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权后倾城  >  第八章:教习

第八章:教习

2142 2017-09-26 18:22:19
外头一阵整齐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多时,城防兵马司的人鱼贯而入,将前后出口封住。为首的小将领先看了看四下的血迹和尸首,又瞧了瞧立在二楼的白衣男子,高声喝道:“将尸首都运回去,在场的人也都拿下。”众人七手八脚地去搬走廊上的尸首,白凰翡闲闲地捂着手臂出来,立在秋拣梅身边,问着毫不相关的事:“陈渡是谁推荐的?”秋拣梅想了想,道:“白老将军。”白凰翡微微诧异,不待说什么,兵士已经清理了走廊,就要上来拿人。她往前踏了一步,挡在秋拣梅身前。秋拣梅微微蹙眉,却听见门外一声高喝:“且慢动手!”陈渡一边高喊,一边分开众人跌跌撞撞地进了酒肆,抬头扫了一眼二楼的两人,忙将一众的人都喝了下去。又指着那小将领骂了几句,才堆着笑脸到二人面前来,“公子和夫人伤着了吗?”他身形偏瘦,脸上骨骼分明,才刚跑了一路,涨的脸色通红,额头沁了一圈汗水。白凰翡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捂着手臂折身下楼去。秋拣梅脸色虽还苍白,眼眸中却是一派温和,淡淡地说:“夫人受了点轻伤,不打紧。”陈渡松了一口气,抬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头也是一阵后怕。东坡山上的事还没着落,如今城中心又发生这样的事,若今日他二人但真有什么差池,头上乌纱帽事小,若认真追究起来,他恐怕只能摘了脑袋谢罪了。他一口气还未从嗓子眼缓出来,秋拣梅脸色陡然变冷,厉声道:“只是天子脚下出了这般事,陈大人这个城防司马总兵怕有失职之罪。”陈渡吓得双腿一软,忙撑住一旁的木栏,赔着笑脸道:“是下官疏忽,秋公子……”他一句话没说完,额上的冷汗已经如珠玉般成串地落下,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秋拣梅毕竟不在朝中供职,见陈渡吓得这样,神情又淡了下来。“大人负责整个枫城的城防,有所疏漏在所难免。只是贼人实在猖獗,还望大人早早了解此案,秋某与夫人才能放心。”他这平和的一席话,却叫陈渡由心透凉。外头虽都说秋拣梅不受上官丞相的待见,在他看来,眼前这位霁月清风的二公子,当比相府的大公子要幸运些。不等他应话,秋拣梅揖了揖礼,转身下了楼。白凰翡出了酒肆并未走远,只在外头的旌旗下等着秋拣梅出来,二人一同往相府去。经由刚才一乱,城防兵早将周遭的街道肃清,只剩下一幢幢斑驳的古楼耸立在烈日下头。有风自巷弄中穿过来,吹乱了白凰翡的头发。秋拣梅自然地抬首替她理了理耳旁的发,视线触及她手臂上染血的丝帕,低声问道:“疼么?”白凰翡正想着酒肆的事,不在意道:“军旅之人,这样伤不算什么。”话音方落,左手被人轻轻握住。她转头诧异地看着身旁的男子。秋拣梅细细抚了抚那只布满细碎伤痕的手,神情淡淡的,轻轻地说:“既为夫妻,我当为你遮风避雨知你冷暖苦痛,今后,莫再挡在我前头了。我虽手无缚鸡之力,却也是七尺男儿,你这样,我会……”他话还未说完,白凰翡已经笑着应道:“好!”脸上眉眼弯弯,却是一副玩笑模样。这番深情款款的话,落在她耳中,也不过是他秋拣梅为维护自尊的说辞罢了。秋拣梅叹了一声,那句“我会心疼”终究是没有出口。二人闲庭漫步地回到相府,门前的小厮禀说:“丞相请二公子去一趟书房。”秋拣梅只得去了主屋。梅庵虽在相府内,与主屋却不相连,只从门口僻了一条洒满美人红的青石小道蜿蜒向西去。白凰翡独自回到梅庵,青姑在门口候着她,说:“和硕公主等候多时了。”她一边说一边上前,看清白凰翡一身血衣和手臂上的染血丝帕,“呀!”了一声,忙上前搀着她,又往里头喊红儿兰儿准备伤药和热水。因吃了点酒,白凰翡身上但真乏了,懒怠解释,也就由着她们去折腾了。她才踏进院门,迎面扑过来一个粉色的身影,将青姑别在一旁,拉着她的双手使劲摇晃:“凰翡,此次可千万助我!”白凰翡忍着疼,不着痕迹地将手抽了出来,左手稍稍用力,便按住和硕的肩头,令她双手发软,使不上力。和硕蹙了蹙眉,那厢青姑已经上前来,赔着笑脸道:“殿下,我家小姐受了伤。”和硕这才注意到白凰翡身上的血,惊得退后了数步,微愣了片刻,忙呼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包扎呀!”青姑无奈地笑笑,转身搀着白凰翡进屋包扎去了。秋拣梅至主屋归来,白凰翡已换了一袭青衫在他的小书房临窗看书。因发还未干,便松松地用发条别在脑后,额前少见地留了两缕,薄薄地飘在脸颊两侧。见他入屋来,她扬了扬手中的书册,眸中扬着笑意,“太子前年献上的这八策,桩桩件件利民利生,我还在疑惑,他久居深宫,如何知道民间疾苦?原是有你在背后相助。”秋拣梅笑了笑,没说什么。眉眼一低,见她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慎重处理包扎,这才放心,问道:“公主殿下来找你做什么?”白凰翡搁下手中的书册,神情暗淡下来,手倚在窗柩上,苦笑道:“皇后娘娘欲在中秋宫宴上演军阵,须得一个从军之人指导。”听出她话中凄楚之意,秋拣梅一时不知如何接话。默默站了半晌,才移动脚步到案边,将案上乱摆的书册整理摆放。他这书房虽小,搁的书却多,三面都立了人高的书架,几个红漆木箱整齐地搁在案几两侧,就是靠窗摆放的一套茶几桌椅上,也放了高高的几摞。见他有条不紊地将书一本本搁在书架子上,来回几趟已经微微喘气,白凰翡问:“怎么不带个书童?”秋拣梅笑道:“有一个,别处有事,叫他去帮忙了。”白凰翡眉眼动了动,又听到秋拣梅说:“是我母亲至交好友,明日带你去见见。”她微惊,却又无奈道:“离中秋不足一月,我时间实在紧迫,怕是去不了了。”秋拣梅倒不勉强,只说:“无妨,那便下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