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三十八章 病,嫉妒入骨

第三十八章 病,嫉妒入骨

3029 2017-10-27 17:35:36
楼上的灯光闪烁了下,重新归为黑暗。黑暗的车厢内,男人点燃一支烟,只是看着它静静燃烧,并没有抽。烟雾缭绕,很快车内就充斥着呛鼻的气味。沈牧尧这才降下车窗,鼻翼翕动,在最后一缕青烟消散前,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记得那个房间里每一处的摆设,沙发的颜色,抱枕的图案,餐桌的摆放位置,还有冰箱贴的图案。小小的公寓,满是温馨和记忆。她竟带着那个男人回了家,还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沈牧尧忽然前所未有的嫉妒了起来。他嫉妒着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子衿是那样一个重视家庭的存在的人,一个可以为了维护家庭付出全部的疯狂女人。她居然带着他回家了!是的,他在嫉妒着,疯狂的嫉妒着。这一点,他承认。气极,他狠狠敲响方向盘。霎那间,四周响起了刺耳的鸣笛。何子衿刚刚入眠,忽然外面响起一阵喇叭声。她皱眉,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叹了口气,再次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算了,忍一忍吧。那阵扰人清梦的喇叭声,很快就剥离了她的世界。何子衿一夜好眠。清晨醒来,难得见到晴朗的天空。何子衿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轻声对自己说了一句:“早上好。”刚刚吃完早餐,贺文钧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子衿,你醒了吗?我现在就过来吗?”她愣了下,敲了敲脑门,半天才想起来答应带他回老房子去看一看的。“好,你过来了吗?吃过早餐了吗?不急,你慢慢来。”贺文钧再次来到金色世纪,发现环境还不错。虽然距离市中心是远了些,但居住起来也应该不错。“小蚊子,你等我一下。”刚走出车门,何子衿的声音从楼上传来,让他的脚步顿了下。何子衿拿好东西,很快就从楼上下来。她跑的有点快,气息沉重。贺文钧微微皱了皱眉,“着什么急,我又不会跑掉。”“平常习惯赶时间了。”何子衿看了下腕表上显示的时间,笑道:“可以走了。”贺文钧接过她手中的袋子,问道:“这些都是带给奶奶的。”“奶奶平常舍不得买,这次回去带给她。一些点心,还有些日用品。”何子衿解释了下,等贺文钧打开后备箱,帮忙把东西一起放进去。“你进去吧,外面冷。”贺文钧催促了声,见她还在原地站在,无奈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一个女孩子。所以,乖乖进去。”何子衿耸了耸肩膀,叹道:“去了一趟国外,果然变得绅士多了。”贺文钧只当没看到,打开后备箱,将那几只提袋和他带来的几个盒子放在了一起。“这么久没来,还认识路吗?”还没上高速,何子衿就担心起来。“这路是最近修的,你肯定不熟。来,换我开。”贺文钧笑了下,有些怀念。像小时候一样,凡事都要抢在前头不肯认输。何子衿开上车后,撇嘴:“你的车看起来很贵,开着都得小心翼翼的。”“你这是酸我酸我,还酸我呢?”“我酸你?得了,别自个儿瞎乐了。”贺文钧翻着一本厚厚的原文书,不经意问道:“我听说你最近处理了一个案子,还挺轰动的。”“你也听说了?倒也不算什么大案子,举证难了点。”贺文钧听她说的漫不经心,有些恍惚。记忆中那个嚣张的小丫头长大后,骨子里的脾气还是没有变。“小时候你特别喜欢看《一号皇庭》,还说要像丁柔一样,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女律师。”他笑着,怀念道:“那时候以为只是小孩子的童言稚语,听说你成为律师,我真被吓了一跳。”“你成为教授,我倒是一点都不奇怪。贺叔叔是想让接手家业的,你跑去当教授,选择教书,他没有说什么?”“一开始是反对的。不过,反对也没用。”贺文钧抬了抬下巴,一脸骄傲:“我这么优秀,只是选择经商,太浪费。”对于其他人这样自傲,何子衿一向嗤之以鼻。而贺文钧,他有这个能力。“好好好,你是学霸,我这种学渣还是不要打扰你的自信了。”“又酸。”“酸酸酸,酸的不得了。”来时突然,何子衿才想到忘记和奶奶说这件事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贺文钧,毕竟这些年了。“啊!这不是小牧嘛!”一见面,刘晔就紧紧握着贺文钧的手,一口一个小牧,亲热的不得了。何子衿又尴尬又难过。