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十一章 长舌妇

第十一章 长舌妇

2032 2017-09-07 01:55:00
  “丑儿啊,”看见丑儿傻傻看着自己,村长还是先出声了,这个孩子他知道,是个老实的,却硬是被村里的长舌妇给毁了,“你吃了吗?”      “村长阿伯,我吃过了,你来有什么事吗?”秦怡尊敬地回道,然后侧身让开路,“阿伯,你进屋说吧。”      村长听到丑儿居然落落大方地请他进屋坐,那双饱经沧桑的眼里就闪过了疑惑,按理说就是自己说得再多,丑儿的反应也就点个头,这次是怎么了?      秦怡的心里“咯噔”一声,该死,她只记得这个老人很好,居然忘记了面前这个老人可是管理了一辈子村子的人,看人的本领可不是她可以比拟的,居然这么简单就露了马脚。      “阿伯,你这么晚还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秦怡将头压得低低的,小声询问道。      “额……我就不进去说了,就一件小事,你的二弟刚才不是和你在村口那里发生了争执吗?”村长看看这间称得上危房的屋子,那颗心首先就偏了。讲人家一个孤女从青砖大瓦房逼到这里,那户人也真是缺德的,确实应该遭受那样的惩罚。      秦怡嘴角勾起一抹笑,那家人果然还是请村长出手了,真是厚颜无耻,“阿伯,我在村口遇到我二弟,他一直在骂我丑,连我爹娘都一起骂了,我忍不住就顶了两句,可是后来他想动手的时候,我不敢再顶嘴,就跑回家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唉,”村长叹了一口气,脸上深壑一般的皱纹更加的纵横交错,“秦二柱不能走路了,就算去镇上也治不好了。”      “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秦怡佯装惊讶地抬起头来,诺诺解释道,“我那时真的不敢动手,村里的人都看见了的,他握起拳头的时候我就拉着大傻跑掉了,后面发生什么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什么!秦二柱还想要对你动手!”村长雪白的胡子差点气歪了,“一个大男子汉,居然对一个妇孺动手,简直是岂有此理!”      秦怡轻咬住嘴唇,眼睫毛飞快地眨着,像是在努力不哭出来,颤着声音说:“村长阿伯……你来这里,就是怀疑我二弟的脚是我做的吗?那对我再不好也是我的弟弟啊,我怎么会做出那样遭天谴的事情呢?”      这句可是真的,她现在是秦怡,不是丑儿,秦二柱还真的不是她弟弟,要真是,也早就大义灭亲了,那来这么糟心的弟弟啊。      “唉,遇到这样的弟弟是你命不好,但总归怎么说,他还是你弟弟,小事就原谅他吧。”村长将手背在身后,语重心长地劝告,“这次的事情不关你事,我来给你大伯家处理,绝对公平,你去好好休息吧。”      说完,村长就继续背着手头也不回地走了,秦怡在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      待人以宽厚是不错,但是也要看一下那个对象是谁,如果那种吸血鬼一样的小人,待人以宽厚只会被欺负得越来越惨,以至于后来连一个活路都没有。      原主不就是这样的遭遇吗?丑儿爹娘在世的时候,对那大伯家是十分好的,可是当丑儿孤身一人时,却只得到了压迫和欺凌,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      况且,秦二柱对丑儿做的已经不是小事了,嘲笑和讽刺对一个丑颜的女子来说,无异于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刃,一道一道割在心口上,日夜都在滴血。      秦怡就是秦怡,绝对不会为了那样的人而放弃自己的初衷——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以德报德!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秦怡就进去了,然后一进去的时候她就后悔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而大傻正躺在上面悠闲地数着手指,看到秦怡来了,立刻将手指收回去,“娘子!我知道屋子里有几个洞了!”      秦怡:“……”这样的事情用得着用这么开心的语气吗?      “娘子,你快来啊,在这个地方不会被太阳晒到,我睡在外面,我不怕太阳晒。”拍拍身边的床铺,大傻兴高采烈地说。      辛酸泪都快要流出来了,秦怡的嘴角已经没法再保持微笑了,这样的境况之下,她要怎么改善?      看秦怡没有任何的反应,大傻脸上的笑收了回去,沮丧浮到了眼里,手脚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像是失去了那一股鲜活之气。      “娘子,你是不是还是不愿意和我一张床啊?”可是,今天的娘子对他这么好,给他好吃的红薯,陪他一起去镇上玩,还炖了一大锅的肉,这些事都是从来没有过的,怎么还会不愿意呢?      没等到秦怡的回答,大傻又继续说,“别人都说夫妻都是一起睡在床上的,你不愿意,那就是你以后随随便便就可以不和我在一起,是吗?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吗?我很努力的,力气也大,以后一定会挣钱给你红薯吃,带你去镇上玩,再炖肉给你,你不要嫌弃我好不好?”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怡还可以怎么样呢?傻子就是有这一点好处,脑子都是一根筋的,不达目的绝不回头。      大傻的眼睛清晰地看到了秦怡脸上的那一丝动摇,连忙做低伏小地哀求:“娘子……娘子……”      我败给你了!一个大男人学人家小娘炮撒什么娇啊!偏偏还就是令她心软!秦怡咬牙,一屁股就坐到床上去,一翻身滚进了床铺的里面。      “嘿嘿,娘子,你终于愿意了,你要是还不愿意的话,我就要下去打地铺了。”大傻心满意足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娘子,脸上挂上了傻笑。      秦怡:“……”她怎么不知道傻子居然也会计谋这个东西?居然敢诈她,真是嫌命长了。      “拿那张被子过来,”半躺在床上的秦怡发号施令,“然后放在这里,堆起来,不要铺平。”      大傻不知道娘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也不妨碍他乖乖地照做,做完之后还傻傻地问了一句:“娘子,就这样好了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