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四十五章 送,小粥小菜

第四十五章 送,小粥小菜

3057 2017-11-06 14:29:39
点滴输完了,何子衿的手背也有些肿了。许铮抱着她的手掌,心疼的眼圈儿都红了。“我家老板连手都长得没这么美。”何子衿淡淡抽回手掌,穿好衣服。“走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怀疑许铮会夜袭。“哦。”答了声,视线还盯着。何子衿回到事务所,刚刚过了两点。对于四周的问候声,她表情淡淡。等她走后,当然少不了一番议论,一个个都说她高傲。何子衿不在意,倒是许铮难免要和大家争论了几句。何子衿回到办公室,开始了上午未完的工作。期间好几天没有见到的老板对她表示了慰问。何子衿看到他那张明显被人打了肿起来的脸,半天没说话。老板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不然也不会躲在办公室里不出来,或者干脆不出家门了。“王明打的,人已经被警察局带走了。做律师这一行的,名声很重要啊。他这一错,间接毁了长河事务所在外边的名气。”说完这些,他又叹道:“你接的案子怎么样了?我听到网上的议论了。别太有负担,再累病了。”“那件事是赵文彬的几个铁杆粉子策划的,没有对我造成困扰。”“那就好,那就好。”老板说完,捂着脸匆匆就离开了。何子衿看着他匆忙的背影,无奈摇头。王明有句话说的不错,当年长河建立初期,的确是和他的贡献有很大的关系。但这不代表他可以为所欲为,拿着这些年老板对他的信任,去毁掉长河。外界只认钱不认人的女律师,在第二天上午时,再次造访了那间简陋的小宾馆。林芳有些局促的站在房间里,“听说这律师费……挺贵的。”现在女儿不在了,家里也拿不出什么积蓄来。她从网上看到了,这位律师是挺厉害的,但收费也高。“关于费用您不用担心。我是律师协会法律援助的一员,为您打官司是不收费的。”“不收费!”林芳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她无法想象,一个外界说穿名牌,开豪车,住着别墅,传闻中敛财无道的女人居然会是自己的代理律师,而且替自己打官司不收费。何子衿拿出相关材料,就在床上坐下。“请坐,我有一些细节需要询问一下。”林芳忐忑不安的坐下,神情犹豫,仍然不敢相信这好事儿落在自己身上了。何子衿看林芳一直盯着自己,干脆停止了记录。“有什么问题,您尽管可以问。”林芳被她这句话直接臊红了脸,她一个五十几岁的人了,却被一个不大的小姑娘说的脸红。“我就是,就是你和网上看到的那些话不同。”“网上的那些事儿,有几件是可以信的。”何子衿挑眉:“您看到的应该说我势利眼,穿名牌,住别墅这些?事实上,我的衣服是名牌,但绝没有到普通白领买不起的地步。我的车是BMW,价值在两百万左右,不过不是自己买的。而是之前一位当事人手头资金紧张,就将这辆车给我。至于所谓的别墅,我目前住在四环外的一座小公寓里,每个月的租金是一千八。好了,听了这些,您还有什么疑问吗?”林芳这次的脸是真的红了个彻底,她的手无意识攥紧,疯狂的摇头。“那好,告诉我,周茜还有什么工作上的事和你说过,不管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只要是你记得,请都告诉我。”这场官司的主要目标是抚恤金和赔偿金的问题,在法庭上也是从法律条文中寻找可行。何子衿问这些,不过是她当律师的独特习惯,细致的了解案情经过,在法庭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林芳见自己知道的通通说了,末了有些担忧:“我不在乎赔偿金的事,但我女儿不能白死。”何子衿在笔记本上记录,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这场官司不会很快结束,你做好心理准备。还有,你住的这个地方不安全,我会另给你找个地方。”“可是,可是这儿……”便宜。“就在我工作的地方附近,价格不贵,重要的是安全。”“你说他们!”林芳一点就通,当即脸上就有些发白。“星亿并不一定会对你做什么。”那只是一个小公司而已。“网络上已经曝光了这件事,你住在这里的消息很快就会被人知道,已经不安全了。