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三十章 不讲理的二嫂

第三十章 不讲理的二嫂

3237 2017-09-13 11:39:24
     如果正常生长,现在应该是和她们其他田地一样的,如若不是,那人必定是朝着自己家来的。毕竟懂的太多总会招人妒忌。      跨过陈大婶,与陈大婶交流了一番才知道,最近秦二柱他娘因住不惯这边的房子,整天整天的抱怨。偶尔还会到去别人的田地或自己的田地里糟蹋一番,却怎么也不会来秦怡的田地。         不敢动自己的田地?秦大婶本就因宅子被秦怡拿回,对秦怡心里有很大的怨气,会不敢?秦怡怎会相信?      得亏这是从陈大婶口中说出来的,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的还真不信。村子里好多人都怕着秦二柱他娘,蛮不讲理。      秦怡跟她说了说自己那边田里的情况,就叫上了陈大婶一起去看看这边的土地。万一真的是瘟疫,自己又没注意,非得用小人之心想别人的话,确实不是什么君子所为,这样会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看到现在的场景,大傻和秦怡面面相觑,难道自己的猜测错了?大傻扶着秦怡往田里去了,这里的田地看着不像那样,为了可以让自己放心,秦怡还是想要下去看看。      村子里其他人虽不懂,可那些大夫应该懂吧,为何没有哪个大夫站出来,再怎么也是自己的村子吧。      “大傻,还是不对劲。”      秦怡拔了一个秧子出来,很明显。秧子的苗芽部分已经开始和她们宅子哪地里的一样了,只是没他们那边的快。      眼神示意下,大傻陆陆续续的拔起了其他,都和秦怡拔起来的第一颗一个样子。秦怡看了一眼陈大婶,一个点头,陈大婶就应允了。      与此同时,人们陆陆续续的都上山了,看着秦怡她们在拔地里的东西,更觉得奇怪。明明好好的秧子拔出来干嘛?人们全部聚在一起,看着秦怡,并不知道是在干嘛。      陈大婶家的自家的完全不一样,再看了其他几家的,也和陈大婶家的一样,难不成真有人下药?      那就不应该怀疑家里的二人了,这肯定是熟悉他们的人干的,几个地方的地都成这样了,又怎会是瘟疫。只是一时之间一下子就想到了瘟疫,毕竟这年代因瘟疫死的人也并不少。      “没什么事儿了,大家都去干活吧,没必要全围在这里。”      大家全围在这里,就更不好处理事情了。      大傻把拔出来的秧子全拿去烧了,以防万一,这对谁都不是一件坏事。秦怡找了处偏僻的地方取了一些水出来,把田地重新淋了一遍,毕竟是神奇之水,在没弄清楚什么原因之前,不敢贸然行事。      秦怡浇完土地后,赶回来找找还其他线索没有,很显然这就是针对她们的。      大傻烧完那些后,回来寻找正在地里搜查线索的秦怡。      “姐姐,哥哥,回家吃饭了。”      好熟悉的声音?灵汐?      “灵汐?她怎么会找到这里?”秦怡看着大傻,这几天秦怡在家比较少,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      大傻跟她说了,她没在家的那几天,他们也在这边翻过田,那边也翻过。所以灵汐能找到很正常。      “汐儿,在下面等我,别上来。”      现在先回去再说,看看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没一会儿就回到家了。      秦怡越想越不对劲,难道是他们两个翻土的时候自己带进去的?      “大傻,你们翻土是不是像我们以前那样翻的?”一个个的排除,如果不是,那就只剩下一个了,不是天灾,就是人为。那么也就不排除秦二柱他娘那几天那样的举动了。      “对啊,二哥还让我们加了一点药进去,说那东西特别好,可以让那些长的又好又快。”      又是秦二柱,真是欺负大傻傻?大傻是不认识那些东西,也对他们完全没有防范之心。心地太好似乎也不太对,以前就跟他说了,别太相信秦大婶们,他非不信,现在看来,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      “什么东西,等会吃完了给我看看,还有没?”      秦怡紧赶慢赶的吃饭,只见手里的筷子动,却不见碗里的米饭起来,还吧唧吧唧嘴。其余三个人都看傻了。      “姐姐,姐姐。”      灵汐拍了拍秦怡的肩膀,才见秦怡微微转头看看灵汐,,一时之间又转过去了。灵汐越看越怕,她知道刚刚就不对劲,没想过会这么严重,秦怡吃饭的时候也想的这么入迷。      “姐姐……”灵汐看形势不对,又拍了拍秦怡。      “啊,都吃完了吧,大傻,把东西拿来,我看看是什么。”才刚开始吃,就吃完了,这女子真是疯了,不过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会让她这样疯狂?是担心自己还是担心村子。      