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十八章 这画面真是令人误会

第十八章 这画面真是令人误会

2198 2017-10-16 13:52:00
那一双仿佛盛满了春意的桃花眼,笑起来时足以勾魂摄魄,正经起来时又有着一丝威严,令人望而却步。男性的刚毅与女性的柔美同时体现在了宋子清的身上,许长欢直勾勾地盯着宋子清那一双桃花眸,心里暗叹: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绝色之人吧,浓妆淡抹总相宜,男装女装皆绝色。许长欢脸红彤彤,心扑通通。她顿时觉得此时此刻和宋子清在一起的每一秒都那么难捱,她嘴上喊着宋子清的名讳,身子又开始挣扎。“宋子清,放开我。”“宋子清,宋子清,宋子清,你聋了吗?”“宋子清,你要是聋了我们就赶快去找太医给你治治病。”“宋子清,我知道你一时意乱情迷,我不会怪你的,只要你正常一点就好。”宋子清在无视许长欢的聒噪这方面很有耐力,他伸手捏了捏许长欢的脸,指尖触碰到皱纹的触感是那样真实鲜活。他的脸微微退离了一些,皱着眉头盯着许长欢的脸沉思。这完全不像是带了面具的脸,那为什么许长欢脸上和身上的皮肤差别这么大?宋子清微微松开了对许长欢腰身的钳制,选择直接将内心的疑惑问了出来,“你脸上的皮肤为什么和身上的皮肤完全不一样?”许长欢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她心下松了一口气,“原来你是好奇这个啊!”她一把推开宋子清,眉飞色舞道:“我保养得好不行吗?”“那你为何只保养身子不包养保养你的脸?”“我,我……”许长欢的脑袋里飞速搜刮着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们习武之人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至于脸是什么样子我们不在乎!”“可你的声音也不像是七十岁的人能发出来的清脆嗓音?”“我对嗓子保护得好不行吗?”说着,许长欢白了宋子清一眼,“就这么点儿小事儿,还非得搞得人心惶惶。”“我还以为你看上我了呢!”许长欢拍了拍胸脯,心跳还没恢复过来,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慌失措之中,“吓死我了快,差点儿以为自己晚节不保。”许长欢话音还未落下,宋子清就又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望着她挑了挑眉,一双勾人魂魄的桃花眼深情地直视着许长欢,“如果我说,是呢?”“……”许长欢还没来得及平复的心跳这下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她呆若木鸡,难以置信地瞪着宋子清,结巴道:“不……不会吧……二二二皇子……”宋子清没有回复她,而是选择用行动代替回答。宋子清低下头,轻启双唇,朝着许长欢的下巴处贴近。许长欢此时就如同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根本丝毫动弹不得,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二皇子他该不会是要吻我吧!许长欢的思考能力此时为零,行动能力已经丧失。许长欢误以为的吻并未落在她的唇上,二皇子在朱唇触碰到她的皮肤之时,突然张大了口,在她下巴侧边狠狠咬了一下!“啊啊啊!”“二皇子吃人了!”许长欢惨叫出声!“啊!”两人身处的凉亭侧边传来了一个女声的惨叫!并不是许长欢锁发出的惨叫!而是在凉亭外!宋子清和许长欢双双扭头。只见大皇子和他身后的一群侍从都张大了嘴望着姿势亲密的两人。许长欢忙推开了宋子清,望着那群人眼角抽了抽,这下怕是跳进哪个河都洗不清了!!!宋子清倒是很淡定,站直了身子,双手背到身后俯视着那群人,“你们这幅表情是在侮辱本皇子的审美吗?”大皇子宋祁阳也是一副瞠目结舌的神色,他呆愣地看了看宋子清,又把视线移到了许长欢的身上。看来,传言说的是真的……二弟的确和这个嬷嬷有些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宋祁阳原本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但转身走了两步,他又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着宋子清缓缓说道:“二弟,做事要有分寸要看场合,御花园人多口杂,传到父皇耳里难免又要让你受罚。”“大哥教训的是。”宋子清脸上带着毫不在意的小,嘴上恭敬道。宋祁阳明知道宋子清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心里,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多说一句。他深邃的眼眸望向神色与自己疏离的宋子清,心中暗暗叹了声,小的时候二弟是经常同他们一起玩耍的,后来却终日一个人躲在天华宫内,与他们也逐渐疏远了,幼年的情分已被这么多年的后宫风云所消耗殆尽,如今的二弟似乎并不喜欢与他们众皇子有过多接触。回忆往昔,有些黯然伤神的宋祁阳轻叹了一声,他的眼神越过宋子清望向皱纹横生的许长欢,轻轻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许长欢看到宋祁阳那摇头叹气、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知道他是误会了自己和宋子清。但看宋祁阳的模样,好像还挺为宋子清着想的,但看宋子清对他大哥却是不咸不淡的样子,她走上前用胳膊肘顶了顶宋子清,朝着宋祁阳离开的背影扬了扬下巴,“你大哥看起来还算是个好人,对你还挺关心的。”最起码,比那个三皇子好!“凡是踏进了这宫门的人,基本上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利益权衡。”宋子清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什么意思?”许长欢不甚理解,抬眼疑惑地望着宋子清追问道:“那你算好人还是算坏人。”宋子清闻言扭头盯着她半晌才缓缓道:“如果我对全世界的人坏,就只对你一个人好,你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许长欢眨巴眨巴了眼,瞪着圆目认真地瞧着宋子清,脑内思忖了片刻开口回答说:“坏人。”宋子清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接着道:“那我如果对全世界的人好,就对你一个人坏,那我算好人还是坏人?”“呃……”许长欢被他绕进去了,对全世界的人好那他就算是个好人,但他如果对自己一个人坏,杀烧抢掠自己,那也算不上是一个好人啊……许长欢左思右想也得不出个结论。宋子清扬起嘴角,望着许长欢苦恼的样子,轻启朱唇:“这道理你都七十岁了还看不明白,看来本殿下改天必须请太医给你看看脑子了。”说着,宋子清就抬脚走出了凉亭。“给我看脑子?”许长欢皱着眉头,纳闷地跟了上去,搞不懂为何宋子清要请太医给自己看脑子,她又没磕到脑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