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二十二章 大皇子来要人了

第二十二章 大皇子来要人了

3078 2017-10-20 19:18:00
由于前一晚的经历太过精彩,许长欢今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 下了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用过早饭后,她刚走出南苑的门准备去找二皇子宋子清,就瞧见二皇子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二皇子,早啊。”许长欢远远就冲着二皇子打招呼,一双眸子笑意盈盈。 宋子清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调笑道:“应该是‘午啊’吧。” “本殿下都已经从太傅那儿回来了,你才刚刚睡醒。”言语间,宋子清已经走到许长欢的面前了,“这天华宫内,还有谁比你更舒服?” “嘿嘿……”知道二皇子在笑话自己,许长欢唯有傻笑。 “你昨晚睡得可好?” “很好很好。”许长欢点了点头。 宋子清俯视着一脸傻笑的许长欢,话锋一转,“我昨晚做了个甚是可怕的梦,梦中你离开了本殿下,说什么要去辅佐别的皇子,不要本殿下了……” 虽然这只是宋子清在描述他昨晚所做的一个梦,但许长欢不知为何,听着听着,她的冷汗都快要冒出来了。 “这个梦吓得本殿下后半夜都没睡好。” “殿下!”许长欢连忙蹦出来表忠心,“长欢怎会弃殿下于不顾,就算这天华宫内的人都离开殿下了,就算连孙公公也背叛殿下了……” “说什么呢你!”孙公公横眉冷对许嬷嬷,看到许嬷嬷“诋毁”自己,忙也蹦了出来,深情地望着二皇子殿下表忠心:“殿下,老奴才绝不会离开你呢,老奴会跟随你左右,生生世世……” 许长欢伸手一把将他推开,这孙公公也太会抢戏了吧,现在的女主角是她好不好! 许长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学着孙公公的模样,试图将眼神变得含情脉脉望着宋子清,“就算这天华宫内的花都再也不开花了,长欢我也绝对不会离开殿下你半步的!” “本殿下听俗话说梦都是反的,所以本殿下相信,你绝对不会背叛本殿下的。” 话正说着,突然来了一个小太监通报:“殿下,大皇子殿下正在前厅等您,说是有事相商。” 宋子清闻言,视线移到了许长欢的身上,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好,那我们一起走吧?” 二皇子这话像是在询问许长欢的意见一样,然而许长欢现在咬着牙思考大皇子不会是当了真,今天真的来要人吧? 听到二皇子喊自己跟上,许长欢下意识想打退堂鼓,但她又转念一想,大皇子见到的是昨夜以真容示人的她,今日她又变成了老妪模样,大皇子怎么可能认出来。 这么一想,许长欢才放下心中的顾虑,抬脚跟上了二皇子的脚步。 “二弟。” “大哥。” 到了前厅,许长欢默默站在二皇子的身后,低垂着脑袋,眼睛不去看他二人,耳朵却小心地竖了起来。 “大哥今日怎么突然来了我天华宫?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大皇子的脸上始终挂着令人感觉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是有一件事需要二弟成全。” “哦?”宋子清的这个疑问一转三个弯,“大哥有事请讲。” “昨日偶然撞见一小宫女,挺合我眼缘,一问才知那宫女是在你天华宫当差的。”大皇子边说边扫了许长欢一眼,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你的天华宫内向来不缺宫女,不知你可否割爱将此宫女调去我宫内?” 宋子清嘴角带着笑,“大哥,瞧你说的,什么割爱不割爱,你若是喜欢,我这宫内的宫女全部给你都行。” “孙公公。” “奴才在。” “去把咱们宫内所有的宫女都叫过来,一个都不许剩。”宋子清刻意强调道。 “是。” 话闭,孙公公便退下去张罗着喊人了。 等待间,宋子清拿起桌子上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大哥,喝茶。” 尔后,他目光转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宋祁阳,疑惑地问道:“大哥可知道这名宫女姓甚名谁?” “哦,她说自己名叫二花。” “二花?”宋子清略微沉吟片刻,接着扭脸将视线移到身旁站着的许长欢身上,“许嬷嬷,你可知咱们宫内,有哪名宫女名唤二花的?” “回二皇子殿下,老奴初来乍到,人都还没见齐。”