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二十七章 无奈的他

第二十七章 无奈的他

3208 2017-09-11 11:18:20
少爷一直没回来,秦怡也不想等少爷回来。于是跟绿芽说了声,就回去了。“丑儿,我让车送你回去吧。”绿芽现在也没多余的时间出来送她,府上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又觉得让她一个人回去挺不安全的。秦怡委婉的拒绝了她的请求,便自己回去了。从府里出来的时候,还顺便给大傻他们带了点肉回去,他们好久没吃上肉了。每次说吃肉的时候,都遇到特别忙的事情,无奈,只能放下。到家的时候都快下午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都出去做农活去了?不对啊,她不是交待过,太热的时候别出去干农活吗?把她的话当耳旁风了?连灵汐都跟着一起不见了,自己还叮嘱过灵汐,大傻不听话,会自己偷偷的去干农活,别让他去,怎么现在俩人都不在了?寻思着,秦怡来到了田地里。果然,秦怡猜的一点都没错,大傻就是趁她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的来干干农活。灵汐也不例外,俩人一起在呢。不自觉的,秦怡脸上露出了灿烂般的笑容。转念一想,既然他们在干农活,自己何不回家把饭做好,让他们回来就有吃的呢?于是秦怡没叫他们,打算回去弄吃的了,给他们一个惊喜。还没做好,他们就已经回来了。好久没有自己下厨了,都是大傻一个人在忙着。里里外外都是他一个人,也不让秦怡帮忙,都是让她等着吃就够了。够宠她了吧,这是其他男子做不到的事情,也是其他男子比不上的。高高兴兴的把饭吃了,有说有笑,这才像一家人。不像在那个府邸,连吃饭都得受规矩,不能这样,不能那样。那哪里是吃饭啊,明明就参加宴席,规矩多,还死板。一顿饭吃了就傍晚了,和大傻玩玩闹闹的,也就更晚了。听着她不在的两天里,他和灵汐是怎么过来的;听着她不在的两天里,大傻是如何的不习惯。原来久而久之,大傻和她已经紧急的融合在一起了,分都分不开了。忙了一下午,也不知道绿芽那边是什么情况,不知道夫人好了没有,不知道那个内鬼是怎么处置的,不知道那个小三又遭了什么样的下场。一切都还是个迷,算了吧。命都是自己给的,自己做好一点,再怎么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的。第二天一大早,还是以前的香味,还是想念的感觉。那两天在镇上真是太想吃大傻做的菜,忽然之间好羡慕灵汐可以每天都吃到他做的菜。自己偶尔有时候会出去,有时候也会忙的没空吃饭,所以还是灵汐幸福。早上太阳没那么晒,出去翻了翻土,浇浇水,才忙一会,太阳又出来。就急着赶回来了。回来就看见有个人一直站在家门口,手里拿了什么东西。秦怡在学生时代就有的近视,只不过现在也不用看什么需要特别关注的东西,所以都没事。像这样的就需要用到眼睛了,就看见那是白色的,具体是什么,还不知道。慢慢的走近才看出来那是一封信,自己无亲无戚,谁会给自己这个穷苦老百姓寄信来?也是奇了怪了。跟大傻进屋,喝了杯水,才慢悠悠的打开那封信。原来是绿芽给她寄过来的信。大概夫人情况好太多了,那个小三也不明的失踪了,其实就是被少爷杀人灭口了,至于孩子,被收养了,以少爷的名字,养在了别家。同时,那个内鬼当着全府的人得到了惩罚,绿芽说的特别清楚,就是杖毙了。至于她自己,她也说了,她从丑儿这里知道了学到了好多东西。哪天还要登门拜访一下。大傻看着秦怡愣住了,就推了推她。“大傻,我杀人了,怎么办。”秦怡脸色慌张,以前经常在电视剧看见这样,觉得挺过瘾的,没想到自己经历的时候,心里那么不是滋味。“不是你杀的,是他们自作自受,不怪你。”大傻知道秦怡心地善良,肯定会这样想自己,可自己嘴笨,不会说什么安慰她,这下怎么办啊。秦怡默默的走进了房间,他就是觉得那些死了的人都是她害死的,如果不是她,也不会出那么多人命,那不会出那么多事。把自己关了一下午,灵汐一直在外面担心。“大傻哥哥,秦怡姐姐到底怎么了,早上还好好的,是生病了吗?”灵汐没有读过书,不认识那些字,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她那棵护主的心情是对的也是好多人都比不了的。秦怡一直在房里,不出来。大傻也知道秦怡一直心地善良,之前她连杀一只鸡都舍不得,现在怎么可能接受自己间接杀人?“没有,姐姐只是不开心而已。灵汐乖,去把饭弄起来,我叫姐姐吃饭去。”大傻一直门外面守着,生怕出了什么事情,一时想不开怎么办。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死人这种事情竟一点也没觉得奇怪,这是为什么?