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三十章 少年轻狂与雷鸣

第三十章 少年轻狂与雷鸣

3243 2017-09-04 10:16:52
而除开徐厚才的照顾之外,他还有一个与他关系极好的师姐,玉霜、玉霜已经是凝气六层的红衣长老了,能够在凝气五层之前,便通有特殊手段获得天人丹的份额,便可以想象玉霜在门派中的人脉如何。而凝气五层都能获得天人丹,跨过了那层门槛,地位大大提高的玉霜会得不到第二粒吗?这几件事情叠加下来,可以说,卫承几乎没有任何必要去参加这个门派比试。其余弟子参加门派比试,是因为前路已断,不得不去。而他呢?天人丹早已在前面摆好,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冒险参加门派比试呢?卫承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暗道:“这下难道真的会死吗?不会吧,我才刚刚跨入凝气阶层,我还有蒙石这等天地奇宝。我还遇见了个这么好的师傅?甚至于我现在已经是超出寻常修行者不知道多少的极道。我还有这么好的未来?怎么可能会死啊!”“真不该为了这点虚名来参加什么破门派比试!”卫承狠狠地骂了一句。是的,卫承参加这门派比试,只不过是为了这个门派比试首名的称号,为了站在元合宗主殿最高处,俯视一下下方诸多弟子。卫承不过才十五岁,在元合宗外门经历的五年事情。并不能让她彻底忘怀,尽管有玉霜的照顾,但是因为始终无法进入凝气阶的原因,羞辱是时刻存在的。哪怕他如今已经成为其余弟子眼中的天才,曾经的经历依旧不能让其释怀。可是能怎么办呢?将那些羞辱过他的人全部抓过来宰了?且不说门派长老会不会同意,单就他心里那关就过不了。卫承只是个少年,不是个杀人狂。那么还能怎么办呢?门派比试!是的,门派比试,当卫承第一次听见朱大壮提起门派比试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参加了。而且一定要拿首名!犹如吃饭喝水一般的境界突破让他充满了无穷的信心。尽管他从未对人说过,但卫承就是认为,自己就是天才!不比以前那些外门传言的那些天才要差,甚至于自己比那些传闻中的人都要强!强很多!他要让那些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看看,我,卫承!今天就是要让以前瞧不起我的人看看,我是天才!你们以前就一直羡慕的那些天才!而且我比那些天才更强!参加门派比试仅仅是这个理由,徐厚才百年经历,自然一眼便看穿了这少年的心思,所以当初他笑着说,虚名累人。可是虚名累人终究只是他的想法,少年最看重的却是那些虚名。只是如今真正面临那可能出现的死亡时,这个少年终究还是慌了。他紧紧地看着身边的光晕,再看着近在咫尺地那团粘稠火焰。才想着光晕能够支持多久,自己又能够在这团火焰下支撑多久?“一分钟?三十秒?还是十秒?”卫承心里默默地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这团粘稠的火焰显然不是寻常秘器能够使用出来的,甚至于不是用元气就能够激发出来的。他更像是化元强者之上才能使用的真火。以真元为燃料,可灼烧凡物。“恐怕十秒都支撑不了吧。”卫承轻声喃喃,又开始疑惑:“难道我真的就要死了?”他这话一出口,忽然惊恐的发现,原本不断从身体飘散出去的黄色粉末正在缓缓减少,原本明亮的光晕也不开始暗淡下来。也对,不过是手掌大小的符咒,就算揉的再细,又能揉出多少粉末?“不,别!”卫承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心中惊恐万分,可是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许厉刺耳的笑声再次传来,“卫承,这可是精修火道的化元强者练出来的真火!别说是你,就算是别的化元强者遇到了也有不小麻烦!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原本便有些慌乱的少年越发惊慌,卫承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我才十五岁,我才刚刚起步,我是天才,我以后也一定能化元,我还有这么好的前途……我,不想死。”他这般想着,许厉的嘲讽话语不断传来。嘲讽的话语让卫承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一些事情。也是同样的话语,无尽的讥讽传入卫承耳内,其中不外乎说他是废物,修行五年无法跨入凝气门槛,浪费门派资源。