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二十九章 相似的两个人

第二十九章 相似的两个人

3079 2017-09-13 11:39:13
灵汐搬了搬给莫子涵的凳子,让莫子涵可以坐着好生休息一下。如此看来,这一家人并非不是良人,都是心地善良之人,值得尊敬。“怎会打搅,家里本来人少,家母留下的宅子一直空着。况且公子只是喝水而已,也不叫打扰,公子安心的喝吧。”随后秦怡也自己拾起一碗茶水,同着莫子涵一起喝。只是身边的大傻为何这么像他要寻找的上官若轩,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公子,公子?”一连几声,莫子涵未应,只见他盯着大傻看了好久。秦怡一眼看着他,怎会怎样一直看着他?难不成是他是莫子涵的弟弟?大傻的身份一直不清楚,既然来到村子,无意中就说明,这个村子里有他想要的东西,那个东西也许就是他弟弟,也有可能就是大傻。“别叫我公子了,就叫子涵吧,公子这个称呼我承受不起,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都进屋好久了,还未请教这家人,都不知道如何称呼,这样简直不成样子。一家人全围在一起坐了起来,没有当他是外人。餐具,厨具,饭菜全上,还多了一副碗筷,特意就是为莫子涵端来的碗筷,没有觉得他是外来人。“公子,一起吃饭吧,现在外面天色也晚,你能去哪里啊。”外面已经开始黑了,现在出去哪儿也不成,再者来说,他一直盯着大傻,还是可能有一些问题在大傻身上。白天太阳挺大,夜晚的天气也是更加好。月亮照的通明,宅子大,煤油灯在哪个时候都是那么都是奢侈,这样的人家户都是靠着月光过晚上的。“另外宅子里的没有灯火,只能委屈公子了。”再不吃饭,再晚一点,就更加看不见了。莫子涵放下手里的碗,看着面前这个所谓的农家女子,一点也不失为大家风范家的女子,比起宫里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和心机重重的人好的太多了。一家人脸上显现出来的都是欢迎和开心的模样,没有谁感觉家里多了个外人就不开心。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个粮食紧缺的日子里,他们可以做到这个份上。“怎会委屈,你们一家人这么好,以后会有好报的。”虽是这样,但还是觉得身边这个大傻越看越像他要找的人。身高,外貌,就连背影都那么像,可为什么会叫大傻?这一点他很是想不通,难道真不是一个人?秦怡现在敢确定面前这个人不是坏人,只是身份还没确定,敢不敢留家里过夜,都是一个问题。“那公子,晚上有打算在哪里过夜么?”刚拿起筷子的莫子涵愣住了,停在了半空。像被定住了一样。“小生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去哪儿。”莫子涵进宅子的时候就环视了一下周围,这也是多年在朝的习惯。宅子够大,多他一个不多,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打算在这里坐下,直到确认大傻的身份。当然,在此期间,也会在村子里的其他地方看看,到底还有没有一样的人。谁都能听出这话中的意思,莫子涵现在就是想住宅子里。“那暂时住家里吧。”话也没说的那么死,万一他弟弟一直没找到怎么办?所以给两个人都留点退路。莫子涵也能听的出秦怡的意思,谁都是聪明之人,奈何话不能说太明。抬着的筷子又才落下去,他的本意就是想在她们宅子看看,她们是什么人,还有那个他不解的人。灵汐渐渐的观察着一切。灵汐虽然没怎么说话,可是这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莫子涵的为人处事,对待秦怡和大傻的态度和秦怡姐姐对他的方法。晚饭过后,秦怡就让大傻带着他去找了间房间入住。穿过他们不远,莫子涵的房间就在他们不远处。她们当时也就收拾了这几间房间出来,隔的稍远的一些,就没收拾,反正都没有人来住。幸好还打扫了一间出来,不然要是遇见这样的情侣就异常尴尬了。“公子,请吧。”大傻给他指了指厕所的所在方向和晚上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毕竟是老宅子,风一吹吱吱呀呀的都很正常,让他别感觉到害怕。公子?会说那么多话,还会接触女人,这不是他要寻找的那个人,如若真是的话,他不会接触女人的。“你叫大傻,对吧?”都是听秦怡在喊大傻,这是真名字?还是怎样?而且大白天还得一个女子去山上干农活,一个男子在家里弄饭菜,怎么看都感觉怪怪的。