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十八章 寻,可爱的人

第十八章 寻,可爱的人

2123 2017-10-09 10:49:39
这样的对视让沈牧尧有些无聊,半晌败下阵来。“一定要这么冷淡?”“那你希望我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对你。”她轻嗤:“咱们的关系,可从来没有亲密到这个地步。”“好冷。”沈牧尧看了看天色:“这么冷,难道不该邀请客人进去喝杯茶。”何子衿走了几步,冷言冷语的回道:“喝了茶就给我滚蛋。”说着,她拿着钥匙上了楼。跟在身后的男人一脸窃喜,脚步轻快。何子衿家里是没人喝茶的,有的只是红茶包。养尊处优的男人一点都不嫌弃,还腆着脸赞道:“子衿家的茶真好喝。”何子衿看着那一盒十五包,价格不过十六块的红茶,没有做声。“好了,茶也喝了,你可以走了。”沈牧尧捧着那只与他气质并不相符的马克杯,目光认真:“我听说,这里遭贼了?”何子衿正把购物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听到他的话,冷嘲:“沈总还真是耳听八方,连一间小公寓遭窃也能听说。”沈牧尧不理她的嘲弄,只是担心问:“住在这里不安全,你应该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哪里?沈总的家里吗?”她冷嗤,干脆在沙发上坐下。“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沈牧尧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你的那些房子呢?”“房子?”她笑了:“如你所见,这间公寓就是我的房子。至于其他的,当然要卖掉了。沈总也知道,我可是非名牌不穿,非豪车不开,非别墅不住的势利女。”这些外界的谣传,至今无人证实。但何子衿身上所穿戴的,的确不是一个普通小律师可以负担起的。沈牧尧被她的话噎了下,半晌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何子衿看着茶几上的木质花纹,也陷入沉默。当年父母亲过世后,她才知道家里还欠着一大笔钱。卖掉了公寓别墅,才将债务还清,剩下的钱拿来给子宁读书。而她,则搬进了这间小公寓,一住就是四年。“不说那些了。”沈牧尧的手指动了动,在桌上点了点。“我听说,你和那个男人在约会?”“又是听说,沈总还真是喜欢听说啊。”沈牧尧不理她的冷嘲热讽,认真问:“你要和他复合吗?”“复合?”她起身,表情冷漠:“我为什么要和那种男人复合。”“那就离他远一点。”“沈总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告诫我?”她笑。“咱们两个,毕竟连朋友都算不上。”“那就以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来告诫你。杨紫芸回来了,你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沈牧尧紧紧盯着她的双眸,试图从中找出一些不同的情绪。但他失败了,她的双眼中除了冷淡,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无论是对那个男人,还是对杨紫芸的这个名字。可他不知道,何子衿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攥着,指甲已经划破掌心。“谢谢沈总的忠告。我和紫芸好歹也曾是熟人,至于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就不劳您费心了。”她抬手指了指挂在墙上的装饰性挂钟,轻笑:“时候不早了,沈总该离开了。我一个孤身女人,留您一个不熟悉的男人在家里,不好。”沈牧尧没有执意留下来,只是严肃又认真的告诉她:“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一定要把门窗锁好,遇到不认识的人时,千万不能给他开门。记住了吗?”回应他的是,响亮的关门声。摸了摸鼻子,男人嘟囔着:“每次都要当着我的面关门。”他的鼻子差点被拍到。何子衿在沈牧尧走后,就给自己泡了面,然后一点点的把买来的东西依照品类放入冰箱。杨紫芸回来了……她嗤笑,那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和郁嘉之间早就断了个干净,无论是杨紫芸,赵紫芸,还是王紫芸都和她没有半点儿关系。不过有句话,沈牧尧倒是说对了。既然杨紫芸回来了,她也不能和郁嘉走的太近。一个疯狂又狠毒的女人,她可不愿再见到她。泡的面不算好吃,在没有饭吃的夜晚,聊胜于无。何子衿打开电脑,开始刷网页,决定给自己买一些存货。在几家店里买了近千块的存货,这才心满意足打开文件夹,继续浏览,试图找出一些漏洞。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何子衿拿起来看了眼,这才发现,今天是星期三。她连忙走到乏人问津的电视前,打开,并找到了江城卫视。节目已经开始。作为一档以老红军为主题的节目,在很大程度上缺少了娱乐性,也是缺少年轻观众的主要原因。而这档节目则不同。摄制组跋山涉水,期间还发生了不少笑料,只为寻找住在这里的一位老红军。不巧的是,通过一些老邻居的话,得知老红军一家人很早前就搬走了。邻居回忆,那是一位很有趣的老人家,喜欢唱歌,还很会做手工。她家现在用的小板凳,十几年都没有坏掉,正是老人家送给他们的。线索到这里就断了,主持人在被村子里的狗追了两条街后,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何子衿看到这儿,忍不住笑了下。一行人只能垂头丧气的回来,忽然有人惊讶道:“这个人……怎么和照片上的老红军有点像。”于是,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段视频。宝马车主担心老人家碰瓷,以及老人家义正严词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言行。虽然老人的话颠三倒四,神智也不大清楚,但从他的言语中得知,他就是一位老红军。“是啊!就是他!”摄制组雀跃起来,在联系到视频的发布者,一行人来到了京城。通过联系到处理事故的民警,他们终于找到了老人的家里。是一处位于郊区,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富裕的民宅。敲开门的那一刹那,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啊,赵排长啊!我记得,他个子不高,枪打的特别好,是队里公认的神枪手。……人啊,不在了。上合战役,我们一个连,对抗鬼子两个师!赵排长扛着红旗,说这就是革命的信念,红旗不到,抗敌的精神永不灭……”节目缓缓进入尾声,老人家那首记忆中的歌曲响起,何子衿已经泪流满面。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