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十七章 福祸相依

第十七章 福祸相依

2053 2017-09-11 10:16:13
收拾好过后,立马就回家拿了种子来,又开始种。幸好有金手指和神奇水,否则可能她们会饿死的。不过福祸相依,有福必有祸。秦怡从现代带去的医术不仅给她带去了财富,同时也遭人妒忌。炎炎烈日下,全部都回家了,谁受的了这种天气。莫说田里的水被气干了,人都快被蒸干了。秦怡看见大傻身上汗如雨下,就暗暗的发誓。以后再也不接触秦二柱一家人。趁着大傻不注意,秦怡用金手指取了点水来,递给了大傻。散完这片田就已经接近傍晚了。家里除了昨天挖红薯的时候顺手扯的一点野菜之外,什么都没有。不对,绿芽上次给他们送的那些东西,放在那个空间里也不是个办法。更何况现在人比较重要。趁着上厕所的机会去把东西取了出来,给大傻吓了一惊。“娘子,哪里来的?”真是大傻,难道不记得上次别人送她们的?“不记得了?上次别人送我们的啊,真傻。”越来越把身边这个被别人叫住大傻的人感到了和吸引了。只知道傻笑,秦怡看的都出神了。“娘子,吃。”大傻从未先想着自己,每次都是先问她。秦怡就看着他吃,自己也跟着吃起来。傍晚没有灯,没有电,只有微微的月光射进房里来。微软的月光显得更有情调。他们在干嘛?会不会因为我没醒来着急,那些现代的朋友们现在也许在医院陪着她吧。只是也许。不过现在也挺好的,有一个人一直陪在我身边回头看看大傻,他已经睡下了,白天太累,还没有好的补身体的东西给他吃,真对不起他。“丑儿,丑儿。”大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叫她,大晚上的,谁还会来。呵,秦二柱他娘?大晚上来找茬?下午没找她算账就很不错了,来干嘛。“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在关系还没挑明之前,该尽的礼道还是要尽到。“这个,这个……”看来确实是有事儿,不然怎么会这样对她说话。平时都是用鼻孔对着说话,现在既然可以对她低眉顺眼的。那天秦二柱的脚,肯定是这样的。现在村里的人都知道丑儿就是秦怡,而且医术超群,谁有病都来找她。“家里有人生病了?”秦怡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这样,不然怎么会这个样子。秦二柱下午做的事情,他一家人都知道,怎么可能不心虚。见她一直不说话,也装作不知道一样,“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睡觉了。”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平时怎么对她们的,当然也怎么对回去。“丑儿。”感觉不对劲,马上改口,“秦怡,你二哥病了,可不可以去给他看看。”还是说出来了,可为什么要给他看。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如说清楚。自然是要他们在全村人面前承认他们田里的事情是他们做的。她自然是不肯,这样承认了要他们在村里如何做人?“秦怡,这样,大伯们怎么做人啊?”现在知道怎么做人了?做恶事儿的时候不知道想想别人怎么生活,只知道自己。现在秦怡也让他们知道这种是什么滋味。“那不好意思,我没办法看病。”大晚上能在这里和她说两句话,已经很好了。还妄想给他儿子医治,简直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反正都这么晚了,何必为了一个对自己一点都不好的人折腾。可身为医生的秦怡,在还没到这里的时候,老师就教导。身为医生,以救人为天职。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得医治。秦怡自然知道,只是想让他们受点教训。别再那么咄咄逼人,做人也别那么绝,还是得给别人留一点余地。“秦怡,这……”那样的人,怪不得会有那样的孩子。真是言传身教,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也不怪秦二柱会变成那样的人,都是跟着父母学的。秦怡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亲大婶。就算见不得别人好,可自己是你唯一的亲人啊,怎么可以这样。“大婶,请回吧。”如此的月光就被她给打搅了,扫兴。秦怡自然是知道就算她不去,她也会去请别的大夫的,就算医不好,暂时还不会死。看这时候也不早了,要是按她以前算来,应该也有十点多了吧。还是挺怀念以前的,但是也得把现在的日子过好。“你……”知道自己理亏,自然是没敢多说什么。虽心有不甘,可那又能怎么样呢?下午秦二柱做的事情如果让全村的人知道,那他们真的在村里生活不下去了。以前的秦怡自然是什么都不会计较,听陈大婶这样说,还有自己这几天经历的事情。以前的秦怡肯定受了太多的苦,如果不教训下他们,真的以为她们那么好欺负。秦怡关门的时候还特意叮嘱了一句如果明天不道歉也不承认的话,就请自便吧。要让他们出名很简单的事情,越来越像坏人了。秦怡暗暗的笑了。估计是当天太累了,晚上睡的特别好。一觉睡醒,连腰都是酸的。从来没有这样过,就是特别累的时候,都没这样感觉过。果真灵验了以前那句话,没干过农活,怎知什么是累。只是觉得老一辈开玩笑,自己亲身经历过了,才知道到底是怎样。“大婶?”在里屋就看见外面有人,感觉就像是秦二柱他娘。不是碍于那层关系,大婶?连人都不想认识,事情做的太绝,谁想认识她们。以为看错了,就揉了把眼睛。还真是。床上怎么只有一个人?大傻呢?看不见大傻,秦怡一下子就起床了。好香,看来大傻在做饭,那就没事儿。出去看看她站在外面是怎么回事,居然一大早就站在外面。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大婶,您这是一晚上没回去还是一大早就来了?”虽有于心不忍,可想到他们以前做的事情,差点把大傻都给害死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这话听着是嘲讽。其实,没错,就是在嘲讽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