你是律师!你是!”慕微凉像一头狂怒的狮子朝何子衿冲来。“微微。”一个冷淡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在室内响起。慕微凉的脚步一顿,有些愕然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作训服男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