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二十四章 许嬷嬷的真实模样

第二十四章 许嬷嬷的真实模样

3175 2017-10-23 11:46:08
听到大皇子的话,许长欢愣住了,她扭过头来直视着宋祁阳,双目因为惊讶瞪得圆圆的,“大皇子,你的意思是两年后你要娶我?”“如果你嫌时间太长,不愿意等的话,只要父皇点头,我明天就娶你!”“……”许长欢呆愣地上下打量了大皇子一番,她咽了咽口水,试图把话说清楚,“大皇子,我们才见过两次面,你就说要娶我,会不会进展太快?”“我只后悔没有早些遇到你。”宋祁阳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这话的语气中饱含了满满的深情,他炙热的视线钉在了许长欢的身上,眼神中的真挚令人震撼,像是把真心捧到许长欢面前一样,许长欢别扭地再次别过脸。她就当大皇子是喝醉了,说胡话吧。自古男人多情,何况是这宫墙内长大的皇子们。他估计只是把自己当做平常小宫女一样哄骗罢了,许长欢这么安慰着自己,心里的震惊才悄悄减少了一些。“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被禁锢在宋祁阳怀里的许长欢语气闷闷的,“你先放开我。”宋祁阳松开了自己的手臂,许长欢轻轻叹了口气,低着头说道:“大皇子,没什么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等一下。”这次连脚都还没探出去就又被拦住了,许长欢抬头无奈地望着大皇子,“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吃宵夜吗?”宋祁阳微微一笑,很自然地拉起了她的手。瞥了一眼大皇子,许长欢小声嘟囔着,“被你这么一搅和还有胃口吃吗?”两人一起走进御膳房,许长欢轻车熟路地取了一只熏鹅放在盘子里。宋祁阳望着盘子上黑黑的熏鹅,轻轻皱起眉头望向许长欢,“你以前都是来这里吃这些冷饭冷菜吗?”许长欢点了点头,“当然啊!”宋祁阳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轻轻挽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结实光洁的手臂,“你别吃这些了,以后晚上来这里,我给你做。”“你给我做?做饭?”许长欢看了看大皇子,又指了指自己,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见大皇子熟练地找来了食材,清洗干净后放在案上开始动手切菜,许长欢也不再言语了,搬来小椅子坐在一旁,歪着头看大皇子如何做饭。宋祁阳切菜十分熟练,做起饭来也行云流水十分轻松熟悉,不消一会儿,饭菜的香味就飘进了许长欢的鼻子里。她瞠目结舌地看着宋祁阳将最后一道菜端到她的面前,又去盛了一碗白饭放在许长欢的脸前。许长欢看着面前的两道菜,一荤一素,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闭上双眼仔细感受,“嗯!色香味俱全!”许长欢再次睁开眼时,双眸中充满了惊喜,“大皇子,没想到你出身如此金贵,居然还会做饭!而且还做的这么好吃!”“年少时我也经常偷偷来御膳房吃宵夜,慢慢的就自己会做了。”宋祁阳很满意许长欢对自己赞赏的眼神和语气。“你晚上想吃宵夜怎么不吩咐宫人去做,还要自己做?”许长欢的问题让宋祁阳愣住了,他回忆起了少年时期的往事,怅然若失地缓缓道:“年少时读书比现在要辛苦很多,母后第二天要检查前一天学习的内容,所以我时常背书背到深夜。那时候宫人们都已经入睡了,我也不想再让他们起床为我忙碌,便早早就学会了自力更生。”许长欢听到他这么说,想起了白日里宋子清和她在一起闲聊时倒是提起过,这么多皇子里面最用功的就是大皇子了,倒不是他真的有多么上进努力,而是皇后娘娘逼得紧。皇子们从太傅那儿回去都是好吃好喝供着,只需把当日功课完成就好了,大皇子却要付出比别人多上十倍的努力才能令皇后娘娘满意。宋子清当时还说:“都是没娘的,大哥过继到了皇后娘娘那儿,而我从小独自一人,宫里面都说我没大哥的福气,我却觉得当皇后娘娘的儿子没什么好福气。”想到宋子清,许长欢就啧啧称奇,宋子清这个难伺候的人,什么劳烦不劳烦别人的,他才不在乎呢!整个皇宫内就他一个人有小厨房,他虽是最不受宠的皇子,但也是最不受宫规限制的皇子了!“皇后娘娘对你好吗?”许长欢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如果被旁人听到会是多么严重的后果,但此时此刻,月色温柔,凉风习习,听大皇子诉说起往事,许长欢的心中唯有疼惜那个多年前深夜来御膳房为自己做一顿热饭吃的小小少年。许长欢不知道自己的话里掺杂了多少利害关系,宋祁阳却深深清楚,这宫内的每一天他都是小心翼翼过来的。