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十五章 二皇子的特殊癖好

第十五章 二皇子的特殊癖好

2168 2017-10-13 13:07:00
“那她昨夜出门时,是以什么样的容貌出去的?”宋子清没有忘记许长欢在夜晚会“变脸”。 “如同那晚一样,都是少女容貌。” 闻言,宋子清低头稍稍沉吟了片刻,再次抬起头时,他开口对良玉说道:“等下次我们出宫时,你去绘意馆找白师傅,跟白师傅描述一下她在夜晚时候的模样,让白师傅画幅画像给我。” 宋子清说到这儿时顿了顿,脑海中浮现了许长欢年轻个几十岁的模糊模样…… 他想到人皮面具一事,想要找机会查探一番,但不知从何下手,他一边紧缩眉头苦思着,一边开口问良玉道:“人皮面具可有破绽能令人察觉?” 听到宋子清这么问,良玉也跟着思忖了片刻,“属下未曾见过人品面具,一直以来都只是道听途说。但属下认为,人皮面筋就算再完美,它在与真实皮肤交界处总归是会有一些破绽的。” “或许是在脖颈处,也可能是在锁骨或是胸前,但断然不可能会遍布全身,最多也就是到所带之人不再裸露被衣衫掩盖的肌肤处。” 良玉只是大约摸这么想着,他也没有把握,毕竟许长欢是魔教弟子…… 宋子清计上心头。 “二皇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 许长欢伸手挨个儿摸着墙上的马鞭,口中啧啧称奇,“居然还收藏了一屋子马鞭……” 今日许长欢又来找宋子清进行登基计划的第一步,扎马步! 她还没说两句,宋子清就在无形之中把话题岔开,说带她来看自己更加珍爱的收藏品。 许长欢开始还故作正经严肃,推辞说等练完功再去看也不迟。 宋子清俯在她的耳边悄声说,“孙公公都没有看过,就本殿下和你两个人去,绝对保证你大开眼界。” 话还没说到一半,宋子清的余光就瞥见许长欢已经双眸发亮,散发出兴奋与好奇的光芒! 宋子清心下暗暗发笑,许长欢到底是在山上长大的,没见过世面也心思头脑单纯,他根本不需要费尽心机来引导,她就已经摇着尾巴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自己身后,全然忘记了之前说要扎马步。 许长欢跟随着宋子清进了西边的屋里,一推开门,许长欢就被挂满了整面墙的马鞭惊到了。 “你是拿鞭子的人还是被鞭的人?”许长欢终于从一面墙马鞭的震惊感慨之中回过神来,她扭脸望着宋子清问道,脸上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这是马鞭为什么要鞭人?”许长欢的话,总是令宋子清觉得疑惑不解。 “别装了二皇子,你可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这话问得宋子清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听不懂许长欢在说什么。 “我可是辅佐你登基的秘密心腹,这种小癖好告诉我也无碍,更没有什么羞于开口的。” 许长欢冲着宋子清挑了挑眉,一副我懂你的模样嘿嘿傻笑着。 宋子清看着许长欢,觉得她的笑容里带着些坦荡的朴实,又带着些……猥琐的银当! 宋子清好笑地上下打量着许长欢,“你都懂什么了?” “哎呀,二皇子你就放心吧!这就是床笫间的一些个人小乐趣,我是不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许长欢笑着拍了拍宋子清的肩膀,说完后,她扭头细细打量着墙上挂着的马鞭。 这一整面墙上,各式各样的马鞭整齐有序地摆好。 “这条这么硬,抽起来一定很疼吧?” “这条抽完之后是不是不会留下痕迹?” “这条怎么这么长,甩起来不怕抽到自己吗?” 许长欢这边在一条接一条地评价着面前的马鞭。 而已经懂得许长欢话里意思的宋子清,站在一旁扶额,默默不语。 他实在是想象不到,自己此生漫漫数十年人生路上,会有过这样一个画面。 七十岁的老嬷嬷站在自己面前,毫不避讳地谈论床上之事。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不对,是太诡异了! “二皇子,你怎么不说话?” 评价了半天的许长欢有些口干,她抿了抿嘴唇扭脸,却发现宋子清一直沉默着没有插话,神情有些痛苦的样子。 “被我无情拆穿了以后,你不想说话,无言以对了吗?” “……”宋子清沉默,他内心默默道:我现在不想说话,只想抽你! 但他不敢讲出来,怕一讲出来就让许长欢想入非非,以为自己想对她怎么样。 宋子清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他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向前踏了一步,强作镇定询问面前的许长欢:“你都从哪儿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书上啊!”许长欢一脸的理所当然,想起西绝山上的书她就忍不住得意地夸道:“我们魔教最多的就是书了,你书房里的书连我屋内的书都比不了。” “什么书上会讲有人用马鞭抽人?” 宋子清从小接触到的书都是历届太傅们精心挑选出来的,在宫外他也曾听说过一些不可描述的书,但从未见闻过有讲到用马鞭抽人的书。 “《风流王爷之越虐我我越爱》、《霸道皇子暴虐爱》、《俏冤家,轻一点》、《越疼越离不开你》、《请温柔地虐爱一下我》、《后宫之走一步心一跳》……” 看到许长欢倒背如流熟练地说出一堆禁书的名字,宋子清简直要疯。 “好了!到此为止,不要再说了。” 宋子清闭上眼,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 再睁开眼时,他已经神色如常了,瞧着许长欢还是一副单纯不自知的表情,宋子清开口警告,“以后不要在宫内再提及这些书了,小心被砍脑袋。” “砍脑袋?!” 许长欢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脖颈,她定定地瞧着宋子清,突然回想起她在《后宫之走一步心一跳》里看到过的内容,深宫之内步步惊心,稍不留意可就是灭门之灾啊! 她这才意识到今后在宫内她要谨言慎行,以免还没等到二皇子登基,自己就先丢了小命。 她仔仔细细打量着二皇子,突然问道:“你可是二皇子,你会保护我不让我掉脑袋的对吧?” 宋子清瞄了眼来自己这里寻找安全感的许长欢,瞧着她满脸皱纹横生,眉头皱起的地方堆积了四五条纹路,他又深深望了许长欢的一眼,转身开门。 许长欢呆愣在原地,只听见随着门的打开,外面吹来了一阵儿风。 宋子清简短有力的回答随着风飘了进来,又消散在风中。 “难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