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十九章 视花如命的二皇子

第十九章 视花如命的二皇子

2062 2017-10-17 11:07:00
回了天华宫,许长欢欲要教授宋子清武功,可还没来得及开这个口,孙公公就一路小跑过来,脸上带着喜色通报:“殿下,从外域送来的红边白莲今日已达京城,想必此刻就正往咱们宫内送呢!”闻言,宋子清也是一脸喜色,他开心地拉着孙公公,匆忙道:“快,速速随我去宫门口看看!”“红边白莲?”许长欢纳闷地嘟囔着,这是什么东西?能让宋子清如此高兴的,估计就是美人和花了。她瞧着宋子清那欢喜的劲儿就觉得好笑,一朵花而已,还值得当朝皇子亲自去宫门口迎接。许长欢虽然对宋子清这视花如命的爱好不屑一顾,但也耐不住心里的好奇,便也跟着宋子清一道去了。回程路上,许长欢跟在一群宫人簇拥着的水缸后,不紧不慢地走着。望着前面宋子清对水缸里的花宝贝地不得了,恨不得将花抱在怀里的模样,许长欢无奈地摇了摇脑袋。她还当是什么稀奇物种,跑来一看原来还真就是几株白莲花,只不过白莲花的花瓣边沿都是红色的而已。许长欢打心底瞧不起如此隆重而来的白莲花,想她西绝山上高耸入云宛如仙境之地,什么稀奇古怪样的花草她从小都见惯了,这仅仅是品种不同的莲花根本入不了她的眼。虽然觉得宋子清这模样好笑,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许长欢心里再多吐槽,也还是尊重宋子清热爱花草的爱好,反正花花草草而已,到时候宋子清登了基,总不可能因为喜好花草而令国库空虚吧!胡思乱想之际,他们已经回到了天华宫,宋子清直接命人将花抬去他所住的殿里。许长欢站在廊下,看着院子里的人忙来忙去为宋子清腾出了院子正中的一块地,宫人们又抬来一个模样灵秀刻着山水的水缸,然后把莲花移栽到那个新水缸里,宋子清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二皇子,你是不是打小儿就没有出过宫啊?”许长欢左看看右看看都不觉得那红边白莲有何稀奇的,值得宋子清这么大费周章,她实在忍不住,便凑到宋子清跟前,好奇地问道。“你这话倒像是在笑本殿下没见识一样,本殿下十岁开始就常常出宫游玩,你何来此问?”宋子清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此时心情愉悦,便也不与她计较。“那你是不是没有去过那种很远很远的山明水秀之地?”“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许长欢指了指院子中央大水缸里的红边白莲,对着宋子清说道:“这种花在我们那儿的山上随处可见,不值一提,你居然能如此兴奋。”“在你那儿随处可见的,在这宫内却仅此一缸,那还不足以令我兴奋吗?”宋子清一下就问住了许长欢,许长欢无话可说。“不过说起来,本殿下除了这皇城外,倒还真是只去过江南。”宋子清回忆着在江南待着的那两个月就一脸向往之色,可真所谓是烟花桃花野花都揽入怀里的逍遥日子。“江南是本殿下心向往之的地方,也是这全天下最美之地,等本殿下将来娶了妻定要在江南建府定居。”许长欢被宋子清说的也有点儿好奇,她这辈子第一次下山,只是来到这繁华热闹的长安城就足以令她大开眼界了,比长安城还要美的江南,她是去都没去过,想都想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殿下殿下,江南有多美啊?”“书上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但在本殿下看来江南的四季都是极美的。主要是江南的美人儿美,那杨柳腰,那桃花面,那……”宋子清越说越神色向往,许长欢慌忙打断了他,“二皇子,得了,别说了。”许长欢抬眼望去,宋子清还是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她深深忧虑国家和万民,如果二皇子将来真的登基了,不会挖空国库天天沉迷美人和建造花楼花田花房来养花什么吧……深夜,许长欢躺在床上,瞪着圆溜溜的双目,毫无入睡之意。向来嗜睡的她今晚却失眠了,因为她在忧!国!忧!民!虽说师父因报恩命她进宫辅佐二皇子登基,这个恩是得报,但如果二皇子登基后无视朝政,整日里不是美人陪伴就是陪伴美花,那可就离亡国不远了……况且,师父说二皇子智勇双全,她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个二皇子平日里极懒,不看书不练武也不习功课,整日里都无所事事倒还是小事,偏偏他不安分,今日那红边白莲居然是二皇子花了五百两白银买来的,且不说来回路上的人力,就这破花也值五百两白银吗?!她实在是太震惊了,二皇子爱花已经到了不在乎价值这个问题了,看来已经“病入膏肓”了。反观大皇子,在御花园时她就听人说大皇子深受皇上喜欢,人也聪明勤奋,饱读诗书的同时还会一点护身的武术,为人也很正派善良,宫人们都很喜欢他。这样比较下来,大皇子宋祁阳好像比二皇子宋子清更适合这个皇位。想着想着,许长欢就有些饿了,在思考天下大事之前,她觉得先填饱自己的肚子更为重要,便翻身下床,套了件外衫打开门便飞身而去。黑夜中的少年早就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果不其然看到许长欢飞上屋檐朝着御膳房而去,少年也起身跟上许长欢。宋祁阳今日下午在殿中被皇上考问十题,最后一题却答得不是很好,虽也被父皇称赞有长进,但他刚回来就被皇后娘娘责罚抄书,这会儿已经夜深了还没抄完。书房内只有他一人在烛光下执笔写字,随身跟着他安公公早就被他打发去休息了,此时夜深人静,他晚上还未用膳,难免有些饿。此时宫里的宫人们大多都已入睡,他也不想再吵醒他们,便自己悄悄提了一盏灯来御膳房寻些食物来填饱肚子。许长欢从光滑的瓦上滑落从天而降之时,他刚走到御膳房的廊下,只见有个粉白翩翩的影子落了下来,他也未多想,伸手便接住了那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