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权后倾城  >  第六章:闯金殿

第六章:闯金殿

2054 2017-09-25 10:14:13
时庆德二十六年,七月二十。在离崖关拼死厮杀了一年的将士终于凯旋归来。金銮殿上,荆皇喜逐颜开,犒赏三军,情不自禁地道:“大荆文有上官,武有白氏,可保基业永存。”百官齐声山呼祝贺,这两府的当家人立在朝首,脸上神情却不甚好。荆皇甚是满意地将大殿中的众人一扫,话锋一转,便同一旁的老太监抱怨:“你说荆痕,这么大一个人还胡闹!”白奕漠然的眼中突然浮现一抹冷光,弓腰问道:“圣上以为八王爷离崖之举,纯属胡闹?”听老将军话中带着些微怒火,荆明正收敛了笑意,正色道:“他原是个游手好闲的,于军政一事上一窍不通,说到底是朕疏忽了,派他去了离崖。”白奕道:“君上圣裁,老臣本不该多言,只是……”他话未说完,外头当值的小太监小跑着进来,回禀道:“凰翡将军入宫来了。”荆明正瞧了瞧白奕,见他仍是一副端然态度立在朝首。又瞧了瞧对面的上官谦,这斯文丞相也是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神情。他默了一会儿,才叫小太监将白凰翡传进来。随着沉稳的脚步声从殿外至殿内,满殿百官引颈望去。只见昔日威风凛凛的女将一身素缟,手里举着一个三尺见方的漆黑盒子,正四平八稳地往前行去。令众人更为吃惊的,是那张幽黄的脸上,挂着壮士断腕的坚决。荆皇未表一语,老太监大声喝道:“大胆白凰翡,圣上面前,岂容你如此衣冠不整!”白凰翡行到殿前,稳稳地将手中的黑木箱子搁在地上,俯首道:“离崖一战结束,凰翡虽卸了帅印,却想为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向皇上讨点赏。”荆皇抬了抬手,示意老太监不必多话,只诧异道:“朕已论功行赏,便是白漓江违抗军令之罪也恕了。你的军功计入白氏军功薄子上,还求什么?”白凰翡膝行上前,打开漆黑箱子,里头一簇簇红绳束发出现在众人眼前,满殿哗然。荆明正盯着那一箱子的束发看了半晌,视线淡淡地落在白凰翡身上,神情莫名。行军打战跋涉千里,战死沙场者成千上万,是不可能将尸首运回来的。留下这一缕发,为的是死了后能给家人留个念想。如今白凰翡将这箱子东西搬上金銮殿,其中意思,自然不言而喻。半晌,荆皇淡淡道:“既如此,朕即刻下令修建烈士陵,将战死的将士皆敛入其中,受万民香火。”“臣所求并非如此。”白凰翡抬首,灼灼目光迎上荆皇的视线,“微臣只希望八王爷能亲自到这三万红甲兵墓前,斟酒上香,让这三万冤魂有家可归。”此言一出,百官皆沸腾起来。八王爷荆痕虽不理朝中的事,却是当今天子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荆明正眼神冰凉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素衣女子,额头渐渐冒起青筋,一双手拽了起来,又缓缓地松开来。半晌,他阖了阖眼,抬了抬手道:“今日早朝就到这里。”满朝文武皆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辞了出去。只白凰翡跪在地上没动,立在朝首的白奕同上官谦也没动。白凰翡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却十分坚定。荆皇似乎累了,笔直的身躯微微向前一倾,一手倚在案上,合眼叹道:“十年前,你执意随你爷爷出征,也是这幅样子,在紫武门前跪了三日。”话语微微一顿,他张了眼,蹙着眉头,“朕今时若不应,你要跪多久?”白凰翡道:“三万红甲兵皆为败军,魂魄流连战场,无召不敢回。恳请皇上下旨,令八王爷,将三万魂魄接回故里!”三万红甲兵为何战死,在场几人皆心知肚明。白凰翡此举,分明是要荆痕负起这三万条人命的责任。而这份责任归根究底,是要算到皇帝头上来的。太子的青云殿前常年飘着桂香,秋拣梅一身莹白的衣立在一株老桂树下,几朵细碎的花落在发间。荆自影闲庭阔步地从屋头出来,黄底银龙的长衣衬的身形修长,满脸神气,“秋公子怎么有兴趣光临……”他一席揶揄的话还没说完,秋拣梅已一把拉过他往金銮殿方向去,一边走一边说:“离崖一事,唯有殿下可解。”“头几日你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荆自影手上稍稍用力,便叫秋拣梅再不能前进半步。他抄着手神在在地道:“此事若论功过,是八王叔与白凰翡之间的是非,本宫不去搅和。”秋拣梅看着他淡淡地道:“便当做我欠殿下一个人情。”荆自影摇了摇头道:“这件事闹不好会把父皇和武将都得罪了,讨不了好还惹一身骚,用这个来换你一个人情,实在是个赔本儿买卖。”晨风清爽,秋拣梅凝了凝神,“既如此,秋某今日没来过。”“你……”瞧他甩袖离去没丝毫停顿的身影,太子爷满脸的神气顿时没了地儿显摆,恹恹地跟了上去,“秋拣梅,你也就一重色轻友的货!”金銮殿上一片死寂,十二根雕龙柱亭亭立着。火辣辣的太阳从侧门投射进来,将白凰翡的身影拉长成一道漆黑的线,显得形单影只。荆皇目光定在白凰翡身上许久,才看向白奕,“白老,您说呢?”白奕拱了拱手,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漠神情,“枫城能得百年太平,都是这些将士用血换来的,皇上无论做什么决断,莫让他们寒了心。”他话虽然没说白,其中意思再明显不过。荆皇面色为难地看向上官谦,后者却眼观鼻鼻观心,半天没言语一句,很显然是不打算插嘴这件事。正在左右为难,小太监在外头高声传道:“太子到。”荆明正喜上眉梢,一时也忘了荆自影此时正该闭宫自省,将他招了进来,先问:“什么事?”太子爷规矩地行了礼,跪在地上请道:“儿臣得知父皇今日犒赏离崖一战的三军,特来请旨,愿为离崖战死的将士们扫墓斟酒,以谢他们护佑大荆之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