其实无法跨入凝气门槛的外门弟子太多了,别说五年无法踏入,十年无法踏入凝气阶的外门弟子也大有人在。只是卫承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个师姐,一个美丽的,而且是内门弟子的师姐。而卫承性情又稍有内向,为人处世差了些。所以才会有这种结果。许厉的话让卫承无法避免的想起了这五年的某些事情,五年的讥讽,甚至是毒打。在一个少年性情成长最关键的时刻遭到这种待遇,如何能够不造成影响?卫承低着头,抿着嘴,咬着牙,先前的对死亡的恐惧被回忆带来的怒火所压下。或者说,对死亡的恐惧因为许厉的言语刺激,转化为能够更容易发泄出来的怒火。卫承猛地抬起头,眼睛有些红润,吼道:“即便是我死,也肯定是死在你的后面!”许厉的声音沉默片刻,继而哈哈一笑,嘲弄的语气没有丝毫掩盖,他讥讽道:“就凭你?你现在又有什么能力对我出手呢?你连从火焰中出来都不能,你只能死!”卫承不再回话,只是默默地抚向了腰间,一个看着破就的小布袋忽然闪过一丝紫光,紫光渐渐扩大,一柄雷霆闪过,紫光灼灼地长刀出现在卫承手下。这是赵天雷送给他的剑囊和雷鸣!这是两件宝器!原本依照卫承的想法,这两件宝器即便是化元强者都要眼热,所以能不使用自然还是不用的好。毕竟为了参加门派比试,而让自己陷入诸多化元强者的目光当中也太不值得了。“只是现在不一样了。”卫承轻声自语,声音微微发颤,不知是怕,还是什么?“反正在这里我是死定了。那些掌门长老肯定不会就我的。师傅刚才去救那个张小强了。现在也来不及救我。既然死定了,这雷鸣和剑囊就算被他们看见又怎么样?”卫承这般想着,缓缓举起雷鸣。前段时间的试验让他很清楚雷鸣的威力。若是用运气驱使雷鸣的话,那么他基本上也只有一击之力。毕竟卫承只是个凝气五层的修行者,修为太低。就算雷鸣只是勉强跨入宝器门槛也不是他能轻易动用的。“不过,一击就够了。”卫承轻语道。元气有条不紊地渡入雷鸣之中,雷鸣剑上的紫光越发耀目,电光剑身跳跃不断。卫承双目微阖,体内的元气依旧遭到龟甲的镇压,尽管有符咒的保护,但也不能尽免。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他此时并非展现极道,不需要速度。许厉就在那里,他只需要缓缓地将元气渡入雷鸣中即可。许厉的嘲讽话语不断传来,她的手臂已断,这代表着他的前路已经断了。他只是凝气五层,断去一层手臂,元气无法运行大周天,这就意味着无法元起同体化。无法元气同体化就证明很难感应天地。想要突破天人合一。除非有人提供十几枚天人丹任其挥霍。可是,谁又会给他提供这么多天人丹呢?就算突破了凝气六层,之后的道路还有更多的艰辛。可以说,许厉已经没有前路了。他本是天才,就算不如那些极道,可是数月修行,就能跨入凝气五层也已不凡。可是如今却被人轻易毁去。他想到这些,只觉得便是生啖卫承之肉也不能解恨,见到卫承将死,更是巅狂。面对许厉的话语,卫承毫无反应。他知道自己会死,旁侧的火焰不是用来看的,就算他这一刀杀了许厉,剩下的火焰扑上来也一定会烧死他。几乎所有的元气都被卫承灌入雷鸣刀中,身边的光晕已经近乎消弭。卫承缓缓呼出口气,说道:“应该够了。”“卫承,你死了没啊?死了好说句话啊!让我高兴高兴!”许厉已经有些疯癫了,不断地用铜镜输出火焰。“即便我死,也必然会在你之后死。”卫承的声音从火焰中发出。许厉微微一怔,双目圆瞪,大怒道:“放屁!我不会死的,我肯定是本次门派比试首名!我有天人丹,一定会成为长老。以后也一定会化元,我是天才,我是天才!”许厉越发疯狂,场下众弟子都微微皱眉,心中轻叹。许厉左臂已断,修到无路。这副样子,看起来倒像是疯了。“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许厉忽然转头看向台下弟子,怒喝道:“我背后可是朱长老,他赐给我这么多秘器!肯定还会给我丹药!只要有丹药,我肯定会更好的修行!我肯定能够成为长老的……”朱长老面色微变,冷冷地盯了许厉一眼,轻哼一声。元和掌门淡淡地看了一眼朱长老,缓缓道:“朱长老倒还真是遵守门规啊!”同样的,有些事情暗中做可以,但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许厉还在比武台上发癫,身后无尽火焰奔流,又是一团粘稠的火焰喷吐而出,许厉癫狂大笑:“卫承,去死吧!”“要死也是你先死!”卫承怒喝一声,一道雷鸣自比武场凭空升起,距离比武场较近地不少弟子直接倒在地面。“雷,掌天之刑。”卫承自认必死,全力用刀,几乎是下意识地已将使用天雷拳五行的法门运用在雷鸣剑上。一道难以形容地刀光出现在场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