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二十八章 胡思乱想

第二十八章 胡思乱想

3084 2017-09-13 11:39:01
  回来的一路上,风都在唰唰的,让人静不下心来。夜深了,这么大的林子在俩人的配合下,显得更加空荡荡的。      嘎,嘎……      一声叫喊,大傻拥的更紧了。他感觉的到,秦怡是在发抖,秦怡是在害怕。      不管怎样,一定得把秦怡从这个阴影里边给救出来,要是一直这样,对她一辈子都不好。      离家越来越近,秦怡却不敢动了。      “大傻,我还想逛逛。”      乌云已经压过来了,压的秦怡喘不过气来。      这状态,铁定是不可以让她再到处乱逛,逛多了,更容易胡想。      “不可以。”      秦怡不知道原来大傻会拒绝她,微微抬起头后就看着大傻,两只眼睛瞪的特别圆。      今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秦怡的两只眼睛就想那星星一样,如此美丽。      没听她多说,大傻直接给扛回去了。         一脸呆滞。      大傻就这样盯了她一晚上,两人都没睡。晚上的风吹的不比白天小,晚上更吓人。风吹的,跟有人在哭一样。      秦怡看着外面的风,泪一滴一滴的就留下来了,“大傻,外面也是因为我在哭吧。”      外面的声音确实像在哭一样,树林多了,叶子多了,唰唰的配合着风的吹动,配合着秦怡的心情。      低沉沉的已经一天一夜了,大傻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还能怎么办,她一直觉得那几个人是她害死的,这让他很无奈。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大傻独自去镇上,想让绿芽来看看秦怡,自从接到那封信后成什么样子了。找不到她们,先找路大夫,让路大夫为其引路。让绿芽疏导疏导秦怡,接触秦怡心里那种罪恶感。      路上的叶子多了许多,发黄,干枯。还没到秋天,怎会这样,看来今年天气不好,庄稼连连受害啊。让老百姓怎么生活。      大傻都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明明自己都是百姓,还在为百姓担忧,自己身上越来越多的迷题等着自己慢慢发现。      绿芽接到通知,在府上摆好宴席招呼大傻。大傻看着这一桌的宴席,也没有什么食欲,担心着家里的秦怡,他不在,灵汐一个人肯定看不住。      “跟我回去看看她吧。”      话里全是无奈和心疼,满桌的宴席在他看来也不过只是饭食而已,远不足以填补他内心的愤懑。      “丑儿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严重,大傻不会一个人来镇上找她的,肯定是有点严重,可从家里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这才一天功夫怎么会这样。      快马加鞭,大傻亲自拉着马缰,好想随时要射出去一样,那些草木在马跑过后,都来回摇晃了许久。情况都来不及细说,大傻就带着她到了秦怡的房间。      屋里的秦怡看着窗外片片渐落的叶子,如是伤悲,心情跟着叶子一片片的低落,眼里满是惆怅。      “丑儿姐,丑儿姐。”绿芽喊不应声,只是从未看见过秦怡这个样子。以前活泼开朗的她去哪里了,就因为那封信,变成了这样。      大傻在外面就这么干等着,什么也没干。没过多久,秦怡就跟着绿芽出来了,恢复以前的样子,和她有说有笑的,这样子大傻放心多了。      绿芽欲走,起身跟秦怡告别。      虽舍不得,也没有什么办法,总是要离别的。绿芽走后,屋里就只剩他们三人。秦怡看着他俩的眼神,噗嗤一声就笑出来。      “姐姐,你真好了?”灵汐和大傻劝了这么久都没用,她一来就给劝好了,自然是不相信的。      “当然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自己来的时候都还是夏天,现在得到初秋了,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那个真正属于她的地方。看着熟睡的大傻,心中也有不忍之心。离开他,自己怎又做的到。      而此时的莫子涵正在到处寻找上官若轩,若不是遭人残害,上官若轩现在还在宫里,只是现在的他可能更喜欢呆在这里吧。      偶然间,莫子涵还是来到了永宁村。      这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如此贫穷的村子,人人穿着补丁衣服,住着破烂房子,甚至有的人还在草屋里过着日子。难得的几家大户,看起来都只是屋子看着可以,人也和其他人一样,穿着补丁衣服,过着贫困的生活。      与村子外面的镇子完全不一样。镇上的繁华和风气是村子完全不一样。      