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十二章 偷偷调查许长欢

第十二章 偷偷调查许长欢

2435 2017-10-10 09:55:02
就在良玉飞身而上,吃力地远远追上那名从许长欢屋内走出的女子,悄声小心地跟在她的身后。 与此同时,皎月当空照。 天华宫内,宋子清也未入眠。 房内,房门紧锁,烛火摇曳。 “青云,今日你并未与她交手,但你能否猜测出她功力如何?” 今日的刺客其实是宋子清让暗卫青云所假扮的,这是宋子清设下的一个局。 虽然许长欢说她只会轻功,但宋子清并不全然相信,魔教的首席大弟子难道就真的只会轻功吗? 况且,许长欢来路不明,且有谋反之心,宋子清在没调查清楚她的身份和来意之前,是断然不可能完全信任她的! “今日我假装突然袭击,来得又狠又猛,杀她个措手不及,一般这种情况下,对方始料未及且毫无防备。如果真的是是有武艺在身之人,下意识的反应应该是抵挡我的攻击,而不是先逃。” 青云紧锁眉头,回忆着今天下午的场景。 “我招招致命,这种情况下应该没人还会可以伪装成自己不会武艺。所以属下断定她轻功了得,却没有正经练过武。” 不过……青云垂下眼眸,如果许长欢真的是伪装起了自己的真实实力,那就可以断定她一定是看穿了这是一场戏。 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及微。 “那依你们常年习武之人来看,如果从小就练习轻功的话,到了七十岁,可不可能还能像她这样势如疾风?” 宋子清虽不精武艺,但以正常人来看,七十岁的老妪要抱起他,还在屋檐之上飞奔跳跃,跑了那么远还面色未变,是万万不可能的。 “江湖中人很多人到了五十岁与六十岁之间,就会金盆洗手。就是因为纵使他们武艺再高深,随着年龄增大,总会不如壮年之时。为防仇家趁机寻仇,便在功力还未减退之时选择金盆洗手,将往日恩怨一笔勾销。” “所以,属下认为以她的年纪来讲是做不到的。” 原本是抱着一杀了之想法的青云,现在对这个许嬷嬷的身份也开始好奇了起来。 听到青云这样说,宋子清陷入了沉思。 “殿下,殿下!”良玉突然慌慌张张地从外开门而入。 青云下意识转身朝向门的方向,右手抄起刀就迅速地指向他。 良玉呆在那里不敢乱动,刀尖就点在他的鼻尖之上,还好没有渗血。 如果刚才他再快一步,青云的刀必定会将自己劈成两半! “良玉!”青云责怪地瞪着他,“怎么这么久了还是一点儿规矩也没有?进门之前不会先敲门吗?” 青云边说,边收起了自己的盘龙长刀。 “我这是有要事禀报殿下,一时慌张……”良玉还沉浸在刚才的心惊胆战中,弱弱小声解释道。 宋子清看着良玉无奈地摇了摇头,良玉跟他的时间也不短了,但却还一直是这样冒冒失失的个性,“南苑那边发生了什么?看你急得一头汗。” 青云前去关门,在路过良玉时,青云不满地瞥了他一眼,这个良玉总是不长记性。 良玉比身材高大魁梧的青云矮了两头,并且青云还是良玉的直属负责人,被青云这样面色阴沉地看了一眼,良玉简直觉得整个屋内的空气都寒冷逼人了起来! “殿殿殿殿下……”良玉对于青云的死亡凝视十分恐惧,还生怕青云扣他的钱,吓得说话都说不顺溜了。 “好好说话,不要结巴!” 关门回来青云,大掌沉沉地拍在了良玉的肩上,良玉慌得腿差点儿一软,面对着宋子清跪下。 “你也是在塞外见惯了生死,在翻天血海之中活下来的人,怎么在宫内呆了几年越呆越没胆小呢?” 这下连宋子清都忍不住出声了,良玉是在塞外边境交界,无人管辖的凶恶之地从小独自一人摸爬滚打,闯出了一番名堂之人。 现在进了宫还没几年,怎么锐气就已经褪去全无,越发不稳重和胆小起来了。 宋子清当然不知道,良玉倒不是怕青云与他打一场,而是被钱拿捏住了命门,唯恐自己做事青云不满意会扣自己的钱。 良玉将今晚南苑所发生的事情跟两人描述了一遍,他跟着那女子在宫内飞来飞去,那女子像是在熟悉宫内的每一条道路,她还站在宫内最高宫殿的顶上良久,估计是在研究宫内地形。 最后,她去了御膳房偷吃了好大一会儿,吃饱了出来就飞身回南苑了。 听到良玉说完后,宋子清和青云皆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你可以肯定那妙龄女子就是许长欢吗?” “嗯嗯!”良玉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的轻功我是见识过的,在我之上,天下轻功能在我之上的人并不算多,屈指可数。” “两人的步法相同可能是在同一师门下练的,但轻功的行走习惯是每个人独有的习惯,不可能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良玉没有十分的把握,不会轻易就断言两人实为一人。 “可她明明是老态龙钟的模样,怎么可能会突然变成了少女的模样?”青云疑惑地问道,他苦思不得其解。 “对,我之前听到她的声音清脆,也怀疑她是不是使了易容术伪装成老嬷嬷的模样,但根据我观察的这些天下来,她所露出的肌肤皆布满了黄褐色的老人斑点。” “就连今天她在躲避青云的追逐之时,风吹起了她的衣袖,她的整个手臂都明显是老妪的样子。” 宋子清脑海里也是充满了疑惑,他转动着手中未染墨的毛笔,眼神里闪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这个许长欢,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在塞外时曾听人说过,有一种面具十分罕见,人带上以后会完全遮盖住原本的面容,想变成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做工比易容之术更加真实和精致,但此面具做法十分残忍,我也只是听说,从未真正见过。” 良玉也并不能确定,这种传说中的人皮面具是否真的存在于世间。 “你说的,可是人皮面具?” 青云直视着良玉,良玉点了点头,青云心下想到,人皮面具传说由来已久,无风不起浪,说不定真的有人皮面具存在! “别忘了,她可是魔教弟子,如果是魔教拥有此等邪物,应该也就不足为奇了。” 青云想到今日关于她体力的困惑疑题,眼下也立刻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如果是人皮面具将她伪装完美,那她的力气就符合练武之人的正常范围内了。” 如今,关于许长欢身上的大半疑问都已经有了答案。 青云也越发觉得这个许长欢不简单,他杀心又起,抬起冷眸定定地望着书桌后的宋子清,冷声提议道:“殿下,不如属下今晚就让她消失灭迹……” “去查探魔教的人还没传消息回来,先不要轻举妄动。” 宋子清淡淡道,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宫内也好久没有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日子平淡无奇,令人整日乏味不堪。” 在宋子清指间灵活转动的毛笔渐渐停止了下来,“就把这件事当做游戏一场,我们来将计就计继续下去吧……” 他边说边手拿着毛笔蘸了蘸墨,提笔在面前的纸上写下了一个字。 “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