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三十一章 何必闹僵

第三十一章 何必闹僵

3126 2017-09-04 20:32:01
徐厚才将张小强带回龟气峰中,安置在房内,从储物袋中取出不少丹药来。 “你叫张小强?”徐厚才将一粒丹药揉成粉末,丢进面前准备好的水桶中。 张小强面色苍白,听见徐厚才的话后连忙说道:“是的,多谢徐长老今日救命之恩。” 徐厚才微微一笑,道:“你是我元合宗俊杰,我身为宗派长老,救你是应该的。”他口中说着,手上不断地将丹药投进水盆之中。 张小强见状疑惑道:“徐长老这是做什么?” 徐厚才将最后一瓶绿油油地药水倒入已经近乎墨色的水桶中,笑道:“你身上这伤势可还没好呢!虽说你的体质异于常人,但是这么重的伤若是放任不管,以后也会有些麻烦。这是药浴,你等会泡在其中,我在为你催动药力,会恢复的快一些。” 张小强大为感动,强撑着起身行礼道:“多谢徐长老大恩!” 徐厚才正要回话,忽然脸色一变,朝着元合宗主峰看去。他沉吟片刻,道:“我现在有些事情,恐怕不能帮你运功催动药力。你先自行泡在水桶中,我过会再回来。” 张小强连忙道:“徐长老有事尽管先去。” 徐厚才微微颔首,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主殿飞去。徐厚才功力深厚,龟气峰虽离主峰较远,但要赶去用不了片刻时间。徐厚才刚一会道主峰,便看见比武场上卫承正被一团真火包围着。 “卫承!”徐厚才面色大变,怒吼一声便要赶去。却看见围绕在卫承身前的那团真火忽然被一抹艳丽到极致的刀光所劈散。 许厉依旧在比武台上癫狂大笑,头顶的铜镜依旧在朝着卫承喷吐火焰,直到那抹刀光降临身前也来不及反应。许厉头顶的那快铜镜火光大盛,一道流火似水一般将许厉围绕。 只是卫承这抹刀光实在太强,便是场下那些凝气巅峰的长老见了也不由暗自摇头。流火环绕于许厉身周,似要熔金烁铁,可是刀光却非金非铁,轻易地将这道流火斩碎,随之化作碎片的还有许厉的身体。 “死吧!”直至此时卫承的怒喝才向四周蔓延开来。围绕在卫承周围的火焰被刀光斩开,随之被斩开的还有他身前的那道护身光晕。漫天的火焰似江水一般,被无可抵御力量所分开,出现一条甬道。 这是生的甬道,以卫承的极道的速度而言,自然能够轻易地从这条甬道中离开。只是卫承为了砍出这道刀光,所耗费的元气实在太多,所耗费的体力实在太多。所以当他看到许厉被斩成碎片之后,便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离开。 眼前一黑,卫承的身子向后倒去,嘴角依旧残留这些许笑容。先前对死亡的恐惧不知何时消弭无踪。 刀光的力量已经离去,比武台上似海一般的火焰似乎就真的像海水一般,劈开的甬道在失去力量支持后,两边的火焰立即朝着卫承扑了过去。 “不!”徐厚才目呲欲裂,拼命御使着遁光朝着卫承飞去,只是他终究太远了。若是徐厚才此时能修行至归神境界,拥有神念,那么神念透体而出,自然能瞬息万里,在火焰扑到卫承之间将其救下。可惜他不是。 无尽的火焰重新落下,两团真火相互碰撞竟是发出一道轰炸声。徐厚才落在比武台上,看着那团火焰面色极为难看。 台下的所有人都轻轻发出一声叹息。卫承不过是凝气五层的修为,而凝气五层依旧只是凡人,肉身还没有得到天地元气的锤炼,尽管卫承修行的是极道,肉身远比同辈人强大,但凡躯与修行之体的差距本就和强度无关,这是仙人之别。而凡躯,自然是怕凡火的,更别说这些火焰里面还有两团真火了。 游小鱼站在比武台下方,皱眉看着台上的火焰和徐厚才,忽然轻叹一声,道:“可惜了,这卫师弟倒是一个难得的天才。” 卫承看起来已经死了,只是这份死自然和旁人无关。场中众人的叹息更多的只是可惜,而并非和卫承有多少交情。所以有眼力的人自然便开始恭喜游小鱼了。 “恭喜游师兄获得门派比试头名,红衣长老之位指日可待。据说门派比试头名还能获得掌门接见,得到秘器一件呢!”一个中年男子对着游小鱼不住道贺,只是以他的年纪和入门时间称呼游小鱼为师兄倒是让人看着有些别扭。 游小鱼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忽然面色微变,朝着比武台看去。 徐厚才脸色极为阴沉,瞳孔中倒映着面前熊熊燃烧的火焰,心中似乎也有着相同程度的怒火。他转头向元和掌门看去,缓缓道:“掌门师兄,先前我似乎拜托过你照看一下我这不成器的弟子……” 徐厚才在门中向来以温和有礼著称,可是此时他对元和掌门说话的口气,又哪里有半分礼节? 元和掌门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惊诧徐厚才为何会有这么大反应。