一片天空下,若不是出来寻找上官若轩,何以能知道这么老百姓的穷苦日子,何以知道贪官那么多。朝庭每年派发出来的粮食和军饷,竟从未到过百姓和将士手中。看来还是监管不严,是时候该管管了。      而永宁村正是秦怡所在之地。      恢复如初的秦怡现正在山上操劳她们现在仅以维持生活的那几亩田地。火辣辣的天气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出现,初秋能碰上这种天气也是相对来说比较适宜的。      莫子涵在这种天气下去哪也不是,只能哪儿凉快往哪儿去。秦怡在这热火朝天的日子里,果断选择了回家。      一路上,那些花儿,那些树叶都开始枯萎。人也是一样,一到这个时候也是这样。      “有人?”      这个时候不应该都是在家里休息,到下午才上山倒饰倒饰地里的农活么,怎么这个时候就有人?      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入初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太阳,可能是脑袋晒的晕乎乎的,产生幻觉。      只见莫子涵迎面走来,莫子涵也是看见了希望。这个村子,大中午的都家家关门闭户,无一家开门。又不是打扰,只能自己寻找可以遮阴的地方。      “前面居然会有人?”      莫子涵感到惊讶,更感到高兴。直直的就向她走去。      远远看去,一年轻女子,身着粗布补丁衣服,白净的脸庞,细腻红润。看着一点也不像干农活的女子。但这里还会有其他人?      “请问……”      话音未落,只见秦怡微微抬头,显得端庄大气。完全没有农家女子的身上的味道,整一个身在书香世家的女子,儒雅,清新。没有官宦子弟家那女子身上的嚣张,也不是农家女子那样的俗气。      让人一见倾心。      “请问有什么事么?”      看这装饰就知道不是本地人,如此的布料不是一般人可以穿上的。就连镇上的人也应该买不上这样的布料。再看看头上的发钗,腰间的玉配。定不是什么平凡之人。      只不过不知道来村子干什么的,所以秦怡还是带了一点戒心。      “小生初次来到贵宝地,一人不始。这大热天的,想讨口水喝。却见家家关门闭户,小生实在没有办法,才到上面避凉。”      真不像自己说的话,面对如此神秘佳人,第一次,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吓着她。      秦怡惊呆了,这难不成是一书生?如此这般说话,除了书生还会有谁?         “如此这般天气,公子怎还会在这山间游荡。”      对待哪种人就用哪种语气,自然对待这样的书生自然得用书生的话语回敬他。再怎么说,也是读过书的人,岂能不懂这般道理。      猜的没错,身前这女子果然不是农家女子,一股子书生气味,话语也是如此。      “小生来寻一人,因四处寻觅无果,一路才寻到此地,却不知此地如此之热,让小生好生无奈。”      一皇宫贵族,真不是装出来。莫子涵对人都是彬彬有利的,对秦怡也不例外,更何况自己现在身处他乡,就算都是天子脚下离的远了,就像他所看见的一样了。      “望姑娘可以让小生去家里喝喝茶水,可否?”      如此文雅之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这话能从老祖宗传下来,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不可不听。      秦怡在听他说话的同时也在打量着这个人。身为永宁村的人,时时刻刻的为自己的家园着想。虽说有点这种想法比较自私,外来人总是得防着点。      “这天气着实让人受不了,这位公子随我来吧。”      人家话都说出口了,怎好拒绝。还说的那么文雅客气,让人不只从何拒绝,反正家里大傻也在,万一不是什么好人,还有大傻保护自己      一时间,身后跟了一个人确实让人不怎么习惯。      灼热的天气只会让秦怡想飞奔回家。家里有她心心念念的人和可口美味的饭菜和自己喜爱的妹妹。      步子逐渐加快,没一会儿就也到了家门口。      看着身后这个来路不明的“书生”,都带到家门口了,不让进去,又是如此的不尊重,人其进去,又是如此的不安心。心里一狠,还是让他进去了。      “请吧,家里挺乱的,公子别介意,随我来吧。”      秦怡说话待人的方式都是莫子涵所欣赏的,气质更是不说。心里不自觉的就对秦怡产生了莫名的喜爱。      “大傻,来客人了。”      秦怡进屋就开始招呼莫子涵,这人莫子涵心里对秦怡更加的心动。      这宅子看着就不像普通人家的宅子,应该是大户人家没落后才形成这样。      “还没自我介绍一下,小生莫子涵,家住京城,无奈弟弟不见,四处寻觅,没有下落,这才路经此地,叨扰碗水喝,真是打搅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