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二十三章 二皇子的小计谋

第二十三章 二皇子的小计谋

3030 2017-10-21 17:05:00
宋子清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二花”是谁,昨夜良玉已经将许长欢与宋祁阳相谈甚欢一事告诉自己了。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他以为大哥昨夜口中的“要人”只是当下哄骗一个小宫女的,他没想到大哥今日还真的跑来天华宫要人。看来只是一晚上的谈天而已,大哥就对许长欢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许长欢真正的模样,良玉见过,大哥见过,他却还未曾见过。今日在前厅,他为大哥出主意,也是顺水推舟想瞧一瞧许长欢真正的容貌。虽然此前他命良玉出宫找绘意馆的白师傅画了幅许长欢的画像,但那毕竟是靠着良玉的描述而画的,多少肯定会有些出入。而大哥画功不凡,又真正见过许长欢的模样,定能画得栩栩如生。宋子清这么想着,突然笑了起来,自己居然愚笨至此,许长欢就在自己宫内,想看她长什么模样,晚上趁她睡着尽可看个够,何苦在这儿想方设法。“二皇子,下午我们学习一下兵法吧?”许长欢吃完饭,拒绝了宫女们端来的鱼丸汤,坐在位置上吃着被冰块冰过的冰西瓜。宋子清坐在一旁,气定神闲地漱口,“不行,下午本殿下还有极顶尖儿的要紧事要做。”“什么事情是极顶尖儿的要紧事?”“你没发现吗?”宋子清反问许长欢。许长欢一脸疑惑,“我发现什么?”“南苑小池塘的那一群花该松土了。”“……”就知道这二皇子一天就没个正紧事儿要做。午后,许长欢睡到晌午才起,这会儿吃完饭,肚子撑得很也睡不着,便陪着宋子清一起做苦力,在南苑给小池塘边上的花翻土。好不容易干完了苦力活儿,许长欢与宋子清并排躺在小池塘旁的竹制躺椅上,一口接一口地往嘴里送着鲜翠欲滴的紫葡萄。“二皇子,你这王八养了多久啊?”许长欢喂饱了自己,就拿出鱼食来喂小池塘里的鱼,瞧见一旁石头上趴着的王八,便张口问道。“什么王八,不要乱讲话,这玩意儿会成精的。”说着,宋子清抬眼越过许长欢,看到石头上趴着的小龟,仔细辨识了一番,“这只好像才养了八年而已。”“听说王八都很长寿?”许长欢瞧着那只闭眼晒太阳的小龟,越看越喜欢。宋子清懒懒道:“对,你我投胎三遍了,它都不一定死。”“那到时候肉都老了,不好吃了,不如我们现在宰了它炖汤?”“……”宋子清惊得坐了起来,瞪着许长欢,发现她一脸坏笑是在开玩笑后,宋子清才安心重新躺了下去,他想了想,又开口嘱咐许长欢,“我这宫内除了小厨房和你房里的东西外,我不在场,你都不要乱动。”“尤其是这南苑的花,你更是不要乱摸乱碰。对了,你平日里也多读读诗词,花鸟鱼兽都是有灵性的,你对着它们读诗念词,它们也会……”“得得得,二皇子,你别说了,你说得我头都疼了。”许长欢简直是受不了宋子清这一提花花草草就唐僧附体的样子,她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怎么,这花鸟鱼兽有灵性,成了精还会念诗读词不成?”宋子清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眸子里全是认真和严肃,“还真说不定。”接着宋子清给许长欢讲了许多花鸟鱼兽等这世间一切有灵性的动植物成精的民间故事,许长欢害怕的同时也听得津津有味。这皇城的确是不一样,宋子清说起的许多故事,许长欢都从未听过。也许是下午宋子清的故事太过于惊悚,又或许是太过于精彩,总之许长欢晚上失眠了。弯月已经高高挂起,而许长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夜深露重,睡不着的人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她烦恼大皇子宋祁阳的事情,宋祁阳是宋子清的对手,宋祁阳又对自己有点儿意思,她想着自己何不借此机会接近宋祁阳,然后来做个奸细,套取宋祁阳这边的情报……但她看到今日宋祁阳没找到“二花”时失望的设色,就又觉得宋祁阳对自己好歹也算得上是真心一片,不然怎么会执意来找自己,所以她又有些心软,不舍得去欺骗利用这样心悦于自己的人。“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唉……许长欢在黑夜中长长叹了一口气,她心中烦恼万分,偏偏此时独自独自又跟着饿了。国事家事天下事都不如填饱肚子来的重要,她动作灵巧地翻身下床,披上外衫打开房门,飞身上了屋顶,朝着御膳房的方向走去。她刚推开御膳房的门,正欲往里走去,突然身后有人拉住了她的手。许长欢下意识以为被逮住了,甩开那人的手就准备飞奔出去,结果一转身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大皇子?”