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十五章 秦怡

第十五章 秦怡

2119 2017-09-11 10:15:53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还没有离开的秦怡,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欣慰和期待的。      “我在这里,”不得已,秦怡只好松开大傻的衣袖,走了出来,“我的名字叫秦怡,你找我有事吗?”      “哎,就是你,我就说嘛,你一个大姑娘叫什么丑儿啊,原来是秦怡,秦怡这个名字可真好听,可比我的绿枝好听多了!”小姑娘看到熟人,就吱吱喳喳地说开了。      “绿枝姑娘,你是来找我干什么的?”秦怡再次询问。      “哎呀,你居然不记得我了!上次在积善堂就是你告诉我里面有五十年分的赤灵芝的,我才能治好了夫人的病,要说功劳,你就是最大的那一个!”绿枝嘟着嘴,有些不满秦怡居然没有记住她。      十五六岁的姑娘可真是活泼,秦怡只有这种想法,她是没有这种充足的活力了。      “恩,我记得,恭喜你家夫人。”      “我家夫人就是派我来问问你有什么需要的,然后再赏给你。”另外一个丫环从车上下来,表明这一次的目的。      绿枝更是不满意了,嘴巴嘟得跟一只小青蛙一样,“说了由我说的,绿芽你又耍赖!”      “你说了这么久,人家秦姑娘还不知道你什么目的呢!”绿芽瞥了绿枝一眼。      “我没有什么需要的,不过就是提示了一下绿枝姑娘而已,不需要感谢了,你们请回吧。”秦怡纳闷,原来是这件事,但是也没必要在全村人面前说出来啊,她可不是那等爱出风头的人。      绿芽似乎看出了秦怡的意思,也淡淡地颔首,“既然如此,那让我们去你家喝一杯茶吧,长途跋涉而来,有一些口渴了。”      这个理由真的好扯!秦怡抽抽嘴角,不说镇上离这里坐马车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在农家里那里会有什么茶,就算有,也只是一些粗茶,又怎么会是这些娇滴滴的小姑娘可以入口的。      但是盛情难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怡还是带着人到家里去了。      果不出秦怡所料,在看到这座破烂屋子的时候,无论是绿芽还是绿枝都是震惊得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然后看向她的目光就多了那么一丝同情。      最后,绿枝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破烂的屋子,这里真的可以住人吗?”      “咳咳,不好意思秦小姐,绿枝她就是有口无心。”绿芽不好意思地道歉,绿枝平时被夫人宠坏了,有什么就说什么,连这种明显嫌弃的话居然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      “夫人给你的东西都在马车上了,现在搬下来吧。”绿芽直接说不给绿枝插嘴的机会,绿枝的小脸就又拉了下来。      像是命令一样,根本就不需要得到秦怡的允许,车夫就打开车帘,将上面的东西一一搬了下来,放到唯一比较完好的卧室里。      秦怡摸摸鼻子,好吧,其实她也没有打算拒绝,给东西干嘛不要,反正她是什么都缺!      将东西送到之后,绿枝和绿芽就告辞了,“我们回去还有事情,要是你以后想找我们的话,就到县衙问吧,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绝对会义不容辞的!”      在马车离开的时候,绿枝忽然掀开车帘,“路大夫说他很期待你的药材!要你尽快去找他!”      看到堆得满满当当的地面,秦怡心里既是开心又是苦恼,最后还是把大傻支开了,“大傻,去厨房里倒杯水给我喝。”      大傻听话地走了之后,秦怡的手一挥,地上的东西就都不见了,大傻回来的时候看到这样的场景居然也是一句问话都没有,只是挂上了习惯的傻乎乎的笑“娘子,等你什么时候愿意告诉我了,你就说吧。”         大傻把水放在了原本那个堆满了东西的桌子上,也没多问。      这个大傻是真傻了,自己娘子身上用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秘密,也不问问?      秦怡完全想不通。      不过在这乱世之中,能有人这样信任,也算无憾了。      “大傻,你……”秦怡自然知道这样不好。      两个人之间原本不应该有什么秘密,可金手指这个事情对其他人来说,本来就难以接受,更何况大傻。      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有着一技之长谋生已经很不错了。靠着大傻,想不挨饿,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只有靠着自己养活自己和大傻。      第一顿饭就知道大傻的胃口特别大,所以还是算了吧。      “娘子,娘子……”      大傻见秦怡一直没说话还发呆,开始担心起来。      毕竟现在他们两个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啊,什么?”这才意识到大傻在叫她。      大傻指了指桌子上的水,拿来好久了,大傻也不见秦怡喝,只有自己盯着她了。      桌子上只剩下水,也好,免得时常遭大伯他们惦记。      真不知道以前的秦怡是怎么生活过来的,大傻不能给他出去干活,其他人也欺负她。      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一饮而尽后才想起来,下午绿芽说的灵芝。      灵芝本来就罕见,更何况是五十年份的灵芝,路大夫不喜欢才怪。      拿着背篼就出去了,大傻还没来的及跟上,她就走远了。      不来更好,可这坡怎么可以这么陡?      都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爬上去的,估计真的是命比什么都重要吧。      千年古树,旁边那不起眼的东西,甚至对于普通人来说,完全不知道的东西,就是路大夫喜欢的五十年份的灵芝。      幸好上次没把红薯全挖完,还悄悄的埋了一些。      想到这里,才想起自己没带工具来。只想着来摘灵芝,没想起要给大傻顺手挖点红薯回去。      也是可怜之人,上次拿回去的红薯连水都喝完了,真不知道以前是饿成什么样了。      不过回想陈大婶的话还有第一次回家看见大傻中毒的样子,就知道秦怡她大伯们真不是什么好人。      父母没在世了,不是应该更加的照顾吗?就是这样照顾的?      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从小在孤儿院呆着,后来出来见惯了这些人情世故,也见怪不怪了。      只是为秦怡感到不值。      不对,想哪里去了。再不挖就晚了,大傻会担心的。    那么问题来了,上次为了别人看不见红薯,埋的有点深,这次又没带工具来,难道要用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