许长欢咬了咬下唇,心虚到不敢去看他们二人,这个二花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宋子清轻笑了几声,扭脸又对宋祁阳说道:“许是我这宫内宫女太多,我记不清有叫二花的宫女了。” “待会儿人来齐了,大哥你自己看看吧。” 宋祁阳闻言点了点头,他也想过,‘二花’可能是临时编出来个名字在诓骗自己。 不消一会儿,天华宫内全部的宫女都聚集在了厅内。 宋子清起身,他看着这一屋子的众多宫女,自己也觉得天华宫内或许有点过于“阴盛阳衰”了! “你们之中可有名唤‘二花’的?” 等待了好一会儿,都没人站出来,宋子清只好请宋祁阳出手,“大哥,你见过此女的模样,你自己来找一找。” 宋祁阳站起身来,从第一排宫女开始找起,一张张面容姣好的脸却都不是他昨夜看到的在月色柔光下的绝色容颜。 时光在悄悄流逝,许长欢原本紧绷着的神经,也随着时间渐渐放松了下来。这一放松,她倒是觉得肚子有些饿,抬眼朝外面的天空中望去,火辣辣的太阳挂在天上,像极了一个热腾腾的大肉饼。 许长欢瞥了眼还在人群中开始第二次寻找的大皇子宋祁阳,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可真没料到大皇子会如此。 她趁没人注意到自己,悄悄探出手拉了拉坐在身旁的宋子清的衣袖。 “二皇子,二皇子……” “怎么了?”宋子清好笑地仰视着站在旁边的许长欢,看她一脸焦急的模样就觉得好笑。 许长欢凑到宋子清耳边,悄声说道:“你让小厨房先做着午膳,待会儿咱们好直接去吃。” “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不是饿了,是到饭点儿了。”许长欢的语气里有些急切,她咽了咽口水,想到今天早上起床到现在,她连口水都还没喝呢! “你不才起床吃完早饭没多久吗?” 宋子清边说边伸出手指戳了戳她此时还有些圆滚滚的肚子。 怎么和二皇子说个事儿就这么难呢? 许长欢无奈地长舒了一口气,“早饭是早饭,午饭是午饭,它们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两人正说话之际,大皇子已经从一群宫女间走了出来,正朝着两人走来。 他瞧见宋子清用手动作亲昵地戳着许嬷嬷的肚子,当下就觉得尴尬不已,他干咳了两声,“二弟,这群宫女内没有我要找的人。” 许长欢听到大皇子说话,立即慌忙推开宋子清。 宋子清却不以为然,他也毫不掩饰,直接对着宋祁阳说道:“大哥,我天华宫内上上下下所有的宫女都站在这里了,如果你找不到,那此女定是不在我宫中。” 宋子清挑眉望向面前的宋祁阳,宋祁阳此刻一脸的失落,看起来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一样。 “如若大哥真是放不下此女,大哥画功极好,何不画一幅此女的画像给我,我派人在宫内留意着,遇到与此女相貌特征相像的就立刻通知大哥。” 宋祁阳听到宋子清这么说,点了点头,这也不失是个办法,让各宫管事的都看一看‘二花’的画像,她既然不在天华宫,那定是在别的巩俐,总跑不出这皇城内外。 “今日劳烦二弟了,大哥我不胜感谢。”宋祁阳掩去眸中的失落之意,脸上重新挂上了往日的笑容。 “你我兄弟二人何必说如此见外之话,大哥不如留下来一起用膳?”宋子清客气道。 宋祁阳笑着摆了摆手,“不了,我宫内早已备好了午膳,就不再给二弟添麻烦了。” “那就恭送大哥了。” 两人相视间皆是客套地一笑,宋祁阳望着宋子清的视线,移到他身旁的许嬷嬷身上,接着又收回视线望着宋子清,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看来二弟对这个许嬷嬷,当真是与别人不同。 这是旁人的事,与他无关。 宋祁阳不再多想,他冲宋子清笑了一下,转身带着随从离开了。 许长欢双眸盯着大皇子的背影,直至他离开才收回了视线,心中即是得意于大皇子对自己的痴迷,又苦恼于怕自己的身份暴露。 她胡思乱想之际,一转身视线就撞进了宋子清深邃的眼眸之中。 “二二二二皇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二皇子凝视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令她瞬间慌了神。 “看你瞪着大皇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宋子清下巴扬了扬,指向大皇子宋祁阳远去的方向。 许长欢想了一下眼珠子的样子,瞬间有些反胃,“二皇子说什么呢,快吃饭了,别说这些影响食欲,让人无法下咽的话。” “哦,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今日的午膳里有道鱼丸汤。” 宋子清望着许长欢,十分温柔贴心地笑着。 许长欢的脑海里应声出现了鱼丸和眼珠子的画面。 鱼丸…… 眼珠子…… “呕……”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