“嗯,早点睡吧。”没有习惯和其他人多说过多的话,除了秦怡之外,他能接受的人也就只有灵汐了。灵汐是他们两人同时救回来的,大傻自然也和他更加亲近一点,比起刚到莫子涵,莫子涵问题还没问完,大傻转身就回去了。回到房间的时候看见秦怡已经睡着了,这几天经过夫人的事情,心里经历了好多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全部扛下来已经比其他女子好太多了。大傻就在旁边守着,完全看不清脸的时候,大傻才在床边睡着,就这样一直睡了一个晚上。“大傻,大傻。”秦怡喊他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现在是在床上,什么时候上床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秦怡弄上来的?自己睡觉睡的很死,发生什么了他都不知道,所以他现在特想知道是谁给他弄床上的,并不关注饭菜的事情。“娘子,我怎么在床上?”记得昨晚在床沿看着秦怡睡觉睡熟了的,怎么会到床上。秦怡一声噗呲就笑出来了,什么都不关注,居然关注这个,这么大一早上了,难道不饿?“我也不知道,我醒的时候你就在床上了。”大傻看见秦怡笑成这个样子,肯定不是自己睡到床上去的,秦怡又逗他。全部人都在等他一个人,早餐已经上好了,只是大傻瞟了一眼,看见旁边的脑部的医书,就又不开心了。还没放弃,干嘛如此执着,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大傻笑了笑。那副傻样子怎么看都不像莫子涵要找的那个上官若轩。今天天气不太热,全部都出来干农活。可今天怎么看都不对,秧子怎么全成这样子了。病死了?按道理完全没有这个道理会死啊,她还有金手指帮她呢,可一片看去,烂的不是他们一家啊,其他家也这样。这次就不是谁捣乱了,一家捣乱,难道家家都有人捣乱?“这怎么回事?”秦怡站在田坎上看着下面的田地,心里觉得可惜,那么好的粮食变成这样了。一夜之间,感觉田里就像被下药一样,连秧子和叶子全都黄了,谁会相信。大傻跨过去将秧子取一点回来给秦怡看,他懂秦怡,大多时候。“你看看,应该知道是怎样。”如果不是有人下药,难道是以前老师说的瘟疫?先从菜和牲畜开始。秦怡家里没有禽兽,所以目前不敢确定。如果真是瘟疫的话,全村的人都得转移,这不是一个小问题,一定得引起注意。现在全部人都在,自己也不好行动,东西啥的,全在哪个空间里,自己怎么好拿。他们就更进不去了。目前就只有大傻一个人知道这个事情,灵汐她都不知道,刚来的莫子涵就更不用说了。闻闻这叶子和这秧子的味道,怎么都觉得不对。难道真的是有谁下药?可谁会全部都撒,这个村子的人跟他有仇?除了村子里的人就是他--莫子涵,而且恰好他昨天也正好上了一趟山上来,说是来遮阴的,现在不一定了。他一来了,村子里的东西都是他引来的。自己头脑里怎么会钻出来这么一个想法,可除了他还有睡谁,这个村子只有他是外来人,也只有他,什么都不愁,随时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不用担心任何问题。“大傻,我们去陈大婶家,好久没去过了。”自己家里没有牲畜,可陈大婶家有啊,去看看便知,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家里还有块地在那边,好久没去料理过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身后那个她怀疑的人和灵汐,都是外县人。不怀疑灵汐,也是因为她都到了好几天了,都没出事情。他一来就出事情了。自然是不会带他们在身上的。“灵汐,你带着哥哥回去,把饭菜弄好,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说完转身又看了一眼莫子涵,“你随灵汐回去,我和大傻去办点事情,等会儿就回来。”没有给他留一点还击的余地,只留了两个背影。过了他们哪里,跨出来看,外面都是好好的秧子,那些收成也好,牲畜也罢。都长的以前还要好,没有像得了瘟疫的样子。他们那边虽然田地多,可住户少。这样看来,就很好知道那人是为什么了。“娘子,这些地方为何和我们那边不一样?”大傻这句话问对了,为什么这边的地和那边的不一样?才几步的时间而已,难道就变了?难道真的有人故意下药?目的何在?事有蹊跷,不对。“我们去看看这边的地,好久没来照料过它了,看看成什么样子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