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权后倾城  >  第十四章:北疆儿郎

第十四章:北疆儿郎

2117 2017-10-02 18:21:00
帐篷内早已备好三张桌椅,上头菜式点心布置一致,只是皇帝终究有些不同,用的御制碗碟。三人入座,荆明正率先举杯,对空念道:“兄长,若你还在世,遇此乱局,定知明正此举为的大荆江山。”语毕,杯中酒倒在地上,溅起的水雾转瞬消散。上官谦眸光闪动着不忍,看了对面的白奕一眼,终是担忧道:“二人虽有些才能,可毕竟涉世未深,此次淮阳一行,能应对的来吗?”荆明正续了一杯酒端在手中,视线投向白奕,问道:“老师以为如何?”“秋拣梅心思缜密,大局观甚好,而白凰翡……”提及那个孩子,须眉白发的老将军声音微微一滞,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感情,“那孩子是老夫亲自教出来的,自然有把握。”有了他这句话,荆明正眼中那一丝并不明显的忧虑也消散殆尽,尔后,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释然,对上官谦道:“老师门下的学生,师兄还担心什么?”上官谦微微一怔,想起多年前凛然让位的故友,不觉有了底气,看向白奕的眸中,更添了三分敬意。荆太子的青云殿今日格外的忙碌,甄熹领着七八个小太监跑了三趟,才将堆在紫武宫的奏折搬完。他看着堆满案头的折子,挺阔的眉宇纠了又纠,唤住要辞去的甄熹问:“父皇的病究竟如何了?昨儿还好好的,怎么病的这么凶猛?”大太监叹息一声,“太医说是积劳成疾,歇息两日便无碍了。”他头一偏,看了看堆在青云案头的折子,眉眼一低,眸中那一丝笑意被藏了起来。“这两日便辛苦殿下了。”这位老太监跟了皇帝数十年,该说的话一字不差,不该说的半点行迹也露不出来。荆自影有些泄气地挥了挥手,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殿中发了一会儿呆。“太子妃到。”殿外的小太监声音才落下,公孙无虞已经领着两个丫头入内来,身影未停,嘴上先道:“母后领着颌宫妃嫔去了紫武宫侍疾,父皇这一病只怕不轻,殿下可要振作精神。”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指挥小宫女将手中的菜肴布在桌上。视线一偏,看了看案上的折子,有些心疼地道:“这么多折子何时能批阅完?殿下怎么不传丞相大人入宫?”“父皇病势不明,本宫怎可自乱阵脚?”荆太子嘴上说着这样的话,脸上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荆皇病重时也有,但他素来勤政,即便卧病在床,也会将一切安排妥帖。似此次这般只言片语没有,还是头一遭。如今朝野上下都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贸贸然请丞相入宫,无端给了他们遐想。为今之计,唯有他自己先稳定下来,才能稳定朝臣民心。想着这些,太子殿下垂首苦笑,要稳定朝局谈何容易。父皇在位二十六年,尚且需要以公主换来多方牵制,自己不过区区一个太子,又能做什么?搭着青棱织锦布的八仙桌上摆满了他爱吃的菜式,满桌佳肴,却无甚胃口。太子妃正待说几句宽慰的话,外头小太监传,说是秋夫人求见。她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哪个秋夫人?”小太监回:“就是从前的凰翡将军。”公孙无虞恍然,她久居深宫也听过凰翡将军的赫赫名声,笑着应道:“请进来吧。”不多时,小太监便将白凰翡领了进来。从前的女将军一身束腰黄衫,高高束起的长发沾染薄薄雾气,走路时昂首阔步,双袖生风。一入殿中,弯腰见过太子与太子妃的礼,并无客套的话,只说:“家夫让凰翡带句话给殿下,一切如常,按部就班。”荆太子眉心一跳,这八个字就似定心丸,令他一颗七上八下的心也顿时安定下来。满桌佳肴看起来也十分可口,立身于晨光中的白凰翡,看起来也比往日更加亲切。他喜上眉梢,朝白凰翡抱了抱拳,“有劳将军了。”见到太子高兴,太子妃自然也开怀了,笑着接过话:“前些日子凰翡送来的七彩六棱石子本宫十分喜欢,正巧昨儿个母后赏了两件霓裳,你与本宫身量不差多少,穿得。”她话音方落,两个有眼色的小丫头便从一旁出门去了。白凰翡不动声色地弯腰谢过,抬眼,笑吟吟地看向端坐在八仙桌旁执筷子的太子殿下,状似随意地问:“不知凰翡送给殿下的礼物,殿下可还喜欢?”银筷子‘叮泠泠’地落在桌上,荆自影的手僵在半空,狠狠地瞪了白凰翡一眼。察觉到太子妃的目光,他咬了咬牙,生生挤出一个笑容来,“很好,很好!”太子妃疑惑的目光在二人身上转转,小丫头已经将衣服捧来,她也只好将此事搁下,亲自接过衣服交到白凰翡手中。白凰翡再次谢了恩,出了青云宫的大门,心情十分愉悦。往梨园行去的步子也不那么沉重,甚至还哼起了边关小调。“有风自南,绿了山川,有人以血妆点北疆,一缕青丝荒冢一方。风吹不到的地方,金戈与烽火成双,月下有人唱,策马之处便是故乡。有人自北,归了故乡,有风拂面幽幽花香,解甲归田华发成霜。有风吹过的地方,炊烟与嬉笑为伴,坟头冥纸妆,北疆儿郎魂寄山川。”晨风悠悠地划过她的脸颊,一缕发丝调皮地覆在眉眼,她微微仰起头,还未合上眼,阳光冲破了云层,强烈的光刺的她双眼一疼,起了水雾。“策马之处便是故乡,北疆儿郎魂寄山川。”御湖苑的迎春花早已匆匆谢过,紫薇绕着湖面开了一圈,缤纷色彩中,披着薄薄青衫的荆庭嘴里呢喃过两句词,悠悠目光转向堤岸上的女子。眸中神色从疑惑、好奇、再到释然,他缓步上前,语调轻快地唤了一声:“凰翡姐姐。”白凰翡视线一转,翩翩少年郎脸上的笑容,是岁月匆匆也不忍洗涤的天真。她先是一愣,尔后才弯腰揖礼,“见过二殿下。”荆庭忙扶她起来,白凰翡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他浑然不在意,脸上笑容丝毫未改,只问:“姐姐这个时辰入宫作什么?”白凰翡如实说道:“受皇后娘娘之命,前往梨园教习舞姬。”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