现在带上你的东西,和我一起去退房。”安排好了林芳后,何子衿接到了法律援助中心的电话。法律援助的律师有全职,也有兼职。像何子衿这样名气的律师,业界还是第一个。“胡主任,您不用多说。这场官司我一定要赢,也必须要赢。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消散而无动于衷,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也无法忍受社会的冷漠。”事务所内已经知道了何子衿免费接了一个官司。“没想到何律师这么伟大。”许铮路过听到这句话,不由凑上去说:“我家老板当然伟大了。就说说慕微凉那个案子,先不说她家里有没有钱。就说依照赵文彬那伙人在网上这么闹,谁敢接这个案子?要是他真的赢了,慕微凉可是不仅要被控告杀人未遂,还要顶着一个污名。人啊,不能只看到自己眼前的东西,多想想,多思考一下嘛!”说完这句,也不管一脸懵逼的众人,蹦蹦跳跳就回去了。“老板,我给你买饭了。麻辣烫,你吃吗?”麻辣烫……何子衿对生活的品质并没有太高的追求,麻辣烫在学生时代也是常吃的。不过,这次……“许铮,我的病还没有好利索,吃这个上火。”许铮这才想起来,抱着两份麻辣烫,一脸懊恼。“我去买别的。”“许铮,许铮……”门口有人小声叫着她。碍于何子衿的存在,一直没敢进来。许铮看了何子衿一眼,走到门口压低声音问:“什么事?”“刚刚有一个送餐小哥过来,说是送一份餐点,钱已经付过了,是给何律师的。”许铮接过餐盒一看,有些愣住。参鸡汤,还有八宝粥,以及一些小菜。谁啊,知道她家老板身体不舒服。“老板,快趁热吃。这一定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雷锋,可千万不能辜负他的好意。”鸡汤的味道浓厚,不腻。八宝粥微甜,吃到嘴里顺滑舒适。见何子衿的胃口终于好了起来,许铮总数松了口气,为这位不愿说出姓名的好人表达了自己的称赞。……“阿嚏。”沈牧尧捂着口鼻,皱眉。“BOSS您是不是昨天在医院被传染到感冒了?”Kevin忙递上纸巾,“要不要请医生看一下?”“不用了。餐已经送到了吗?她吃了吗?”“餐点送到了,至于何小姐有没有吃,这个目前还不清楚。”沈牧尧按着额角,感觉有些头疼。“身体不好,还敢不好好吃饭。”病床上那具瘦小的身体,让沈牧尧眉头紧皱。“何小姐工作忙,而且……”说到这儿,Kevin也忍不住要叹气了。“她还是个要强的。”是啊,要强。做任何事都要做到最好,样样拔尖的女人。律师这一行中,女性本来就不占据优势。无论是从体力,还是从精力上。要想赢得官司,需要付出的要更多。短短两年时间,就成为了京城最炙手可热的律师之一,其中付出的努力和辛劳,常人难以想象。“算了,不管她。”难掩恼怒的说出这句,沈牧尧拿起西装外套。Kevin紧跟在他身后,对沈牧尧这番话深感怀疑。BOSS不是第一次说过不管何小姐了,但每次何小姐哪儿出事了,都是着急让他赶过去。这几年,他也看出来了,自家BOSS绝对就是网络上说的那些口嫌体。沈牧尧回到别墅,一家人已经吃过饭,家里有客人,显得很热闹。他的脚步微顿了下,打算绕开众人上楼去。有人眼尖看到沈牧尧,忙道:“这不是沈大少嘛!”沈牧尧睨了那人一眼,没有说话。许泽文摸了摸鼻尖,讪讪道:“这不是好久没见面,有点激动。卿卿,你说是不是。”沙发上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几岁,穿着一件精致的连衣裙,容颜较好。听到许泽文的话,她抬起头来,看了沈牧尧一眼,轻笑道:“咱们牧尧是忙人,难得回家一趟,你就别逗他了。”“回来了。”沈国文淡淡的说。“爸。”他看了眼坐在父亲身边的貌美女人,眉头轻皱,语气冷漠:“韩姨。”沈国文今年已经五十多岁,而他的娇妻今年刚刚三十六岁,只比沈牧尧大三岁。而沈国文在韩菲之前,已经经历了三次婚姻,韩菲是他第四任妻子。沈牧尧一向冷淡,韩菲也没当回事而,笑得天衣无缝,语气轻柔:“牧尧,你好久没回家里住了。你爸爸一直担心你在外面孤零零一个人,正好今天韩姨下厨,煮你喜欢的菜。”“不了。”他冷淡的回答:“我还有事,一会儿就离开。”“站住!”沈国文大吼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