难道跟以前的经历有关?大傻不自觉的联想到了自己。那个时候,秦怡一直要让他想起以前,这是为什么呢,一直没有想通,而且对于很多事情都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认字,明明是穷苦人家,饭都吃不上,何来读书之理。还有为何自己会武功,谁会教自己呢?大傻慢慢才明白,秦怡的意思。只可惜秦怡现在跟自己过不去,大傻看着都不忍心。“娘子,出来吃饭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她不出来吃饭,身体哪受的了。更不说她的精神了。万一精神崩塌怎么办,还那么年轻。“娘子,娘子。”外面喊了那么多声,秦怡在里面都不应声,大傻在外面只能干担心。又不敢闯进去,这些都是老木门,现在买都买不来,哪敢破坏,更何况这还是秦怡母亲留下的唯一东西。这声音把灵汐都引来了,看着大傻在门外叫喊着秦怡,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知道,姐姐今天心情肯定不好,从来没有这样过,也从来没有看见哥哥这样过。“哥哥,你去弄菜,我来负责把姐姐弄出来。”灵汐虽小,可嘴上功夫一绝。从小家里没有吃的,她饿的时候都靠那嘴才得张那么大,不然拿什么混江湖。秦怡那股子倔性,不是一般人能劝住的。当然,在某些方面,灵汐也不算一般人。大傻把饭都弄好了,秦怡还是没有出来。大傻再也等不下去了,如果说真有那么好的性子,就是怕秦怡出什么事情,不然谁那么担心别人会出事情啊。“娘子,娘子。”大傻就差破门而入了,秦怡开门了。看着秦怡的眼睛大抵是没有哭过,那就还好,不然以后再也不让去镇上了。“我没事儿,咱吃饭吧。”还没事呢,没事儿能这样?要是放在现代,估计就是什么抑郁症之类的了吧,那个时候不懂这些,遇见了都只会觉得傻,其他什么都不觉得,也不会想方法救救她。才会导致以前那么多人自杀。大傻全程看着她吃饭,自己一点也没吃,秦怡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筷子夹起来什么都没有,也向嘴里放。就跟精神失常一样,大傻越看越担心,越担心越看,怕她出什么毛病。大傻拉着还没吃完饭的她就出去了,叮嘱了一下灵汐,让她收拾一下。自己就带着秦怡出去了。晚上了,山里变的凉快起来。这对热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避暑之地。可是对于秦怡,她居然会感到害怕。看着这黑压压的一片,她就会想起那些因为她惨死的人,无辜收受到牵连的人,她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的这么严重。更没想到,那些以前在电视上看着大快人心的剧情到了自己这里,居然是这样的心情。“大傻,你说他们会不会来找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死的,就是我多管闲事,才会导致那么多条人命的。”秦怡跟大傻说了这两天在府里出现的小事,虽然知道大傻有些事情他肯定听不懂,不管听的懂还是听不懂,至少他会保护这个密码,这是属于大傻跟秦怡的秘密。大傻在旁边一直听着,不觉得奇怪,只是觉得秦怡心肠太好,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自己不作孽,谁会送你一程呢?“娘子,这件事情错不怪你。如若他们没有害人之心,那谁会想着害他们呢。人,都是相互的,对吧。”人都是相互的,就是秦怡对他那样,什么事情都想着他,自然大傻也都什么事情都会第一个想起秦怡,这是必然的。居然能说出这番话,秦怡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别人都叫他大傻,说他特别傻,可秦怡看来,大傻一点都不傻,比别人懂道理多了。“大傻,我……”秦怡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只是害怕某一天,大傻会变成他不认识的大傻。天色开始变了,看这天好像要下雨。风刷刷的刮过,初秋的风何时也变得这般凛冽。风越刮越大,好似在说着那几个人死时的悲哀和惨烈。落叶被风吹下,越来越大的风将林子的树吹得吱吱作响。晚上动物偶尔的叫声,显得更加的苍凉。秦怡不自己的怂了怂肩,感觉周围一股寒意像自己袭来。大傻也注意到这一点了,牢牢的把秦怡拥在怀里,奇迹的是秦怡这次居然没有任何反对。“别说话,咱们回去,那些人与你无关,别想那么多了,记住,我在身边保护着你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