他沉吟片刻,道:“朱长老曾言,门派比试不论胜负生死,无人能够干涉。此时门规。” 徐厚才冷笑一声:“门规?” 元和掌门挥了下手,主殿向下的台阶忽然塌陷,出现一道近三丈的的坑洞。其中还残留着极为精纯的火系真元气息。主殿上众峰主面色大变,震惊地看着元合宗主和朱长老。 先前元合掌门于朱长老有过些许言语,然而这些峰主都没有发觉到,其实二人的言语背后已经有过这么一番拼斗! 徐厚才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声音冷冽地说道:“这么说,朱长老恪守门规,实是令人佩服!” 朱长老看了一眼元和掌门,冷笑地与徐厚才对视,道:“无有规矩,不成方圆!门派比试任何人都不得干扰比武弟子的生死胜负,这是我元合宗舞娲祖师亲定!我作为门派长老,自然需要好好执行!” “哈哈哈哈!”徐厚才忽然大笑出声,朱长老微微皱眉,不知道徐厚才再笑什么。徐厚才的笑了许久才停下,道:“看来是我徐厚才修身养性太久了。便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能骑到我头上来!” 朱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轻声冷笑道:“不过是一个进阶无门的闲散长老罢了。”只是话虽这么说,朱长老的声音却放的极小。只有他旁侧的极为长老才能听见。 徐厚才深呼口气,转身离去。竟是一眼都不看向火焰中的卫承。想来这位徐长老大概是认为卫承早已在火种被烧成飞灰,又何必浪费真元驱火呢?他现在可正嫌火不够大呢! 徐厚才正要踏步离去,却忽然发现场中的火焰正逐渐减少,而看着火焰的消逝速度,却是远远超过寻常元气散逸地速度。 要知道,先前许厉状若疯癫,几乎将铜镜中蕴含的所有火焰都给释放了出来,这铜镜中蕴含的可是门派内某位化元长老凝气时期炼化多年的元气,此时一次性全放出来,若无人驱散,场中火焰便是在烧上三天三夜也不见得会灭。 先前众长老被徐厚才等人的对话所吸引,此时方才察觉,是以纷纷惊呼出声。徐厚才察觉之后,亦是回头看去,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显现出一丝喜意。 徐厚才手中掐诀,一道磅礴的真元落下,似清风般落入火种。蔓延整个比武台的火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开,比起先前卫承用刀光开道,这份力量却是高了不知道多少。 围绕着卫承的火焰缓缓散开,一截人形黑炭,出现在徐厚才眼前。雷鸣刀跌在黑炭旁侧,这黑炭自然便是卫承了。徐厚才轻叹一声,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失去了。他转身愤恨地看了一眼主殿,正要离开。 黑炭忽然传来一声呻吟,徐厚才浑身大震,看着卫承,眼力竟是惊讶。 一道精纯到了极致的元气缓缓从卫承身上蔓延开来,越过徐厚才向着外界扩散。原本正燃烧着的火焰得到了碰触到这股元气之后,竟是直接被扑灭了。 徐厚才瞳孔微缩,蹬蹬倒退两步,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事情一般。场下游小鱼目中精光大闪,死死地看着比武台上卫承化作的焦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用元气扑灭火焰?这些火焰都是已元气为灼烧燃料的,除开特定功法或是属性元气,这股无人操纵的元气遇见火焰根本就是如同火上浇油一般!怎么可能直接扑灭?”徐厚才似乎呆滞了一般盯着卫承,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心头狂震:“难道是……” 徐厚才先前用来隔绝火焰的真元猛然化作一道绿光,直接将卫承包裹住,徐厚才随手一挥,将卫承招来,抱至怀中,也不顾及那卫承满身灰碳所带来的污秽。 徐厚才抱着卫承浮在空中,转头冷目看了朱长老一眼,轻哼一声,化作流光离去。朱长老面色极为难看,许久之后才怒道:“一个闲散长老,百年前就已经跨入化元,如今依旧在在化元初阶晃悠着,他有什么能耐敢在我面前摆谱!” 旁侧峰主面色各异,没有一个人搭朱长老的话语,皆是在心中暗想,这卫承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弟子,死了也就死了。徐长老又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和朱长老闹僵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