他不知为何自己会将这些掩藏在心里许多年的话多次说给许长欢听,好像是想让许长欢参与那些她不知道的自己的过往,想让许长欢知道自己,了解自己,但当他触碰到许长欢澄澈怜惜的眼神时,他却又不想让这个单纯的人儿为自己难过,他放低声音,柔声淡淡说道:“好。”许长欢不再说话,她默默扒着碗里的饭,吃着大皇子为她做的菜。而宋祁阳就坐在一旁看着她,也不言不语。时间就在两人之间悄悄流逝,许长欢将碗放下,打了个饱嗝,惹得宋祁阳望着她一直笑,笑得许长欢脸颊都有些泛红了。“大皇子,我得回去了。”许长欢搅弄着手指,不好意思去看大皇子,总感觉大皇子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狠心要离开她,内心有些许愧疚感。“二花,你当真不愿意来我宫内。”宋祁阳再次问起,这次他的语气比之前还要郑重和真挚。“不是说了两年后再说么……”许长欢低着头,内心想着,反正能拖一天是一天。宋祁阳知道她是在推脱,但他却不想逼她太紧,他掩去眸中的酸涩,换上了温柔的笑意,对着许长欢轻声道:“那你每晚来这里,我给你做饭吃。”“好好好。”闻言,许长欢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不过……”许长欢转念一想,大皇子每天还要早早去太傅那儿,晚上来给自己做饭岂不是耽误了他的休息。“还是算了吧大皇子,你晚上好好休息,去太傅那儿好好认真学习,这样就不用被皇后娘娘责罚了。”听到许长欢这么为自己着想,宋祁阳的心里暖洋洋的一片,他微笑着说道:“我已经习惯了晚睡,你不用担心我。”“那好,明晚我们不见不散。”见大皇子都这么说了,许长欢也无话可说,她向大皇子道谢后,转身就离开了。“好,不见不散……”宋祁阳站在原地,看着那抹柔粉色的倩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心里的温暖也渐渐扩散开来。许长欢回到南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今夜宋子清也还未睡,傍晚时分大哥派人将“二花”的画像送过来了。那时他刚到马场,等他从马场回来,夜幕早已降临,点点繁星点缀在其中,还未回宫去看一眼画像,半路六弟身边的小太监说六皇子功课不会,他前去辅导到现在才回来。用过晚膳后,他才来到书房,将那画像缓缓打开。画像上的女子身着鹅黄色的衣裙,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十七八岁的如花年纪。修长的柳眉下,一双眸子灵动,看上去十分机敏灵巧。眉目间散发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清新脱俗气息,仿佛是那天宫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小巧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粉嫩如桃花瓣的双唇。整个人笑意盈盈地站在画里,大哥画艺精湛,画的许长欢惟妙惟肖,乍一看恍若画中女子会动一般!秀丽绝俗这画像上的模样倒是和他脑海里的许嬷嬷年轻时候的样子相差好多,他以为许长欢会是那种娇媚少女的那种长相,带着点娇憨的小女孩儿气,眉眼间皆是笑意。但这画像里的人却少了孩子气,多了秀丽绝俗的气质,衬托的许长欢看上去是那样与寻常女子不同,好像非尘世中人一样。他合上画像,推开书房的门,朝着南苑走去。用晚膳的时候,良玉已经将许长欢与大皇子在御膳房重遇的事情跟自己说过了,他对许长欢越发好奇了起来。自己的大哥自从去了皇后娘娘身旁,就一副老气横秋的老成模样,整个人死气沉沉的,好像什么事都在他心里掀不起波澜一样。所有事都唯皇后的命是从,少了年少时该有的轻狂和灵气。大哥是所有兄弟的榜样,但他却对这样懦弱的大哥不屑一顾,这样像是傀儡一样被操控的人生,他从来不羡慕!可现在一向循规蹈矩的大哥却为了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许长欢做出以往不会做的举动,这实在是让宋子清好奇不已。许长欢究竟哪里令大哥心悦,使他如此反常?轻轻推开许长欢的门,小心翼翼地走进去,一眼就看到许长欢正平躺在床上熟睡,宋子清悄悄点亮桌上的蜡烛,拿起蜡烛向许长欢走去。大哥到底是有着一双神手,许长欢的真是相貌果然与画像上相差无几!只是少了画中的仙气。不过见惯了美若天仙的女子,宋子清也对许长欢不以为然,他心中疑惑,这许长欢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长相,大哥怎么就会为了这么个女人而变得如此“放肆”了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