大傻看她这个样子,肯定也不会好好吃饭,干脆就把秦二柱给他的东西给拿出来。秦怡直接就拿回房间去了,压根没让她们看。      “哥哥,姐姐这是要干嘛?”灵汐还没弄懂姐姐是要干嘛,秧苗枯死了,重新栽种就可以了啊,这是干嘛?研究药物干嘛?灵汐没弄懂,就更别说那个一直在宫里长大的皇子了。      “吃饭吧,你姐姐这样做,肯定是有她自己的道理。”      大傻完全的相信她,她这样做肯定有她自己的道理,她想告诉我们的时候肯定会告诉我们,不想告诉我们的时候怎么问都没用,就像最开始桌子上的东西一下子就全不见一样,秦怡至今都没有跟他说,他不是一样没问清楚么。      秦怡去了那个空间带回来和这个有管关系的书本,查了查这是什么,顺道带回来一些和秧子突然死掉的资料和书本。      原来真的是自己杞人忧天了,看了书过后,才知道,压根不是什么瘟疫,更不是别人下药所致,完全是自己所致。      水稻秧苗枯死,水稻立枯病。病珠老叶黄,这其实就是很简单水稻秧苗生病死了,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谁让秦二柱总是欺负大傻,大傻还傻傻的让她们欺负。秦怡才会这样想,是舍不得大傻受欺负?她现在是在保护大傻还是在追查秧苗死的原因,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秦怡推开门,他们全在外面,这是守她干嘛?      “这是干嘛?”      才一句话出,他们全散开了,留秦怡一个人在哪里,还没弄清楚他们干嘛在门外,人都全走了。      不过,好歹知道不是别人下药,也不是天灾,瞬间心情就好多了。           可田里的秧苗全被俩人拔掉了,还得重新买回来,现在买稻谷养不活了,不如买点其他东西吧,等地好好休养几天,肥沃了再开始种也无妨。      只是这几天家里就没什么可以吃的了,看来还是得进镇上一趟,随便看看夫人好了没,顺路也送点东西给路大夫。      “你不是找弟弟吗?镇上找过没有?镇上的人消息比我们这个小村子灵通点,你可以去哪里问问。”      趁着明天赶集,可以去镇上看看有什么东西,需要买的,最近完全没有一点收入,还想给大傻买一点肉回来吃的,现在连普通的东西都买不来,如何谈肉。      天气渐渐变的凉爽起来,入夜后更是有些寒意,床上的被子睡起来更加的有些寒冷,再这样下去,啥时候感冒了都不知道,虽自己是医生,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生病。可现在这种情况没银子给吃的,更别说被子。      秦怡看着沉默不语的莫子涵,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来找弟弟的,可以这么淡定,在她家里住的这么安心。      “镇上我已经找过一遍了,没有,我才顺着镇子找到这里来的。”      秦怡除了这里就是镇上,来这里后,还没有比去镇上更大的地方。其实京城离永宁村不远,寻着就可以到这里。只是秦怡不知道罢了。      况且,旁边这个这么像上官,在家里住住也无妨,先摸清楚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大傻也许不是真名。      “那明天镇上赶集,公子要不与我们同去,还是在村子里找找你弟弟?”      试探性的问道,秦怡只是感觉他不太正常,按道理说寻找弟弟,不应只在一家呆着,其他地方也应四处寻找,可莫子涵这样哪里像找人。      既然明天要去赶集,路大夫和夫人自己都应该去看看,都帮了自己很多,也算自己在这里的一些朋友。      “和你们一起吧。”      和她们一起还可以了解那个大傻和秦怡的其他方面的人品和更多方面。      这话更让她觉得莫子涵奇怪,先是一直奇怪的看着大傻,后又一直跟着她们,难道就是奔她们来的?      “嗯,好。”      午后,秦怡上山去把要带给路大夫和夫人的东西去带回家来,一如既往的,谁也没带,自己也就去了。      莫子涵在后面默默的跟着,看她去哪里。      秦怡身上虽没有农家女子身上的感觉,但哪种独有的气质也让他觉得更加的将她刻在心里。      看着秦怡一步一步的走下坡去,一步一步的干完这些事情。这不是寻常女子所持有的。一时间就忘了自己是在跟踪别人,被秦怡发现,自己也是语塞。秦怡没有追问那么多,只是有点想法而已。      第二天一大早,秦怡就带着她们几个一起来镇子里。      “你们去逛逛吧,或者跟我一起?”      原意上,秦怡是想让他们自己去逛几圈的,她一个人去看看路大夫或者夫人,毕竟很多事情是她一个在操办着,后有其他人参加尤为不好,好多事情也不应该他们参加。      “大傻,带着她们去逛逛吧。”      秦怡看了看他们两个,就直接交待给大傻了,虽说大傻在某些方面确实傻,可经过秦怡一翻调教后,聪明了许多,也懂事了许多。更懂得了许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