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五章 只为二殿下熬汤

第五章 只为二殿下熬汤

2206 2017-09-14 12:25:01
今日宫内的御花园可是热闹非凡! 许长欢前脚刚出御花园,后脚上一秒还在二皇子面前假装又聋又哑又瞎的御花园众宫人,下一秒就唠嗑儿唠得八卦满天飞。 一会儿的功夫,消息以御花园为中心,四处扩散开来! 可不得了了!可不得了了!天下奇闻!!! 这宫内水人不知谁人不晓,宫内的宫女但凡姿色不平者,被二皇子瞧见的最终结果就是被他调去天华宫。 如果容貌二皇子瞧了第一眼就觉得看不进眼里的话,他接下来可是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自古宫内有些姿色的宫女,都奢望着哪一天在宫内与皇亲贵族们来一场浪漫的偶遇,之后与他私定终生嫁入贵族或是宫内,一步就飞上枝头变凤凰。 就算是当个偏房侍妾也好,也比现在天天劳累干活,还要看人脸色强! 贵族们不常见,可在宫内长大的皇子们可是时常都能见到的! 皇子们年轻俊朗,一直以来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在如今的大宋朝宫内,大多数的宫女都不会在二皇子身上浪费时间和心机,因为她们太了解二皇子了! 二皇子向来游戏花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对她们只是玩儿玩儿而已,二皇子真正爱的是他那一大园子花。 而且,很多进了天华宫的宫女,不出一个月就又被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给扫地出门了。 可,今天二皇子竟然领了个年老色衰的老嬷嬷回去! 而且,还弃有御花园五朵金花之名的宫女碧玉而不顾! 在附近浇花的小太监亲眼所见,二皇子临走时和那个嬷嬷许长欢聊得开心,连瞧都没瞧碧玉一眼! 二皇子,怕不是被人下了蛊,中邪了吧?! 一时之间,关于二皇子和御花园扫地嬷嬷的流言蜚语在宫内如同强效病毒一样,迅速在宫内传开了。 就在许长欢屁颠儿屁颠儿在屋内收拾行李,准备跟着二皇子去天华宫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宫内已经谣言四五六七八九十起了! 就只是因为二皇子亲自陪着她走到了宫女的住所处,且当她在屋内收拾包袱的时候,二皇子负手而立站在门口,闲庭信步,悠哉悠哉地耐心等她…… 后来,当许长欢听到那些捕风捉影、添油加醋、毫不可能的谣言之后,她整个人哭笑不得。 宫里那么多人,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脑袋瓜灵光一点,好好用常人的思维思考一下。 为什么就不能是二皇子他尊老爱幼呢?! …… 许长欢收拾好包袱后,开开心心地出了门,挑眉笑着望向站在门外的二皇子。 等待许久的宋子清看到许长欢眉眼弯弯的模样,忽然感觉许长欢像是有着七十岁的容貌和十七岁的灵魂。 宋子清脑海中霎时间描绘着许长欢十七岁的模样,定是个清秀佳丽。 此刻,宋子清呆呆地瞧着许长欢双眸含笑,笑意盈盈的模样,居然觉得就连她眼角的鱼尾纹也是那么的可爱…… 随即,二皇子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 他身形一震,为自己居然有这个想法而感到难以置信。 他定了定神,强忍着面上不露异色,对着许长欢说道:“这个小个包袱收拾了这么长时间,本皇子还以为你准备将睡觉的炕也搬走。” 话音未落,他就抬脚转身朝外走去。 “二皇子,等等我。”许长欢嘿嘿傻笑着快步跟上。 宋子清看着跟上来,站到自己身旁的许长欢,瞧着她步伐轻盈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老嬷嬷。 “说了这么久,本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宋子清疑惑地瞥了一眼许长欢。 “嘿嘿,许长欢。” “今年年级多大了?何时进的宫?” “今年十……不对!今年七十了。我刚进宫没几天,嘿嘿……” 糟糕!差点儿就说漏了嘴! “你在宫外有家人吗?相公啊儿女啊什么的?” 宋子清皱了皱眉,这个许长欢行为实在是太古怪了! “都没有,嘿嘿。就我孤身一人,打小儿就是孤儿。”许长欢傻笑着回答宋子清的问题。 宋子清眉头皱得更紧了,这许长欢怕不是癔症了吧? 身世这么惨,居然还可以笑得这么开心。 “你一直笑什么?难道刚刚被本殿下的侍卫点了笑穴了?”实在受不了许长欢的频频傻笑了,宋子清好看的双眉皱成了小山,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嘿嘿……没想到进天华宫这么容易,我简直太有成就感了!” 面对许长欢的回答,宋子清简直是无言以对。 如果这个许长欢真的是谁派来他身边当卧底陷害他的话,他很怀疑对方是有多瞧不起自己的智力! 他是不学无术,但他脑子没有坏掉啊!对方就这么小看他? “你有没有想过进了天华宫要干什么?比如你想在厨房还是在院内扫地还是……” “啊?我进了天华宫还要做事吗?”听到宋子清这么问,许长欢一脸茫然地瞪着宋子清。 “不然呢?好吃好喝把你当姑奶奶供着?” 面对许长欢的反应,宋子清觉得好笑异常,难道这个嬷嬷以为自己要白养着她? “我可是二皇子你的军师,我必须时时刻刻贴身跟着你!” 许长欢凑上前,接着说道:“我的任务就是为你出谋划策,外加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闻言,宋子清直勾勾地望着许长欢,淡淡道:“你知道贴身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就是我天天跟着殿下你,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 他就知道许长欢不知道。 “贴身就算了,本殿下的床榻之上可容不下第三人了。” 宋子清扭过脸继续向前走,想到许长欢说要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他又停下步伐,扭脸看了看许长欢的一脸皱纹,摇了摇头。 “让你保护本殿下,岂不是提前送你去地府熬汤?” “为了殿下,殿下让我去哪儿熬汤我就去哪儿熬汤!殿下让我熬西湖牛肉羹,我绝对不会熬西湖羊肉羹!” “……” 宋子清看着面前这个挺起了胸膛向自己表决心的老嬷嬷,唉叹了一声,“驴唇不对马嘴。” 接下来的一路上,宋子清再也没主动开开口跟许长欢说过话。 宋子清从小到大经常听到一些话,叫姜还是老的辣,叫我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可怎么到了许长欢这个七十岁的老妪面前,宋子清觉得这些话都像是在放屁一样,完全失效了呢? 他觉得许长欢可能也就十岁的神智,剩下的一甲子简直白活了这么多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