虽然御膳房内未点灯,但借着皎洁的月光,许长欢还是认出了沐浴着月色嘴角含笑的大皇子宋祁阳。宋祁阳白日在天华宫内未找到人,内心始终闷闷不乐,夜晚也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他起了身,拿了壶桂花酒出门,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小苑里,月下独酌。也不知是这去年的桂花酒酒劲儿大,还是宋祁阳他不胜酒力,等他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渐渐清醒过来时,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御膳房的大院中。他站在原地,望着漆黑一片的御膳房和紧紧闭上的门,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正欲回宫,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动静。他只凭借着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许长欢的身影,他毫不犹豫地大步向前,抓住了许长欢垂落在身旁的手。他双眸定定地望着许长欢,仿若是怕她从自己眼前消失一样。她的发丝有些凌乱,因为惊恐双颊微微泛红,双眸也因为讶异而瞪大了,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你为什么又来了?”“是不是因为想见到我?”一直一言不发紧盯着自己不放的大皇子,突然开口问道。“啊?什么?”许长欢被他的问题弄得脑袋发懵,大皇子说的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为了避免大皇子误会,许长欢解释道:“大皇子你误会了,我每晚都会来御膳房吃一点夜宵的,不是因为要来看你。”“你说你是天华宫的,今日我去天华宫寻你,却并未见到你。”大皇子的神情看起来还是那么地失落,许长欢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清楚,“大皇子,我昨夜就跟你说过了,我是不会离开天华宫的,你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二皇子吗?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天华宫?”“天华宫内宫女众多,二皇子连你姓甚名谁都不清楚,但你若来我宫内,我定好好对你,不会再让你去服侍任何人。”许长欢百口莫辩,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总之我是不会离开天华宫的。”许长欢不想和大皇子在这儿一问一答继续纠缠下去,她话一说完,低着头就想走。还没走上一步,宋祁阳就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并欺身而上,将她困在了他的臂弯里。“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黑夜中,大皇子的双眸却是那样清凉有神,紧紧盯着许长欢就像是豹子在盯着猎物一样,令许长欢很有压迫感,她觉得现在两人的动作太过亲密,就连大皇子呼吸的气息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她挣扎着,宋祁阳的胳膊却是那样的孔武有力,将她困在其中如同铁笼子里困了一只金丝雀一样,难以逃出生天。许长欢放弃了,武力不能解决的,唯有靠智慧了。大皇子要的不就是一个不去他宫里的理由吗?她想出来个理由给他不就好了。“为什么不说话?”宋祁阳边问边朝她逼近,吓得许长欢连忙撇过脸,生怕大皇子一个猛兽上身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许长欢双手抵着宋祁阳硬硬的胸膛,阻止他再继续靠近,宋祁阳修长的身子就快全部挨着许长欢了,距离如此之近,许长欢这才闻到一股酒香,清冽的酒香里还飘着淡淡的香甜的桂花香气。桂花……“我喜欢天华宫内的花,整个皇宫里最美的就是天华宫,所以我不愿意离开。”宋祁阳听到这个理由,满不在乎地一笑,“这有何难,我立即下令把我宫内也种满花。”“种花简单,如何把景色弄得别致那可是要费上好久的功夫的。”许长欢早就料到大皇子会这么说,她心中早有对付的方法了,“听说二皇子未成年时就开始打理天华宫了,这都多少年了才有如此绝世的景色。”“……”这次轮到宋祁阳沉默了。的确,要将宫内弄得像天华宫一样,得彻底整修一遍,而这个工程浩大,最短也要个一年半载。他在脑海中飞速计算了一下,尔后开口对着许长欢郑重地信誓旦旦道:“给我两年时间,最多两年。两年后,我定去求父皇让我娶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