尤其是面对贺文钧疑惑的眼神,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奶奶患有老年痴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偶尔会记起一些事来,大部分时间都是茫然的。幸好,她忘记都是过去的事,对生活倒是没有影响。何子衿这次回来,也想为奶奶找一位好一点的保姆,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奶奶,别在外面站着了,天气冷。”刘晔还紧紧抓着贺文钧的手,嗔怪:“你这孩子,好久都不来看奶奶了。奶奶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事儿,你可要往心里去啊,你这……”何子衿跟在两个人身后,思绪万千。当年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她无暇顾及奶奶的身体,也不知道老人家那个时候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等到忙完事回到家里,才知道奶奶走失了。如果不是沈牧尧帮忙,她就要失去自己的奶奶了。如今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何子衿仍心有余悸。听着奶奶一声声温柔的问候,何子衿眼角一热,心里酸酸的。这几年她都在京城,回家的次数还是太少,留奶奶一个人在家里,一定特别孤单。贺文钧稍怔了下,便明白过来了。奶奶一定是把他当作其他人,才会说出这些话的。给了何子衿一个眼神,示意她不用在意。“奶奶,我前段时间出国了,前几天才刚刚回来。我啊,还从国外给您带了礼物,不知道您喜不喜欢。”“你这孩子啊,每次来都这么破费。出国了啊,去哪儿了呀?奶奶还没出过国,给奶奶说说,这外面都有什么好玩的。”何子衿将后备箱的东西都搬上来,贺文钧已经和奶奶相谈甚欢了。“子衿。”“嗯?”贺文钧站在厨房门口,小声说:“奶奶太累了,就先去睡了。”“奶奶年纪大了,要是有什么……”“子衿,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从小在这附近长大,奶奶也经常照顾我。”贺文钧顿了下,问:“奶奶是什么时候得上阿尔兹海默症的?”“四年前了。”何子衿苦笑了下:“那时候我忙着家里的事,难免有些疏忽。这几年来,奶奶没有大事,就是经常忘东往西,偶尔会认出错人。这几年,全靠邻里间相互照顾着,多亏大家了。”贺文钧沉默了下,“子衿,你受苦了。”“谈不上苦的。奶奶将我和子宁照顾长大,我孝敬她是应该的。好啦,不说这个了。晚上做你喜欢吃的菜,我一会就出去买虾。”提到吃的,贺文钧眼睛一亮:“有大虾吃啊,太好了。”何子衿无奈摇头:“你哪天迟早被别人用吃的拐走。”贺文钧抽了一根洗干净的胡萝卜,咔嚓咔嚓咬着。“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小时候,我爸就担心,我会被人用一根棒棒糖拐走。我是那种人吗?一根棒棒糖可不行,起码要两根!”“你呀,真是的。”晚上吃饭的时候,奶奶一个劲儿给贺文钧加菜,说他最近瘦了,人看着也矮了。饭后,贺文钧偷偷问:“奶奶到底是把我当成谁了呀?”说他变矮了,真的好心塞的。何子衿顿了下,才回道:“以前的一个熟人,不在本地。”“看来奶奶挺喜欢的。”贺文钧没有深究,晃荡着就出去了。听着离去的脚步,何子衿才松了口气。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她忙把碗筷丢到一边,拿起手机。一看下,不由皱眉。办公室内,沈牧尧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几个字,眉梢高高扬起。都带别的男人回老家了,他要是还能坐住,就有问题了。Kevin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没有得到回应后,悄悄嵌开一道细缝。只见办公桌旁,自家BOSS正坐在那儿十指飞快的噼里啪啦的……发短信。一直以为BOSS是高岭之花,没想到也会用短信这种接地气的方式。“咳咳,BOSS。”沈牧尧的手指一顿,缓缓抬起头来。“什么事?”“关于合作案的问题,还有一点问题。”“拿过来我看一下。”迅速的看完,指出几个需要修正的问题,沈牧尧看了看时间。“明天早上交给我。还有,下次进门时,记得先敲门。”“是,BOSS。”目送沈牧尧离开,Kevin一脸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自家BOSS如此火热的发信息。沈牧尧离开公司后,哪里都没有去,径直回了家。刚出电梯,他的眉头不由一皱,薄唇轻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